倍可親

回復: 1

駁日人民報特約評論員文章《我黨無須隱瞞天津爆炸真相》

[複製鏈接]

133

主題

640

帖子

9832

積分

五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9832
金復新1 發表於 2015-8-21 22: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金復新1 於 2015-8-23 05:09 編輯

天津瑞海爆炸事件震驚中外。事件發生五天之後,面對民間洶湧澎湃的怒火與質疑,中共當局一貫以來化「事故」為「故事」,用悲情來稀釋問責的拙劣伎倆似乎已經失效,愚民們這次並沒有中計,沒有再去喊什麼「天津雄起、天津不哭、天佑天津、加油天津」。中共見勢不妙,不得已由其臭名昭著的《日人民報》拋出了一篇評論員文章《應對突發事件,「信任共同體」很重要》,又名《周永康案都一查到底了,我黨無須隱瞞天津事故真相》,要求愚民們繼續發揚愚昧無知的優良傳統,對中共保持高度信任。

究竟什麼樣的人特別需要別人的信任?應該是騙子才最需要,這是騙子賴以為生的唯一資糧,否則只有餓死街頭的下場。正人君子從不呼喚別人信任,是以實際行動來贏得別人的信任,無求於信任,而信任自得之。中共當局乾的都是讓人信不過的事,只好靠大聲疾呼「信任最為寶貴」來強求別人信任,這最符合騙子的心理。

該文振振有詞地說道:「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這樣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開處理,還有什麼必要對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隱瞞?又怎麼可能『官官相護』」粗聽起來似乎確無必要,但仔細一想大謬不然。周、徐、郭、令之類原本就與包帝不對付,在黨內軍內結成了與包子對抗的勢力,尤其是江蛤蟆的上海幫對包子要黨內搞一家獨大形成了障礙,包帝非對這些人下手不可。而對站在自己一邊,或已構不成威脅,卻是更大巨虎的溫影帝卻視之不見,惺惺相惜,對同是紅二代的李小琳高調擺闊聽之任之。因此,僅僅從周、徐、郭、令等大案,甚至從迫害薄公案便能得出中央不會對一起安全事故官官相護的結論是極其荒謬的。你什麼時候能查影帝、李鳥、效顰家族,才有資格談「信任」二字!

相反,官官相護不僅不是「無須」,而且是你們的一貫做法,是做任何事前大腦里閃過的頭一個念頭。鄙人在兩月前,曾就我黨袒護6月1日發生的東方之星沉船案涉案官員寫過一篇文章《宣仁宣義,中共袒護沉船案官員,感動全國官場》,認為中央深知烏紗帽來之不易,對官員很講義氣,上下深知官位最重要,比錢親、比娘親、比老婆還親,更不用提人民生命財產了。為保護船運公司領導、交通局領導等六七品小官逃避法律追究而竭盡全力,以籠絡官心。連芝麻綠豆小官都這麼袒護,何況對包帝的親信幹將、天津代理書記、市長、浙江幫核心人物黃興國、副市長何樹山之流等一二品方面大員,以及張高麗、李瑞環等一大批朝廷命官?怎麼忍心下得來了手?讓已死了的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長董培軍來頂罪,「隱瞞天津事故真相」應該完全是必須的。

有你這把保護傘,即令黃興國等犯下再大的禍事,無論其如何置若罔聞,如何隱瞞災情,如何若無其事,只要還是你的狗,這烏紗帽也是決不會掉的,頂多異地為官,變相高升。這使養得白白胖胖的黃興國有恃無恐,竟把圍著劉延東、李克強等人跑前跑后、迎來客往、點頭哈腰、乘機獻媚說成是「集中精力組織救援,抽不開身,無法親臨現場、無法出席新聞發布會」的理由。我看見這豬頭就來氣,恨不得上去煽上兩耳光,可嘆帝制被你們這幫漢人給攪了,搞了一百年,官場都是這些狗官,否則我要作了皇帝,哪裡有黃興國的生存空間?

《日人民報》在解釋當局之所以不能及時公布災情,隱瞞傷亡人數時,說這是因為「總想在把情況搞清楚、把證據搞確鑿后再向公眾發布信息」。這真可笑,又沒有馬上要你們交代「瑞海國際」的總後台是誰,審批是怎麼通過的,貨櫃里到底裝的是什麼等幾大敏感問題。傷亡人數總能很快有個大致數據吧?你們當時幾個消防隊有多少人出警,有幾個人生還,是立即就能調查清楚的,兩者一減,傷亡人數加上失聯人數大致就有了判斷,將其公布,即使有誤差,也是能修改的,難道會塌了天?很明顯,一開始對傷亡人數吞吞吐吐,令電視台繼續播放歌舞昇平的節目,淡化緊張氣氛,偽造太平無事的和諧假象,妄圖大事化小,如以往那樣矇混過關。

可惜,這次不如64那陣子,膠捲照片找不到地方洗印,現在有了網路和手機攝像頭,讓隱瞞真相有了一定難度,事故鏡頭瞬間就能傳遍了全世界,要不是現在人人都能這樣成為記者,人人都能當編輯,每個人的微博微信都能當反標,編製外消防隊員家屬敢於怒闖你們的新聞發布會,哪裡能阻止你們繼續隱瞞下去呢?說不定至今你們還是堅稱「只有兩人傷亡,現場沒有發現有毒物質呢」!你們竟然愚昧得以為在現在社會,出了這麼大的事還能象以前那樣掩蓋得住,你說你們是不是豬腦?你們要恨就恨美國人發明的高科技吧,這玩意兒把你們搞得太被動了。我給領導提個建議,不如明年兩會出個提案,以後禁止銷售帶攝像頭的手機和攝像機,原帶攝像頭的手機一律收繳,便可以象當年64,由於沒有足夠的視頻資料作證,方便你們抵賴。

中共如真的象《日人民報》所說是「想在把情況調查清楚再向公眾發布信息」,因此幾次在新聞發布會上不僅對傷亡數字、對氰化鈉是否存在、對事件起因可以拒絕回答。那麼,當記者問「此次爆炸事故救援由誰牽頭組織指揮?」時,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龔建生仍表示「不清楚」,再蠢的百姓都無法接受了。原來搞了半天,你們自己連在接受誰的領導下救災都不知道,都還需要調查,那還談什麼救災呢?請問《日人民報》,你叫百姓怎麼信任一個一問三不知的政府呢?象龔建生、何樹山、黃興國這樣的狗官,也就生活在民主共和的中共年代,才可以這麼厚顏無恥、理所當然、理直氣壯地賴在位子上白吃納稅人的錢,換了有皇帝的時候,早被皇上砍了腦袋了。大家想想,到底是帝制好?還是共和好?

明年我要向兩會提出議案,讓IT工程師們開發一種「官員機器人」出來開新聞發布會,內置高科技軟體,凡有問題,把這些官員說的「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上級的姓名我曉得,下級的姓名我也曉得,可是我就是不說~」都錄下來,無論記者問什麼,都輪番播放當作回答,效果不也一樣嗎?而且今後由機器貓擔任習總的秘書、變形金剛當保鏢、機械戰警當警察、聖鬥士當軍官、奧特曼當士兵,藍精靈當公務員管理中國刁民,不僅不用發工資,還保證不貪污、不通姦、不叛逃、不造反,只要充電即可,這有多好?要省多少錢啊!

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事故一出,立即啟動什麼「應急預案」了嗎?怎麼連應急預案里連由誰指揮都沒有呢?連消防官兵連基本的防護服都沒有預備就進入劇毒現場清理的呢?這算什麼應急預案?不禁讓我疑惑,這預案究竟是應什麼「急」的?恐怕這個「急」不是事故本身之急,不是人民生命財產的急,而是應對的烏紗帽之急。因此,我們不難想象這一應急預案裡面的具體內容,無非是「布署如何掩蓋真相、如何鉗制輿論、如何轟趕記者、如何偽造數字、如何威脅死傷者家屬、如何推卸責任、如何動員五毛水軍悲情上場轉移矛盾焦點」。

如此政府,還有什麼臉要求人民信任呢?對百姓高標準嚴要求,對官員寬大為懷,在百姓身上用盡心眼,只准它對人民施詭計,不許人民自保。百姓連拋售自己股票的自由都沒有,被稱作「惡意做空」。請問你們開設股市是善意讓百姓致富呢?還是本身就是惡意圈錢救國企呢?屢次三番哄人上鉤,害得無數人傾家蕩產,跳樓自殺,難道是善意的嗎?莊家惡意無罪,百姓自保,就指責百姓不愛國,上綱上線,派警察進場,以划作「敵對勢力」相威脅,要求百姓以善意來回應你們的惡意,想得倒挺美啊!

如果真的如《日人民報》所說,人民應稍安勿躁,留給官員足夠的時間作調查清楚再行報道,那東方之星沉船案發生了兩個多月,怎麼還沒有調查清楚呢?即便調查真的還有困難,還需要再拖幾年,也該有個追蹤報道,實時跟進呀?也應該有所交代呀?是不是因為網路對此事件降溫了,你們便不怕了呢?現在是不是也在寄希望於玩弄緩兵之計,假稱要「調查清楚」才能報道,以為只等風頭一過,爆炸事件降了溫,網民把目光轉移到其他熱點之上,不再圍觀,此事就可以不了了之了呢?百姓剛上過沉船案的當,讓你們度過了一次危機,成功保住了一大批小官的烏紗,你們就故技重施,馬上又要百姓再上次當,是不是太急了點?

文章最後還煽情道,要讓「我們一起面對天災人禍」。試問,你怎麼不說「讓我們一起面對榮華富貴呢」?這個「我們」指的是誰?是包括你們吃特供的中央領導和所有平頭百姓一起嗎?百姓和領導面對同樣的天災人禍,處境是截然不同的,是不可能「一起」面對的。食品不安全了,百姓無處躲藏,中央領導反正有特供食品安全伺候;空氣污染了,百姓得戴口罩頂著PM2.5上班,中央領導卻早就準備好了特供空氣;爆炸發生在居民區不遠,有毒物質散布在百姓身邊,卻絕不會在中爛海附近建危化品倉庫,設化工廠;你們為煉金子發財,大規模使用氰化鈉,然後移民國外享福,百姓又沒分到金子,卻要平白無故子子孫孫承受氰化鈉的毒害。「我們」的根本利益如此地不一致,甚至相互對立,已經成為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死敵了,還怎麼可能「一起」去面對什麼呢?誰跟你們TMD「我們我們」的了?誰TMD和你們是「信任共同體」了?少自作多情!
扶清滅輪!尊皇攘洋!忍看十億神州,效顰蘇美;相率八旗勁旅,還我大清!歡迎訪問復辟帝制網: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133

主題

640

帖子

9832

積分

五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9832
 樓主| 金復新1 發表於 2015-8-21 22:56 | 顯示全部樓層
附《日人民報》特約評論員文章《周永康案都一查到底了,我黨無須隱瞞天津爆炸案真相》

距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大火災爆炸事故發生已經5天了。幾天來,從中央領導到社會各界,都在關注著、牽掛著天津。肆虐的火焰吞噬了生命和財產,也灼燒著人們的心,輿論場滿是對慘烈悲劇的震驚、對救火英雄的痛惜,更有對搶險救援、善後處置的關切與追問,也有一些質疑和傳言。
事故發生3天之內,習近平總書記連續兩次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救治傷員,嚴查事故原因,嚴肅查處事故責任人,強調要牢固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堅持人民利益至上,始終把安全生產放在首要位置,切實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生產事故發生。繼13日劉延東、郭聲琨等領導同志急赴現場指揮救援、慰問傷員之後,李克強總理16日代表黨中央、國務院,代表習近平總書記趕赴天津,看望慰問消防隊員、救援官兵和傷員及受災群眾,部署下一步救援救治、善後處置和安全生產工作。
面對這場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的事故,中央的態度是明確而堅決的,嚴查嚴辦是確定無疑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這樣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開處理,還有什麼必要對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隱瞞?又怎麼可能「官官相護」?想明白這一點,就會知道有些疑慮是多麼沒有根據、沒有必要。
只是,這起事故的處理難度,顯然超出了我們的經驗。無論是救援人員,還是採訪記者、化工專家都承認,天津港「8•12」特大事故的燃爆現場具有高度複雜性,即便5天過去,前方還不能夠宣布現場險情已經完全排除,相關事故原因也未能拿出階段性調查結果。燃燒、爆炸往往會徹底破壞現場,此類事故的具體原因,調查難度極大,註定需要較長的時間,心急是沒用的。
越是複雜,越容易引起輿情的關注甚至揣測。事故面前,及時發布事故處置信息,並不比灑向火場的滅火劑次要。公眾對事故信息的需求,是與事故的嚴重性和複雜性成正比的。越是嚴重複雜的事故,越應該公開透明地發布信息,否則就容易發生「次生輿論災害」,造成輿論上的被動,惡化事故處置的輿論環境,甚至給救援、調查、善後等實際工作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應該坦承,作為權威信息的提供方,我們的政府部門總想在把情況搞清楚、把證據搞確鑿后再向公眾發布信息,這與公眾特別是輿論對事故信息的急切需求有明顯落差。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相互理解:政府要充分理解公眾的信息需求,尊重公眾特別是事故中受傷害人及其親屬的知情權,隨事故處置進程及時發布信息,讓事故處理在公開透明的情況下進行,堅決改變那些已經不合時宜的舊觀念、舊做法;公眾輿論對政府的謹慎和鄭重其事也應給予理解,尤其應充分相信政府是想把事情辦好的,一味的質疑和否定並不是一種理性的態度。
事故具體原因調查難度大、需要時間長,並不意味著一切都可慢慢來。有些情況,如涉事企業是否違規違法、政府有關部門監管是否到位等,是可以較快查明的,這就不能等。當然,政府所提供的信息和對輿情的回應,應當以實事求是、經得住考驗為第一要求,不能迫於輿論壓力而倉促言事。政府希望發布的、老百姓希望了解的,都應是負責任的、經得起檢驗的信息。
政府部門希望盡量提供確鑿的信息,公眾和媒體希望及時了解更多情況,兩種懷著同樣目的但處於不同境遇的力量,如何形成應對突發事件的合力?這是信息時代的新考題。當此之時,救援還在繼續,確定人員傷亡情況還在緊張進行。當此之際,信任最為寶貴,我們需要成為一個「信任共同體」,天災人禍我們一起面對,不要被各種「負面猜想」牽著鼻子走。
扶清滅輪!尊皇攘洋!忍看十億神州,效顰蘇美;相率八旗勁旅,還我大清!歡迎訪問復辟帝制網: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5-26 21:0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