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暴風系列【之二】暴風雨即將來臨

作者:尹勝  於 2017-1-9 10: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論|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暴風雨

沃爾瑪、肯德基依舊人頭攢動,酒肆飯館依舊熙熙攘攘,太陽照常從東邊升起,從西邊落下。孩子們一如既往在黃昏的街頭追打嬉鬧,少年們對著電腦練級刷裝備,搞幫會打國戰。少女們忙著網購,化妝,比著剪刀手,拍照P圖發微信。商人們忙著送禮喝酒應酬拉關係搞圈子,拎著回扣等項目。公務員們忙站隊,搞派系之爭,明爭暗鬥撈錢送禮,排隊升遷。鄉下呢,除了老年人不緊不慢的伺候莊稼,青壯年依舊在外找工打,最大的希望就是買套房,眼前買個蘋果手機。知識分子們,一些照本宣科混工資,一些憤憤不平喝點悶酒,發個牢騷。詩人都在玩文字遊戲,作家都在編抗戰電視劇,藝術家和理論家們都在忙著騙人。這真是一派繁榮景象,像小說寫的一樣,可是在繁華盛景里,天空不知不覺已經烏雲密布,風暴即將來臨!

 

隨著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等,及一大批馬仔的逐一倒台,中國變革的序幕就在這激烈的權斗之中拉開了。這序幕一旦拉開,就沒那麼容易關上了,表面上看去太平盛世,背地裡實則暗流涌動。整個抗日戰爭中共八路軍也才死了一個叫左權的將軍,而這短短不到三年裡,中國就倒下了一批將軍和大吏。能與此匹敵的,歷史上僅有文革,大批的元帥將軍高官被整死,後來的慘烈我想就不容我去贅述了。不過,這次雖然倒霉的好幾個副國級朝臣,總算也實現了(死)刑不上大夫的儒家思想。若要按歐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估計目前中國的官員無一能逃脫終生監禁的結局。當然很多民眾還有學生們,估計同樣要遭到法律的審判,變成囚徒。在這種文化里,在這個體制下,官員不僅僅只是貪腐的問題,而且還有濫權暴政的問題。所以,我們根本不要問,誰在貪腐濫權,而是要問:誰不貪腐濫權?!對於民眾不是問,誰有犯罪,而是問,誰沒有犯罪?!因為,這是一顆綠豆和一鍋黃豆的問題!包括你和我,都應該捫心自問,我是否有罪呢?!

 

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有很多很多,多得都列不過來,想不起來,就教育問題都可以列出一長串具體的問題,比如標準答案,愛國主義教育,教育公平和教育理念、教育目的,教育的實質與管理許可權,教育的結果與事實,等等。我們姑且大體上羅列一下中國的大問題吧,教育問題,法治背離正義的問題,民生民權缺乏保障的問題,醫療養老問題,環境空氣水源土地問題,等等.......這些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無疑都是體制問題。然而體制問題的背後又是些什麼問題呢?一般人也講不好,我會在以後的文章專門來談政治體制與人性人格,及思想文化傳統、精神信仰的邏輯關聯。

 

這所有的問題無疑都可以歸於體制問題,既然這個體制這麼糟爛,為何大部分學者和智識階層都置若罔聞,不敢碰觸呢?!包括許多具有批判意識的學者,比如於建嶸、周孝正、賀衛方、茅於軾、李承鵬,等等,他們也是我所尊重的師長,但是他們沒有說出自己最想說的那句話,那就是這個體制如果不倒,問題就不可能得到解決。他們不敢正面批判這個體制,這個政黨,包括揭示這個政黨醜惡的歷史和荒唐的理念。原因是他們也要工作也要生活,也有家人,因為有國安法,有煽顛、分裂罪。文革被關殺的那些文化人,我想也是這種想法,可是,迴避真的有用嗎?在我看來僅僅只是心理安慰罷了。倒是有一個叫任志強的商人,居然敢直面體制,質疑政黨,這實在讓我見到了一絲正義和勇氣,中國的智識分子為此難道不該感到汗顏嗎?!對於極權來說,批評往往等同於敵對,與其不痛不癢的批評,何不旗幟鮮明的批判?甚至是反叛?!因為,到了某個程度的時候,你批評所遭受的結果和反叛遭受的結果也差不多。

 

既然權斗的序幕已經拉開,再也無法關不上,那麼中國未來將會去向何方呢?這或許是許許多多人最關心的問題。中國政治的動蕩和經濟的下滑,導致了社會許多的暴力事件,讓一些敏銳的公眾感到極為不安。對此我就談談個人的看法和見解,不求認同,僅在分享。

 

既然有這麼多問題,而且這些問題已經危及到這個社會的穩定,現在假設不維穩的話,那麼這個社會很可能會快速崩潰,陷入混亂之中。但維穩真的能解決問題嗎?能夠讓這個體制走向文明嗎?回答是絕對不可能。這個體制本身就不具備絲毫文明的基礎和起點,這個民族也不具備文明的精神信仰和思想文化,更沒有文明的習慣和傳統。這是牽涉本質性的問題,所以只能靠社會自然形成變革來完成,而不是簡單的維穩可以解決的。所以維穩只是權宜之計,延緩之計,其作用僅是延長這個體制存在的時間而已。而且,維穩的力度越大,未來變革積累的仇恨越多,對社會造成的災難也就越大。

 

我說的變革不是改革,而是真正精神信仰和文化思想所推動的體製革命。縱觀西方的社會變革,是因為誕生了洛克、康德、盧梭、伏爾泰、潘恩,等等,這些思想家,還有大批的文學藝術家,他們才是文明的創造者,也是社會變革的核心推動者。他們比中國人幸運的是,有一個宗教基礎,有信仰的智慧和意志的延續。中國目前還不具備這樣等級的思想家,更沒有那樣龐大的文學藝術家隊伍,這並不是人種的問題,而是歷史文化問題。關鍵沒有這樣的精神信仰,缺乏這樣的文化傳統的土壤和生存空間,所以才會擁有如今的局面。雖然我們自己沒有,但是別人創造出來,我們只要把它學會貫通,這也是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不要局限於地域和膚色、語言工具和歷史,只要是真理,是正確的,這很重要,然而是哪個國家人說的,什麼人種說的,什麼身份,這都不重要。我反對把一段歷史責任歸咎於一件事或一個人,這是一種粗暴和簡陋的思想觀念,比如文革,這是集體犯罪,整個民族的罪惡,共產黨和毛澤東只是主犯,負有主要責任。

 

變革不可能是專制者們自發推動的,而是被迫接受的,比如英國最早的君主立憲,還有日本二戰後的民主推行,對於當權者而言,都是被迫接受的。被迫接受真理,而不是野蠻抵抗真理,這就可以看出當權者有無智慧和貴族精神。然而中國目前並不具備變革條件,因為沒有大面積的思想啟蒙,也沒有一種具體的主張針對中國社會現實,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與此同時,還要被大眾廣泛接受認同,形成有組織力量的反對派系。

 

既然不存在變革的條件,那麼在目前社會矛盾日趨尖銳的情形下,既得利益者們所期待的僅僅只是改革。改革等同改良,也就是在現有框架下做有限的調整,一來不影響自己的利益,同時還可以擁有長遠的利益。權貴階層這種打算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也有壟斷的利益,很可能我也會這麼想,哪怕我知道這是不公平的,我也要想法設法維護自己的利益。當然,這壟斷中國一切政治、經濟、文化、法制、乃至思想和言論的500個家庭,他們也壟斷了教育,愚民對他們短期是有利可圖的。然而稍稍長遠一點呢?對於他們確也是有害的,比如唐宋元明清歷代皇族,他們的後代所遭遇的是同樣的極權專制。如果推行自由平等,實現民主法治,不僅有利於大眾,也有利於自己的子孫,這對於誰無疑都是好事。他們也許沒有覺醒到這個程度,就算覺醒到這個程度,那他們也不願意那樣去做。為什麼呢?因為,在中國這個體制中上位的人,誰的手上沒有沾血,身上沒有沾腥呢?!所以,他們只想靠高壓維穩多撈錢,然後轉移資產,老婆孩子送去歐美。至於中國未來如何,他們根本不會去考慮,再說他們也不具備這個智慧和能力去思考如此深奧與複雜的問題。說來也奇怪,中國高層無論官商,孩子家人都送去歐美,財產轉去歐美,他們反對歐美、醜化敵視歐美、抵制西方價值觀,只是為了維護這種意識形態,激發大眾的愛國熱情,不要回到理性中去。這麼簡陋的把戲,居然那麼多民眾還相信了,想想,這個中國人也活該被專制,居然蠢到了這般地步。

 

無論是改革還是改良,只要這個體制存在,就不可能推動中國的走向憲政民主。主要的問題,還是出自缺乏精神信仰,文化腐朽,思想禁錮,導致整個民族的人格扭曲,根本無法將現代文明真正的融入血液和靈魂。再說中國人也沒有靈魂,也否定靈魂的存在,甚至害怕靈魂。這是根本原因,而現實原因就是這些權貴手上的血和身上的腥,導致他們害怕和恐懼,所以也才開動強大專制機器,甚至不惜殺人來抵制一切具有變革可能的思想和言論。

 

我前面說了變革的條件不存在,權貴們一邊維穩,一邊轉移資產準備逃跑,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未來會怎樣呢?順便說一下中國權貴的逃跑,不僅僅只是現在才開始,其實從一改革開放那天就已經開始了,只是民眾都是後知後覺罷了。他們經歷文革比民眾清楚這個體制的弊病,極權的可怕,鬥爭的慘烈,民族國度命運的難測。同時他們也更了解自由民主的好處,所以,早在八十年代初首先跑的都這群人的後代。話題轉回來,如果中國的經濟繼續增長,那麼這個局面還可以維持。如果中國經濟永遠增長,這個體制則將永遠存在。只可惜,從2008年開始,中國的經濟就是已經開始惡化,走向衰敗。只是這個媒體姓黨的體制,隱瞞了具體數據,假裝很有信心,給大家打強心針,這也是維穩的方式之一。

 

完全可以說,中國的經濟已經走到盡頭,絕對沒有復甦和反轉的可能。這個問題我將留在下面的一篇文章去講。中國社會目前法治僅是當權者的工具,當權者自己首先是不守法的,比如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和結社遊行的自由、選舉與被選舉的權利,更別說現實里的強拆和諸多荒誕而讓人心驚的暴力事件了。既然法制不存在,那現在中國靠什麼在維繫整個社會的秩序呢?是利益。只有經濟利益的捆綁,才勉強維持著這個暗潮洶湧的社會局勢。我說了,假設中國的經濟一瀉千里,一蹶不振,繼續惡化,那會如何呢?

 

一方面,權貴們加速撤資轉移走人,巴拿馬事件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也不會輕易忘記,同時我也相信這個事件還會持續下去,定會驚喜不斷。准權貴們也會效仿權貴,利用手中的公權力加速掠奪,層層盤剝,趕緊撈錢想轉移走人。一層層,一級級都是這種想法,明白人可想而知,中國未來的經濟形勢當是如何,這也不難推測。

 

至於中國未來,經濟的衰退與惡化將到什麼程度?將給中國社會造成怎樣的後果?經濟利益與政治鬥爭的關係到底是怎樣的?又將如何演繹?敬請收看孤獨風暴下一篇文章《中國人,你準備好了嗎》

 

2016516

【注】:作者因言論被當局迫害、邊控、調查、敲詐勒索、展覽出版被禁,家人都遭到多次威脅恐嚇,目前在多方讀者的幫助下,偷渡出境,現已流亡海外,現居住地為美國洛杉磯,由於語言和身份困境需要尋找一份與文化、藝術、寫作相關的兼職,如果有信息的朋友期待得到你的幫助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0 19: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