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東京奧運會取消,對日本意味著什麼?(圖)

京港台:2020-2-28 22:50| 來源:瞭望智庫 | 我來說幾句

如果東京奧運會取消,對日本意味著什麼?(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為防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進一步擴大,25日,日本政府召開了對策總部會議,確定了綜合性基本方針。但同一天,國際奧委會高級官員迪克龐德在接受美聯社專訪時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那原定於2020年7月24日舉辦的東京奧運會可能將被取消,而不是推遲或更換舉辦城市。

  對此,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 26 日稱,龐德的觀點只代表其個人,不代表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會將按計劃如期舉行。

  國際奧委會發言人26日向新華社記者表示,國際奧委會正為東京2020年奧運會如期成功舉辦而不斷努力。東京奧組委將繼續與各相關機構合作,密切監測傳染病的發病情況,同時也將與各相關機構共同商討任何必要的對策。除此之外,一切言論均屬猜測。

  儘管如此,但情況不容樂觀。截至26日,日本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達862人,其中,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確診患者691人,討論疫情對策等問題的專家組認為,日本國內疫情處於早期階段,可以預計將進一步發展。

  

  2月25日,戴著口罩的行人經過東京奧運會倒計時電子屏。 圖源:新華社

  從斥巨資興建新國立競技場,到奧運會徽的抄襲醜聞,再到賄選風波,日本一路跌跌撞撞踏入了奧運倒計時。如果這次東京奧運會不能如期舉行,日本損失得有多大?

  文丨崔赫翾

  本文由瞭望智庫綜編。

  1

  一場體育比賽,成為日本救命稻草般的期待

  2013年,日本申奧成功,東京成為2020年夏奧會承辦地。

  這次成功來之不易。因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依照慣例,至少三屆奧運會後,亞洲才能再次承辦奧運會,而日本以最快的速度代表亞洲拿回了承辦權。這意味著56年後日本再次迎來奧運會,東京也將成為世界第五個舉辦過兩次奧運會的城市。

  為了這份榮耀,日本國內一些積極備戰措施讓人們看得很迷。

  日本先是引入了埃博拉等5種危險病毒,用於在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之前開發診斷試劑。這是日本首次引入安全等級為4級(BSL-4),即最危險等級的病原體,而且目前只有國立傳染病研究所可達到該安全級別。為了抗病毒,先給自己設置了一個天大的障礙。

  繁榮的風俗業是日本的標誌之一,位於東京都的歌舞伎町雖然僅有0.35平方公里,卻集中了超5000家酒店及各種成人娛樂場所。但在奧運會將帶來的巨大利益刺激下,政府對風俗業開刀了不僅大規模在歌舞伎町進行凈化,就連日本7-11、羅森、全家三大便利店也相繼決定,將於2019年8月末,在日本國內所有店鋪全面停售成人雜誌。

  此外,為準備奧運獎牌,從2017年開始,日本國民就開始捐獻手機和舊家電了。幾年時間裡,就已捐出了500多萬部舊手機和近4.8噸其他電子設備。

  每一部智能手機中僅含0.05g黃金+20.26g白銀+12.6g銅,一部筆記本電腦的含量約為手機的十倍。根據國際奧委會規定,奧運金牌必須含有最少6g黃金,也就是說,一枚金牌至少需要120部廢舊手機來提煉。

  而東京奧運會總獎牌數有多少呢?大約5000枚吧。

  首相安倍晉三甚至在里約奧運會閉幕式上壓軸出演化身馬里奧的他從瑪麗水管中出現,這無疑是東京8分鐘這段高科技表演秀里最亮眼的一幕。

  

  圖為東京八分鐘中的一幕

  舉國這麼拼,為什麼?

  安倍晉三一語道破,我想讓奧運會成為掃除通貨緊縮和經濟衰退的觸發器。

  安倍上任之初,為刺激日本經濟,提出了一系列經濟政策,包括貨幣寬鬆政策、財政政策和刺激政策。這一系列安倍經濟學舉措雖然使日本經濟有了明顯改觀,但距離實現所承諾的變革仍有距離。

  2019年第二季度,受強勁企業投資帶動,日本國內生產總值按年率計算增長1.8%,環比增長0.4%,雖然連續第三個季度實現增長,但從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率來看,日本的債務規模已相當於本國GDP的5倍多,政府債券與GDP的比值也超越了兩倍。此外,隨著人口老齡化進程加劇,日本社會保障費用不斷增加,這些都顯示出日本經濟正面臨巨大的償債壓力。

  就在前不久,日本內閣府公布的2019第四季度GDP換算成年增長率為負增長6.3%,遠超外界預期的負3.7%。

  這不僅是5個季度以來的首次下滑,而且刷新了自2014年最後一個季度以來最大下滑幅度。

  究其原因,不管是2019年10月的銷售稅上調,全球需求疲軟損害了消費和資本支出,還是去年秋天強襲日本的颱風海貝思造成的後果,亦或是國內消費不溫不火,總之,這一場內需崩盤來勢洶洶。

  面對日本經濟形勢低迷,奧運會承載了救命稻草般的期待。因為它曾帶來的甜頭,讓日本人記憶猶新: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曾讓日本煥然一新。

  二戰後,日本在國際上長期被孤立、被疏離。國際奧委會甚至一度將日本排除在奧林匹克運動之外。而隨著50年代後期日本經濟回暖,如何洗刷恥辱,立於世界變成了日本的舉國心愿。日本開始了近乎瘋魔般的籌備。

  

  圖為1964年東京奧運會開幕式

  一是大大推進了基礎設施建設進程。

  如火如荼的奧運周期內的工程中,東京市內許多主幹道上,竟挖出一萬多個大坑,為的是修建高架路橋,有七千多棟房屋、五萬多名市民因奧運工程拆遷。城市裡到處溝壑縱橫,由此導致的交通事故使一千多人喪生。

  大興土木,源於法律的修改,也促進了建築業的發展。日本戰後幾乎都是低矮建築,1961年更改了建築基準法關於層高的限制(實行了20年的舊法規定,住宅區域不得超過65尺約20米高,其他區域不得超過100尺約31米高),自此,開啟了一個向現代化邁進的超高層年代。

  新建、改建場館三十餘個,其中可容納75000人的國立競技場作為主場館沿用至2014年。著名建築師丹下健三的國立代代木競技場、山田守的日本武道館、蘆原義信等人設計的駒澤奧林匹克公園綜合運動場,以及新大谷飯店、王子酒店等大型住宿設施紛紛落成。它們至今依然是東京都重要的城市基礎設施。

  這樣的代價背後是交通便捷程度的提升。

  日本小說家阿川弘之曾在1958年進行過一次驅車旅行,之後他在所著的《東北公路二千公里》中這樣評價當時交通狀況的惡劣:我曾說過在日本驅車旅行最好用吉普車,但在領教了連吉普車也難以順利通行的厲害之後,我想說在日本驅車出遊有必要準備水陸兩用戰車。就在此後不久,東海道新幹線開工。

  1964年東京奧運會召開的前十天,東海道新幹線正式通車。雖然時速只有200公里,也只是連接了東京站到新大阪站兩個地方,但這可是世界第一條高速鐵路,4小時就能往返日本最大城市,此後新幹線一度成為日本的標誌。

  今天穿梭於東京都中心的首都高速公路、連接羽田機場和東京都中心地區的東京輕軌也於彼時開始興建。

  正是這些基礎設施的建設,在奧運會之後,吸引了無數國內外企業和人才進駐東京,促進了日本經濟的騰飛。

  二是讓日本品牌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上世紀50年代初以及之前的日本製造是靠廉價勞動力大舉出口,產品靠低價打開國外市場,由於質量差而受到西方詬病,在人們心中被貼上了低劣產品的標籤。他們出口的玩具玩不了多久就會出現質量問題;他們出口的燈具壽命短得讓人無法接受。

  而奧運使這一切大為改觀。競技體育中,時間精度的重要性無與倫比。石英鐘精密度高,但體積龐大,而且電力消耗驚人。日本的精工集團不僅取代了歐米茄成為大賽的指定計時用表提供商,而且秘密進行了一項名為59A的計劃,其目標就是在1964年東京奧運會之前,全力完成可以攜帶的石英鐘,而為了能攜帶,就必須以電池來帶動。

  這一目標在1961年實現了。這款世界上最早使用電池帶動的石英鐘,重3公斤,平均日差僅0.2秒,裁判用一隻手便能輕鬆攜帶,而且2個電池可以用一年,這和1957年有一部小型卡車那麼大的石英鐘錶相比,是相當驚人的進步。

  精準的計時服務讓精工集團的計時錶在1964年的奧運會大出風頭。自行車、五項全能、馬術、射擊以及游泳等多個項目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日本在二戰中製表工業被摧毀殆盡,但石英錶的興起給了日本鐘錶絕佳的機會,由此,精工也成為世界級的鐘錶品牌。

  除了精工,富士膠捲也是典型的一家。奧運會期間,東京日比谷繁華的街道兩旁可見25平方米的巨型奧運照片速報,使用的正是富士彩色列印技術。整個大賽期間,大到國立競技場,小到便當販賣店的一角都設立了膠捲專賣櫃檯。據說當時的盛況達到了顧客都無法擠進店的地步。

  三是日本民眾獲得了紅利。

  直到50年代末,東京室內還處處看得見近代化以前的生活小景,如水井、洗澡盆、蚊香、風鈴、煤炭爐、和服、塌塌米等。但1964年奧運會一來,古老的一切都走了。電話、雙門冰箱、彩電、熱水器、空調、立體聲音響組合、微波爐等,開始走進了日常生活。

  正是那次奧運會,讓普通日本家庭從黑白電視機迭代到了彩電時代。當時為觀賞奧運,也是為了享受到全球首次通過人造衛星進行奧運會電視實況轉播,日本掀起了購買彩電熱潮。1960年,日本家庭的電視機普及率為54.5%,到舉辦奧運會的1964年,這一數字飆升到93.5%。

  

  1960年4月14日,大阪國際商品展覽會上,日本的彩色電視廠家進行了首次試播。

  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被很多人視為日本乾淨起來的起點。50年代,日本進入經濟高速增長期,但多數日本人的行為和習慣仍然停留在過去式。那時的日本,垃圾隨處可見,污物隨便被投棄,日本的各個城市儼然成為骯髒都市,與今天的畫風大相徑庭。之前大部分日本人是需要去公共廁所解決問題的,奧運會前後,東京基本解決了家庭中的沖水馬桶問題。

  現在日本常見的各種酸奶,也是奧運會前後開始流行的。上萬名外國運動員進入日本后,西餐需求增大,開始進入普通日本市民生活中。

  無論是一掃戰爭的陰霾大大增強了日本人的民族自尊心,亦或是初次品味與世界接軌的甜頭,說1964年奧運成為日本命運的轉折點,一點都不為過。

  世界上最快的東海道新幹線建成了;

  城市道路煥然一新;

  不僅超高層建築時代開啟了,日本民間也開始有了高級公寓;

  松下、精工、富士等一些列日本品牌在國際上聲名鵲起;

  當年的日本報紙,有的把1964年稱為日本的國際化元年,有的把奧運會閉幕時刻稱為重新取回自信的一天。

  這一年,日本加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也是從那時起,日本開啟了收購全世界的壯舉。索尼34億美元收購哥倫比亞電影;三菱14億美元拿下洛克菲勒大廈;紐約高樓上開始升起日本國旗。

  有了1964年的例子,日本瘋魔一樣的期待,就不難理解了。

  2

  背水一戰!日本這次下了血本

  1964年奧運會的主題曲《東京五輪音頭》在2013年日本再次申奧成功后,連續多年現身於元旦夜的紅白歌會上,現在經過微小調整,升級成為了《東京五輪音頭2020》,作為2020東京奧運會主題曲。

  不僅如此,在奧運會旗從里約抵達東京的那天,東京奧組委特意在機場掛出寫有東京1964-東京2020的橫幅,其中寄予的期望不言而喻。

  2013年9月7日,雅克羅格宣布東京成為2020年奧運會主辦城市。再加上申辦籌備工作,為了東京奧運會,日本這十年多時間可謂下了血本。

  首先,針對賽事的錢,花的可謂不計其數。

  在很多人眼中,日本人的錙銖必較可是有點小氣。為了節約空間,無所不用其極地收納應運而生;為了節約土地,千方百計向山坡、地下等擴展空間;為節約能源,連海藻海帶中含有的生物乙醇都不放過提取。省簡直就成了日本人的代表。

  但唯獨奧運會例外。

  為了舉辦奧運會,中途花光預算是慣例。2012年英國倫敦奧運會起初的預算是66億美元,實際花費為200億美元。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會預算僅為46億美元,但也比預算翻了倍。2014年俄羅斯索契冬奧會的花費更是超過了500億美元。據《經濟學人》報道,1960年以後的奧運會基本都超成本運作,平均支出比預期超179%。

  日本最初的打算是辦一屆自2000年後歷史最低預算的奧運會。不過預算還是沒控制住,幾經打折,2017年12月敲定為1.35萬億日元(不含備用金,約合人民幣858億元)的最終預算。即便如此,對經濟狀況不算好的日本來說,已是不易。

  不過錢花起來,還是超了。

  據美國《時代周刊》透露,2020年東京奧運會預計將耗資25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754億元)。

  錢都花在哪了?

  以廣受吐槽的新國立競技場為例,其最初設計方案來自世界著名建築師扎哈哈迪德,后因高達2520億日元工程費用被撤回。在民眾抗議下,臨時更換了一個省錢版的方案,該方案預估費用僅為原本的一半左右,基本符合日本政府的設定。

  

  圖為正在建設的新國立競技場

  就這樣一折騰,比原計劃晚了約14個月開工,在2016年才開始建造。2019年底,新國立競技場歷時3年工期,正式竣工交付驗收。它使用了來自全日本46個都道府縣的木材,花費1569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9.7億元),是日本首座造價破千億日元的體育場。

  相比耗資35億人民幣的北京鳥巢,新國立競技場是它的近三倍。

  日本也要通過奧運會向人們展示日本國產的材料和傳統木構技術。木材使用量最多的是東京有明體操競技場。使用的日本國產木材約為2300立方米,相當於近100套普通獨棟住宅(使用面積為120平方米)的用量。建設費約20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3億元)。

  除了這兩處場館,東京奧組委提出的比賽場館計劃總數為37個,其中15個場館為現有設施,22個場館需要新建。新建設施中,11個場館為永久設施,11個場館為臨時設施。不管怎麼說,都是不小的一筆花費。

  其次,為了展現技術創新絞盡腦汁。

  機器人產業被稱為技術創新的象徵,是解決少子老齡化社會人手不足的王牌,也是開拓世界市場的成長產業。發展這一產業成為日本政府各種振興經濟高招中的一個絕招。日本打算把2020奧運會辦成一場高科技奧運會,如果舉行將創下機器人投放數量最多的世界紀錄。

  之前,東京奧組委等機構發布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機器人計劃》,不少黑科技悉數亮相,你能想到的環節,日本都試圖用機器人來完成工作。

  

  形似背包的助力外骨骼設備,可以大大減輕體力勞動者腰部負擔,最多減輕腰部肌肉負擔約40%。

  它將在東京奧運會上用於搬運運動員行李等。

  田徑場上有的場地機器人負責回收和運送投擲用具,減輕支援小組工作負擔。日本警方也在大力推廣人臉識別系統和警察機器人來維持奧運會期間的治安。而東京街頭還會出現能最多翻譯10種語言的實時導航機器人,為外國遊客指點迷津。

  56年前日本從黑白電視機邁向了彩電時代,而這次8K高清技術也會以意氣風發的姿態出現在東京奧運會上。

  再次,基礎設施的建設與翻新也不甘落後。

  日本九大城市預計在2019年至2021年將有8萬家酒店開業。此外,著名的東京大倉酒店還耗資10億美元用於拆除、重建、裝修酒店,並已於去年9月重新開業。到2020年,日本國內將新增6萬套以上客房。日本森信託(MORI TRUST)到2020年將在東京都內開設美國酒店運營商的最高端品牌的酒店。在日本橋等地,百貨店也將相繼翻新。

  為滿足奧運會日益增長的航空需求。日本航空公司耗資2億美元推出低成本子公司Zipair Tokyo,東京羽田機場距離市中心大概有40分鐘車程,為應對奧運會他們努力提升了70%運力。

  東日本鐵路公司(JR東日本)暫定2020年春開通品川新站(暫稱),方便前往羽田機場,相鄰的品川站將成為2027年開通的磁懸浮中央新幹線的車站。而在距離比賽場館最近的原宿站等7個車站,正在推進改良工程。

  

  JR東日本向媒體公開了將於2020年春季在東京都港區的山手線、品川-田町間開業的品川新站(暫稱)的施工現場。

  如同56年前東京的廁所革命,從2016年開始,日本政府再次發起了廁所翻新運動,將京都等熱門旅遊地點的公廁改為坐式廁所。在2017年至2019年期間,日本總共翻新了332間公共廁所。

  3

  一旦取消,日本的損失有多大?

  如此大的投入,也難怪外界一點取消的聲音飄來,日本都會如臨大敵。畢竟一旦取消,損失將難以估量。

  一來,失去了奧運會這針強心劑,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將無處施加。

  短期來看,奧運會對經濟的促進最直接,日本政府也急需奧運會收益彌補財政赤字。

  日本東京都政府曾估算過,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帶來的經濟輻射效果,從申辦成功的2013年9月至奧運會舉辦10年後的2030年9月的約17年間,日本全國總計經濟效益將達32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萬億)左右,估算下來,年均GDP將推高90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72億)左右。

  就業方面,東京都預計增加約130萬人,東京都以外約增加64萬人,綜合來看,日本政府堅信舉辦奧運會將獲得超過10倍的回報,但現在卻是個未知數。

  二來,以旅遊為首的第三產業將遭重創。

  安倍政府相信2020年東京奧運會給旅遊業帶來的刺激將推動薪資增長。不僅是安倍,在我國預測2020年日本旅遊市場時,也是行業一片看好。一方面,近年來日本旅遊受到國人熱愛;另一方面,2020是奧運之年,自然會引發各方關注。

  如果取消奧運會,則去年日本旅遊業一片向好的形勢將破滅。

  從旅遊住宿角度來說。早在2019年6月,日本共同社曾透露,奧運場館附近的地理位置佳、交通便利的酒店預訂開始進入困難期,不少酒店在東京奧運會期間的價格比奧運會前一周貴3倍以上;還有不少東京奧運會前一周還有空房的酒店在奧運會期間只剩少量余房或已被訂完。

  而民宿預訂則更誇張,雖然奧運會期間解禁了從2002年開始就引入的住宿稅,但價格依舊是不可承受之重。一家住宿預訂服務網站上的信息顯示,奧運會開幕的7月24號至25號,東京市中心地區民宿價格普遍上漲,收費超1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400元)的民宿不在少數。

  其中一家距離奧運會主體育場不遠的一居室民宿,標價4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88萬元),而平時僅為2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280元),漲價足有22.5倍!

  

  圖為昂貴的民宿

  現有酒店儲備也很難應對一年後奧運期間蜂擁而至的遊客潮,日本方面已將策劃已久的游輪酒店計劃逐步落地。

  在門票預售方面。東京奧運會組委會宣佈於2019年8月下旬發售奧運會高價套票,其中最高價格的套票售價達63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42萬元),含開閉幕式及11場決賽賽事門票;售價最低的套票僅包含開幕式,價值18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5萬元),套票持有者將在豪華包廂內觀看比賽,同時享用美食及服務,還能與參賽選手交流。

  此外,全球門票銷售總計約880萬張。按照國際慣例,東道主國家承銷75%的門票,剩下的25%向海外發售。目前,東京奧組委已將大約448萬張門票出售給了日本國民。

  無論從住宿還是門票,都將面臨著巨大的退訂風險。不僅如此,如果疫情失控,對日本旅遊的影響更是長期存在。

  日本旅遊業協會本月初表示,從今年1月底中國政府暫停團隊出境旅遊至3月底,預計取消赴日旅遊的中國團體遊客可能超40萬人。如果算上自由行遊客和乘坐郵輪來日的中國遊客,實際取消人數將遠遠超過40萬。

  三來,新建場館等後續維護成本過大,貸款成壞賬。

  東京都政府為本屆奧運會興建了各大場館,一旦奧運會確定取消,後期運營可能無法獲得與預期相符的資金迴流速度。雖然東京都正計劃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結束后對部分新建場館進行瘦身,以避免場館的維護管理成本過高從而成為負遺產。

  東京游泳中心早已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場館將在賽后改建,把座位從2萬個削減至5000個。奧運會結束后,各層總面積將由5.78萬平米縮減至3.29萬平米,變為既可舉辦國際比賽又可供民眾使用的游泳館。

  即便如此,還是入不敷出。

  因為體育場館的建設,基本都是東京都政府向大型銀行貸款建成。如果東京奧運會順利舉辦,也許一屆奧運會過後,通過門票、贊助、稅收,東京都不但能收回資金,而且還能盈利。若奧運會無法舉辦,政府將會欠下銀行貸款本金和利息,恐怕長時間背負債務,這筆錢在銀行方面也不排除變為壞賬。

  四來,向世界傳遞日本文化與科技的絕佳窗口被關閉。

  日本內閣府最近就東京奧運會做了一次民意調查,有88%的受訪者認為,舉辦奧運會可以向世界傳遞日本文化的魅力。

  在火炬設計中,日本的標誌櫻花是最顯眼的元素,點火處由象徵櫻花的五瓣組成,在被點燃時有五簇火焰。

  此外,動漫、和服齊上陣。日本以各個國家的國旗為基礎設計出相應的動漫形象,每個國家的動漫形象完美融入了各國文化特色和地域特色。

  而日本福岡縣久留米市和服店蝶屋店主高倉慶應,於2014年提出一項KIMONO PROJECT計劃,製作代表世界196個國家不同特色的和服,通過日本傳統文化來傳達同一個世界理念。每件和服獨一無二,都融入各國文化。在中國版的和服上,象徵堅韌的梅花、神話中的巨龍與萬里長城極富中國特色。

  

  圖為韓國特色圖案和服 圖源:朝日新聞

  不僅是文化,來日本的遊客常常會因為看到這個國家仍有許多不那麼帶有科技感的產品而感到詫異。翻蓋手機和傳真機之類的老式設備依然常用。安倍表示,希望官民一起努力,在東京奧運上向世界展示把夢想變為現實的技術實力。

  4

  同住地球村,受影響的僅僅是日本嗎?

  奧運會還從沒有因為公共衛生事件而取消的先例。

  2016年,里約奧運會舉辦之前,寨卡病毒爆發,但奧運會依然如期舉辦。自1月31日以來,日本已多次發表奧運會不會取消的聲明,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說:現在有很多不負責任的謠言,我想再次重申,我們從來沒考慮過取消甚至推遲東京奧運會。

  但是,東京奧組委21日深夜宣布,為防止新型冠狀病毒傳播,他們決定推遲原定於22日舉行的志願者培訓。

  此前一天,日本政府取消東道主小鎮峰會。該峰會系政府就東奧會和殘奧會準備的一次交流活動,預召集日本全國各地的自治團體,就奧運會中與別國交流事項進行討論。然而,如果奧運會被取消,受影響的僅僅是日本嗎?

  國際奧委會首當其衝將面臨嚴峻考驗。

  目前,夏季奧運會帶來的相關收入仍然是國際奧委會的主流,如果停辦一屆奧運會,給國際奧委會帶來的經濟衝擊將前所未有。儘管國際奧委會設立了大約10億美金的救急基金,來幫助國際各項運動組織,但這一支出的73%都依賴於每四年舉辦一次的奧運會直播版權。

  除日本外,利益鏈條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同樣為這屆奧運會下足血本。

  據了解,僅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在東京奧運會的轉播權上,就花費了14億美元。而在2019年底,NBC宣布,其2020年東京奧運會廣告銷售額突破10億美元,有望打破2016年裡約熱內盧奧運會創下的12億美元的紀錄。東京奧運會的本土贊助為等級制,包括15家頂級黃金合作夥伴、32家官方合作夥伴和15家官方支持商等共62家贊助商。其中,頂級黃金合作夥伴需要花費數億美元的贊助費用。

  如果取消,保險業也必定掀起血雨腥風。一般體育比賽合同中,會明確表示傳染病導致比賽中止的,不會進行賠付,但奧運會是個例外。早在1945年,法國職業體育界就提出保險許可證制度,此後國際奧組委也要求,奧運會賽事主辦方必須通過保險的方式規避風險。巴塞羅那奧運會後,奧運會保額基本在1.5億美元到2億美元之間。

  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相關保險保額為3.5億歐元,其中奧運賽事取消險的保額就高達1億美元。除此之外,電視轉播權、廣告投放以及紀念品經銷商也都進行了投保。雖然東京奧運會暫時沒有確切的保險數額,但肯定也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最重要的是,對於一個運動員來說,有多少個4年可以等待。

  對於運動員來說,職業生涯里最有意義的比賽,奧運會絕對能排到榜首,再加上這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很多運動員的職業生涯很可能就此終結。就算有幸參加下一屆奧運會,會不會有更優秀的新人,自己是不是還在巔峰狀態,一切都是未知數。

  就拿我國國乒球員來說,如果奧運會取消,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像馬龍、丁寧、許昕、劉詩雯這些最後一屆奧運會的參賽人員。

  對於已年滿38歲的網壇名將費德勒而言,別說4年,1年可能都等不了。無緣奧運會男單金牌一直是其職業生涯最大的遺憾之一,而東京奧運會很可能是他實現金滿貫偉業的最後機會。而對於即將年滿33歲的德約科維奇而言,他已經在澳網決賽體驗到了來自年輕一代的衝擊,4年還等得起嗎?

  

  奧運會開幕前日本本土和全球的疫情能否得到有效控制,將是東京奧運會真正的判官。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娛樂八卦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7 19: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