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中武漢人發起自救:不能說人話 只能說鬼話

京港台:2020-2-27 07:31| 來源:希望之聲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封城中武漢人發起自救:不能說人話 只能說鬼話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武漢肺炎傳向全世界,有武漢人表示要向全世界說「對不起」。圖為阿爾及利亞軍醫戴上防毒面具醫治新型冠狀病毒病患。(AFP)

  擁有1100萬人口的武漢,在新冠肺炎爆發被勒令封城后,整座城市頓時成為巨大牢房。當官方媒體充滿正能量的報道時,真實的武漢卻是充滿悲劇、恐懼、和絕望。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採訪到兩名武漢人,談到被封1個月,是如何考驗人性的極限。

  「朋友們,我們小區在線的人忍不住了,來聽一下,在吼什麼?想出去啊!」

  一段從武漢傳出的視頻,在漆黑的夜裡,高樓林立的武漢一個小區,一盞一盞零星燈火,傳出此起彼落的嘶吼聲,對封城滿月,發出最沈痛的抗議。

  武漢人開窗尖叫吶喊 網友:「地獄大概是這樣」

  家住在青山、擔心被當局盯上,而不願意具名的李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心情肯定是不好,很鬱悶啊!第一是恐懼嘛!現在是很鬱悶嘛,不知道到底還要多長時間才能夠出門啊!」

  他說,湖北省省委書記應勇上任后採取更嚴厲措施,小區都不能出了,只能靠小區內自救採購物資。家裡的生活物資就快用完了。現在物價翻倍,甚至飆到3、4倍,封城不能復工、賺錢,弱勢的人只怕會餓死或自殺,政府要快平穩物價。

  

  武漢人集體開窗向外嘶吼。(西瓜視頻)

  網上傳出不少自殺案例。李先生:「那是肯定有的,這麼長的時間了,有的家裡面死了很多人,關了這麼長的時間,得抑鬱症的都可能有,關瘋了也有啊!」

  他提到,初期政府隱瞞疫情,不知道怕,鄰居在小區走動都沒戴口罩,造成了大規模的傳染:「不要說拖屍體了,這裡只要有確診的,我們都肯定感到很恐懼、很害怕的。基本上,我所居住的前後左右,都有確診的病人嘛。那前期的時候,很多病人都是在家裡面隔離的,確診不能收治,很多都是被拖、拖、拖死的嘛,又傳染給家人,在家死的比較多。」

  他說,還沒有方艙醫院時,確診的個案不容許出來,家門如果是鐵門就直接焊起來,如果是木門就用門栓頂住,開個門縫送餐,就像牢房。

  1個月後開城政策忽左忽右 3個半小時跑了30萬人?

  李先生提起,24日政府突然透過媒體、微信群發個17號文,說可以放一些武漢的外地人出去,過了幾小時又發布18號文宣布17號文作廢。

  他質疑:「媒體報導這3個半小時跑了30萬人,你像我們都不知道啊,他要是知道,他肯定是有某種渠道提早告訴你,至少是你能順利上火車吧。像我們居民現在要出門上路,必須有通行證,手續很麻煩,如果沒有通行證肯定會被抓起來關到學習班14天、15天去隔離。」

  問李先生怎麼不跑?他說:「我愛人、孩子和我父親四個人住在一起,因為我們自己家在武漢,就算跑到外地,『武漢人』這個標籤,又得被隔離14天。還是待在武漢好。」

  對於開城放外地人出城,住在武漢新洲的呂新華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政府對老外就是比對自己百姓好太多。 臘月29日封城,訊息封鎖,對新冠肺炎認知不足,他親大哥的親家公就是染了新冠肺炎過世,直接被火化,一個多月了還不能領骨灰。在外地的兒子就這麼與父親天人永隔。

  呂新華:「親家是一個鄉村醫師,在大年初一的時候接診一個發熱的病人,就感染了,大年初十就去世了。他的老伴也感染,他的兒子在深圳不能回來。我大哥作為親家也不可以去奔喪。現在的政策是等疫情解除,等殯儀館通知才可以去領骨灰。」

  提到網上也看到自殺的情況,呂新華:「有一個在樓頂上吊自殺的。我也是在微信群里看到,說是她從醫院回來以後,發現她的家人都去世了,她就自殺了,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

  網上發起「自救」 順民當慣了可會反抗?

  網上最近流傳一則帖子,發起人「武漢市民」,抗議地點「各自家中」,抗議時間「3月1日晚上8點至8點半」,進行第二次武漢人自救活動。「屆時全城市民同時熄燈,同聲高喊『抗議』,高唱《義勇軍進行曲》『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並大聲敲擊鍋、盆等一切可以發出聲響的器物,讓聲音響徹武漢,讓全世界聽到武漢人的憤怒。全國其他各城市均可效仿。」

  對於這則號召「第二次武漢人自救」帖子,呂新華說,他沒有看到,不過有在網上看到2月24號有人發起類似這樣的行動。不過,他認為,現實中大部份的人沒有這種個體追求自由的精神,「順民做久了,不會有反抗的心,不會有這種事情,官方也不允許這種事情會發生。」

  呂新華講到這裡,突然有些感慨:「就算沒有發生這個疫情,這也不是一個很正常的社會。很多人生活中受了委屈,也不習慣於這樣發出聲音去表達,這是一個特性。就算打個簡單的比方,湖北省作家協會至少一千個作家,就沒有人站出來說句真話去批評體制、批評制度或當局的一些作法,大學教授、老師這樣的群體都沒有站出來說話。當順民當習慣了,做奴隸做習慣了。」

  呂新華認為,因為沒有接受現代民主教育,公民沒有獨立精神,不是成熟的公民社會,人民沒有爭取自己權益的習慣。大一統高壓機器下,所有有正義感的人,那怕是像李文亮醫師這個平時還是「歲月靜好」的人,只是偶然在朋友、在同學的群里,不是公開場所說預警的話,就被訓誡,那普通人說幾句真話,就會遭遇跟方斌一樣的命運。

  

  有武漢人在網上發起「第二次武漢人自救」。(網路截圖)

  老外對疫情束手無策只能抄襲中國經驗?「說人話被封殺 只能說鬼話」

  武漢人不隻身體被「囚禁」在家,在家能接觸到的大多只有娛樂內容。電視和網上的訊息,大多是被當局審查過的。

  呂新華:「封城頭一星期,確實很多人群情激憤,宣傳部門採取很多強硬措施,一個是大規模封殺微信群,還有就是封殺私人微信,那怕你只是表達一點點的憤怒就把你封掉。像我的微信就封了15天。僅僅只是我發了一個朋友圈,表達了我的不滿。人們基本上是沒有自我發泄的渠道。說人話的話,就會被封殺,那隻能說鬼話啦,從現在開始我們只能說鬼話了,你不能夠說人話了。」

  呂新華嘲諷,這就好像,你頭痛他捂你的嘴,你腳疼他也捂你的嘴,只要不說出來,就歲月靜好、情勢大好,就世界充滿陽光。

  「像現在的洗地文就鋪天蓋地啦,說什麼義大利也好、日本也好,疫情迅速蔓延,他們應抄襲中國的成功經驗,就把那些被洗腦的網民看得熱血沸騰,覺得我們的能力確實強大,老外面對疫情是束手無策,你看我們做得多好!但是這些人沒有轉念想想,是誰把這個東西(新冠肺炎)帶給世界的呢?」

  訪談結束前,呂新華談起他受到自由亞洲電台「啟蒙」,從1996年開播時無意間聽到。問他想透過本台,對外面的世界講些什麼?

  呂新華:「我想對義大利人說,我想對日本人說,我想對韓國人說,我想對伊朗人說,我想說一聲『對不起』,不是我們故意的。我想作為一個武漢人對這個世界說聲『對不起』。因為我們一開始並不知情、並不知道疫情會有這麼嚴重,等我們知道會人傳人的時候,武漢人已經飛向了全世界。

  RFA記者:所以你們的「不知道」是來自於什麼?

  呂新華:我們的不知道,是來自專家的撒謊,官員的不作為、當局的不作為。」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