駛向日本的恐怖郵輪:轉眼之間,從天堂到地獄(圖)

京港台:2020-2-25 13:00| 來源:最人物 | 我來說幾句

駛向日本的恐怖郵輪:轉眼之間,從天堂到地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時間回到1月20日,郵輪啟航之前,沒有人想到,自己花費巨額費用,走進的卻是一座海上地獄;看似豪華的人間天堂,吃喝玩樂似乎應有盡有,卻唯獨沒有病毒爆發時所需的隔離設施;一座原本讓無數人心嚮往之的奢華郵輪,轉眼間被遺棄在茫茫海上,生死未卜……

  這是2020年新年伊始發生的真實故事,一種病毒突破了所有人的認知,突破了人類所能想到的各種條件,突破了國界線,突破了貧富差異,突破了陸地與海洋。

  這個故事,還沒有劃上句號。

  

  

  鑽石公主號郵輪是一艘世界級的豪華郵輪。 它的船身長290.4米,寬48.2米,高62.5米,載重11.6萬噸。整條郵輪,造價超過5億美元。

  船身內部,它擁有4個不同大小的游泳池,5個不同風味的主餐廳,提供包括 歐美、亞洲等不同風味的菜肴。 它還承載著豪華賭場、免稅商店、健身中心和海上最大的酒吧、圖書館…… 郵輪內部還設置了一個浪漫的結婚禮堂和一個能同時容納700多人的公主劇院。

  

  郵輪內游泳池

  

  郵輪內賭場

  

  郵輪內薩巴蒂尼餐廳

  

  郵輪內部劇院

  很多人都曾驚嘆過鑽石公主號郵輪的奢華。

  步入它的大廳,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嘴巴張大,發出一聲:「哇,不愧為『鑽石公主號』。」

  它共有客艙1337間,其中748間設有私人露台,裝修極其精緻。

  夜晚,郵輪孤獨行駛在海平面上時,散發出的燈光,讓它遠遠望去活像一座移動的城堡。

  

  

  郵輪客房

  2004年3月,鑽石公主號郵輪首次在日本下水航行。 作為第一支在日本建造的大型豪華郵輪,看著龐然巨物跌入水中,現場民眾歡呼不已。

  與這樣豪華郵輪匹配的,是極具誘惑的航線。

  乘坐它的遊客會依次前往包括墨爾本、惠靈頓、神秘島、巴厘島、新加坡、曼谷、香港、濟州島、沖繩群島等……途徑18個國家、30多處港口。

  遊覽觀光地皆為世界知名風景度假區。

  當然,想要乘坐這樣一艘郵輪,每位乘客需要承擔的基礎費用也頗昂貴——

  人民幣1.6萬元到8.9萬元不等,其中並不包括在郵輪內部的消費和沿途景區的消費。

  昂貴的價格、極具誘惑的風景以及豪華的裝修,使得鑽石公主號郵輪在過去平穩運營的16年裡,成為無數遊客的夢想。

  

  2020年1月,郵輪在日本橫濱停靠,等待即將登船的乘客和船員,準備開啟自己全新的旅程。

  購買船票的大多數遊客都極其重視這一次旅行。來自英國的大衛·阿貝爾今年74歲,乘坐郵輪的目的是為了紀念和妻子金婚50周年。

  陳日昇是一位魔術師,來自中國台灣,他將在郵輪途徑越南時,登船開啟自己2020年第一場郵輪表演。 來自中國香港的黃女士,在年末帶著全家登上了鑽石公主號郵輪,他們希望在落日和蒼茫的海面上,度過傳統的中國新年。 1月20日,鑽石公主號郵輪承載著2666名乘客、1045名船員, 緩緩駛出港口。

  不出意外,它將依次抵達鹿兒島、香港、越南、台灣、沖繩。 2月4日,他們將返回日本橫濱,結束長達16天的旅程。 但隨著郵輪的前行,一場誰都沒有料想到的危機,也隨著他們一起進發。

  曾經無數人的美夢,將成為他們永生難忘的噩夢。

  

  

  

  

  這趟旅程的前12天,大多數旅客在新奇、激動中度過。 按照預定航程,他們依次到達目的地。每次靠岸,大多數旅客都會隨觀光團一起,踏上陸地欣賞遊玩。 年輕的遊客喜歡拍下旖旎的風光,分享到社交媒體。年紀稍大的遊客,則專心享受美妙的旅程。

  要知道,全部遊客中,有近一半是年齡超過60歲的退休老人。

  回到船上,他們縱情享受著美景和郵輪上的表演。在酒吧流連忘返,在不同的餐廳里品嘗不同風味的美食……

  1月25日,一位80歲的香港遊客在郵輪抵達香港後下了船。這是船上正常的人員流動,除了工作人員做好登記,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 2月1日,按照計劃,遊客在日本沖繩島登陸。這是本次旅程的最後一站,3天之後,他們將抵達始發地橫濱,結束本次「初春東南亞16天大航行」。

  

  2月2日下午,郵輪的汽笛準時響起,遊客戀戀不捨地登船。

  之後所有人被集中在船上固定的集體空間,按照常規,他們將聽長達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安全播報說明。 結束之後,喧鬧的人群散去,極少有人注意到當時公眾電視上插播的一條快訊:

  名曾乘搭鑽石公主號郵輪,並於1月25日在中國香港下船的遊客被確診患上新冠肺炎。

  截至新聞播出的2月2日,這個兇猛的病毒已經致使中國17205人感染,361人死亡。 消息很快被仍處在愜意中的人們忽略,他們抓緊享受最後的休閑時光。自助餐廳里人頭攢動,賭場和劇場人流絡繹不絕…… 作為郵輪管理層,他們將部分船員召集起來開會,但高層對現狀仍舊樂觀:「不用慌張,做好防護措施。」 在他們的印象中,這位感染者早就離船。同時他們也沒有想到,一人患病會迅速傳染那麼多人。

  

  一段視頻顯示,抵達橫濱之前,郵輪上的合唱團,仍在忘情地演唱一首日本民歌,周圍的遊客拿著歌詞跟隨哼唱。 這名遊客寫道:「那原本應該是我們在船上的最後一天,這是我第一次郵輪旅行,如此美好的時刻真的令人驚訝。」 在他們看起來,中國爆發的疫情危機,自己彷彿置身事外,像一座孤島一樣安全。 但殊不知,一旦被入侵,看似最安全的地方,往往最危險。曾經人們嚮往的豪華游輪,將在轉眼間成為一艘「海上監獄」。

  

  2月3日晚上8點,開足馬力航行2天之後,鑽石公主號郵輪提前10小時,抵達它的最終目的地——日本橫濱港口外海。

  即便香港確診患者的新聞,已經在陸地上廣泛傳播,但此時海上的人們依然在歌舞昇平。

  整艘郵輪上,幾乎沒有人戴口罩。

  與此同時,很多遊客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告別這一段美好的旅程。但當依稀能夠看到海岸上城市的輪廓時,船上所有人都聽到了這樣的廣播:

  船不能靠岸,所有人要留在船上,接受厚生勞動省的檢疫。與香港感染者密切接觸的200多人將會首先接受檢疫。 日本醫護人員已經在港口做好了準備,登船為每位乘客檢測,並開展防疫工作。

  

  此時的人們仍舊樂觀,認為這不過是暫時性的安全檢查。這一天,船上並沒有採取非常強制性的措施,仍舊有乘客在船內遊玩。 2月5日,事件發生了激烈的轉變。原本船上相對平和的生活被打破。這一天,醫務人員公布首次檢測結果:

  第一批檢測的31人中,有10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鑽石公主號郵輪提高了警惕,通知所有乘客,將進行為期至少14天的隔離檢疫。 隨後的幾天時間裡,感染人數迅速提升。7天之後的2月12日,經過檢測的人中,共計174人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 其中,包括一名參與檢測的檢疫官。

  

  醫務人員在船倉內檢疫 確診病例佔比如此之高,但船內的遊客似乎對此一無所知。

  2月5日, 一位叫做大衛的乘客,在發出的求助視頻中說到: 「我和妻子已經14個小時沒有獲得食物,我只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任何正在關注這件事的記者,請給乘客們帶些消息來,我會非常非常感激。」

  伴隨著確診人數逐漸攀升,船內的服務質量開始下降,所有人被緊密地封鎖在自己的艙門中。

  原本可供挑選的飯菜,只剩下盒飯,艙內衛生也無人照料。

  不斷有檢疫人員上船后又下船,除了確診病例外,沒有人能夠得到允許下船。

  

  被隔離在船上的乘客 確診人數攀升,船員們也開始陷入慌亂。 他們在工作群中和經理開始爭吵。

  

  印度船員向政府和聯合國求助,希望得到最大保障

  而毫無辦法的乘客,開始決定求助社交媒體。 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宣稱,「這是一個高級監獄」。

  有美國遊客在社交媒體上發出「我覺這不是很安全,特朗普,救救我們!」的宣言。

  

  一名中國台灣遊客在求救信中說: 「85歲的老人家都咳出血了,病例又在不停地增加,在這無陽光、無新鮮空氣的內艙,真的要求不多,至少先讓家父出去,下船隔離。我能讓日本政府繼續隔離檢疫。」 一對紐西蘭情侶通過視頻求助政府,請求回家。紐西蘭總理回應稱,政府將不會撤離船上公民,但會確保滿足船上人員的福利。

  有日本乘客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在國旗上寫下「藥品不足」,試圖向岸上的人求助。

  

  

  恐懼和焦慮情緒在船上肆意蔓延,並非人們過度的擔憂。原因來自船上沒有到位的隔離措施。 據《財經》報道,鑽石公主號沿用的隔離方式並無明顯效果: 只有出現發熱癥狀的人才會被送到有消毒的空房間單獨隔離。而與發熱患者有過親密接觸的人並不會被單獨隔離。 2月19日,日本傳染病醫學專家岩田健太郎發布的一則視頻,首次向公眾曝光了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糟糕」的防疫措施。 他在2月18日登上郵輪參與檢疫,但隨後2月19日被逐出郵輪。

  岩田健太郎視頻 在他的敘述里,鑽石公主號郵輪的防疫措施極其差勁:

  發熱區和非發熱區的隔離,沒有明顯區別; 船上沒有任何一名傳染病專家; 厚生勞動省官員人人自保,不聽相關專家建議; 船員在發燒、咳嗽之後,只是吃簡單的感冒藥成了常態; 口罩供給不足、檢疫措施無法到位……

  有媒體據此給出評論:鑽石公主號郵輪已經成為了「病毒培養皿」。

  

  

  

  病毒像炸彈一樣投在「鑽石公主號」上,船上乘客的訴求從觀光享受、吃喝玩樂,變為:活下去。

  截至2月17日,「鑽石公主號」已經有1723名乘客接受檢測,其中454人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占已檢測人數的26.3%,遠超日本本土感染總人數。 唯一讓遊客們感到欣慰的是,公主郵輪宣布全額退款。但對於當時心急如焚的乘客來說,這根本不是他們想要的。

  

  清潔之路和不潔之路並沒有區別

  很多人都曾質疑:在鑽石公主號上,物理隔離已經被證明作用有限,如何日本政府堅持讓遊客和船員在郵輪上隔離?

  多位日本專家給出了相對一致的答案:一是日本的醫療條件不允許乘客大規模下船;二是目前執政的安倍政府出於政治與經濟的考量和博弈。 日本為治療感染症類疾病所配備的病床不足1900張,分佈在全國各地,短時間內無力為病人準備足夠的病床。 且相關醫療物資準備不足、檢測設備不足。要想檢測所有3000名患者,日本醫療系統需要的時間是「至少兩周」。 同時,3000人的隔離、看護、食宿與檢疫治療成本,對日本政府來說是一筆巨大的開支。

  

  停靠在岸邊的救護車

  沒有能力防治病毒,日本政府採取的措施似乎只有一個——隱瞞。多位政府高官對岩田健太郎教授言論進行反駁和攻擊。

  稱岩田健太郎是有意破壞船上管理秩序,損害日本形象,動機令人懷疑。

  在發布視頻幾天之後,岩田健太郎最終主動刪除了視頻,並在社交媒體中寫到: 「沒有理由進一步就此事進行討論」。

  同時,他對因此事感到困擾的人士表示由衷道歉。

  而在社交媒體上,不少人將他稱為日本「吹哨人」。

  

  

  

  

  看似是一場被病毒狙擊的生死戰,但造成災難發生似乎有更深層的原因。

  鑽石公主號郵輪船籍隸屬於英國,它的運營公司是美國嘉年華集團公司,它由日本製造,母港為日本橫濱。

  這一複雜的關係,為多方推諉責任埋下了伏筆。

  最開始, 日本官員聲稱:「依照法律,這艘郵輪之上的空間不屬於日本國土,因此要實施醫療行為比較困難。」 不讓乘客下船隔離或治療,第一是為了就地隔離,第二能夠減少日本本土確診人數。 一旦病例人數持續上升,日本將會被世界衛生組織重新評估安全環境。這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本就增長乏力的日本經濟。

  

  一家三口向被困在郵輪上的家人揮手致意

  更大的威脅是今年夏天即將在東京舉辦的奧運會。

  這是日本時隔56年後,重新舉辦奧運會。日本政府前後投入超過250億美元,希望藉此重振日本經濟。 一旦因為衛生安全事件,東京奧運會無法順利舉行,對日本政府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本不想管,但現實情況又讓日本政府無法作出「捨棄」鑽石郵輪號的決定——在船上的所有乘客中,有1285名遊客為日本人。

  

  其實,根據《國際海港製度公約》,國家對位於其港口的外籍船舶具有管轄權。 實踐過程中,即便國家一般不介入船舶內部事件,但船舶仍然將採取沿岸國與船旗國管轄相結合的方式。 但日本政府找到英國政府協商處理時,對方並沒有給予回應。

  反而 英國保守黨倫敦市場候選人卻表示:倫敦可以接手承辦2020年夏季運動會。

  隨後英國前體育部長聲稱: 倫敦是最適合轉移代辦2020年奧運會的城市,這完全是可行的。 英國自由民主黨代理領袖則譴責英國政府「缺乏對英國公民的支持。」

  

  2月18日,從郵輪甲板望出去,停靠在附近的巴士、救護車等

  船隻所屬公司的美國,同樣沒有及時伸出援手。 2月7日,美國政府對外表示正在與日本政府進行協商,希望利用駐日軍事基地撤離美國公民。 但一直到2月16日,才陸續有專機接美國乘客回國,此外再無任何救援措施。甚至將確診病例,留在了日本救治。

  大國博弈之間,鑽石公主號郵輪並非孤例。 另一艘豪華游輪威士特丹號,在疫情出現之後,被日本政府拒絕入港。 最終經過多天的交涉,它停靠在了柬埔寨。截至目前,該郵輪有一名乘客被確診為新型冠狀肺炎。

  

  柬埔寨洪森親自迎接威士特丹號郵輪乘客

  

  2月17日,美國政府指派專機接走了338名美國遊客,另有40名美國遊客決定待在船上。 原因是擔心在未經徹底檢測之前,運輸飛機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果然,在美國專機上,有14人確診感染。美國政府規定,所有遊客落地后,需要再隔離14天。 隨後包括澳大利亞、韓國、義大利等多個國家也相繼派出專機,將自己國家國民接回。 在經歷了多國撤僑后,一些度過了隔離期且檢測結果為陰性的乘客已經在近日分批下船。

  

  即便下船,壞消息卻並沒有停止。 郵輪上的情況得以改善,日本本土的疫情卻更加嚴重。 下船的日本乘客到達政府指定運送地點后,就地解散。他們只需定期聯繫衛生部門,彙報自己的情況,政府未要求其進行自我隔離。 據日本電視台報道,有乘客在下船併到達集散地后,直接「和朋友匯合一起去壽司店吃壽司」。

  

  甚至,2月 22日,日本政府稱,有23名已下船乘客在過去兩周內從未曾進行新 冠病毒檢測。 截至2020年 2月23日,在鑽石公主號郵輪上共計691人確診,2人死亡,2人治癒。

  從2月5日第一次公布檢測結果,確診感染10人,到2月23日確診感染691人,短短不到20天的時間,確診感染人數增長了將近70倍。

  當下,仍舊有下船乘客確診感染新型冠狀肺炎的消息傳出……

  

  夜幕下的鑽石公主號郵輪

  時間回到1月20日,郵輪啟航之前,沒有人想到,自己花費巨額費用,走進的卻是一座海上地獄;看似豪華的人間天堂,吃喝玩樂似乎應有盡有,卻唯獨沒有病毒爆發時所需的隔離設施;一座原本讓無數人心嚮往之的奢華郵輪,轉眼間被遺棄在茫茫海上,生死未卜……

  這是2020年新年伊始發生的真實故事,一種病毒突破了所有人的認知,突破了人類所能想到的各種條件,突破了國界線,突破了貧富差異,突破了陸地與海洋。

  這個故事,還沒有劃上句號。

  病毒前的人類,還要付出很多努力,走很遠的路,才能回到原本再平常不過的生活:不用戴口罩上下班;朋友圈裡依然會有各種消息,但無關生死;春風十里,櫻花如約開放;海上潮起潮落,太陽照常升起……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22: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