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專家自拍痛訴郵輪內情:想提意見被趕下船(圖)

京港台:2020-2-19 19:18| 來源:觀察者網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日本專家自拍痛訴郵輪內情:想提意見被趕下船(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我今天登上了鑽石公主號郵輪,一天就被趕下了船。在這個視頻中我想介紹下這一天的經歷。」

  日本傳染病學專家、神戶大學教授岩田健太郎以日語和英語錄製視頻,2月18日晚間發布在視頻平台youtube上。

  視頻里,岩田講述了自己幾經波折,終於在18日得以登船。他將「鑽石公主」號稱作新冠病毒製造機。船上防控措施極差,情況令經歷過SARS和埃博拉疫情的岩田都「打心底覺得害怕」。他試圖提意見、改變現狀,結果一天沒過完就被趕下了船。

  目前,視頻日語版已有68萬次播放量。岩田這條推特也有近6萬次轉發。此外,截至19日中午,郵輪上人員已有542人確診。首批呈陰性人員約500人,已經開始下船。

  光是上船就幾經波折

  岩田目前是神戶大學大學院教授,同時也是神戶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傳染內科的主任。此前他曾在千葉縣龜田綜合醫院傳染內科任職,目前龜田醫院也收治了新冠肺炎患者。

  因多次收到來自船上的求助,請他上船看看。岩田提出申請希望上船。一名厚勞省官員17日致電岩田,通知他可以上船。於是岩田收拾妥當,乘新幹線從神戶前往橫濱。路上厚勞省的人來電話稱,讓他上船這件事遭到了強烈反對,他不能說是誰反對,也不能告知反對的原因。岩田推測,很顯然是上面的什麼人施加了影響,不讓我上船。

  又經過幾個來回之後,厚勞省官員想了另一個辦法,建議他以日本災害醫療救援隊(DMAT)隊員的身份上船。岩田介紹,DMAT是為了應對自然災害和突發事故組建的急救醫療隊。雖然他們本身並不是傳染病防控領域的專家,但為了應急處置,他們的人現在在船上。

  就算如此,厚勞省上面還是有人不滿意。岩田在新橫濱站又打了一個小時電話。最後方案是,岩田不能作為疾控專家,而是作為DMAT的一名普通隊員上船。在船上他要聽從DMAT的指揮,服從DMAT的指示開展工作。

  因為岩田自己不是災害急救方面的專家,他對這個建議也很不滿意。但事已至此,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妥協。上船之後,DMAT的人倒是認為岩田你是傳染病防控專家,應該去干防控的事情。船上DMAT的負責人也對這一安排表示不滿。

  

  

(視頻截圖)

  「打心底感到害怕」

  對於船上的情況,岩田毫不掩飾一上來就評價:真的很慘。

  岩田說自己干這行二十年以上了,有過多次與傳染病戰鬥的經驗,比如在非洲和埃博拉病毒,在中國和SARS病毒。

  因為自己是專家,知道如何讓自己不被傳染上埃博拉或者SARS,清楚怎麼不讓別人感染,也明白如何防止疫情在一個場所內蔓延。所以之前並不怎麼害怕自己會被傳染。

  「但鑽石公主號艙內,真是太慘了。連我都打心底里害怕,我已經覺得自己完全有可能已經被感染了。」

  岩田接著介紹,傳染病學上有紅區和綠區的概念。「完全沒有病毒的安全區」和「可能存在病毒的危險區」必須完全區分。在紅區,要穿戴好防護裝備(PPE)。在綠區不進行防護也行。像這樣分隔防護是傳染病防控的基本準則。

  但在船上,紅區綠區完全混為一談,完全分不清哪裡是危險區,哪裡是安全區。病毒用肉眼是看不見的,完善隔離才是保護自己的第一步。

  對於這一個問題,岩田隨後在自己推特上舉了個例子。防衛省推特發布了一張自衛隊員身著防護服在船上消毒的照片。

  

  

自衛隊員在船上消毒,可以看到工具還是比較簡單的(防衛省twitter 圖)

  岩田評價,船上根本不分區,這樣穿防護服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意義。在紅區穿防護服是有意義的,但是從紅區穿著防護服直接進入綠區,病毒可能附著在防護服上進一步擴散。岩田補充,自衛隊並沒有錯,這種事情本應該由防控專家指導。

  船上各種各樣的人應有盡有,「有時穿了防護服,戴了手套,有時就沒有。有時戴口罩,有時不戴。有時戴了N95,有時沒戴N95。」有人穿著防護服還操作手機。岩田說甚至有人發燒后直接從自己房間走到醫務室。

  目前,已經有兩名厚勞省的檢疫人員和一名急救人員感染新冠病毒。岩田說問過其中的人,有人說「哎呀,感覺自己也會被感染」,岩田對此非常驚訝。

  他強調,醫護人員在防控前線,必須要以保護醫護人員自身為大前提。不顧自己可能會被感染的風險,再去接觸病人和普通人,這是不合規的。

  岩田得知日本環境感染學會和一線現場流行病學項目(FETP)專家之前在船上待了幾天就下船了,有人說大概害怕他們自己也被感染吧。

  「我很理解這樣的心情,即使是疾控專家去了那樣的環境也會覺得很害怕。我也很害怕。」岩田自己已經開始居家隔離14天。「現在如果我已經感染了,我一點都不會覺得意外。」

  「連自己的安全都無法保障,更談不上保護別人的安全。」

  想提意見結果被趕下船

  岩田稱雖然會有傳染病學專家不時上船,但船上沒有常駐專家。「他們或者沒提意見,或者是提了意見也沒人聽。我和厚勞省的一個領導聊過,對方表情特別不樂意,一臉為啥你會在這,為啥你要說這些的表情,十分冷漠。」在英文版中,岩田介紹自己認為在不同人之間傳遞各種登記表有傳染之虞,建議以非書面形式替代。「我只是提建設性的意見,既沒大喊大叫,也沒攻擊個人。」

  岩田向DMAT詢問,自己可以在傍晚的例會上提些意見嗎?DMAT的人說好的。但是到了五點左右,岩田突然接到電話「請你下船吧,你沒有檢疫許可了。」被取消資格后,岩田被檢疫的人帶到厚勞省打電話的人那裡去。

  厚勞省的人上來就問「你為啥不幹DMAT的活?不是說了不要介入防控的事情嗎?」岩田辯解就是DMAT的同僚讓他乾的,但總之就是有人對他很不滿。

  呼籲日本政府改變

  岩田2003年時候在中國,他認為當時最大的問題就是信息不透明。他表示,不過這次中國還是比較重視信息公開和信息透明的,而日本在郵輪問題上很多信息都不對外透露。只公布今日確診,外界根本不了解具體傳染情況。

  岩田最後評價,現在郵輪和非洲、中國當時的情況比起來要糟糕多了。「在獅子山採取的防控措施都比這強。雖說日本沒有疾控中心(CDC),但也沒想到能差到這個地步。」

  他認為應該讓更多專家介入,承擔起領導責任。岩田呼籲學界和相關國際團體行動起來,促使日本政府儘快做出改變。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9 15: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