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歲鍾南山這張圖瘋傳:17年前他領軍戰非典

京港台:2020-1-22 22:41|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 評論( 12 )  | 我來說幾句

84歲鍾南山這張圖瘋傳:17年前他領軍戰非典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20年1月21日,「武漢肺炎」又霸佔了微博。全國範圍內,共確診219例,多個地區出現病毒感染者。 武漢、北京、上海、廣州……更令人心驚的事實是:經過確認,這種新型冠狀病毒,人與人之間會互相傳染。 當傳染病遇上春運,災難指數瞬間翻倍。 幾乎是一夜之間,口罩成為了被搶購的稀缺品。 即使價格翻了兩倍,也依然供不應求。 很多人想起了曾經被「非典」支配的恐懼。

  即使是平時高喊著「很喪、不想活了」的年輕人們,也都紛紛取消了出行計劃和觀影計劃,成為搶購口罩的主力軍。

  所有人都在害怕。

  在恐慌情緒不斷蔓延的時候,有個84歲的老人抵達了武漢。 他的出現,使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這位年邁的老人,是2003年抗擊「非典」的第一功臣。 他敢於直言,向世界披露了「非典」的真實情況; 他研究的治療方法,使中國人擺脫了死亡陰影。 17年後,當病毒再次來襲,84歲的他重新披甲上陣。 他是無雙國士,更是定海神針。 他,就是鍾南山。

  

  只要是經歷過「非典」的人,對傳染病都會有刻骨銘心的恐懼。 電視上每天都在播報最新的感染人數,醫護人員很多都倒在一線,到處都在搶購板藍根和醋,學校全部放假……

  

  因病死亡的人數在漸漸增加,真正的發病原因卻始終找不出來。 有位醫學界的權威專家認為,「非典」是支原體感染造成的。 甚至還有人說,這不過就是個肺炎罷了,沒必要如臨大敵。 這種輕敵和大意,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後果。 醫生們沒有採取最高等級的防護措施,導致一批批地倒在了崗位上; 病人們則沒有意識到這是急性傳染病,很多不主動就醫,導致身邊的人都被傳染。 年初的春運,又加速了傳染的速度和範圍。 「非典」病毒,就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往全國各地。

  

  隨著病情的迅速蔓延,醫學界也開始陷入了恐慌,可是還是束手無策。 也是,連發病原因都找不準,怎麼可能有什麼好對策?

  

  這個時候,鍾南山站了出來。 他公開表達了自己的意見:這根本不是什麼支原體感染,而是一種罕見的新型病毒。 這種病毒,傳染性極強。 然而,就在他發聲不久,就收到了有關部門的指示:少說話。

  

  根據上面的指示,這次就是衣原體造成的,而不是病毒,疫情一定會很快得到控制。 這是有關部門所規定的宣傳口徑。 鍾南山陷入了兩難之境。 一方面,他相信自己的判斷,如果不說出來,可能會多死很多人;

  

  ▲當年「非典」肆虐的時候,畢業生戴口罩拍畢業照另一方面,他的聲音顯得如此「不和諧」,已經引起了有關部門的不滿。 何去何從? 鍾南山思忖良久,去了一個地方。

  

  他去了父親的墳前。 他的父親是鍾世藩,我國著名的兒科專家,曾是留美醫學博士,在醫學界地位很高。 鍾南山很敬慕自己的父親:「我父親是兒科專家,他一生講話很少,但每講一句話,一定要有依據」。

  

  ▲ 鍾南山父親鍾世藩1960年,24歲的鐘南山畢業於北京醫學院,也就是後來的北京大學醫學部。 從此,他繼承父親的衣缽,成為了一名杏林高手。 1985年,鍾南山被任命為中央領導保健醫生。 1996年,他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他是如此地優秀,完全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 然而,在2003年的春天,已經年過花甲的鐘南山,卻滿懷困惑地站在了父親墳前。 該不該說真話?

  

  他不是個天真的人,自然曉得這裡面的利害得失。 相關部門不讓他說話,未必是出於惡意。 一旦真相公布,可能會引起公眾恐慌,對社會造成巨大壓力。 可是如果他不站出來,摸不清狀況的人們意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疫情豈不是控制不住? 那一天,他在父親墳前站了很久很久。 思考的結果,我們已經知道了。

  

  2003年4月10日,在中外記者雲集的新聞發布會上,記者們七嘴八舌。 其中最核心的問題就是:「疫情是否得到了控制?」 旁邊的人不斷給鍾南山使眼色,可是鍾南山鏗鏘有力的聲音還是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什麼已經控制,根本沒有控制!」 「現在怎麼治療沒有好辦法,特別是還不知道病原!」 記者們議論紛紛,旁邊的工作人員神色難堪。 隨後,鍾南山頂著巨大壓力,堅持自己之前的判斷: 這不是衣原體感染,而是病毒! 他的敢言惹惱了一些人,但鐵一樣的事實卻證明了,他是對的。

  

  那些人拿他沒有辦法。 因為他的品行和做派都無可指摘。 鍾南山有一句名言,「醫院是戰場,作為戰士,我們不衝上去誰上去?」 在抗擊「非典」的過程中,醫護人員們完全像戰士一樣衝鋒在前。 很多醫護人員拋下家庭子女,連續幾個月不回家。

  

  即使中間有機會回去,也不敢進門,只敢遠遠看一眼自己的家人。 鍾南山更是如此。 他告訴自己的同仁:「把重病人都送到我這裡來。」 他鼓勵自己的下屬,「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我們本來就是研究呼吸疾病的,最艱巨的救治任務捨我其誰?」 那些病情最沉重的患者,接連不斷地被送了過來。 即使傳染性極強,稍不留神就可能會感染,鍾南山還是堅持近距離觀察每一個患者。 尤其是患者的口腔。 這是極度危險的,因為傳染的重要途徑就是唾液飛沫。

  

  ▲鍾南山為「非典」病人診療意外終究還是來臨了。 在抗擊「非典」最嚴峻的時刻,鍾南山病了,是肺炎。 整整一周的時間,鍾南山在家裡輸液、吃抗生素。 他沒有聲張,而是自己把自己隔離了起來,輸液吃藥。 一周之後,病情奇迹般地好了起來。 完全康復之後,他再次撲到了抗擊「非典」的戰場上。

  

  在確定「非典」是冠狀病毒引發的之後,鍾南山使用了激素。 這是唯一的辦法。 在鍾南山的堅持之下,奇迹出現了。 病人們的性命幾乎都保住了,只不過留下了一些後遺症。 籠罩在大家心頭上的死亡陰影,終於煙消雲散了。

  

  2003年8月,肆虐了將近一年的「非典」病毒,終於銷聲匿跡。 鍾南山被授予「抗非英雄」稱號。 2004年,他當選為「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中國人常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胡適先生曾經做過一個比喻,「青山就是國家」,就是每個人最大的倚靠。 這當然沒錯,然而國家從來都不是抽象的概念。 自古以來,都是由一個個偉大的人,撐起了一個偉大的國家。 他們的理想,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每逢國家有難,必有英雄挺身而出,許國不復為身謀。 84歲的鐘南山,是德高望重的學者,是名滿天下的院士。 他的人生,早在17年前就已經實現了不朽。 用通俗點的話講,他什麼都不缺,可以安心頤養天年。

  

  ▲鍾南山可是,當國家再次面臨威脅,當百姓再次開始恐慌,他毫不猶豫收拾好了行囊。今天網上有一條被點贊幾十萬的微博:

  年紀小的孩子應該不認識他吧,2003年,「非典」時期,「把重病人都送到我這裡來」的鐘南山。現在2020年,他84歲了,他去了武漢。

  他告訴我們,這個病確實會傳染,能不去武漢就不要去; 他告訴我們,買不到N95口罩,普通口罩也可以阻止飛沫; 他說,有信心不會讓「非典」重演。 所以,不要怕。 我們有這樣的無雙國士,2003年的災難都扛過來了,這次也必能平安度過。 還有無數的醫護人員,冒著生命危險為我們鑄成了生命健康的長城。

  

  我們能安穩地度過一生,是因為他們一直負重前行,為我們爭得了盛世太平。

  鍾南山,和他的同仁們,從來都不畏懼死亡。

  他們畏懼的,是來自後方的冷雨和刀槍。

  鍾南山曾經自嘲,在「非典」時期,醫務工作者捨身忘死,那時候人們稱他們為白衣天使。後來太平了,對醫務工作者的稱呼就成了「白衣老虎」。

  近幾年傷醫案的頻發,想必讓老先生感到心寒。儘管他一直表示,醫患矛盾的責任並不是都在患者身上。可是人非草木,看著自己的同仁被患者舉刀相向,鍾南山的心裡又怎會不感到疼痛與酸澀?他們中間的很多人,年輕有為,擊退了肆虐的病魔,卻死在自己救下的患者手中。當他們衝鋒在前的時候,即使沒有鮮花和掌聲,也應該得到善意和尊重。這可能,是他們對我們唯一的期待。 他們是英雄,不應該流血又流淚。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15: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