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險!蔣介石當年也曾被「定點清除」過

京港台:2020-1-11 03:18| 來源:文匯客戶端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好險!蔣介石當年也曾被「定點清除」過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蔣介石檢閱黃埔軍校學員

  在短短几個月里,蔣介石不僅取得了東征勝利,還平定了楊、劉叛亂,一下子成為廣州政權的大功臣。但在國民政府成立時,他並未居於要位,汪精衛、胡漢民、廖仲愷、譚延闓等人的地位都比他高,甚至在軍事上他仍受許崇智的指揮。鋒芒漸露的蔣介石自然也不甘久居於人下,在政壇軍界頻頻出手,大有「與虎謀皮不如打虎」的咄咄逼人勢頭,終於也惹人「討嫌」了。

  這時蔣介石在廣州日常辦公,仍以黃埔軍校為主,但城內有個軍校辦事處。他常坐著一輛插有一面青天白日小旗子的小汽車在兩地之間來往。

  1925年7月,蔣介石由北教場黃埔軍校入伍生總隊部回城內軍校辦事處去。誰知當他鑽進小汽車后,車子卻發動不起來了。司機折騰一通,急得滿頭大汗還是沒有發動,於是驚慌跳下車,掀開車前蓋檢查故障。蔣介石久等不耐煩了,對隨扈的宓熙說:「我有急事,先坐車回去。」

  蔣介石當即改乘隨從的另一輛小汽車。

  宓熙急忙對排長黃文友說:「你帶領六名衛士,乘插旗的汽車,隨後趕來。」自己帶著三名衛士也跟著他們上這輛沒插旗子的汽車,匆忙向城內開去了。

  從城郊的北校場到城內的黃埔軍校辦事處,途中必經東坡樓。當小汽車駛經東坡樓時,宓熙不經意地向窗外望了一眼,發現路邊站著許多荷槍實彈的粵軍士兵,似乎準備搞什麼活動,但並沒特別在意。因為東坡樓附近駐有粵軍兩個連,經常出來進去的搞訓練。

  警衛排長黃友文目送蔣介石和宓熙等人乘車離開后,帶著剩下的六名衛士圍過來,看著司機修車。其實,只是發動機出了一點小故障。司機因為過於緊張,一開始未能檢查出來。蔣介石等人走後沒幾分鐘,他就說:「故障已排除了。走吧!」

  「上車!」黃友文喊道,帶著六名衛士擠進了蔣介石的專車。

  這輛插著青天白日小旗的專車風馳電掣,直向東坡樓方向開來。當汽車行駛到東坡樓轉彎處時,司機減慢了車速。突然間,「噠噠噠……」一串機槍子彈射了過來,汽車前面的擋風玻璃被打得粉碎,汽車司機和坐在前排的一名衛士當即中彈身亡。汽車中彈后,失去了控制,向前沖了十幾米后,一頭撞在路邊的電線桿上,停了下來。

  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把車內的人都打懵了。黃友文參加過東征作戰,有一定的實戰經驗,汽車剛一停下,他就打開車門,一骨碌滾下車,爬到路邊拔槍還擊。此時一陣猛烈的彈雨射來,噼里啪啦,噠噠噠,蔣介石那輛漂亮的黑色轎車霎時被打得百孔千瘡,車內幾名衛士試圖衝下車來,有的剛打開車門就被打倒,有的跳下車沒跑幾步就被密集的子彈射中。六名衛士和司機幾乎一槍未放就全部被打死。黃友文見勢不妙,不敢戀戰,捂著中彈的左臂,瞅准身後的一個小衚衕,連滾帶爬跑了過去。

  幸虧阻擊者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汽車上,沒人注意到黃友文。他在槍口下逃了出去。

  黃友文死裡逃生了。當他渾身血淋淋地出現在宓熙面前時,宓熙被嚇了一大跳:「你咋啦?」

  黃友文已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宓熙邊叫人趕快包紮傷口,邊焦急地連聲問:「發生了什麼事?」

  隔了好大一會兒,黃友文才氣喘吁吁地說:「我們的車子,在東坡樓遇到了伏擊,他們都被打死了。」

  宓熙大為驚訝,問道:「好險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黃友文搖了搖頭,說:「不知道。許多穿軍裝的人向我們開槍,火力很很猛,有步槍,還有機槍。」

  「是什麼人乾的呢?」

  「不知道!」

  宓熙腦中瞬間閃過返回途中在東坡樓見到的那群全副武裝的粵軍士兵。事關重大,他不敢怠慢,安頓好黃友文後,飛跑著去向蔣介石報告。

  聽了宓熙的報告后,蔣介石也十分驚訝,似乎想剋制自己但沒按捺住,隨即大發雷霆,大聲問侍從秘書賀衷寒:「在東坡樓的駐軍是不是第4軍?」

  「不是的!」

  「是哪支部隊?」

  賀衷寒回答說:「是粵軍第1軍楊錦龍部。」

  蔣介石下令:「你馬上打電話,叫第1軍軍長梁鴻楷立刻來見我。」

  這時蔣介石還身兼粵軍參謀長,是梁鴻楷的頂頭上司。4月份在汕頭時,粵軍總司令許崇智曾公開對手下說:「服從許總司令就要服從蔣參謀長,許總司令就是蔣參謀長,蔣參謀長就是許總司令。以後由許崇智名義簽署的命令,下面蓋的是許崇智的圖章或是蔣介石的圖章,一樣有效。」雖然有點亂套,但蔣介石和許崇智的關係可見非同一般。

  梁鴻楷聽說蔣介石召見,不敢怠慢,立即從家中乘車急急趕到了黃埔軍校辦事處。

  他進門后,蔣介石劈頭蓋臉就問道:「梁軍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梁鴻楷滿臉莫名其妙,小心地問道:「參謀長發生了什麼事情?」

  蔣介石於是陰沉著臉,把東坡樓發生的流血事件告訴他,問道:「這到底是誰幹的?」

  梁鴻楷回答說:「俺毫無所知啊!」

  「啪!」蔣介石桌子一拍,隨即用手點著他的頭說,「就是你的部下乾的好事,把我的衛士打死了!這件事,你要負責!你要負責!」

  梁鴻楷還是十分惶惑地說:「此事確實不是俺乾的呀!」

  「不是你乾的,也有嫌疑。是你部下乾的,你有嫌疑,更有責任。」

  梁鴻楷局促不安起來了,十分緊張。蔣介石於是對賀衷寒說:「馬上把胡公冕找來。」

  胡公冕此時為黃埔軍校教導第2團第2營營長。一會兒,賀衷寒把他找來了。蔣介石吩咐道:「胡營長,我命令你帶一個連,與梁軍長一起到東坡樓去,把剛才發生的流血事件調查清楚,一定要查明真相。」

  為了洗刷自己,表明自己同這件事毫無干係,梁鴻楷乖乖地跟著胡公冕前去了東坡樓。

  梁鴻楷一到東坡樓駐軍營地,便怒氣沖沖地揮手下命令:「部隊緊急集合!」

  隨著一陣緊急集合號響起,兩個連的士兵整齊地站在操場上。胡公冕一聲令下,他帶來的這個連馬上把兩個連包圍起來。隨即,兩個連的連長被押到梁鴻楷和胡公冕面前,接受訊問。梁鴻楷吉安著他們就拍桌子,吼道:「剛才是誰派人在東坡樓開槍阻擊一輛轎車的?」

  兩個連長被嚇得渾身發抖,同聲回答說:「報告軍座,這件事是俺們帶著部隊乾的。」

  「混蛋!」梁鴻楷一下子從坐椅上跳了起來,「啪,啪」,甩手搧了兩個連長一人一個耳光,連吼帶罵地訓斥道:「你們真是賊膽包天,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老子崩了你們!」

  梁鴻楷說著就要腰間掏槍,兩個連長嚇得「撲通」一聲,雙雙跪到地上。胡公冕急忙攔阻說:「軍座,不能殺人,得讓他們把話說完。」然後,轉頭對兩個連長說:「你們站起來,老老實實回答問話。」

  兩個連長連忙跑起,立正站在胡公冕面前。胡公冕問道:「是誰命令你們向小汽車開槍的?」

  「下午2點左右,我們接到旅長楊錦龍的電話命令,命令我們在東坡樓阻擊一輛車頭上插著青天白日旗的黑色轎車。」

  「楊旅長特別交代說,一定要把汽車打翻,車裡面的人一個也不留,統統打死。」

  「你們就這麼傻,干啦?」梁鴻楷問道。

  「嗯啦!」一個連長說,「軍令如山。我們接到命令后就集合部隊去東坡樓埋伏,一會兒就看見開過來一輛小汽車,沒插小旗子,就放它過去了。很快又開來一輛黑色小汽車,車頭上插著一面小旗,它拐彎減速時,我就下令開火,一下子就把它打癱了。一共打死了六個穿軍裝的人,還有一個司機。」

  另一個連長補充說:「楊旅長還說,把這輛汽車打翻,把人都打死,就有重賞!」

  「楊旅長還對你們說了些什麼?」胡公冕問道。

  「沒有。」

  「你們知道那輛汽車是誰的嗎?」

  「不知道?」

  面對胡公冕一連串的提問,兩個連長一問三不知。胡公冕見從他們身上再也問不出什麼,便與梁鴻楷簡單交換了一下意見,決定讓自己帶的這個連就地監押兩個連長。然後,兩人回蔣介石所在的黃埔軍校辦事處了。

  當胡公冕向蔣介石報告了調查結果后,蔣介石很是憤怒,但又極力剋制住了,交代梁鴻楷說:「這件事由你負責處理,先將楊金龍扣留查辦,再將他的部隊限四小時內全部撤離廣州市區。駐在東城樓的兩個連長,也扣押查辦。」

  梁鴻楷已是十分緊張,因為此事他有「領導責任」,國民政府一旦追查起來,他吃不了也得兜著走,至少官帽子得摘掉,於是很快就去「執行命令」了。

  他走人後,蔣介石立即對聞訊緊急率部趕來的入伍生總隊長陳復說:「你們暫時不要回去,在我這裡待命,擔任警戒,等待楊金龍旅撤離廣州市區后,再回總隊部。」

  隨後,蔣介石又操起電話通知黨軍第1旅(由黃埔軍校兩個教導團合編而成)旅長何應欽和黃埔軍校教育長鄧演達等人,讓他們集合部隊,待命行動。

  整個黃埔軍校進入了一種不同尋常的緊張狀態。

  當天傍晚時分,梁鴻楷來到黃埔軍校辦事處,向蔣介石報告:「已將旅長楊金龍和東坡樓駐軍兩個連長扣押,所有該旅的部隊,已撤出廣州市區。」

  蔣介石點點頭,也嘉勉了幾句,讓梁鴻楷走了。

  入伍生總隊也撤回北教場總隊部去了。

  當晚,蔣介石在宓熙和衛隊的護送下由軍校辦事處回到黃埔校本部。這一突如其來的事件,就這樣結束。

  蔣介石為什麼沒有嚴查?因為旅長楊金龍是老鼠拉楔子,後面還有大頭,羽毛尚未豐滿的蔣介石只是殺一儆百,還不敢對他背後的大頭動手。

  自從東坡樓事件后,宓熙加強了對蔣介石的保衛工作,除了每天親自護送蔣介石上下班外,還在住處周圍安排了許多便衣衛士。王世和等人也比以往加強了內衛工作。蔣介石也接受了宓熙、王世和的建議,出於安全方面的考慮,不再過分地講究排場,取消了插在專車前面的青天白日小旗,而且蔣介石的坐車與警衛車幾乎一模一樣。每次外出,兩輛車或前或后,排序總不一樣,沒有一定的規律。

  ——摘自《蔣介石的鐵血衛隊》,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05: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