廳官被情人做局 落馬後稱死都不想再提她(組圖)

京港台:2019-12-16 06:54| 來源:上游新聞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廳官被情人做局 落馬後稱死都不想再提她(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原標題:涉案七千萬元廳官陳肖坪局中局:兩個女人的戰爭)

  延伸 · 核心提示

  1.陝西省扶貧辦原副主任陳肖坪涉嫌貪污、受賄,涉案金額近7000萬元,它曾三次登上中紀委官網,更被陝西省列為反腐案重點對象。

  2.他的情人王某女子早就聽說,陳肖坪是一個領導,她自稱自己"舅舅"是國家某部委的首長,權力大,在北京留給她一套四合院,如果陳肖坪想進步,舅舅一定可以提供幫助,其實她就是一名微商。

  3.陳肖坪一直想尋求"靠山",遇見了王某后他看到了愛情、仕途、金錢以及更多希望,不久后,王某成了陳肖坪的情人。

  4.被查后,陳肖坪曾在妻子面前跪哭,「我太貪了,我太貪了……」歸案后,再次談及那個曾經給過他愛情和希望的王某,陳肖坪說:「到我死,我都不想再提起這個事和這個女人……」

  等了兩年,距離陝西千里之外的大連郭女士等來了陳肖坪案開庭的消息。

  庭審照片中的陝西省扶貧開發辦公室原副主任陳肖坪站在被告席,低頭、閉眼,花白的頭髮顯得醒目。

  郭女士說,陳肖坪看上去老了很多。

  在她看來,曾經頻繁出現在各類會議、活動及媒體報道中的陳肖坪,是陝西咸陽的風雲人物。52歲的他擁有一頭烏黑的頭髮,看上去很年輕。

  現實中,郭女士未曾見過陳肖坪。但從去年起,她通過各種渠道開始實名舉報陳肖坪。

  一切的恩怨來自郭女士的獨子小童。由於知道了陳肖坪的一段隱私,原本與他關係密切的小童,成為了一起敲詐勒索案的主犯,並獲刑。

  「我們就是個小老百姓,本來不想這樣,真不想這樣的。」反覆對上游新聞記者說這話時,郭女士喘著粗氣狠狠地強調,「是他們一步步把我們逼成這樣的……」

  拿著核心證據——小童所記載陳肖坪和情人王某一筆筆資金的賬本,郭女士開啟了救子之路,也開啟了副廳級領導幹部陳肖坪的貪腐倒台之路。

  

  ▲落馬官員陳肖坪的情人王某接受媒體採訪,暢談網際網路經濟。圖片來自網路

  做局

  郭女士清晰地記得,獨子小童在2017年10月失蹤。

  那時,郭女士已經查出尿毒症和高血壓等疾病。因身體不好,兒子每天的來電詢問成了她唯一的安慰。

  郭女士一家住在大連。2017年初,僅有初中學歷的小童離家前往北京學習表演。

  說是學表演,1989年出生的小童多數時間是干著群演的活,收入不高,且極不穩定。不了解演藝事業的郭女士常勸兒子,「剛出道,慢慢來……」

  直到有一天,小童興奮地告訴母親,找到了一份穩定工作,收入也不錯。

  上游新聞記者獲悉,這份工作,小童每月有2萬元的生活費,另有一張信用卡供他支配,用於工作開銷。

  按照小童的描述,郭女士知道,兒子的工作十分瑣碎:幫人拍廣告、開車、招待外地客戶、安排就餐、住宿等事務。

  郭女士得知,小童做群演時認識了同行老郭。老郭年長小童很多,表演經驗豐富。老郭一直幫一名姓王的女子做事,老郭介紹小童認識了王某,王某就成了小童的老闆。

  有跡可查的資料顯示,王某生於1982年,陝西人,其控股或參股4家公司,多與美妝有關。據知情者透露,王某其實就是一名微商。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王某活躍在網路與現實之間。她曾以女企業家的身份出席各類經管類論壇、活動,精緻布展的會場內,耀眼的燈光下,王某穿著高貴且頗具氣質地出現在鏡頭中。

  在這些場合,王某暢談著網際網路的發展、未來經濟走向、獻計中小企業改革及年輕人創業,她不斷用自己或他人的故事激勵著追隨者。在陝西咸陽,有家以王某名字發起的小型商學院搞活動時常引來志同道合者。

  小童說,王某待他不錯,多數時間,他叫王某為「姐」。

  在郭女士看來,這份工作讓兒子接觸到了另一個世界——高管、老總、領導。兒子講著新鮮事,母親默默聆聽別人不一樣的人生。

  郭女士不斷勉勵小童:「好好乾,掙了錢,養媽媽。」

  在小童講述的眾多人物中,陳肖坪這個名字反覆出現。郭女士得知,此人是陝西的一位領導,至於官多大,兒子也說不清。但這人手裡有權,幾乎每周都要往返於陝西、北京之間。來京除了為見王某,還多次去拜會王某的「舅舅」。

  數據顯示,從2016年至2018年12月落馬,陳肖坪先後往返於北京、陝西之間達64次。

  在北京,每次接機、訂製酒席多是小童在安排。多次作陪中,小童從王某與陳肖坪的交談、行為舉止中得知,這兩個相差15歲的人是情人關係,且各自都有家庭。

  王某告訴陳肖坪,自己的「舅舅」是國家某部委的首長,從事著隱蔽且重要的工作,權力大,因為涉密,工作內容少打聽。但「舅舅」對她很關心,「舅舅」在北京留給她一套四合院,如果陳肖坪想進步,「舅舅」一定可以提供幫助。

  2016年11月,陳肖坪從咸陽市秦都區委書記升任副廳級的陝西省扶貧辦副主任后,王某說,這都是「舅舅」的一手「運作」。據知情人士透露,陳肖坪對此深信不疑。

  每次去拜見「舅舅」,小童都能聽出,陳肖坪巴結的味道。

  通常,陳肖坪、王某、「舅舅」在一起時,小童都會站在一旁端茶倒水。陳肖坪與「舅舅」相談甚歡。

  小童心裡清楚,王某的「舅舅」其實就是自己的群演同行老郭。那套位於北京東城區報房衚衕37號四合院,則是以小童的名義、王某出資,每月3萬元租來的。

  這個真相小童不能說,也不敢說。充當好「舅舅」的警衛員,是王某給他安排好的工作,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在小童看來,陳肖坪已「鬼迷心竅」。他也分不清,陳肖坪究竟是真傻,還是另有玄機。

  

  ▲陝西省扶貧辦原副主任陳肖坪。圖片來自網路

  情局

  陳肖坪的一個「鐵哥們」記得,陳和他聊得最多的是如何陞官。陳肖坪任咸陽市秦都區區長時,就當著他的面,拿出三枚硬幣,測算自己何時能當晉陞區委書記。

  「鐵哥們」說,在興平任職時,陳肖坪認識一個算命的人,在咸陽也有一個。有一次深夜,陳肖坪拉著他開車跑到三四十公裡外的禮泉縣找人算命。

  在懺悔書中,陳肖坪提到了要「光宗耀祖」,「當更大的官,有更多的錢……」

  陳肖坪曾寫道:區長幹了不到兩年,就當了書記,書記幹了4年,和他人相比,時間也不算太長,還是感覺進步慢了。

  陳肖坪從未放棄尋求「靠山」的想法。

  在迷茫中,他遇見了王某。似乎在王某身上,他看到了愛情、仕途、金錢以及更多希望。

  回憶相遇那夜,二人終身難忘。

  2015年的聖誕之夜,下班回家的陳肖坪在小區門口遇見了加班晚歸的女鄰居王某。

  王某早就聽說,陳是秦都區的一個領導。

  那夜,二人加了微信。不久后,王某成了陳肖坪的情人。

  陳肖坪自認能力突出,但升遷太慢,鬱郁不得志。陳向王傾訴,王為陳寬心。王的企業運轉、人員管理、績效考核等時常得到陳的指點。二人你來我往,情深意切。雖然彼此知曉各有家庭。

  有視頻顯示,在歌廳,眾人陪伴下,陳將王摟入懷中,二人共歌。

  但在小童一家看來,陳看重的是王某有個好「舅舅」。

  王某告訴陳肖坪,自己有辦法加入一個「億元俱樂部」,可投資高層,陳肖坪深信不疑。

  起訴書顯示,從2016年至2018年,陳肖坪用所控的各類銀行卡將大量資金源源不斷匯入王某掌控的銀行賬戶。

  據統計,陳肖坪的貪污、受賄所得中,有1362萬元用於購買9幅畫作,有300萬元用於還賬,其餘4780.5萬元借給了王某。

  案發後,王某說雖然經商多年,但外債不少。陳的錢匯去后,她將部分款用於投資,部分用於還債。

  無法事事親為的王某,有時將具體操作讓小童去完成。一筆筆資金往來,一個個神秘賬戶,小童都默默記在了一個本子里。

  時間久了,這些資金往來數額震撼了小童,再聯想之前,自己也曾扮演過「舅舅」的「警衛員」,想想這些,小童有些害怕。

  小童的母親郭女士說,兒子曾告訴她,王某和陳肖坪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遲早有天要出事。小童擔心,萬一有天真出事,自己也會被牽連。於是,有了離開的想法。

  

  ▲2018年8月,郭女士通過網路實名舉報陳肖坪。圖片/網路截圖

  錢局

  2017年10月2日,小童與老闆王某的矛盾徹底爆發。

  小童的判決書依稀還原了事情經過。

  2017年10月2日夜,小童被趕出了以他名義所租的四合院。

  身在異鄉的小童無處發泄內心的不滿,將遭遇告訴給了一個連真實姓名都不知道的朋友小陳。

  小陳是個擁有大專學歷的內蒙古人。曾經在家務農,之後與小童一樣進京做了「北漂」一族。

  1996年出生小陳知道,王某已經停了小童常使用的那張信用卡,無處安身的小童還要四處找房,沒錢讓小童有點難受。

  為了能繼續留在北京,被趕出來的第二天,小童在北京市朝陽區新東路找到一處房屋。租房合同約定,每月房租1.6萬元,押一付三,合約期為3年。

  原本小童要支付給房東20.8萬元的租金,但他沒那麼多錢,10月3日,他通過銀行卡轉賬支付給房東6.4萬元。

  小童看著身上的錢所剩無幾,就想到了王某。

  庭審時,小童告訴審判長,他用微信告訴王某,自己要租房,希望王某給他20萬。但多次溝通,王某就是不給,還說小童威脅她,小童變得有些憤怒。

  「既然你說我威脅你,那你就給我一個漂亮的數字……」一條信息發送至王某的手機。報復的念頭也開始升起。

  於是,小童和朋友小陳開始商量如何向王某要錢。

  王某與陳肖坪的婚外情是小陳知道的把柄。但小童知道的更多,那時,王某已經懷孕,她並不想讓人知道此事。

  最終,在小童和小陳的商議下,10月3日晚,小童開始給王某發送信息。

  「做生意我不如你,玩死人,你看看!」

  「500W少一分,你的一切,明天立刻消失……」

  「我就問你姐,這錢你打不打算給?給就儘快解決!不給,你去姐夫那知道答案去,我沒心思跟你在這廢話!」

  「你也會毀了哥的一切,我不會罷休的。」

  「哥是公眾人物……」

  除了婚外情,小童還對王某謊稱,自己偷拍了王某懷孕體檢的病例,還說在四合院內,安裝了監控,如果不給錢,一切都會被公布。

  聽到這些,王某有些慌,她撕毀了懷孕體檢病例的原件,始終沒找到監控視頻。

  在此期間,小陳不斷幫小童出主意,教他如何向王某要錢。

  小陳說,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自己也缺錢,想從這件事上占點兒小便宜。他告訴小童,如果拿到錢,給他2萬元,小童也沒給他準確答覆。

  王某答應,10月10日前,將300萬元打給小童,「小童,我怕你了,我妥協,三百萬就三百萬,但是我沒有立刻給你的能力,還是那句話,等財務上班馬上就湊,如果你急用,我可以先付一部分給你,怎麼樣?」

  「你說你在我的小院偷裝了攝像頭,手裡有我的隱私視頻,這個東西你得給我……」

  收到簡訊后,小童將自己的銀行賬戶發送至王某的手機。

  2017年10月8日,小童再次向王某催要,王某給小童轉賬50萬元,當晚7時許,小童將14.4萬元轉給了房東。沒過多久,警察就沖了進來。

  第二天,小陳也被抓了。

  2018年6月6日,因涉嫌敲詐勒索,小童和小陳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救局

  時至今日,小童的母親郭女士仍認為,兒子獲刑經過就像一個陰謀,「錢剛打過來,警察就來了,你說怪不怪?」

  郭女士記得,沒了兒子音訊那段時間,她在家待不住。抵達北京火車站那天,風很大,先期抵達的丈夫站在車站外等她。二人相見時,丈夫已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兒子被抓了!說是詐騙。」當真相從丈夫口中說出,郭女士才確認,兒子確實出事了。

  郭女士說,此前,對於兒子的突然失蹤,她有很多猜想:被綁架了?打架被抓了?被人殺了?

  來京前,她曾撥通過一次王某的電話,「她說,他(小童)在開會。」面對郭女士詢問,王某給了一個簡單的回答后掛斷了電話,此後,王某的電話再也無法接通。

  郭女士試圖用簡訊、電話、寫信等方式不斷與王某聯繫,祈求王某放過小童。但一切消息發出,如石沉大海,毫無音訊。

  郭女士諮詢了律師,律師告訴她,敲詐勒索罪要根據嫌疑人作案程度獲罪,按照涉案金額劃分為,數額較大、巨大、特別巨大三類。50萬元屬於量刑屬「特別巨大」的最高起點,通常量刑會在十年以上。

  聽到這些,郭女士更加堅信,這一切的背後,王某定有「高人」指點。

  從沒打過官司郭女士除了不斷祈求王某的原諒,別的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眼見自己即將獲罪,小童也放棄了幻想。他託人告訴郭女士,在家中書櫃的一角,存放著一個本子,上面記錄了王某的一切,他求母親一定要幫他。

  回到家,郭女士找到了本子,上面的名字、銀行賬戶及一連串的數字讓她不能理解其中的含義,但她堅信這個本子能救兒子,「因為兒子不會騙媽媽的……」

  拿著本子后,郭女士從2018年初春起,就開始實名舉報從沒見過的陳肖坪和王某違法亂紀,舉報內容主要包括:那個「舅舅」、錢、婚外情以及權錢交易……

  幾個月過去,自稱一輩子沒得罪過人的郭女士根本不了解舉報的程序,一些並不負責受理舉報的機構她也去過,奔波的結果是沒有任何回復。

  此時,已有人以王某的朋友、律師的名義開始聯繫郭女士,從要求小童認罪,到可以寫諒解書,前提是交出本子,一切都可以商量。

  郭女士的訴求只有一個:放了兒子。

  很明顯,雙方的訴求無法得到滿足。

  郭女士說,從那時起,她開始接到各種騷擾電話。來電人態度時硬時軟,無處發泄憤怒的她比那些人的態度更硬。

  「我都病成這樣了,他們能把我咋的,我就是要救我兒子……」郭女士一直在為自己鼓勁,即使有人用「錢」和「權」的利弊為她分析,勸她別跟「權」和「錢」斗。但郭女士不為所動,她的邏輯很簡單,之所以有這麼多人來騷擾她,說明本子里的內容有用,本子的內容讓他們害怕。

  郭女士坦言,當時自己和丈夫內心也很恐懼。每天出門,老兩口都要四處看看是否有陌生的身影。她將那個本子複印了很多份,除了舉報時用於呈交給有關部門,她也做了各種準備。

  之後,在一個同樣去舉報的人口中,郭女士獲得了提醒,「為什麼不把這些材料發到網上……」

  2018年8月,不會「拽詞」的郭女士用「大白話」將舉報內容發送至網路,這封實名舉報信在各大論壇出現。

  隨後,郭女士陸續接到各類求證電話,直到有一天,一個女士打來電話,對郭女士說,「這個案子我們受理了……」

  從此,陳肖坪的生活被徹底打破。

  

  ▲陳肖坪的情人王某曾以小童的名義租北京東城區報房衚衕37號,這是報房衚衕的街景。圖片/百度地圖

  歸局

  被紀委監委留置前,陳肖坪曾在妻子面前跪哭,「我太貪了,我太貪了……」

  但陳肖坪並未放棄幻想。

  陳肖坪和情人王某開始商議對策,並達成統一口徑。

  他讓王某堅稱,那些財物均是王某的,並在2018年8月中旬將家中的象牙、黃金、名人字畫等物從陝西運往北京。

  2018年11月,王某被警方採取監視措施后,陳肖坪再次安排他人,將物品轉移。

  陳肖坪承認,自己這些行為是「企圖對抗組織調查」,一次又一次失去了自我救贖的機會。

  歸案后,再次談及那個曾經給過他愛情和希望的王某,陳肖坪說,他實在不屑於說這個女人,永遠都不想提起這個女人,「到我死,我都不想再提起這個事……」

  歸案后,陳肖坪在懺悔書上寫道:「私慾膨脹,一個貪字害了我。」

  今年10月23日,寶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陝西省扶貧開發辦公室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陳肖坪貪污、受賄一案,從擔任咸陽市秦都區長,區委書記,到獲得陝西省2016年度優秀區縣委書記榮譽,再到副廳級領導幹部,8年間,陳肖坪用貪腐毀了自己的一切。

  公訴機關指控,陳肖坪以騙取等手段非法佔有公共財物,通過索取,收受他人財物等方式斂財,涉案金額近7000萬元。

  此後,陳肖坪因涉嫌貪污,受賄,三次登上中紀委官網,更被陝西省列為反腐案,「以案促改」的重點對象。

  陳肖坪曾經的情人王某,在庭審中表示,自願以被查封房產退賠贓款。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王某雖未獲刑,但各類民間借貸的官司紛至沓來,多人將她訴至法院討要借款。

  今年3月18日,小童因犯敲詐勒索罪一審宣判,因其自願認罪,又系初犯,且有立功情節,法院依法予以減輕處罰,小童被判有期徒刑5年,罰金2萬元。

  郭女士曾去監獄看過兒子。

  隔著一層玻璃板,小童寬慰母親,自己現在很好,會努力改造,讓母親等他,並答應母親:出來后好好做人、努力掙錢,養媽媽。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8 22: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