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見過的處在性侵邊緣的男老師

京港台:2019-12-11 22:17| 來源:比耶男孩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那些年,我見過的處在性侵邊緣的男老師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高校教授性騷擾」又曝光了新案例。

  12月6日晚,一篇題為《曝光!上海財大會計學院已婚知名教授錢F勝在校園裡公然將女學生鎖進車內性騷擾》的文章被大量轉發,迅速在網路上流傳開來。在那一篇文章里,化名為小文的當事人稱,她被上海財經大學(以下簡稱上財)會計學院擔任《財務會計前置課程》授課教師的副教授錢逢勝鎖在他的車內,進行了性騷擾。

  文章發布當晚21時左右,上財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條回應:我校已注意到網路平台上出現有關我校教師錢某的師德師風問題信息,校方對此高度重視,立即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工作。

  到了昨天晚上,上財正式發布了處理結果,涉事老師被開除,並吊銷教師資格。

  上海財經大學的處理通報

  這大概是高校類似事件中最快的一次處理了。

  在此之前,通過社交媒體曝光的「高校教師性騷擾(侵)」事件已有不少,但事實上,除了那些真正實施了性侵害的男教授,還有一些遊走在性侵邊緣的男老師沒有被看見。但他們卻真實地存在著。

  今天早上,一個剛走出校園的女生對我們講述了她的經歷,以下是她的口述。

  1

  我讀的大學是位於一個中部城市裡的重點一本,典型的理工科學校,男多女少,除了個別專業——比如我學的文科專業,整個學院的學生數量不算多,學生主體是女生,漂亮的妹子也不少。

  上公共課的時候,學院兩三個班湊起一堂課的聽眾,站在講台上放眼望去,男生格外顯眼,他們一般都扎堆坐,要不然就會陷入被女生「包圍」的境地。公共課教室里的前兩排都被默認是學霸專座,當然,鑒於本學院學生人數實在不多,一般公共課的前兩排是坐不滿的,只有幾個學霸蕭瑟又堅定的背影。

  有一些公共課的課堂是例外,比如一些比較受歡迎的公共課(少數情況),還有一些老師要求往前排坐、不允許空出前排座位的公共課(多數情況)。

  那個在我畢業以後被處理的男教授,大概率上應該屬於第二種情況。畢竟他上的是政治課,有幾個人喜歡上政治課啊!

  我對那位教政治的老師沒有太多印象。他的課我不怎麼聽,去上課主要是為了出勤率,他放課件的時候我一般都是在下面寫專業課作業或者是看書。因為我是文科生,他上課講的那些內容我高中很多都背過,實在是不想聽,考試前翻翻書刷刷題就行了,肯定能過。

  正因為這樣的原因,我一點兒也不擔心自己這門課會掛科,沒有加那位老師的微信——我沒什麼問題需要向他課下請教,也不擔心需要因為掛科向他求情。這一無意間的行為,恰恰就把被騷擾的可能遏制在了起點上。

  2

  後來在網上公布的學校處理通報和媒體報道里,我才看到了那個男老師是如何通過微信,一步步達成騷擾女同學的目的。

  首先,他會在這門課的PPT課件里,留下他的微信和電話,理由是方便學生和他進行課下交流、有不懂的可以及時請教。加了微信以後,這位「負責」的男老師會先問一下網線那邊的同學是男是女,如果是女生,他會追問有沒有男朋友,並讓你發張自己的照片,之後就開始沒完沒了地深夜私聊,單獨約吃飯、看電影、去KTV。

  他很清楚自己的這些行為是錯的,也怕被發現,所以他用一個尚方寶劍來「保護」自己所有的騷擾行為,就是那個叩問學生靈魂的問題:你想掛科嗎?

  沒有哪個學生想要掛科,即便是「學渣」,也想一次性通過考試,況且是這門有3個學分的必修課。學霸想拿高分,提高加權分;學渣想順利飄過,保證畢業。

  於是他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威脅了一屆又一屆的女性同學,直到後來那一次「翻車」——一個學院的近百名學生(絕大部分是女生)聯名寫了一封舉報信,出於一些考慮,她們沒有把這封舉報信發在社交媒體上,而是送到了學校紀委。這位男老師終於被從授課崗位上撤換,遠離了學妹們的校園生活。

  他被舉報的時候我已經畢業了,而且那些舉報他的學妹跟我不是一個學院的,所以那些具體的騷擾細節我也沒聽說過。但回想我身邊的同學所經歷過的那些細節,他的騷擾行為是可以被提前察覺並進行防範的。

  那個「教政治」的男老師有我身邊同學的微信。他加了微信以後,特意去翻她那些很久以前的朋友圈,還點了贊。政治課考試結束以後,同學發了一條朋友圈,大概意思就是做夢夢見政治課考試掛科了,他在下面留言說:沒準是真的。

  平時在課堂上,那個男老師也不止一次提到過自己是單身,說他「想找女朋友」。

  如果這個男老師沒有被公開處理或者被曝光,我可能會覺得他的那些行為有不妥,但應該不會把這些「不妥」定義為「性騷擾」,而且對於這種「不妥」的感知,我認為是因人而異的。

  如果是我本人,會覺得這個老師有些「過界」。因為一般加我們微信的老師都很少會在我們的朋友圈發表評論,考慮到朋友圈有老師,我們也會選擇性地發朋友圈,有時候會設置一下分組可見,但不能完全屏蔽——那太刻意了,容易得罪老師。但「過界」是根據我的個人感受來定義的,有些人確實會覺得,「那沒什麼,你想太多了。」

  大多數學生在最初是不會用「性騷擾」這麼嚴重的詞去指控一個老師的。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或者處理結果,這種事情只可能成為學校里流傳的八卦,而且一旦公開當事人,女生會比老師承受更多壓力。

  因為大多數人會覺得這不會是真的,還有一些「蕩婦羞辱」的觀點,反而讓當事人的處境更艱難。

  3

  還有一個中學時的男老師的行為,現在回想起來,沒有那麼隱蔽,但卻十分容易被忽略。

  我是90后,從小學到大學,學校里都有計算機的課程安排,中學時的那門課叫「微機」。那個男老師就是我們那個微機老師,留著「地中海」髮型——比現在很多程序員還要誇張,是真的在太陽下面能反光的那種,所以我對那個男老師印象很深刻。

  他每次上課的時候,都特別喜歡對女生「勾肩搭背」。有話不能好好說,非要把手撐在女同學的桌子上,半個身體貼近,說話的時候臉離人特別近。如果有女同學問到了關於「微機操作」的問題,他更是會得寸進尺地用另一隻沒有撐桌子的手操作滑鼠——這樣女同學就被他用兩隻胳膊圈在懷裡了。

  那時候社交媒體還沒有這麼發達,微博微信都沒有,沒有太多渠道去了解「性騷擾」這種事情,他就是欺負學生年紀小,社會見識少。

  況且在家裡,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性教育」都處於缺位狀態:沒人告訴我們該怎樣和異性相處,更沒人會特地強調,作為女學生,應該怎麼和男老師相處。

  家長信任學校、老師,而我們作為學生,對老師和學校有信任,也有敬畏,這是不可避免的。

  4

  畢業后,我後來聽說,大學里那位「教政治」的男老師經學生實名舉報后,因為「嚴重違反師德師風要求、生活紀律和職業道德」,被學校處以「留黨察看」和「降低崗位等級」的處分。

  至於那位「地中海」髮型的老師,自從畢業以後,我就沒有再聽說過他的消息,不知道是不是還在教「微機」。

  教師這個職業有著天然的崇高感和榮譽感,無論是家長還是學生,都對於老師有著比其他職業更多的尊重和信任。但也正是由於這樣的原因,那些實施「性騷擾」和「性侵」的男老師能夠更從容地隱藏在教師隊伍里,利用教師與學生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來進行利益交換和侵害。

  從這一次上財的事件可以看出,公眾和輿論對於這樣果斷、迅速的處理方式和結果是肯定的,甚至是讚美的。但其實近年來的很多案例,如果它們沒有被曝光在網路,沒有獲得關注,當事人能否順利討回公道?這些事件會不會就那樣悄無聲息的沒了後續,最後石沉大海。

  作為女生,我覺得更應該要考慮的是,為什麼這些校園裡的「性騷擾」和「性侵害」可以如此隱秘、順利、長時間的發生、存在?是不是因為我們在當時沒有明確地說不,造成了他們的肆無忌憚和為所欲為。

  我不希望有任何的「陷害」發生,但必須要說,希望所有在學校里的妹子們都提高警惕。許多事實都證明了一件事,學術水平、專業水平都和耍流氓沒關係,所有的職業考試都只能過濾「學渣」,但不能過濾「人渣」。

  你的「不適」和「敏感」,都是絕對必要的。你的「拒絕」和「求助」,也是絕對必要的。

  杜絕校園性騷擾,人人有責。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7 01: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