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遭禁賽4年 普京忙著打外交「組合拳」(圖)

京港台:2019-12-11 00:36| 來源:參考消息 | 我來說幾句

俄羅斯遭禁賽4年 普京忙著打外交「組合拳」(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又一次,普京面臨嚴峻考驗。

  12月9日,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投票通過了多項對俄制裁決定,其中很重要的一項是,在奧運會和世界錦標賽等重大國際體育賽事上對俄禁賽四年。

  該決定旋即引發俄方激烈反應:俄羅斯總統普京直指WADA此舉違反《奧林匹克憲章》,考慮的是與體育和奧林匹克運動無關的政治因素;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此前也表示,這是西方 國家「試圖孤立俄羅斯的又一次嘗試」。

  令人意外的是,當外界將目光聚焦于禁賽一事時,俄外長拉夫羅夫已經來到了華盛頓。

  緊要關頭,普京打出了一套「外交組合拳」。

  普京在巴黎舉行「里程碑式的會談」

  當WADA投票決定製裁俄羅斯時,普京正身處法國巴黎。

  12月9日,「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在巴黎舉行,法國、俄羅斯、德國、烏克蘭四國領導人參加會議,旨在為烏克蘭東部衝突商討解決辦法。

  

  ▲12月9日,在法國巴黎,(從左到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法國總統馬克龍、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出席「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 (新華社)

  「諾曼底模式」誕生於2014年6月,當時俄、法、德、烏四國領導人借紀念諾曼底登陸70周年的機會,在諾曼底開會商討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衝突停火事宜,由此開創了這一機制。

  正是在該機制安排下,各方於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先後兩次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簽署了包括停火協議在內的議定書(明斯克協議)。

  但由於烏東衝突雙方缺乏互信,協議未能有效執行。自2016年以來,「諾曼底模式」下的四國峰會也已經3年多沒再舉行。

  事情在今年發生了轉機:烏克蘭新任總統澤連斯基上台後,與普京多次互動,兩人在7月、8月、9月和11月頻繁通電話;9月,俄羅斯與烏克蘭交換了一批被扣押人員;11月,俄羅斯向烏克蘭移交了3艘在2018年11月扣押的烏海軍艦艇。

  

  ▲資料圖片:9月7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右一)在基輔鮑里斯波爾國際機場歡迎被釋放的扣押人員。(新華社)

  在俄烏互釋善意之際,法國和德國也看準時機,大力推動重啟「諾曼底模式」峰會。到了12月,四國領導人終於齊聚巴黎——這也是普京和澤連斯基首次面對面會談。

  這場來之不易的會談受到媒體高度關注,英國廣播公司(BBC)將此稱為「里程碑式的會談」。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12月10日援引烏克蘭總統新聞秘書的話說,巴黎談判進展「異常順利」。

  澤連斯基則在峰會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原本計劃的會談時間為20分鐘,實際上卻持續了約1小時。

  雖然澤連斯基自我評價與普京打成了「平局」,但他也強調,普京非常仔細,「與他談判非常困難」。

  這一點,從俄新社12月10日的報道中便可見端倪:普京稱「諾曼底模式」峰會的工作「非常有益」,對參與會談的領導人表示感謝,但他同時指出,會後的總結性公報強調了無條件執行明斯克協議的「別無選擇性」。

  普京明確否決了重簽明斯克協議的可能性:「否則我們將失去一切,從而造成我們什麼也無法完成的情況。」

  微妙時刻,拉夫羅夫突然訪美

  與早有預熱的「諾曼底模式」峰會相比,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訪美的消息來得有些「突然」。

  據法新社12月9日報道,白宮宣布,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12月10日)將在華盛頓歡迎來訪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報道稱,在與拉夫羅夫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會談中,特朗普將和他們「討論雙邊關係的現狀」。

  美俄關係現狀如何呢?用路透社的話說,美俄關係已經跌至冷戰結束后「最低點」。

  多家外媒在報道拉夫羅夫此訪時不約而同地強調,自從2017年5月那次訪問后,拉夫羅夫就再沒有正式到訪過華盛頓。

  那場會談后,特朗普被指控向俄羅斯泄露機密情報。

  

  ▲資料圖片:2017年5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在華盛頓白宮會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新華社/法新社)

  特朗普上台以來,就一直深陷「通俄門」漩渦, 美俄關係也多有波折,但普京卻多次表態希望恢復兩國關係。

  今年5月14日,普京在索契會見蓬佩奧時表達了與華盛頓恢復全面關係的願望;在6月底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上,普京又在與特朗普舉行的會談中表示,俄羅斯將竭盡全力改善美俄關係。

  「如何與莫斯科建立關係要由華盛頓來決定。」 普京當時說。

  美國《新聞周刊》網站12月8日報道稱,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奧布萊恩表示,特朗普政府只是想就俄羅斯總統普京今年早些時候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一事「還個人情」。

  

  ▲資料圖片:2019年5月14日,在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來訪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握手。 (新華社/美聯社)

  但事情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俄羅斯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許濤指出,美俄關係現在「很微妙」。

  許濤認為,特朗普當前在內政上遇到了一些問題,涉及「通烏門」,而「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剛剛舉行,美國政府此時與俄方進行溝通,至少可以展現出解決問題的姿態,有助於特朗普應對「通烏門」危機。

  「普京在巴黎改善俄烏關係,與拉夫羅夫訪美應該是有關聯的,有助於緩解美俄各自面臨的困境,雙方領導人對此有一定默契。」 許濤說。

  「俄羅斯經常採用一些戰術性的動作來取得戰略性效果」

  「西方往往低估了俄羅斯的驕傲和韌性。」

  在今年10月刊發的一篇文章中,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新聞》日報網站說道。

  文章稱,在美國外交政策似乎正在放棄它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參與建立的多邊架構的背景下,俄羅斯外交官卻能夠穩步前進,這一切與普京「強大而有遠見」的領導密不可分,而輔佐普京的拉夫羅夫則被稱為「世界上最能幹的外交官之一」。

  這對組合的存在,讓《阿拉伯新聞》不禁感嘆:「不管人們在俄羅斯問題上持什麼樣的立場,低估其決心、外交技巧和全球影響力都將不明智。

  

  ▲資料圖片:普京和拉夫羅夫(新華社/路透社)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告訴 小銳俄羅斯外交的一個突出特點是主動性很強,碰到問題往往不迴避而是主動開展外交活動,時機也掌握得比較好,通過外交手段管控危機的能力很強。

  同時,「手裡拿著劍去談判」也是俄羅斯外交一個鮮明特點——以強大的軍事實力為後盾,俄羅斯的外交主動性得到增強。

  崔洪建指出,在與烏克蘭、美國和歐盟國家等的交往中,俄羅斯往往通過對某個具體議題做出調整,迅速獲得先機。

  「俄羅斯經常採用一些戰術性的動作來取得戰略性效果。」 他說。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16: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