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老師,大哥的女人,魚鉤…勞榮枝的五張面孔

京港台:2019-12-11 00:14| 來源:新京報 | 評論( 12 )  | 我來說幾句

漂亮女老師,大哥的女人,魚鉤…勞榮枝的五張面孔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前二十年,她是家裡學歷最高的人,漂亮的女老師、全家人的驕傲;後面二十年,她被人稱為「大哥的女人」、「釣魚的鉤」和「女逃犯」。被抓時,勞榮枝已經是生活在廈門的酒吧女「雪梨」,總是化很濃的妝,很嫵媚。

  

  落網前,勞榮枝去過很多地方。

  二十三年前,22歲的勞榮枝跟著男友法子英先後在南昌、溫州、合肥等地犯案,涉嫌殺害七人,其中包括一個三歲的女童。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槍決。勞榮枝從此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再有勞榮枝的消息,是20年後,在廈門。

  今年11月27日下午,警方利用科技手段,在廈門市一商場鎖定了一名女子,經過與公安部在逃人員庫比對,勞榮枝浮出水面。

  被抓捕后,勞榮枝拒不承認身份,自稱「洪葉嬌」,是南京人。但DNA的比對結果不會說謊,面對結果,她忽然低下頭,用雙手捂住臉。

  勞榮枝今年45歲。前二十年,她是家裡學歷最高的人,漂亮的女老師、全家人的驕傲;後面二十年,她被人稱為「大哥的女人」、「釣魚的鉤」和「女逃犯」。被抓時,勞榮枝已經是生活在廈門的酒吧女「雪梨」,總是化很濃的妝,很嫵媚。

  漂亮的女老師

  

  

  

  勞榮枝的人生,是從九江濱江東路的石油家屬院開始的。幾十年後,透過整齊、密集的居民樓和大片荒廢的廠房,仍能看出當年國營大廠的繁華。

  1974年,勞榮枝出生在這裡。她家是典型的石油家庭。嚴格來說,她的祖籍在江北,父母都是湖北黃梅人。早些年,他們跨江來到九江,父親在九江石油分公司當工人。如今,只有個別老工人還記得,勞父曾在油庫做過門衛的工作。

  勞榮枝長了一雙大眼睛,五官清秀。少女時期,她就是石油大院里的明星。鄰居們都知道,這個勞家的女兒長得漂亮。

  勞榮枝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她是家裡最受寵的小女兒。勞榮枝的哥哥勞軍(化名)記得,上學時,妹妹經常到他家玩,每次都讓嫂子做好吃的。

  15歲那年,勞榮枝初中畢業,考上了九江師範學校,念幼師專業。「九江的重點高中是九江一中,那時候能考上這個學校的上大學幾乎是穩妥的。而九江師範學校的錄取成績,比九江一中還要高出很多。」12月2日,勞榮枝的校友兼同事小綦告訴新京報記者。

  

  勞榮枝曾經就讀的九江師範學校舊址。新京報記者王翀鵬程 攝

  九江師範學校是勞軍選的學校。勞軍說,勞榮枝本來想上高中、讀大學,但他覺得中專出來包分配,當老師又體面,建議妹妹念師範學校,早畢業出來幫家庭分憂。

  勞榮枝就讀的幼師班更是九江師範學校的重點專業。報到時,學生們在台上唱歌、跳舞,表演節目。幼師班的老師在下面挑,只有長相出眾、身材苗條、性格溫柔的學生才可能入選。經過選拔,說話細聲細語的勞榮枝憑藉出色的條件,進入了1989屆唯一的幼師班。

  在幼師班同學的眼中,在校期間,勞榮枝擅長跳舞,也曾經上台演出。和小城的同齡人相比,她的舉止動作更大方、優美。

  1992年,18歲的勞榮枝從九江師範學校畢業,因為父親的職工身份,她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學校,當年的同事王強(化名)還記得,勞榮枝負責教小學語文,每月工資兩三百塊。

  在校任教期間,勞榮枝並不經常和同事打交道。小綦甚至說不出任何一件和勞榮枝有關的事情;曾經坐在同一間辦公室里的王強,也只能依稀回憶起勞榮枝的樣子,「可能因為不是同一屆的,她和我們沒有共同話題。」王強說。

  年輕漂亮、有才華、學校教師……當年,勞榮枝身上的標籤是全家人的驕傲,她是家裡學歷最高的人。

  但勞榮枝在子弟學校只待了一年左右就離開了。小綦只記得她離職很突然,大約是1993年放完暑假開學的時候,勞榮枝沒來上班。小綦問了主任,才知道她已經離職了。

  

  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學校。師範學校畢業后,勞榮枝曾在這裡任教。新京報記者王翀鵬程 攝

  勞榮枝也沒和家人商量辭職的事。勞軍曾對媒體回憶,當時校長把電話打到家裡,說勞榮枝辦了停薪留職,讓家人好好勸勸她,不要放棄這麼好的「鐵飯碗」。勞榮枝才告訴家人,她交了男朋友,不當老師了,要跟男友出去做生意。

  按照法子英後來的交代,勞榮枝離開九江確實是因為他,但他們不是去做生意。而是逃亡。

  「大哥的女人」

  

  

  

  在法子英落網后的供述中,他和勞榮枝在一次婚禮宴會上相識,當天他用摩托車送勞榮枝回家,此後兩人開始交往。

  「你認為勞榮枝看上你的是什麼?」 1999年11月25日,《江淮晨報》的記者曾對法子英進行了兩個小時的採訪。法子英說,自己很有魅力,像個男人的樣子,而且也有溫柔、細膩的一面,「光能打殺,只是一個武夫。」

  勞軍認為,法子英真的很愛勞榮枝。他記得妹妹曾說過,法子英對她很好,甚至願意為她付出生命。

  

  1999年7月,安徽警方將法子英抓捕歸案。

  認識法子英是勞榮枝人生的轉折點,那年勞榮枝20歲左右。法子英大她十歲,已經結婚生子。

  法子英身高一米七三左右,頭頂頭髮稀疏。他臉部粗糙、皮膚黑,長著一雙小眼睛,右嘴唇有一道明顯的豎形疤痕,兩撇小鬍子。從照片上看,他的長相普通,並不帥氣。和勞榮枝相同的是,法子英也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他排行老七,因此大家都稱他「法老七」。

  法家當年的住址如今早已拆遷重建,當地人介紹,那裡如今算得上是靠近市中心的位置。繁華的商圈背後,高高矮矮的小商戶一家挨著一家,陳舊的住宅樓緊密地連在一起,雜亂的電線和管道將天空切割成大大小小的不規則圖形。

  老住戶大多已經搬遷。只有一個當年的鄰居還能依稀回憶起這家人。他說,當年法家的條件並不好,法父靠拉板車為生,一家人住在一個小房子里。

  勞軍記得,妹妹曾說法子英是電廠家庭。

  法子英確實在發電廠工作過。他曾對媒體承認,自己小時就是「壞孩子」,不喜歡讀書,喜歡踢足球,曾經當過足球隊隊長。1978年,14歲的法子英初中畢業,進入九江市發電廠工作,三年後因為搶劫罪被判了八年。1989年,25歲的法子英刑滿釋放,開始外出做生意。

  

  12月3日,九江發電廠。1978年,法子英曾在此工作過三年。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攝

  在法子英的供述中,他喜歡打架,但「不欺負弱者,專跟強人斗,常因為一些小事和人打架。」按照當年他對警方的供述,當初離開九江就是因為和人打架。1996年6月,因為生意糾紛,他和六七個人帶著土槍、砍刀圍毆對方,將對方兩人打傷后,帶著勞榮枝逃離了九江。

  事情的真偽現已無從驗證,但在當地人眼中,法子英只是個「混混」,而作為法子英的女朋友,勞榮枝後來也被戲稱為「大哥的女人」。

  勞榮枝落網后,記者聯繫了法子英的家人。時隔二十年,對於法家的親屬來說,法子英的名字仍是禁忌詞,大家急於和他撇清關係。

  「我和我弟弟沒有一點關係,我跟他都不算認識。」12月3日,法子英的哥哥法剛(化名)表示。法剛說,他比法子英大十幾歲,很小就外出打工了,後來和家裡聯繫也不多,法子英的事情他一點都不知情。「我們甚至沒在一個屋子裡吃過一頓飯。」

  對於這個弟弟,法剛用「敗類」、「罪有應得」來形容。

  法子英的姐姐也不願再提及此事,她已經改掉了名字中的「子」字。聽到法子英的名字,她情緒激動:「這個不要提,不要跟我扯,與我不相干。」

  釣魚的「鉤」

  

  

  

  離開九江那年,勞榮枝還不滿22歲。那時照片上的她長著一雙大眼睛、微卷的披肩長發、喜歡化濃妝。後來南昌警方明傳電報的通緝令上描述她:擅長在歌舞廳當「三陪」小姐。

  「勞榮枝是『魚鉤』,幫法子英釣魚的。」12月2日,勞軍這樣描述勞榮枝扮演的角色。在南昌,她化名「陳佳」,進入愛樂音夜總會當坐台小姐,目的是幫法子英物色有錢的男人,把他騙到出租屋供法子英綁架、敲詐。

  三十多歲的熊啟義成了第一個受害者。按照法子英的供述,熊啟義的條件符合他們的要求。有一次,熊啟義帶勞榮枝吃宵夜,他偷偷跟過去,摸到了他家的地址。「家裡裝潢漂亮,像五星級賓館。」法子英還查到,熊啟義開了一個酒店和一家電器商行。「陳佳」約他到出租屋那天,是司機開車把他送來的。

  

  1996年,法子英、勞榮枝在南昌租住的小區,並在此殺害了第一個受害者熊啟義。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攝

  黃色的六層小樓隱藏在衚衕的最深處。穿過外層的三層樓梯,繞過小型廣場,就是23年前法、勞二人曾租住的地方。如今,樓體外牆上刷滿了「人人學法用法、個個懂法護法」的標語。1996年7月28日,這裡發生了一件震驚當地的大案。

  法子英落網后稱,殺完熊啟義,他又帶著勞榮枝去熊家殺了他的妻女,拿走了錢和首飾。兩次殺人期間,勞榮枝並不在旁邊。「我騙她說我把男人放了。」法子英稱。

  事後,他為了不讓警方知道是誰做的,獨自打車到出租屋,帶走了熊啟義的部分碎屍,扔到他家裡。

  幾天之後,惡臭從熊家和出租屋裡滲出來。警方破門而入,翻遍所有房間,才拼湊出熊啟義「完整」的屍體。

  安徽省眾城高昕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靜潔曾對媒體透露,當初警方並未在現場找到有價值的線索,經過周邊走訪調查,和熊啟義曾經接觸過的「陳佳」有重大嫌疑,隨後對身份證的主人陳佳進行詢問。但此陳佳並不是警方要找的人,案發時,她在深圳,不久前剛剛遺失了身份證。

  隨後,警方在法子英、勞榮枝的出租屋裡找到一些九江特產,再根據周邊證人回憶,二人說話有九江口音,最終鎖定「陳佳」是勞榮枝。

  

  1996年,第一個受害者熊啟義住在這裡,法子英在此殺害了他的妻女。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攝

  但那時,法子英和勞榮枝已離開南昌,趕往浙江溫州,此後又在溫州殺害了兩人。法子英還交代了在江蘇常州犯下的一起案子。勞榮枝利用同樣的方式「釣」到了一個三十多歲的有錢男子,他們綁架了男子和他的妻子,要到了十萬元錢。但1999年11月1日向法院提起公訴時,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檢察院並未認定這起案件。

  逃犯

  

  

  

  在法、勞所做的案件中,最後兩名受害者是35歲的某電器發展公司總經理殷建華和33歲的木匠陸中明。當天殺害殷建華后,法子英帶著自製的手槍,獨自到殷家拿錢。但這一次法子英「失手」了,被迅速趕來的警察堵在了殷家。住在附近的老住戶還記得,當時樓四周都是武裝的警察。

  當年的報道中提到,落網后,對於殺人的事實,法子英從未表現出後悔。他曾對律師俞晞表示,唯一後悔的是這次作案自己做了個錯誤的決定:「我不該讓那個女的下樓取錢,應該讓送錢的人直接進屋子。」他承認這次是自己輸了。

  法子英交代,當天,他用尖刀威脅殷建華,並用白布條把他的手腳困住,鎖進準備好的鐵籠子里。「我們是職業綁架的,還殺過人的。」法子英說,殷建華表示不信。他的態度刺激了法子英。「我殺一個人給你看看。」

  他留下勞榮枝看守殷建華,自己出門尋找目標。在合肥市六安路附近,木匠陸中明被隨機選中。六天之後,警方在法子英勞榮枝二人出租屋的冰櫃里發現了陸中明的屍體。

  陸中明的慘死擊潰了殷建華。他按法子英的意思寫下了三張字條,然後打電話讓妻子準備好30萬元。

  贖金並沒有救下殷建華的命。後來,法子英交代,他本來就沒打算讓殷建華活命。「我從不留活口」。

  法子英的供述多處前後矛盾,甚至像是滿口胡謅。他一會兒說是受人雇傭才綁架殺人,一會兒說小木匠也是他的同夥。他提供了大量無效的信息,甚至以此要挾警方幫他治療腿傷。他在詢問筆錄的後面寫下了幾點要求:趕快幫我治療腳,減少痛苦,我現在實在吃不消了;醫藥費、生活費、被子、日用品、香煙請求儘快解決。

  他還想寫第三點要求,但寫了幾個字就劃掉了。最後一句:「如果不解決,我到檢察院提審我,我就反(翻)供。」

  目前無法認定勞榮枝在這起案件中扮演怎樣的角色。1999年7月29日,法子英供述,他離開出租屋時殷建華還活著,他交代勞榮枝:「如果十二點我不回來,就是被抓了。你要替我報仇,把他殺掉。」後來庭審時,他又說,勞榮枝從未參與殺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法子英離開出租屋的當天,勞榮枝還留在關著殷建華和陸中明屍體的出租屋內。法子英的庇護給她爭取了逃跑的時間。

  從此,當年的漂亮女老師成了逃犯,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酒吧女「雪梨」

  

  

  

  11月28日,廈門東百蔡塘廣場一層的手錶專櫃,一個大眼睛的中年櫃姐站在櫃檯里,她穿著淺駝色的夾克外套,黃棕色的長發梳在腦後。

  四名身著便裝的男子慢慢靠近了手錶專櫃,開始和櫃姐交談。幾分鐘后,櫃姐在幾人的圍擁中離開了商場。

  這段錄像此後傳遍了全國。商場里的人這才知道,這個平時說話溫柔的櫃檯大姐是被稱為「女魔頭」的江西籍女逃犯勞榮枝。

  相比之前的照片,勞榮枝的變化不大,她比以前瘦了些,圓臉變成了尖下巴。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刑偵大隊合成作戰中心中隊長林國強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稱,為了躲避追蹤,原本就長相姣好的她做過整容。

  勞榮枝落網后,記者挖掘出一些勞榮枝的逃亡軌跡。

  進入商場手錶專櫃前,勞榮枝曾在一家名為「真愛」的酒吧工作。酒吧地處當地有名的「酒吧一條街」,晚上六點營業至凌晨三點。酒吧員工小周告訴新京報記者,勞榮枝曾在這裡工作了半年。

  

  勞榮枝曾工作過的真愛酒吧。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大約是2016年中,勞榮枝在酒吧擔任「客服」,工作是向客人賣酒,獲取提成。小周說,多數情況下,客服要陪客人喝酒,「每消費1000元,客服能賺大概80元。」那時,勞榮枝就叫「雪梨」了,英文名是"Sherry"。酒吧里常有外國人進出,一個英文名能快速拉近和客人的關係。

  在酒吧同事印象中,勞榮枝很會打扮,說話溫柔,總是化很濃的妝,很嫵媚。「她不偷懶,看到有客人就主動招呼。」小周說。

  她還在4S店賣過車。酒吧的客人阿強(化名)記得,2017年5月,勞榮枝發微信邀請他到某汽車品牌的4S店看車,「如果價格差不多,帥哥一定要關照」、「迫切需要帥哥支持,才有信心留在汽車行業」。

  後來,阿強沒去。勞榮枝沒再聯繫過他,但她偶爾還會出現在阿強微信朋友圈的點贊和留言欄里。勞榮枝落網后,面對記者,阿強只說出兩個字:可怕。

  經廈門警方審查,未發現勞榮枝在潛逃廈門期間作案。

  23年後,勞榮枝又回到了第一次犯案的地方。12月5日,廈門警方將她移交給南昌警方,她穿著一件藍色運動外套,深藍色運動褲,戴著黑色的膠布頭套,只露出兩隻眼睛。

  12月5日,江西省警方稱,目前南昌市公安局正在進一步偵辦此案,暫時不方便對外透露更多細節。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1: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