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仍是還債高峰 中國繼續放水還是閘門微開?

京港台:2019-12-6 22:20| 來源:路透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明年仍是還債高峰 中國繼續放水還是閘門微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伴隨著明年持續而來的還債高峰期,中國該選擇繼續放水還是閘門微開?這顯然是擺在決策者面前的一道難題。尤其是中國明確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基調不改下,宏調尺度的把握尤顯重要。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的一篇文章呼籲需要採取有力的擴張性財政政策,輔之以寬鬆的貨幣政策以遏制經濟下滑,引發了學界的討論。隨著中國步入結構調整期,GDP增速破六隻是時間問題這已是大多數學者的共識,在穩定就業的基礎上更強調經濟增長質量,加快推進改革顯然比單純保「六」更有現實意義。

  「我認為中國退出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退得太早、太快。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還沒有形成,我們就撤了。病人進了ICU待著呢,你覺得他行了,早早把他推出來了,其實他還沒好,不妨讓他多待兩天,然後再撤。」余永定近日在財經撰文稱。

  

  他稱,和企業家座談的時候,他們普遍認為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還會持續下降,這樣一種預期是相當危險的。因此,採取及時妥當的宏觀措施,抑制經濟進一步下降是當前最緊迫、最突出的問題。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周三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指出,當前國內外風險挑戰增多,穩就業壓力加大,要多措並舉做好穩就業工作,大力支持靈活就業,各地要出台更多支持新增就業崗位的措施。

  中國2019年GDP增長目標為6-6.5%,三季度GDP同比增速超預期降至6%的紀錄新低。當年財政預算赤字率為2.8%,較上年的預算赤字率2.6%略有提高;CPI目標為3%。

    **還債高峰期未結束,中國如何應對?**

  在政府強調預期管理的當下,學界對宏觀經濟形勢的預測變的愈發謹慎。但明年仍是還債高峰期的這一判斷仍得到多數學者的認同。眼下歲末將至,按慣例中國將於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成為判斷明年經濟政策方向的重要指向標。

  著名經濟學家魏傑在「對明年的經濟判斷有四個方面」的演講中提到,明年可能仍然是還債的高峰期,2014-2016年的放水導致中國負債太高,所以2018-2020年是還債高峰期。這一判斷也得到前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的認同。

  在還債高峰期,應該怎麼做呢?魏傑給出的藥方是:保障資金供給的正常。如果資金供給不正常,就會發生大量的債務危機,債務危機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所謂的金融危機。所以在明年,針對還債高峰期,要做的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保證資金供給的正常。

  中國債券信息網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記賬式國債到期兌付規模約1.5萬億元人民幣,地方債到期量約為2.07萬億元。

  中國央行此前發布金融穩定報告稱,2019年公司信用類債券到期兌付較為集中,到期規模(含回售規模)預計超過6.3萬億元,債券市場仍面臨違約風險加大的壓力。要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鬆緊適度,發揮貨幣政策的結構優化作用,為債券市場營造適宜的發展環境。

  余永定也在其文章中稱,為了保證經濟增長速度不進一步下滑,需要採取有力的擴張性財政政策,輔之以寬鬆的貨幣政策。中國有相當大的政策空間,相信經濟肯定能夠維持在6%以上甚至更高的增長速度,這也是對美國總統川普挑戰中國經濟的最好回答。

  對於貨幣政策放水的建議,賀鏗則認為這無異於「抱薪救火」。他在接受路透專訪時稱,中國連續20年實行積極財政、穩健貨幣(實為寬鬆貨幣)政策,不僅使最終消費率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將近20個百分點,而且政府、企業和居民部門經濟槓桿率越來越高,經濟泡沫越來越大,風險越積越多。

  野村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就質疑」保六有必要嗎?能保六嗎?「。他認為當前主要受內需下滑影響,經濟減速過快,逆周期調節政策確實有必要,政府應防止經濟增速過快下滑。

  陸挺表示,「6」不是絕對的下限,並非一個神聖的數字。中國經濟潛在增速還在下行,以上一輪寬鬆周期的GDP增速來推算,目前潛在增速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經濟增長目標可適度下調至「6%左右」,為低於6的經濟增速留下空間。

  在他看來,中國目前政策寬鬆的空間顯著縮小,過度刺激會帶來過高成本,增加系統性金融風險,惡化國際收支,因此得不償失。政府應珍惜已經不大的政策空間,慎用寬鬆政策,用好寬鬆政策,尊重經濟規律,注重投資效率,不能因為增加財政投資而給市場帶來太多扭曲。當前經濟基本面下,如何刺激比刺激規模更為重要。

    **政策空間收窄,加快資本市場發展是解藥**

  若將視野放至全球,新一輪全球化寬鬆政策浪潮似有撲面而來的意味,但對中國而言,改革開放四十年,龐大的經濟體量雖位居全球第二,但大而不強,結構性的問題體現在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讓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美意打折,龐大的地方政府債務也讓外界擔心會成為下一個雷區,對積極財政政策形成制約,資本市場的「瘸腿」也愈發成為中國宏調工具的短板。

  穆迪最新發表的對於中國地方政府2020年的展望報告指出,鑒於收入增長放緩以及地方國企槓桿率持續高企,穆迪對中國地方政府的2020年展望為負面。地方政府的資金缺口依然較大,並且緩和該問題的舉措進展有限。因此,地方政府仍面臨通過地方國企(主要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 融資的壓力。

  賀鏗就建議要調整財政與貨幣政策思路,由積極財政與穩健貨幣政策組合,逐漸過渡到平衡財政與靈活貨幣政策組合上來。要實行「兩穩」「兩防」「一降」措施:即穩貨幣供給、穩外匯儲備;繼續防止金融地產化和防止地產金融化;堅持降槓桿的總指導思想,不能總是寅吃卯糧。

  中國財政部近期提前下達了2020年部分新增專項債務限額1萬億元人民幣,佔2019年當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2.15萬億元的47%。要求各地要做好專項債發行使用工作,早發行、早使用,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

  加力提效的積極政策政策今年也是做到極致,全年減稅降費規模已超過年初的2萬億目標,在財政收支壓力增大的背景下,繼續寄望積極財政政策加力顯然已不現實,在防範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同時,大力發展資本市場也是一條解困之道。

  魏傑在其演講中就提到,必須穩定股市。股市如果不能穩定,資金供給一定會出問題。因為現在大量上市公司的股票已經質押了,如果股票跌到不該跌到的區間,就會導致大量的平倉,這樣很快就會影響到資金供給的正常運作。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殷劍峰在其解讀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的文章指出,「將地方政府每年需償債務與地方財政收入比較,2021年將進入償債高峰,有的地方償債率可能高達30%-50%。從統計指標看,經濟越落後的地區財政壓力越大,槓桿率越高。」

  他認為,當下穩增長的壓力集中到了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上,今年隨著減稅降費的措施進一步推進,導致稅收減少。從支出方看,地方財政支出增速在進一步加快。與此同時,受房地產市場影響,土地出讓金作為穩定地方收入的動力也在下降。因此,當下應該高度關注地方政府的財政風險問題。

  「所以應該警惕地方財政風險轉化成金融風險從而形成惡性循環。一旦地方政府無法按時還本付息,一定會對金融市場產生衝擊。這也是防止金融市場異常波動的應有之義。」殷劍峰說。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06: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