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下台、巨額賠償…矽谷員工這樣對抗企業之惡

京港台:2019-12-6 07:25| 來源:硅星人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CEO下台、巨額賠償…矽谷員工這樣對抗企業之惡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蚍蜉終究撼動了大樹

  文 | CJ 編輯 | Vicky Xiao

  先是身患絕症的網易員工萬字申訴被「暴力」裁員,又有華為離職員工賠償款羅生門…職場潛規則從變相辭退產後媽媽的生育歧視,35歲以上求職無門的年齡歧視,走到了更為艱難的境地。

  但人們曾經戰勝過「企業之惡」:一篇員工博客能引發Uber前CEO的倒台;蘋果、英特爾等多家科技巨頭制定壟斷協議、陰謀壓制員工薪酬,最終賠償4.35億美元;Google因員工抗議放棄了與美國政府的軍事合同,因為員工不願自己研發的科技被用於做惡。

  矽谷就沒有職場歧視和霸凌嗎?同樣有,有很多。Facebook工程師遭受不公縱身一躍不幸身亡,為他發聲的同事遭到開除,已經在一個又一個的熱點中被人們淡忘。

  一名Facebook的員工告訴硅星人,她曾親眼目睹同事申請幾天在家工作便於照顧幼兒(這在科技公司中並不罕見),主管拒絕了她:「你還是換一份工作吧」。

  

  在這些企業之惡暴露之時,矽谷員工不會把它看作「潛規則」。他們申訴不公,要求正義。

  不少人還真的贏了。

  1

  一個CEO的倒台

  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倒台,始於一名離職工程師的博客。

  工程師福勒(Susan Fowler)曾是Uber少見的女工程師。在她正式工作的第一天,直屬主管用公司通訊軟體向她發消息,稱自己正在尋找女性發生性關係。

  福勒立即把消息截屏向公司的人事部門投訴。她得到的回復卻是:經理「績效高」,這是他初次犯下的無心之過,不打算加以懲罰。

  為什麼一個企業中的男性,膽敢公開直接地騷擾下屬?更荒唐的是,他還可以因為「績效高」而免於處罰?

  

  卡蘭尼克強調Uber瘋狂增長,公司文化「保護聰明的混蛋」,默許企業的性別歧視、欺凌和性騷擾,甚至鼓勵內鬥。

  卡蘭尼克甚至在一封致員工的「邁阿密信」中,給出了與同事發展自願性行為的指導規定。

  他自己也曾經用侮辱女性的辭彙形容Uber的增長,以及將Uber乘客與「年輕性感」的女司機配對。

  人事接著給了福勒兩條出路:

  一、換團隊,不再與這名主管打交道;

  二、留在現有團隊,但主管很可能給她打低績效,人事就算知道這種操作,也無法改變局面。

  如果福勒被主管刁難,人事部門將毫無責任,因為「給過她選擇」。

  福勒只能換組,後來她發現還有其他女工程師在工作中被不同的人騷擾過,甚至有人已經舉報過騷擾她的主管——這絕對不會是初犯,只是包庇。

  彼時Uber的工作文化「有毒」,管理層熱衷於政治遊戲和內鬥,內部動蕩混亂。她決定再次換組,並找好了願意接納她的團隊。

  但她原本優秀的績效評價突然被更改,她因此不能更換團隊。

  很快她聽到上司對別人吹噓:其他團隊中沒有什麼女性,我的團隊中還有一些。

  這情節看起來是不是有點眼熟?今年Facebook不幸逝世的華人工程師,也因為上司希望控制團隊成員的流失程度,而遭遇了低績效、不能換組的構陷。

  福勒的經理告訴她,如果再舉報,就可以開除她,因為加州法律允許無條件開除員工。

  她還是告知了人事部門,但這一次人事又告訴她:雖然經理威脅開除她是違法的。但因為這名經理「績效高」,所以不能加以懲罰。

  人事還告訴福勒,她寫郵件舉報惡行,都是「不專業」的表現。

  福勒最終離職了,彼時Uber在員工的雇傭合同中通過隱晦條文迫使員工放棄了起訴的權利,福勒甚至不能訴諸法律。

  但她拿起了鍵盤,寫了長篇博客。

  福勒的博客揭開了Uber體制性的「企業之惡」,媒體跟進,挖出了更多的黑幕:Uber壓榨司機,行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縱容公司的有毒文化,危害乘客的安全和利益——一家原則做惡的公司,絕不會只對自己的員工做惡。

  美國前司法部長霍爾德(Eric Holder)對Uber發起調查,高管接連辭職,20多人因性騷擾、欺凌、報復而被開除。Uber遭到輿論抨擊,社交網路發起了「刪除Uber賬戶」的活動,Uber失去了數以萬計的用戶。

  

  終於,Uber的主要投資人找到了卡蘭尼克,遞給他一封讓他不得不下台的信。

  「我們謹代表Benchmark,First Round Capital,Menlo Ventures,Lowercase Capital和Fidelity Investments表示……

  「您需要立即永久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並將這樣的領導角色移交給有能力的人。」

  卡蘭尼克離開Uber時,稱之為「喬布斯式」的離開,自比被驅逐的喬布斯,還會有重掌公司的一天。

  但他最終只能在看台上,遠遠看著自己創立的公司敲鐘上市。

  2

  蚍蜉撼動了大樹

  比遭到一家科技公司封殺更可怕的,是遭到科技巨頭公司的聯合控制。

  在2005年,蘋果之父喬布斯怒氣沖沖地給Google創始人布林(Sergey Brin)打電話,對Google試圖挖走蘋果瀏覽器Safari的團隊大發脾氣。

  喬布斯甚至威脅布林:「如果你聘用這些工程師中的任何一人,那就是宣戰了」

  

  一頭霧水的布林寫郵件在Google內部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科技公司之間的邪惡協議浮出水面,他們藉助這項手段將工程師的薪酬控制在較低的水平,並壓制員工流動和發展:

  (1)不積極招聘彼此的僱員

  (2)在向協議公司的僱員提出聘請時,通知協議公司(不經過該僱員的知情或同意)

  (3)在向協議公司的僱員提供職位時,兩家公司都不會提供高於初始報價的薪酬。

  時任Google CEO施密特(Eric Schmidt)向喬布斯寫通道歉,並表示與蘋果工程師聯繫的招聘員工「將在一小時內被解僱」。

  喬布斯愉快地轉發了施密特的道歉郵件,落款是「:)Steve 」

  當然,這些郵件都成為了他們最終敗訴的重要證據。

  在這次郵件協商后不久,Google與蘋果正式達成了這項協議。

  協議覆蓋了七家主要企業:Google、蘋果、Adobe、英特爾、Intuit和現在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影業,盧卡斯影業,幾乎可以一手遮過矽谷的半邊天。

  在此之後,更多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加入了這項協議。

  許多矽谷工程師的底氣在於,如果在一家公司工作不滿意,只要富有才華,那麼就有大把的矽谷公司可以選擇。

  但這項協議不僅限制了工程師的自由流動,還將他們的薪酬壓低了10%到15%。

  皮克斯影業的一名前軟體工程師將這件事公諸於世,有更多的工程師也發起了訴訟。法院合併了這起案件,最終發展成為涉及6.4萬名員工的集體訴訟,由5名工程師作為代表。

  訴訟文件顯示,喬布斯在被蘋果驅逐的那段時間,收購皮克斯影業擔任CEO。在他任上,皮克斯影業與盧卡斯影業首先達成這樣的協議,控制員工流動。

  當喬布斯重新執掌蘋果之後,首先與Adobe達成了同樣的協議,然後是Google。

  Google則擴大了這項協議,與英特爾、Intuit達成了協議。

  

  遭到起訴后,英特爾表示將進行「強有力的辯護」,盧卡斯電影公司則認為「這一主張毫無根據。」

  但法院還是判定科技公司們敗訴,堅定站在了工程師這一邊。矽谷公司和其他高科技公司的輝煌,是由員工的犧牲和辛勤工作鑄就,他們必須為自己的不當行為承擔責任。

  律師們呼籲保護職場的員工權利和公平。因為勞動力市場的競爭提升了薪水、提供了更多的職業機會,從而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產品。

  最終法院判定以共計4.35億美元的巨款,達成庭外和解。6.4萬名員工原告有權獲得這份補償。

  在訴訟案曝光之前,他們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活在這樣的陰謀之下。

  3

  不做惡

  一滴水能夠影響潮水的方向嗎?

  Google的員工相信他們可以。

  一名Google的員工回憶起2018年,還記得那時起伏不斷的企業內部抗議:抗議Google用工程師們研發的技術協助美國政府的非正義行動;抗議向安卓之父、但被控性行為不端的魯賓(Andy Rubin)提供了9000萬美元的高額離職補償金;超過兩萬名員工在全球Google辦公室罷工,讓Google「不做惡」。

  硅星人問這名工程師:「那你也去抗議了嗎?」

  這名工程師對自己沒有加入抗議隊伍而感到羞愧:「我那時不在辦公室」。

  

  Google放棄的那份軍事合同在今年被微軟斬獲。微軟股價因此大幅增長,把比爾蓋茨送回了世界首富之位。

  微軟獲得了財富,而Google守住了驕傲。

  「不做惡」,這是Google和員工曾經最為驕傲的口號。Google與美國政府的惡劣關係,曾經就像他們胸前的一枚榮譽勳章一樣。

  近年來,Google內部也在一次次批判和對抗日漸滋生的官僚主義,Google最初的黑客和工程師文化被不斷溯及。

  這些工程師始終相信自己的工作是為了「改變世界」,而不是「搬磚打工」,他們能不僅為自己抗爭,還阻止公司做惡,真是十分奢侈並值得敬意的事情。

  在2018年的抗議風波中,Google表示與五角大樓的合同到期時不會續簽。Google發布了一項道德規範,用於規範對人工智慧技術的使用。Google不會開發用於武器的技術,但將繼續「與政府和軍方在許多其他領域的合作」。

  在Google的年度股東大會上,Google的員工甚至作為股東代表,開成了質詢大會:就業的性別歧視,產品是否用於邪惡目的,推高灣區房價…… 種種譴責,似乎有些苛責高科技公司。

  無論哪個科技公司能擔起這些責任,那它就能一直偉大下去。

  蘋果公司曾是員工投訴的重災區。蘋果公司的保密文化使員工無法談論公司的惡劣工作條件。如果員工討論各種勞工政策,他們就有被解僱、起訴或受到紀律處分的風險。

  一個受害員工註定是弱勢的,但在這些成功的案例中,有媒體的跟進調查,法律的援助和正義判定,社會共識的譴責,最終推動企業制度的改善。

  在一個健康的社會裡,至少人們不會認為惡行發生是理所當然的,並把它們作為「潛規則」合理化。

  矽谷的訴訟還在繼續:Facebook內容審查員起訴工作創傷,IBM被起訴年齡歧視,甲骨文被起訴薪酬性別歧視……

  Google以違反數據安全政策為由,開除了四名組織參與過抗議的員工,這些員工也在起訴,爭取不會有其他員工因為反抗Google而遭受處罰。

  但矽谷也已經有了這些不成文的規定:求職時,簡歷上不加照片,避免性別外貌歧視,面試不得詢問年齡,Google在最靠近辦公室門的位置留出了「准媽媽車位」,員工可以拒絕周末加班……

  在這些微小的細節里,有人們一直在努力爭取的東西。

  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2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