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走

京港台:2019-12-2 02:10| 來源:界面新聞 | 我來說幾句

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走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一

  2019年11月11日,劉忠林拿到了和妻子崔麗麗(化名)的離婚判決書。經歷一番拉鋸戰後,他爭取到了房子和車,但他要求返還10萬元錢的請求沒有得到法院支持。

  劉忠林曾是一名故意殺人案的「兇手」。

  1990年,有人在吉林省東遼縣凌雲鄉一處耕地內發現一具女性屍體。東遼縣公安偵查后認為,劉忠林有重大作案嫌疑。4年後,他被遼源市中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他堅稱無罪,多年申訴。

  2016年1月22日,48歲的劉忠林刑滿釋放。經吉林省高院再審后,2018年4月20日,他終被改判無罪。

  2019年初,他獲得460萬元國家賠償款。在當時的公開報道中,這是最高額的賠償。多年牢獄之災后,錢似乎是唯一能抓住的東西了。他將所有的賬目和相關文書收藏在家中的衣櫃里:銀行流水賬單、法院凍結財產的民事裁定書、無罪判決書、國家賠償決定書、釋放說明書、匯款單、收款單和零零散散的購物小票。

  他用這筆錢買了兩套房,一輛車,還開過一間烤肉拌飯館。

  

  劉忠林積攢的票據。 攝影:曾金秋

  劉忠林看過趙作海被騙走國家賠償款的故事,從一開始就決定「不能讓任何人盯住這筆錢。」但是,面對離婚官司,他害怕失去妻子,卻也無計可施。

  這場婚姻的終章與其序章一樣迅疾。結婚時,他曾懷揣對生育的期待,但他最終選擇守住這筆錢,「那是我25年流血流汗換來的賠償款,誰也不能拿。」

  剛出獄那兩年,他一窮二白,在姐夫王貴臻的幫助下,去北京、深圳、長春找了多份臨時工。這讓他與時代稍稍接上了軌。

  在快手上,他給一位年輕女子演唱的80年代歌曲《梅花淚》點贊。他用美圖軟體和妻子自拍,再把照片精修到20歲出頭的模樣。他的著裝也像個小鎮上的年輕人——白色T恤、黑色運動褲、球鞋。

  他看起來的確比同齡人年輕。儘管身材臃腫、黝黑,但處在五十多歲的年紀,他的臉上少了很多皺紋。

  

  劉忠林。 攝影:曾金秋

  他似乎不大明白自己容貌年輕的原由,只記得在監獄里有些人一夜就能白頭。「我感覺我還活在那個時候。」劉忠林評價自己。

  他一生中交往的女性不多,第一段戀情結束於20多年前他入獄那年,此後沒再聯繫。第二段則是姐姐幫忙介紹的,雙方因為在一筆錢的用途上無法達成共識而分手。

  2018年底,劉忠林相中了28歲的崔麗麗。從認識到結婚,他們只用了兩個月。

  「我就尋思著有個家,有個后。」劉忠林覺得,崔麗麗讓他看到了踏實過日子的希望。

  二

  結婚是在2019年夏天。

  新人滿懷熱忱。他們去拍了婚紗照,也按照頭婚的習俗辦了場還算盛大的婚禮。

  崔麗麗身材微胖,劉忠林也胖。經過一番精修,照片里相差23歲的兩個人看起來年紀相當。

  王貴臻記得,婚禮酒席每桌598元,席面在東豐縣來說已經算得上排場。

  那場婚禮的禮金簿還被保存著。上面記載著,份子錢數額從200元到1000元不等。

  婚後,夫妻倆住進了東豐縣最好的小區,這個小區有商品房和保障房,劉忠林住的是商品房。買房時,國家賠償款尚未下發,錢是律師請求法院提前從中支取的。

  服刑多年,他老家的泥土房早已無法下腳。那間房子沒了窗戶,天花板也墜入泥地。如果不是在東豐縣買了房子,他算得上無家可歸。

  事實上,他已經無家可歸了。多年前,患有精神病的母親走失,父親也已去世。而因為入獄,他與絕大多數親人早已不來往。

  這間新買來的房子被前房主裝修成歐式風格。劉忠林沒做改動,只是把生活用品搬進來:他全部的憑證、衣服、鍋碗瓢盆、洗漱用品以及一輛自行車。

  與所有新婚家庭相似,新人的主卧懸掛著婚紗合影,客廳掛著崔麗麗的單人照。而在次卧,高懸床頭的是一對新生兒的貼畫。在中國,有傳說新婚夫婦如果對著新生兒的照片多看幾眼,能討個好彩頭。

  

  新房裡的新生兒貼畫。 攝影:曾金秋

  生育是劉忠林成家最大的理由。他說,在牢里這麼多年,最崩潰的時刻就是想到自己很可能「沒后了」。

  「人一輩子活著是為什麼?不就是為了有個后嗎?」

  崔麗麗也配合他的想法。婚後,她去醫院摘了環,還做了孕前檢查,結果顯示還可以生。劉忠林說,剛結婚時,他還偷偷想過未來孩子的名字。

  「我女兒一直挺同情他的。」崔麗麗的父親說。

  夫婦倆在白泉鎮加盟了烤肉拌飯館,還在東遼縣白泉鎮買了套房子以及一輛紅色賓士車。「零零總總加起來,花了將近一百萬。」

  劉忠林算過,拌飯館每天大概能賺500元。但一兩個月後,他看生意不好,把店關了。

  他開始抱怨崔麗麗花錢太快:結婚時她提出買房買車,他答應了,也寫了她的名字。但她竟然私下把錢借給外人,而他至今都不知道十五萬花到了何處。他要求法院判返還,她卻說只花了十萬,而且連十萬都還不上。

  瑣事引向不斷的爭吵。最後一次吵架,是因為姐夫王貴臻打來電話,而劉忠林在來電對象的身份上撒了謊。

  王貴臻說,他多次被誤解要「拆散」這對新人,因此劉忠林不敢告訴妻子是他打的電話。

  這讓王貴臻哭笑不得。他曾經帶著岳母的囑託給劉忠林伸冤,從東北到北京,跑了近十年。「我第一次去探視,他就說,如果有人要來救他,肯定是我。」

  但是現在,王貴臻感到疲憊。他說,劉忠林出獄后性格怪異,他都忍讓了,但他不想再陷入劉忠林夫妻倆的私生活。

  這次吵完,崔麗麗離家出走。

  第二天,崔麗麗的父親接到女兒電話說她「被打了」。當時,他正在吉林市做一項水暖工程,他猜想,小兩口鬧彆扭不算什麼。

  結果,第三天他收到了法院的傳票。「沒見過這麼做事的,懵了。」事後他想了想,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法。

  「現在想想閨女還是嫁人嫁早了,她要多讀點書,晚點嫁人,可能更好。」崔麗麗的母親說。

  崔麗麗父母覺得女兒「挺能忍」。據描述,她初中畢業就輟學,十八九歲時嫁給了當地一名年紀相仿的生意人,有了一個兒子。前夫曾經給她富足的生活,但在這段婚姻的末期,她挨過打,故而選擇離婚。最後,這位30歲婦女沒能帶走自己9歲的兒子,母子「也沒有經常聯繫」。

  三

  九月以來,劉忠林經歷了一場離婚拉鋸戰。

  關注過他的媒體紛紛上門拜訪,他也接受採訪。但拿到判決書後,他屏蔽了微信上的記者們,不願再與之接觸。「覺得沒什麼幫助。」

  他曾向媒體訴說,比他小23歲的崔麗麗肆意揮霍賠償款,還喜歡說離婚,讓他摸不清想法。

  但同時他也表現出求和的意願。他沒有把客廳里、主卧里的婚紗照摘下來,「能不離就不離吧。」

  他承認自我矛盾,但認為妻子「揮霍賠償款」的罪惡更大。問他崔麗麗到底怎麼想的,他用不置可否的語氣答,「誰知道女人在想什麼。」

  有媒體記者曾經在報道中描述,經歷過25年的牢獄之災,劉忠林對異性產生了戒備,有女記者只身前去採訪,他卻不敢與之獨處。

  劉忠林的確不喜歡直面記者。採訪時,他把身體側到另一端,對著晾衣架,一邊撥弄,一邊回話。採訪末尾,記者邀請他共用晚餐,他拒絕了,但請求記者幫他叫一份外賣。

  

  劉忠林一邊聊天一邊撥弄晾衣架。 攝影:曾金秋

  起訴后,劉忠林恢復了單身漢的生活。

  他每天去駕校學車,想儘早開上被法院裁定財產保全的紅色賓士。

  為了這輛車的保養,他煞費苦心。先是跟姐夫王貴臻商量把車開回鄉下,被否決后,他又提議買個車庫。王貴臻繼續否決,他勸劉忠林省著花。

  與此同時,劉忠林也沒有表現出經營生活的意願。他不在乎飲食,一盆酸菜燉白肉能吃好幾頓。在需要儀式感的中秋節,他去食雜店買了簡裝月餅。

  他不太明白國慶節是什麼節日,想了一下說,以前在監獄里,國慶節要放假。怎麼放假呢?「就是不幹活唄。」

  他對外界描述監獄生活時總說自己不幹活。「我是冤枉的,他們不敢管我。」劉忠林宣稱。

  他還講述了許多監獄里的小故事:跟人做編織袋換工分,同監獄的政界大人物幫他看申訴狀,將被執行死刑的囚徒被很多隻大雁圍住……只是他的記憶都被模糊了時間,除開他出事的那一次。

  與之熟悉的人勸告:「他說的沒一句真的。」

  媒體記載了他言辭上的矛盾。2018年,劉忠林在接受採訪時說,「在監獄的頭十幾年我一次活也沒幹過,我覺得我沒罪幹什麼活?後來裡面的人告訴我,不幹活就沒有分,還不如干點活減刑,早點回家打官司。我要一直不幹活到現在我都出不來。我出來前減了6年刑。」

  前幾年,姐夫王貴臻陪劉忠林回老家,發現後者走路「不走直道,老往草叢裡鑽,好像生怕別人跟著他。」

  感覺情況異常,他帶著劉忠林去了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做檢查,結果顯示,劉忠林患有重度抑鬱。「都有醫院證明,說他需要監護人。」

  被宣告無罪之前,劉忠林曾去深圳投奔親哥,結果因為服刑問題被用人單位拒絕。最後,王貴臻幫著劉忠林在大連、北京、長春都找過工作,工種五花八門——廚師、公交車安全員、小工,唯一要求就是包吃包住。但劉忠林「干一陣就走,把朋友親戚都給得罪了。」

  起訴離婚後,劉忠林把妻子的衣服從衣櫃里收拾出來,堆在兩把椅子上。衣服不算多,看起來也並不名貴。柜子里,還放著他那一張結婚證、結婚請柬、禮金記賬簿以及他幾乎所有的票據。

  

  崔麗麗(化名)的衣物。 攝影:曾金秋

  劉忠林說,他有保存票據的習慣,從刑滿釋放證明書到超市宣傳單,他都留著。那張開於2016年1月22日的釋放證明書似乎經過了他反覆審視,摺痕上已經缺了很多角。

  為了打官司,他還把銀行流水列印出來。流水顯示,還剩下38萬多元人民幣。

  「她口口聲聲說離婚,我心裡也不踏實,畢竟我在她身上花過錢,給她買房買車,還有鑽戒手鐲啥的,還有15萬塊錢。」

  劉忠林覺得,結婚花掉的不是小錢,但他「都不在乎,只是尋思著不是個事。」

  2019年中秋節那天,劉忠林提著月餅去了岳父母家。比他小一歲的岳父母留他吃飯,他感到場面尷尬,急匆匆就走。

  岳父母只比他小一歲,他們種了40畝地,偶爾外出打零工。在東北農村,這樣的家庭條件雖不算闊綽,但也不窮。

  「開始就覺得他老實可靠。」崔麗麗的父親說,儘管他們也看到了劉忠林從不社交、沒有親戚朋友的一面。

  女兒的婚姻出現問題后,他們也盡量表現出理解的態度。「人跟人性格不一樣,都是閨女自己選的,我們也不好說啥。」

  被起訴后,崔麗麗拒見來客,躲到了鎮上親屬家。這位30歲的年輕婦女正為冠心病所困,在喝中藥調理。「現在就只能等法院判決了。」她的父母說。

  九月採訪結束時,他反覆詢問記者對他婚姻走向的看法,他還喜歡把頭揚到客廳婚紗照的方向,說「她」如何如何。他時而激烈地批判,時而低頭嘆息。

  有時,他會把目光停下來,審視著妻子的照片。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01: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