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教師李田田: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

京港台:2019-10-20 21:42| 來源:不忘初心 | 評論( 25 )  | 我來說幾句

鄉村教師李田田: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CDT編輯註:日前發表在鄉村教師李田田在她個人微信公眾號「山花詩田」上發表了《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文章當天就被刪除,李田田本人被當地教育局領導連夜要求進城談話。據報道,李田田現在任教課程減半,外出需要向領導彙報(詳見本文後附上的「紅星新聞」報道)。

  寫下這篇文章時,內心是痛苦的。我已多年不寫雜文,致力於詩歌、童話小說的創作。然而最近的諸多事,促使我不得不奮筆疾書。當然,毫無權勢的我也只能用文字發發牢騷,終究是一個文人的可悲之舉。

  而我,只想為那群鄉村孩子說些話,只想挽留身為教師的一絲尊嚴,只想在這個浮華的時代,保留最後的理想情懷。長話短說,願我的我真誠發言,不會把我推向黑夜;願我明天醒來,還能看見光明。

  2016年9月,我被縣教育局分到這所山村學校教書。工作幾年,讓我見識到了鄉村學校的落後與不堪,體制的虛偽與浮誇之風。不止是我所在的學校,同縣的鄉村學校皆是如此。

  學校極缺老師,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大,比如我教兩個班的語文兼班主任工作,抽空還得幫學校寫通訊稿。學校也無音樂或美術老師,課程單一,不及我童年。最令我痛心而無奈的是:身為老師,我們教導學生要品行端正、誠實守信,自己卻不敢說真話,不能說真話。我們個個接受過高等教育,可我們卻成了被奴役的知識分子,小心翼翼地活著。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默默忍受,因為我捫的身後是一層層的上級領導,他捫誰都有權力讓一個鄉村老師丟了飯碗。

  你問我說真話,會怕嗎?我也怕。有同事好心提醒我,要政治覺悟高,忍忍算了吧。可我拿著國家的工資,享受國家給予的優惠政策,面對那一群群信任我的學生,無法再裝模作樣地快樂工作。我讀的書,我接受的文化熏陶,使我沒法繼續當一個啞巴。

  哎,反正人都是會死的,都會化為灰燼,生命何其短暫,與其忍受精神痛苦,不如痛快地活—回。

  什麼是政治覺悟高?隨波逐流、迎合領導、成為形式主義的幫凶,就是覺悟高嗎?如果是,那我承認自己的平庸和目光短淺。

  開學以來,學校幾乎每周都有檢查,隔兩天,我們就要帶學生大掃除。停課掃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語文課已停滯不前。有時甚至得提前兩三天掃地,掃來掃去,治標不治本,檢查一過,學生的行為習慣仍是老樣子。另外,老師還得走訪扶貧,我身上就有五戶貧困戶,得時常與他們聯繫。這不,本周末老師們又要下隊走訪,算老百姓收入,搜集整理信息,填寫各種資料。有幾次,檢查應急,我們老師不得不停課去政府加班,讓教室空堂。

  我們把那400多個學生置於何地?把教育置於何地?大晚上開緊急會議,不是探討孩子教育,竟是商量如何掃地,通過檢查。說實話,學校天天掃,真有那麼臟嗎?自開學來乾旱缺水,最後得出的辦法一一讓學生用抹布一點點擦地板。學生掃地勞動,沒錯,可一天三四次,真的有必要嗎?為什麼反覆掃,衛生質量依舊不高,就沒有去思考過問題癥結嗎?可笑的是,還讓班主任沒事就去清潔區、垃圾桶多轉轉!

  為什麼要把那麼多時間耗費在掃地上?因為你們要來光顧學校——所謂的上級領導。區檢、縣檢、州檢、省檢、國檢接踵而來,班主任大清早帶學生掃地,其他老師忙著準備迎檢資料,或要完成上級布置的各類表冊。你們來了,就真的看見真實了嗎?資料造得好,就是脫貧、就是教育搞得好?

  基層老師苦不堪言,加班至深夜兩三點,還有多少精力奉獻給學生?若我們不服從,若扶貧出了紕漏,沒及時記住貧困戶的收入信息,就要處分我們。可是,我們老師真的錯了嗎?我們是教書育人的知識分子,肩負著祖國的未來,為何要淪落成杈勢的工具?為何不能讓我們安心地教育、施展各自的所學專長?

  鄉下校長也是無奈的,而今又有幾個校長,能有時間關心學校的教育發展?衛生搞好了,資料完善了,扶貧到位了,年終學校等級不落後,就是皆大歡喜了。

  可那麼多孩子,多是留守兒童,他們的教育還停留在十幾年前,他們已輸在了起跑線上!一級級的領導馬不停蹄地光顧學校,你們的到來,真的有益於學校嗎?你們來了,以高姿態提點意見,無非是加重了基層的形式主義工作。你們所謂的檢査,又真的有效嗎?你們的光臨,反而害了孩子,讓他們學會了在權勢面前低頭、要弄虛作假。

  我認為需要反思的不是我們基層老師,我們兢兢戰戰地工作,像保姆一樣守著這群留守孩子。需要反思的是你們上級領導,不如多為學校做些實事吧!

  如果你們是覺者,我尊敬你們,向你們學習;如果你們是魔鬼,我將鑒別你們,棄你們而去。

  此刻,窗外下著暴雨,鄉村的夜晚漆黑一片。希望一位普通的鄉村老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今夜沒有得罪任何人。

  明天,我們又要為下周的檢查做準備。明天,我們哪怕停課,也要大掃除、清理衛生死角。明天,哪怕我們心有不甘,也要下隊走訪,清算老百姓的收入,填寫扶貧資料。明天,誰來真正關心那群孩子的教育?

  但願我們這樣活著,不是浪費生命,褻瀆靈魂,是有意義的!但願我,不會因為社會的現實,而變得麻木不仁!

  ————————————————————

  附:紅星新聞 | 發批評文章的女教師李田田:任教課程減半、外出需向領導彙報

  近日,25歲湘西女教師因發批評文章備受社會關注。

  10月16日下午,李田田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湘西州委領導已來學校約談,並承諾會整頓永順鄉村教育現狀,少些形式檢查。

  18日下午5時,湖南永順縣沙壩鎮,桃子溪小學大門緊閉,學生們已放學回家。透過門衛處,可以看到校道盡頭還有不少男生在籃球場上打球,四周矗立著教學樓、教師宿舍和學生宿舍。

  校門外,紅星新聞記者見到了長發及腰,穿著一身紗裙的鄉村教師李田田。她耳尖掛著湘西土家族特色耳飾,臉蛋紅撲撲。繼10月中旬批評文章發表后,她所任教的課程減半,外出行程需向領導彙報。她說,她怎麼也沒想到,這段時間竟成了她目前教學生涯里最輕鬆又倍感壓力的一段時間。

  在與這位25歲姑娘的交談中,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她出生在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順縣的一個偏僻小寨,父親在她4歲時過世,家裡的重擔便落在母親一人身上。由於家境貧困,加上弟弟也要繼續學業,她在初中畢業后選擇去了湖南第一師範學院讀定向免費師範生,2016年畢業后被分配至桃子溪小學任教至今。

  在問及三年的教學生涯是否辛苦時,她答道:「我喜歡教書,所以不覺得辛苦,辛苦的是其他的,是那些沒用的檢查。」

  據李田田此前發表的文章內容,教學期間頻繁有上級前來檢查衛生,嚴重影響教學進度。她表示,自開學以來,學校幾乎每周都有檢查,「隔兩天,我們就要帶學生大掃除。停課掃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語文課已停滯不前。」

  文章發表后,李田田表示沒想到會引起如此大的轟動,心情十分複雜、難以平息,也給她原本的生活帶來不小壓力。她講述,近幾日,校領導規定,凡來校的朋友須在門衛處登記,她的外出行程也被要求向校領導如實彙報。「我見朋友只能在校外見,不能帶進學校,我去哪個地方幹什麼也要告訴他們,現在我的壓力真的很大。」

  除了生活上的改變,李田田的教學任務也由原來兩個班的語文教學兼一個班的班主任變成了現在一個班的語文教學兼班主任,「文章發出來后,我的任教課程減半,這是我目前課最少的階段。」

  紅星新聞記者隨後詢問了李田田的一位學生。這位學生表示,李田田曾在天熱的時候給全班51位學生買飲料;曾為學生添置幾十本課外讀物。「最開心的是和田田老師一起在晚上看月亮和星星,同學們一起玩丟手絹,我不喜歡語文,但是我喜歡田田老師上的語文課。」

  李田田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確實給孩子們買了書,多為哈利波特、恐龍科普等,總共花了兩千多元。

  有學生家長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李田田的文章也被家長轉發至家長群,不少家長給予支持態度:「感謝老師,孩子們和家長都支持你」「敢直言的老師應該得到尊重」。

    

  李田田在聽到學生、家長對她的喜愛和鼓勵后,表示很感動。她一開始覺得自己被孤立,雖然同事沒有為難,學校沒有處分,但感覺大家有疏遠。現在看到網友、家長和學生都在幫助和支持她,她真的很謝謝他們。

  對於現在是不是後悔當初發那篇文章,李田田說:「不後悔,發了就沒什麼後悔的。」

  對於現在最大的期望,李田田稱,現在壓力有點大,只想回歸正常人的生活。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02: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