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想買何物因沒湊足五百元而依依不捨地離去

京港台:2019-9-23 13:04| 來源:顧保孜 | 評論( 30 )  | 我來說幾句

周恩來想買何物因沒湊足五百元而依依不捨地離去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973年10月,正是秋高氣爽的季節,周恩來覺得自己的病情穩定了,身體還不錯,於是又陪同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一行前來河南洛陽訪問。

  14日上午11時30分,專列準時開進洛陽車站。一進車站映入眼帘的是五彩繽紛的歡迎隊伍。自從周恩來去年查出癌症后,特別容易疲倦,身體也日漸消瘦。但周恩來向來有很強的自制力,只要在公開場合,他總是及時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表現出良好的精神狀態。這次儘管他十分疲勞,但下車向歡迎的群眾揮手致意時依然笑容滿面,和站在歡迎隊伍前列的省、市委負責同志握手時也和以前一樣,目光直視對方,手掌有力一握,讓人感受他由衷的熱誠和真摯。

  

  周恩來陪同貴賓來到洛陽友誼賓館。周恩來按照禮節將貴賓送到房間休息后,才回自己的房間時。在路過一個長廊,見兩旁花池裡的花株一片枯黃,就問:「這是什麼花?」

  身邊一個同志答道:「是牡丹花。」

  「牡丹花,幾月開?」

  「四月底五月初開。」

  「我來的不是時候啊,明年五一我來看牡丹。」此時的周恩來心中有著無數的明年,他哪裡知道無情的病魔正在一天一天走進他身體深處……

  下午,周恩來陪同外賓驅車前往著名的雕刻藝術寶庫龍門石窟遊覽參觀。

  龍門在洛陽市南二十五華里的伊水之濱。青山對峙,伊水北流,遠望如闕,故稱「伊闕」。東西兩山自北魏迄於唐宋,開鑿了大小窟龕兩千多個,雕造精選的佛像有十萬多尊,鐫刻造像題記和碑銘三千六百餘品。自古就是遊人薈萃的勝地。

  周恩來和賓客在龍門下車后,可能是陽光太刺眼,他用手在眼眉上搭了個涼棚,環視四周風光,一邊是碧波蕩漾的河水,一邊依山是密密麻麻的石窟。的確,這是一處少見的精美古迹。周恩來臉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這樣的閒情逸緻在一國總理日程中實在太少太少。往往這個時候,周恩來總是表現出流連山水的神情。

  他陪同外賓順著伊水岸旁的大路向南走去,看著碧波粼粼的河水自言自語地說:「伊水,這是伊水啊!」

  當周恩來漫步來到禹王池旁,看到泉水湧起的漣漪在陽光下閃閃泛光,就問:「這水很好吧?」

  「這泉水四季恆溫,常年都是二十度。」工作人員回答道。

  周恩來好奇地彎腰蹲下身子,把手伸到水裡劃了划,點了點頭,「是,溫溫的。」

  周恩來和貴賓走進賓陽中洞。這個石窟是北魏遷都洛陽后,宣武帝元恪為孝文帝元宏和文昭皇太后營造的早期洞窟之一。本尊雕像是釋迦牟尼,窟頂刻著華麗的蓮花寶蓋,挺健飄逸的伎樂飛天迎風翱翔,是北魏的代表作。當講解員講到洞口兩壁有名的「帝后禮佛圖」浮雕,在1934年被帝國主義分子普愛倫賄賂國民黨政府,勾結奸商盜鑿走的時候,他臉上浮現了氣憤神情,嘴裡不斷地說:「可恥!可恥!」

  看了賓陽洞,來到禹王台。這裡正在出售龍門碑刻拓片,周恩來好奇地問:「這是什麼?」當他知道這是魏碑拓片,就拿起一套散發著墨香的拓片反覆地看,有些愛不釋手。他問:「多少錢一套?」

  「五百塊。」

  周恩來扭頭問身旁的秘書帶了多少錢?秘書面露為難,輕聲說帶的不多。周恩來又問了幾個同志,都說帶的不夠。大家湊了一下,也沒有湊夠。於是秘書向周恩來建議:「是否到北京匯錢來,請他們寄一份……」

  周恩來趕緊擺手制止秘書再往下說。「不行,那樣做,他們就不收錢了。」

  周恩來的舉動讓旁邊的市委領導看見了,他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心想總理喜歡我們石窟的拓片,這可是我們洛陽的驕傲,偌大的一個古都給總理送一套拓片都送不起?也太寒磣了吧。於是他向總理提出:我們送一套!

  「嗯———」周恩來馬上警覺地望著這位領導,口氣非常嚴肅:「怎麼能這樣呢!?」

  市委領導不好再提「送」了,因為這是周恩來最忌諱的「禮節」之一,也是他鐵的紀律,更是他的原則。

  周恩來反覆看了半天拓片,最終還是因為沒有湊足五百元而依依不捨地離去。

  大家心裡酸酸的,卻無能為力,身邊的人都知道,周恩來絕不可能帶走一樣送的禮品,即使出訪在國外,外國元首送給他的禮品,回國后他也要統統上交外交部禮賓司,自己決不留一樣禮品在身邊。不僅自己不留,身邊工作人員接受的禮品也一律上交,跟他出訪除了外表風光外,實惠的內容一樣沒有,清白和緊張,就是那個時候工作人員最獨特的感受。

  石窟山壁下有一個潛溪寺,緊鄰它的石壁有一塊清代草書碑。周恩來在石碑前問省外辦的一位同志:「你知道這是什麼人寫的嗎?」

  「不知道……我不懂這方面的東西。」這位同志臉有些微紅,感到不好意思。

  周恩來說:「這是清代一位進士寫的。」

  看罷潛溪寺,來到萬佛洞。周恩來在萬佛洞又琅琅背誦出了駱賓王的《討武曌檄》詩句。這使大家驚訝不已,心裡太敬佩總理了,他學識真是太淵博了,而且有著驚人的記憶力,從古至今的事情沒有他不知道的。

  接著,周恩來陪同貴賓又連續看了蓮花洞、古陽洞、藥方洞。走累了,大家便在奉先寺下邊稍事休息。

  休息時,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高興地向周恩來講起他小時候的幻想,說他小時候就喜歡考古,愛好研究,曾經想從加拿大地下挖個洞到中國來。大家不由地被這個外國總理天真的幻想逗得哈哈大笑。周恩來也一陣大笑,但他畢竟是出色的外交家,話鋒一轉:「這說明你很早就想了解中國,研究中國的歷史,和中國友好往來。今天你的夢想實現了。」

  大家一陣談笑后,就信步走上奉先寺的石階。

  

  奉先寺是龍門唐代石窟中規模最大、雕刻最精美的重要石窟。中間的「盧舍那佛」高達十七米多,一個耳朵就將近二米高。盧舍那佛的寧靜莊嚴,弟子的虔誠持重,菩薩的端嚴矜持,天王力士的剛健暴烈都刻畫得栩栩如生。面對歷史巨匠的精美作品,作為今天的人們心情並不輕鬆,因為「文革」中這些文物再次遭到「破四舊」的洗劫,許多石像被打砸的面目全非,殘缺不全。外賓們一邊參觀一邊惋惜,然而他們並不知道佛像是近期破壞的,還以為是毀於戰火。

  對於佛像的遭遇,周恩來心知肚明,從進入展廳,臉上就沒有了微笑,神情越來越凝重,他默默站立在這些宏偉的也是支離破碎的石像前。他對文物所的同志說,古人留下不僅是文物,更是中華民族的文化遺產,我們要精心保護啊。不然對不起先人,也對不起後人啊。

  由龍門石窟回到賓館,已是下午四點多鐘。他一到賓館,一直跟在他身後的保健大夫張佐良趕緊遞給周恩來一片葯,請他服下。因為在這些人中間他是知道周恩來病情的人,對於總理身體情況他也是最擔心的,時刻記著總理服藥的時間。

  周恩來接過藥片,沒等送到嘴邊,藥片突然從手指縫掉在地下,不知滾到哪裡去了。

  保健大夫要再拿一片,可周恩來不讓。他和大家一起在地毯和沙發下找,小小藥片好像和大家捉迷藏,幾個人一起找,就是找不到。

  張醫生拿著藥瓶勸總理說: 「別找了,還是再換一片吧。」

  周恩來不肯:「不,再找找,這葯是進口的,太貴了。要注意節約啊!」大家只好又找起來。突然,周恩來指著北邊的沙發,高興地說:「在這裡,在沙發底下。」

  服務員移開沙發,把藥片揀了起來,周恩來伸手接了過去。服務員心想,藥片已經髒了,不能讓總理再吃,忙說:「總理,這葯……」周恩來卻說:「沒事,沒事。」用手帕把葯擦了擦就放在口中服了下去。

  周恩來服罷葯進裡面卧室休息,他坐在床邊吩咐說:「六點半走,提前叫我。」說了拉起被子正要躺下,看看自己的腳上還穿著皮鞋,又看看乾淨的床鋪,猶豫了一下。服務員馬上明白了總理的心思—因為時間短,穿鞋費時間,他不想脫鞋子了。機靈的服務員拿來條浴巾,墊在放腳的地方。周恩來看了覺得不行,服務員忙說:「總理,放上去吧,髒了洗洗就行了。」周恩來這才小心地躺下蓋上被子,他拖著病體,走了那麼多路,實在太疲憊了,而這個小休,也只有半個小時。

  時針走得太快了,眨眼快到6點鐘。

  周恩來囑咐提前叫他。但是,大家總想讓總理多睡一會兒,就一眨不眨盯著鐘錶的時針,靜靜地一秒一秒地讀,當大家在外間數到6點25分時,只聽見裡屋一聲哎呀,秘書進去一看,周恩來已經坐了起來,正在看手錶:「就剩五分鐘了!讓你們提前叫我,為什麼不叫呢?我是來陪外賓的,外事活動我們要帶頭遵守紀律。以後可不要這樣了。」

  大家誰也不申辯理由,覺得讓總理多睡了一會,挨點批評也值得。

  周恩來和外賓就要走了,和來時一樣,他和地方負責人一一握手告別,表示謝意。大家說:「歡迎總理再來洛陽!」

  周恩來一連高興,提高嗓門回答:「明年『五一』我來看洛陽牡丹!」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第二年「五一」,牡丹花期將至,周恩來卻病情加重,即將住院。為中國革命奮鬥奔波了一生的周恩來,他把最後的足跡留在了牡丹的故鄉,「我明年來洛陽看牡丹」的承諾,也成為了永遠無法兌現的遺憾。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13: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