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情「敗家子」:逆天改命 卻敗光百億 淪為笑柄

京港台:2019-9-21 04:45| 來源:人物十分鐘 | 評論( 17 )  | 我來說幾句

最悲情「敗家子」:逆天改命 卻敗光百億 淪為笑柄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

  從首富到首負

  大家都聽過一句話:首富和首負,其實就在一夕之間。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眼看他風光之時,娶漂亮女星,光是婚慶公司的花費就用了500萬,整個小縣城張燈結綵,席開500桌,婚車200輛,每個來喝喜酒的人,不但嚴禁送禮,還要倒發紅包,自己公司的一萬多名員工,每人都收到一個500元的紅包。

  可誰又能想到,幾年之後,眼看他樓塌了。

  不僅百億家產被敗光,還欠下兩億債務,賓客散盡,債主堵門,名字赫然登上了「失信名單」,限制出境以防外逃。

  他就是曾經的山西首富,全國最大民營鋼鐵廠「海鑫鋼鐵」的第二代掌門人——李兆會。

  

  李兆會22歲就接過了父親的擔子,出於一場意外。

  2003年,當時還在澳洲做「富二代留學生」的李兆會,突然接到一個噩耗:父親被人在辦公室用槍打死。

  悲痛驚惶的李兆會只好退學回家,在一眾叔伯的扶持下,匆匆接過了父親一手打下的基業,成為了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百億富豪。

  關於父親李海倉的遇害,當時曾經轟動一時。

  李海倉白手起家,從一個榨油廠工人成為資產百億的民營企業家,並歷任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官商兩道,都是響噹噹的人物。

  2003年,一位叫馮引亮的人來到李海倉辦公室,他原本是李的朋友,因為當年把自己造紙廠的土地賣給了李海倉,覺得價格低了,想要李海倉再多補償一點,被拒絕後心生惡念,馮在辦公室用自製土槍殺害李海倉之後,開槍自殺。

  這樣的變故,讓本來沒有絲毫接班準備的李兆會,硬生生被推到了舞台中央。他本就不喜歡父親的鋼鐵生意,可是,總不能讓父親辛苦打下的基業,群龍無首,分崩離析吧?如果這樣,父親在九泉之下也難瞑目啊。

  李兆會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就在大家都覺得這位提前轉正的「太子爺」,還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遲早要被那些老資歷的叔伯長輩們架空的時候,李兆會卻用自己的能力,讓大家對他刮目相看,服服帖帖。

  2、

  逆天改命救父業,

  卻淪為笑柄

  首先,李兆會要做的,是把這第一把交椅坐穩。

  父親死了,現在公司里資歷最老的人,就是當年和父親一起創業,現在是副董事長兼黨委書記的辛存海。

  李兆會動用了家族的力量,在爺爺和叔伯們的支持下,將這個「外人」調離了公司的核心,從此養老去也。接下來,李兆會又用一家水泥廠的代價,將五叔李天虎「逐出」海鑫,然後把和自己關係親密的六叔調進權力核心,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

  經過這樣的手段,李兆會掌門人的位置算是坐穩了,手裡也有了絕對的實權。接下來,他有更遠大的抱負。

  李兆會畢竟是留過洋的,與他的父輩們只知道鍊鋼賣剛不一樣,他知道資本和集團化的力量。

  他利用海鑫鋼鐵的流動資金,進入了更多賺錢的行業:股市、房地產、能源、保險,在他的帶領下,海鑫鋼鐵那一年實現利潤12億元,成為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年。

  接下來的幾年裡,李兆會將父親留給他的單一鋼鐵廠,發展成為集焦化、發電、水泥、房地產、金融、保險等行業為一體的集團公司,2008年,李兆會以125億身家成為已知的「山西首富」。

  2008年之後,中國的鋼鐵行業陷入了「產能過剩」的泥潭。當時中國經濟學家、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思危指出:目前我國鋼鐵行業的產能過剩達到2億噸,按照每噸鋼材產能投資5000元計算,中國鋼鐵行業的投資浪費達1萬億元之多。

  2009年,為了改善這個問題,工信部發布了《現有鋼鐵企業生產經營准入條件及管理辦法》並進行意見徵集,對產能在100萬噸以下的普通鋼企和50萬噸以下的特鋼企業設置了紅線,意味著國內超過一半的鋼鐵企業面臨淘汰。

  儘管中國的基建工程遍地開花,但是還是趕不上鋼鐵廠鍊鋼的速度,尤其是大部分鋼鐵廠只能生產出普通鋼,而許多工程的質量要求已經不合適了。大部分鋼鐵廠不是沒有看到這個趨勢,但他們就是眼睜睜地無能為力。

  而李兆會卻很有遠見地駕駛著海鑫這輛車,暫時繞過了這些泥潭,將公司原本單一的業務模式拓展出多個行業的集團化產品,隊伍還越來越壯大。

  當時就有人評價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中興之主」。

  就在他的財富到達了巔峰的時候,李兆會迎娶了一位女星,曾在《非誠勿擾》里出演的華誼二線演員車曉。

  

  轟動一時的婚禮,不僅在當地成為新聞,也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山西,從來不缺這樣戲劇化的新聞,這塊神奇的土地百年前曾產生過「晉商」這樣的商業奇才群體,近些年來,又因為「煤老闆」的驟然崛起,成為了「暴富」的搖籃。

  如果從海鑫集團現在多的元化產業來說,李兆會也算是個「煤老闆」,但他不是傳統的開礦賣煤,而是運作資本的冒險家,投資客。

  但冒險家的成功和失敗,往往也就在一念之間。

  就像李兆會那場轟動的婚禮一樣,和車曉的婚姻只維持了一年就結束了,他在資本圈的好運,彷彿也戛然而止。

  

  先是被查出套現山西證券四千萬,被請去「喝茶」,接下來的事情就像「牆倒眾人推」一般,又被接連查出涉嫌造假賬、偷逃稅款以及向關聯公司輸送利益轉移資產,銀行不敢借錢給他了,這位資本運作的好手,頓時成為無米下炊的巧婦,西牆拆了那麼多,卻沒有東牆可以拆來補。

  海鑫鋼鐵那麼大的集團,就沒有人伸出手來幫一幫他嗎?這也是李兆會因為太年輕犯下的一個大錯。和父親李海倉官商兩道都「長袖善舞」,交遊廣闊不同,留洋回來的李兆會,似乎不願意和當地政府有多少交集,他更相信資本的力量,而不是老一套的人際關係。

  更何況,全國都在為鋼鐵產能過剩發愁,李兆會的鋼鐵廠正好休息休息,這個時候,誰還會把錢投進來去生產一堆賣不出去的鋼鐵呢?

  終於,曾擁有上萬名員工、納稅額佔全縣60%的「萬畝鋼廠」,李兆會父親李海倉一生的心血,隨著所有鍊鋼爐的熄滅,歸於死寂。走投無路的李兆會,淪落到了賣私人飛機還債的地步,被人嘲笑為最無用的「敗家子」,才第二代就敗光了祖上基業……

  

  3、

  李兆會絕不是「劉阿斗」

  可李兆會真的是「劉阿斗」嗎?

  我們從他接任海鑫鋼鐵知乎的一系列動作可以看出,李兆會和那位「樂不思蜀」的劉阿斗是完全不同的。

  首先,他有手段、有魄力。

  他是因為意外而接位的,如果他是劉阿斗,估計活不過兩集就會被一干老資歷的長輩們架空。但他不僅沒有成為傀儡,反而先發制人,清除了幾個核心骨幹,安插進自己的親信,並得到了家族的支持。

  其次,他有遠見。

  鋼鐵產能過剩遲早會讓一大批鋼鐵廠倒閉關門,這不是努力就可以避免的問題,而是遲早的事情。他看到了這個未來,在還有流動資金的情況下,多元化發展,也確實收到了不錯的效益和結果,同時,他還給自己留了後路,那就是不斷轉移資金,這樣即使將來鋼鐵廠到了,他不至於連東山再起的資本都沒有。

  當然,李兆會這麼做,對於鋼鐵廠近萬名工人來說,是不負責任的。但他不是聖人,不是道德家和慈善家,他本質上首先是個商人,權衡利弊,唯利是圖。

  表面上看,李兆會現在是「失信執行人」,敗光了上百億資產,還欠著2億多,但是,我不相信在資本圈打拚了多年的李兆會,會失敗的如此徹底……

  山西「煤老闆」的時代結束了,但李兆會的未來還有多種可能。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14: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