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噴!巨貪區委書記栽在「省長情人」的身上

京港台:2019-9-15 05:28| 來源:大河看法 | 評論( 35 )  | 我來說幾句

笑噴!巨貪區委書記栽在「省長情人」的身上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生日那天,他迎來了江蘇省紀委的辦案人員,從此,他從人生的高峰重重落下,曾經的風光隨著調查的深入,煙消雲散……

  經濟學碩士的政治抱負

  1961年,朱渭平出生於江蘇靖江,關於他的原生家庭,知道的人非常少,只知此人是研究生學歷,經濟學碩士,長期在無錫任職,地方人脈深且厚。

  在出任濱湖區委書記前,朱渭平曾任無錫市化工研究設計院副院長,無錫市石化局黨委委員、局長助理,宜興市副市長。2007年,朱渭平當選濱湖區委副書記、區長。

  大家可別小看了朱渭平這個區長,要知道,無錫是全國15個經濟中心城市和全國優秀旅遊城市之一,連續多年位居全國城市國內生產總值前十位。濱湖區是無錫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下轄太湖國家旅遊度假區等五個開發區,僅5A級景區就有兩個,中央電視台興建的唐城、三國城、水滸城等影視基地都在他的地盤上。

  朱渭平有自己的政治抱負,主政濱湖區期間,他的執政理念是:資源有限,發展無限,創新才能發展,堅持才能成功。「膽子大、有魄力」「超前發展、創新發展」,這是一部分幹部群眾對朱渭平的評價。而無錫官場對朱渭平本人卻褒貶不一。一位和他接近的人士告訴記者,朱渭平本人是個極其有朝氣和魄力的人,年輕但富有爭議。另外一位知情人士則稱,正是因為他的這種銳氣,也使得部分執政做法引起周圍人的不滿。

  可是不管怎麼說,在朱渭平的帶領下,濱湖區經濟快速發展,成了無錫市新的行政中心和城市核心功能區,基礎配套設施建設工程量巨大,政策配套資源豐富,是官場的「香餑餑」。

  從「愛美人」到「愛鈔票」

  混跡官場多年,朱渭平的心裡一開始還有一條底線,他深知自己如今的地位來之不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自己得拎的清。可想是一回事,怎麼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漸漸地朱渭平發現,自己周圍多了不少人。

  他剛剛當選區長時,有一個姓康的開發商老闆來他家做客。臨走時留下一個紙箱。朱渭平抱起來一掂量,好嘛,分量不輕,裡面肯定不會是書,那就肯定是錢了。

  朱渭平心想這可不能要啊!連箱子都沒開,抱著就衝出去了,因為追的太急,他還被小區里的一輛小車撞了一下,導致全身上下多處軟組織挫傷。這件事被媒體大肆宣揚,隨處可見「朱區長拒賄不懼車禍」的報道。

  朱渭平的妻子金某,是當地一家銀行支行行長。她抱怨他說:「你這是何苦?幸虧人家車開的不快,要是快點,你為了還那點錢還不得被——」朱渭平立即嚴肅的打斷妻子的話:「你我能有今天不容易。何況我都快50歲的人了,家裡不缺吃、不缺喝的,為了那些小錢栽跟頭不值!」

  於是大家都知道了,朱區長不愛錢,得找別的路子。別說,這路子還真被有心人找到了。

  有一次,無錫二泉特種鋼管有限公司(以下稱「二泉特鋼」)董事長張建請朱渭平吃飯。席間,張建特地叫來一個名叫盧萍的小演員來作陪。美女在身側,還有美味佳肴,酒過三巡后,朱渭平很盡興,當晚就喝多了,被張建送入酒店休息。第二天早晨醒來,朱渭平傻眼了,自己光著身子躺在床上,旁邊是一絲不掛的盧萍……

  雖然睜開眼睛的一瞬間覺得很難為情,但是朱渭平很快就說服了自己:「這不是大事兒,就算別人知道了,頂多也就說自己生活作風不好,都是小節問題。」就這樣,朱渭平什麼都沒說,只是悄悄的讓人把張建求的事兒給辦了。

  可有些事就像吸毒,一旦沾染上就戒不掉了。從那以後,無論誰請客吃飯,朱渭平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都希望能有美女相陪。

  很快,朱區長這點「無傷大雅」的「小愛好」被大家摸透了。美女嘛,有的是,別說是美女,只要朱區長能給辦成事兒,就是嫦娥他們都能給找來。

  可接觸的美女多了,朱渭平覺得不對勁。雖然人是別人安排的,但自己好歹是個區長,一個大男人,總不能每次都兩手空空沒點表示吧?這面子還往哪擱?可要想滿足這些女人的胃口,他那點薪水還真就不夠,就這樣,再有人找他辦事,臨走時留下個信封,他也就半推半就「笑納」了。

  錢權交易的「二人轉」

  工作上,朱渭平「善於資本運作」在當地是出了名的,他曾用濱湖區政府下屬融資平台募資20餘億元,與北京等地多家資本大鱷競購北京某集團出讓的股權,引起媒體和資本市場廣泛關注。

  雖說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此次競購股權沒有成功,但朱渭平操盤的其他項目,給他帶來了巨額回報。拆借3億元財政資金幫助「同學」吳某收購樓盤,就是其中一例。

  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學習班,是一些政商名流學習交流的地方。但總有那麼些人帶著不良目的混跡其中,盯著同學手上的權力和資源,上海房地產商吳某,就是一個深諳此道的人。

  2009年世界金融危機肆虐,一家香港公司欲將在上海開發的房地產項目低價出售。精明的吳某看到了商機,但苦於自己手上只有幾千萬元流動資金,要拿下價格數億元的房地產項目,無異於上演一場「蛇吞象」。

  吳某把目光瞄向了同學朱渭平。他明白這位蘇南發達地區的黨政一把手,是有能力幫他解決這筆巨額資金的,關鍵是要給他足夠的誘因和動力。於是他在邀請朱渭平夫婦實地參觀該房地產項目時,提出如果項目收購成功,就將其中一套價值人民幣1000多萬元的住宅送給朱渭平。

  朱渭平雖有過猶豫,但最終還是貪慾戰勝了理智,他答應了。金錢撥動了權杖,朱渭平和吳某開始賣力上演權錢交易的「二人轉」。一邊是朱渭平不和班子成員商量,在區屬國有公司負責人覺得有風險、心裡沒底的時候,主動做工作,要求其將本應扶持當地中小企業和新興產業的3億元財政資金拆借給吳某;一邊是吳某費盡心思地為朱渭平裝修房子,朱渭平夫婦二人多次對房屋裝修提出意見。

  吳某獲得資金后,順利收購了該房地產項目,重新裝修后再次銷售,獲利數億元。朱渭平也順利拿到了那套裝修精緻的豪宅,價值人民幣1406.58萬元(含契稅)。「二人轉」以吳某「空手套到大白狼」和朱渭平「空手喜獲大豪宅」而「精彩謝幕」。兩人各取所得,皆大歡喜。為掩人耳目,朱渭平授意吳某將房產證辦到其實際控制的上海勝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名下。然而,朱渭平一天都沒有住過上海這套房子。朱渭平大言不慚:「我讓他抱了個金娃娃,他給我一套房子不算什麼。」

  夫妻共譜「撈錢協奏曲」

  在濱湖區,朱渭平的政績不可謂不好,威望不可謂不高。他一手抓當地經濟發展,另一手也把自家企業打點的紅紅火火。

  1987年,26歲的朱渭平研究生畢業後到無錫市化工局參加工作,就一邊上班一邊跟隨其父親做化工生意,利用父親公司的平台拉業務、賺提成,做得風生水起。1999年,朱渭平父親年事已高,將公司交由朱渭平全權打理,當時已經任宜興市副市長的朱渭平為掩人耳目,將公司登記在其哥哥名下,自己當幕後掌柜。一路下來,朱渭平利用職務影響力,為自家公司招攬業務,以公司名義又成立實體和投資公司,先後對外投資入股10餘家大型企業,涉及化工、建材、房地產、酒店等多個領域。朱渭平成為了擁有數億資產的「地下富翁」、「成功商人」,家庭持有的住宅、商鋪就達20餘套。

  話說,妻賢夫禍少。妻子金某,在朱渭平貪腐墮落的過程中,充分發揮了「貪內助」的作用。金某不滿足於已經擁有的優裕生活,整天想的就是怎樣錢生錢、利滾利,為朱家財產滾雪球式的增長,做出了很大「貢獻」。

  金某一開始並不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彩旗飄飄」,作為支行行長,她是一位理財好手,替朱渭平把幾億元的公司和家庭財產打理得井井有條;朱渭平對外投資入股,她調度資金,積極參與;朱渭平帶回錢財,她不問正當與否,照單收下;免費旅遊、吃喝,購物卡、現金和各種貴重物品,她來者不拒;企業老闆和機關幹部走「夫人路線」,她欣然接納,然後狂吹「枕邊風」。

  做土石方工程的老闆劉某,想承接濱湖區的一處工程,但限於公司資質過低不能參與投標,朋友提醒他可找金行長助一臂之力。他想自己和金行長非親非故,唯有金錢開道才能成功,考慮到現金和物件體積太大,就先後兩次送給了金某2根500克的金條。

  出乎他意料的是,金行長對價值十幾萬的金條,沒說什麼就收下了。其實在金某的經歷中,這種場景太多了,在別人送到她家和辦公室的錢物中,十幾萬元的東西在她眼中早就習以為常了。當然,金某也是有「情」有「義」的,回到家跟朱渭平一說,朱渭平立即給工程負責人打了電話,劉某順利拿到了土石方工程,一次權錢交易就這樣完成了。

  當然,這只是朱渭平夫婦倆「撈錢協奏曲」里的一小章,很多企業主和少數機關幹部,通過走「夫人路線」,注以感情、物質投資,在朱渭平的幫助關照下,最終實現自己的目的。

  朱渭平的哥哥幫朱渭平打理公司,簽協議、辦手續,忙得不亦樂乎;朱渭平的母親面對有求者送上門的名貴手錶等,沒有絲毫猶豫就收下了。甚至朱渭平的妹妹們,對他人也是有求必應,托朱渭平利用職權幫忙關照、辦理請託事項。這些人推波助瀾,共同接受請託,收受錢財,「齊心協力」把朱渭平推向了犯罪的深淵。

  拜佛迎來「活菩薩」

  這邊忙著「財源滾滾來」,朱渭平也沒忘了讓另一邊「桃花朵朵開」。

  早在2008年,朱渭平跟省建材總公司總經理王占成等人在一起開會,由於兩人是老同學,他們並排坐在一起。誰知王占成剛發完言,檢察機關的人就直接走了過來,從會場上把王占成帶走了。朱渭平做賊心虛,驚得臉色蒼白、冷汗直流,好半天沒有站起來。

  金某知道后安慰他說:「沒事兒,你就是太緊張了。咱們做的事兒確實不大好,這樣吧,你去拜拜佛。心裡能平靜點。我聽說靈山大佛挺靈的。當初建靈山大佛時你沒做什麼貢獻,以後大佛周邊需要建設什麼,你可得積極點。」

  靈山大佛是無錫國家數字電影產業園(又稱「華萊塢」,意為美國有好萊塢、印度有寶萊塢,無錫要打造華萊塢)的一部分。它高88米,相當於一幢30層樓房的高度,比四川樂山大佛還要高出17米,是無錫的標誌性建築之一。

  朱渭平覺得妻子的話有道理,而靈山就在他的地盤上,他沒事就去靈山「視察」、拜佛。朱渭平拜佛的事兒很快被有心人知道了,大家又發現朱渭平的新愛好了,什麼金菩薩、玉菩薩、肚子里塞了銀行卡的菩薩,一個接一個往朱家送。看著滿屋子的菩薩,他還真就平靜了不少,金某高興的說:「你看,這就是佛法的力量,菩薩在保佑你!」

  2009年初的一天,朱渭平去靈山拜完佛后,順路去張建的二泉特鋼看看。他這次是興起而來,卻沒想撲了個空,張建不在,是一個叫沈虹(化名)的辦公室主任接待的他。

  當時27歲的沈虹不僅人機靈,長得還漂亮,曾經在影視劇中演過幾個小角色。雖然那天二人沒說幾句話,但是朱渭平對她印象深刻。第二天,張建去朱渭平辦公室彙報工作,朱渭平想起前一天的事,順嘴說了一句:「你那個叫沈虹的辦公室主任不錯。」

  張建眼珠子一轉,以為朱渭平看上沈虹了,不久就找機會把沈虹介紹給他,私底下還說:「不瞞你說,我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沈虹挖來的。可別小看了她,這丫頭有些來頭,說不定將來還能用得上。」

  朱渭平當時沒把這話當回事兒,可隨著倆人關係越來越親密,有一次,朱渭平在沈虹的錢包里看到一張照片,照片中沈虹親熱的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那個人恰恰是本省的一位副省長!

  朱渭平大吃一驚,趕緊問沈虹是怎麼回事。沈虹搶過照片說:「既然你看到了,那我也不瞞你了。我和他是老相好,已經認識好幾年了。你要是介意的話,那咱們就算了,反正我看你對我也沒幾分真心。」

  自己的情婦居然還有別的情夫,換了別的男人早就暴跳如雷了。朱渭平一開始也是怒從心起,可平靜下來后他想:「沈虹是副省長的情人,副省長可比自己級別高多了,有了這層關係,沈虹能幫我辦成不少事兒啊!」朱渭平當即表示自己不會如此小心眼,他此時看著沈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著一尊活菩薩,一尊能保護自己、改變自己仕途的「活菩薩」。

  心繫權貴送豪車

  自打知道沈虹和副省長的關係,朱渭平就真把沈虹當成菩薩一樣供著。

  有一次,沈虹對朱渭平說,副省長打算把他幾年前用過的一輛舊帕薩特轎車送給她,她問朱渭平自己該不該要。

  朱渭平心裡頓時覺得不是滋味:自己的小情人開別人的舊車,這也太說不過去了。於是他對沈虹說:「領導送的東西不好不要,可是我不忍心讓你開舊車,這樣吧,你先收著,到手后處理掉,我再給你買一輛奧迪A6。」沈虹心花怒放,對朱渭平更加溫柔體貼。

  奧迪A6至少要60多萬元,這錢從哪來呢?就在這時,無錫雪豐鋼鐵為二泉特鋼擔保的一筆貸款到期了,朱渭平知道機會來了。

  原來,朱渭平曾以區長的身份要求無錫雪豐鋼鐵有限公司(簡稱雪豐鋼鐵)為張建的二泉特鋼擔保,從朱渭平妻子毛彤所在銀行梁溪支行貸款7000萬元。然而,當雪豐鋼鐵替二泉特鋼歸還了這筆貸款及利息之後的第6天,濱湖區法院卻裁定二泉特鋼凈資產為「-1.42億元」,二泉特鋼破產了。

  由於擔保承擔連帶責任,雪豐鋼鐵不得不繼續替二泉特鋼償還無錫農村商業銀行1800萬元的貸款以及利息。這兩項加起來,雪豐鋼鐵因為二泉特鋼的破產損失了8800萬元。

  雪豐鋼鐵不甘心吃這麼大的虧,多次向上面反映,說這是二泉特鋼的陰謀。由於這件事是朱渭平出面協調處理的,所以指責二泉特鋼就等於指責朱渭平。

  「在雪豐鋼鐵償還銀行的貸款之後,僅僅6天時間,法院就作出重整的裁決,一定是有預謀的,因為6天時間連準備材料都不夠!」雪豐鋼鐵負責人憤憤不平地說。

  張建光是從雪豐鋼鐵就撈取了8800萬元好處,他自然不會虧待幫了他大忙的朱渭平。朱渭平很快就有錢給沈虹買車了。

  「感激」情人豪擲千萬別墅

  買完車還差什麼呢?差房子啊!2011年1月的一天晚上,朱渭平已經睡下了,忽然電話響了,朱渭平一看,原來是沈虹。他趕緊走出卧室接電話。沈虹在電話里說,讓他趕緊去她家,有要事商量。朱渭平只得騙妻子有緊急公務要處理。

  朱渭平到了沈虹家,剛一進門,沈虹就一頭撲到他的懷裡,哭得梨花帶雨:「老公,我們還是分手吧,他剛剛給我打電話,說在南京給我買了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要我立即搬去……」

  朱渭平自然知道這個「他」就是那位副省長,他心想,沈虹可是我的菩薩,她要是走了,我和副省長的關係不就斷了嗎?不行!

  想到這兒,他抬起頭說:「這樣吧,你去做做領導的工作,不要去南京。只要你留在我身邊,我在上海給你買棟別墅!」沈虹這才破涕為笑。

  可買別墅這事兒,上牙碰下牙,好說不好辦,況且一套別墅要好幾千萬,哪能隨便買?為了保險起見,朱渭平其間不止一次提過想要跟副省長見個面,可都被沈虹拒絕了,沈虹說:「虧你當了這麼多年的官,怎麼不懂規矩呢?我和他的關係見不了光,人家不會和你見面的。再說了,我已經跟他提過你了,他答應幫你,這不就行了嗎?」

  2011年7月,朱渭平順利升任無錫濱湖區區委書記,同時兼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和無錫太湖國家旅遊度假區黨工委書記。沈虹高興的說:「你看這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人家都幫襯你呢。」朱渭平心裡想,自己貪了這麼多年一點事沒有,反而還陞官了,這都是沈虹的功勞,他越發抓緊,想趕緊把那套上海的別墅落實了。

  正當朱渭平為了買別墅的錢而發愁時,東窗事發,他和沈虹的事被妻子金某知道了。金某大吵大鬧,恨不能跟朱渭平魚死網破。被妻子鬧急了,朱渭平把眼一瞪:「我跟沈虹在一起,主要是想通過她得到副省長的幫助。難道你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投靠高官?」

  原來,雪豐鋼鐵和二泉特鋼的事,朱渭平之所以幫張建「金蟬脫殼」,除了想撈一把,也是為了妻子,因為二泉特鋼在銀行的貸款是金某經辦的。話說到這個分兒上,金某啞了,只得把苦水往肚子里咽,因為這件事若是鬧大了,她也吃不了兜著走。

  擺平了妻子,這邊幾千萬的別墅錢也有了眉目。當時,「華萊塢」的投資者之一——國有無錫金源國資集團為謀求旅遊影視產業發展,打算出資22億多元收購人保集團持有的華聞控股公司55%股權。

  蹊蹺的是,由於朱渭平的介入,金源集團匯付了22億多元資金后並沒得到股權,股權被北京國際信託以低於報價的價格買走了,金源集團的22億多元資金不知所蹤。

  這麼大一筆錢,金源集團當然不會輕易放棄,但朱渭平以區委書記的身份親自到金源集團給領導班子開會:「你們是國有投資公司,要支持區里的經濟建設。那些錢被區里拿去幫助一些企業解決債務債權等問題了,你們就不要再追了。」就這樣,僅在這一件事上,朱渭平先後得到了「華萊塢」項目、無錫靈山實業有限責任公司、無錫富安集團等多家企業近億元回扣。

  朱渭平掏錢在上海給沈虹買了一棟別墅,並且房產證上只寫了沈虹一個人的名字。把鑰匙交到沈虹手裡時,朱渭平說:「給你買這棟別墅,我別無他求,一是願我們的愛天長地久,二是你一定要多在副省長面前為我美言,讓他多關照我們。」沈虹立刻表示:「放心吧,老公,下一步我想辦法,讓他無論如何也要幫你當上副市長!」

  「活菩薩」變「催命符」

  讓朱渭平沒想到的是,副市長的位子他沒坐上,被告席上倒是給他留了一把椅子。

  2012年9月,有人實名舉報了朱渭平暗箱操作雪豐鋼鐵和二泉特鋼的事。張建被紀委帶走後,很快就把朱渭平交代出來了。2012年11月底,朱渭平被江蘇省紀委「雙規」,他的妻子金某同時被帶走。

  此時,朱渭平還寄希望於沈虹,希望這位「副省長的情人」能走走關係,幫自己一把,直到辦案人員揭穿沈虹作假的嘴臉,朱渭平吃驚之餘,才開始憤憤地罵沈虹:「這個女人不光把我拉下水,還把我當傭人使、當猴耍……」

  原來,沈虹根本就沒有什麼「副省長情夫」,她找PS高手合成了自己跟副省長的合影,然後假裝「無意」露出來唬人。沈虹投入朱渭平懷抱,主要是想從他這裡撈好處,所以極盡溫柔之能事。

  眼看「活菩薩」變成了「催命符」,朱渭平悔不當初,他坐在椅子上,雙手緊緊抓住面前小桌子的邊沿,埋頭沉默了幾秒。「啊……」他狂吼一聲,身體後仰,雙腿伸直,腳上的拖鞋飛了出去……

  接下來,朱渭平交代了自己職務犯罪的全部事實。按照他的供述,辦案人員找到了他剛被調查時轉移走的六個大行李箱,裡面裝著金條、黃金飾品、名貴手錶、象牙、鑽戒、珠寶、玉石等,加上之前在朱渭平辦公室檢查發現的貴重物品,共有300多件(現金和購物卡除外)。在朱渭平辦公室的保密櫃里,一沓沓人民幣、美元擺放有序,有的上面還擺了紙條「退給某某某」。

  朱渭平說,那些金條、珠寶、鑽戒,他平時看都不看,都隨意堆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他還說,多年來,除了傳統的給錢辦事外,低價購房、收受房產、旅遊消費、接受公款行賄都是別人「上供」的方法;逢年過節,面對送上門的各種慰問節禮,大到價值10多萬元的500克金條、裝有數十萬元人民幣、港幣或數萬美元的紅包,小到各類煙酒,他照單全收。

  法院對朱渭平受賄案的判決書共有91頁,其受賄的次數之多、涉及單位和個人之多,令人咋舌,其中接受同一人賄賂就有17次。朱渭平通常在春節、「五一」、國慶、中秋等節假日前後或期間收受。他收的東西太多,也沒時間消費把玩,以至於對很多物品,知道是他人所送,但已回憶不清具體情節。

  經審理查明,1998年至2012年間,朱渭平利用擔任宜興市副市長,無錫市濱湖區委常委、副區長、區委副書記、區長、區委書記等職務的便利,在企業經營、工程承攬、職務晉陞、工作安排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通過其妻子、其母親、其哥哥等人先後非法收受上海某房地產有限公司總經理吳某等個人和單位給予的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2054.23萬元。2014年6月6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朱渭平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二百萬元。

  「還是挺有能力的」,這是朱渭平接受組織調查時留給辦案人員的印象。辦案人員說,朱渭平主動交代問題后,把他說的話記錄下來,稍加整理,就是一份完整的談話筆錄,思路清晰、重點突出。可就是這樣一位能力強、口碑好、威望高的人,敗在了權利下,敗在了利益下,也敗在了紅粉知己的石榴裙下。

  從座上客到階下囚,朱渭平完整的體會到了從大喜到大悲的人生跌落,斷送了他辛苦多年搭建的事業前程,告別了在濱湖的事業,最終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現實生活中充滿誘惑,置身在聲色犬馬之中,面對著真正的考驗,如何管住自己的心、管住自己的手,我想,這是每一位掌權者一生的必修課。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15: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