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克的代價:一輩子無子女的夫妻,寂寞離世

京港台:2019-9-14 06:58| 來源:真實故事計劃 | 評論( 52 )  | 我來說幾句

丁克的代價:一輩子無子女的夫妻,寂寞離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據一項社會調查顯示,中國的「丁克家庭」已超過60萬。在「丁克」愈發流行的當下,拒絕下一代出現,究竟會給家庭和個人帶來怎樣的影響?

  

  丁克,是為我人生的最後一搏

  30歲這年,我突然有了丁克的想法。

  那天我正坐在書桌前複習功課,丈夫湊過來說:「你看,我同事家的小孩子多可愛。」手機屏幕里小寶寶笑得燦爛,我隨聲附和著,生怕他又說出那句「我們也該要個孩子了」。

  剛結婚時,我們沒有要孩子的想法,那時我們都還年輕,承擔另一個生命似乎是很遙遠的事。轉眼到了30歲,一切穩定下來,我卻有了逃離的念頭。

  去年,單位組織我們到上海學習,幾天時間,另一個世界在我眼前鋪開。同樣是做財務工作,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穿著利落西服,站在講台上用英語侃侃而談,周圍人講的是我聽不懂的專業術語和品牌名稱,我坐在他們身邊好像來自另一個時空。

  在上海的最後一晚,我一直站在路邊看辦公大樓的燈光,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不該是這樣。我在南京讀完大學,同時考上了研究生和家鄉的公務員。因為家人覺得公務員更穩定,我回到家鄉,在一腳油門就能逛完的縣裡,每天聽同事們嘮些家長里短,渾渾噩噩地過了八年。

  從上海回來后,我決定給自己一個重新選擇人生的機會,再考一次研究生,和丈夫換個城市生活。

  看到我真的開始學習,丈夫的第一反應卻是「你不可能考上的,別白費力氣,我們都30歲了,還是安安穩穩生個孩子吧」。

  丁克的拉鋸戰在婚姻中打響,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等考上了研究生,我還想再打拚一番事業。如果有了孩子,我的精力和競爭力會大打折扣,也許我這輩子再也沒有翻盤機會了。丁克,是我改變人生的最後一搏。

  或許是對當初干涉我選擇有些愧疚,父母對我考研表示了全力支持,公婆偶爾會說些催生的話,但也理解我的想法。只有丈夫不止一次開玩笑似地說:「要是再不生孩子就離婚。」

  每次聽到這句話,我都會撒嬌混過去,心裡卻有些發慌,怕我們真的會因為這件事分開。我很珍惜和他的感情,結婚前,我們租住在老房子里,廚房沒有熱水管道,他怕我受涼,整整兩年從未讓我洗過碗。可如今家裡的爭吵越來越頻繁,話題最後往往會落到孩子身上。

  我知道這樣有些自私,但我始終放不下夢想。我打算年底再考一次研究生,如果能考上,我會辭職離開這座縣城。偶爾和朋友談起這件事,會忍不住懷疑婚姻的意義,我們到底要做多少規劃,才能和一個陌生人綁定人生。

  ---小乖

  丁克后,我們成了出差狂魔

  在康復科待了幾個月,現實版「久病床前無孝子」不斷在我和妻子面前上演。

  那時妻子才27歲,因動靜脈畸形導致腦出血入院。和她一起做康復的大多是五六十歲的老人,他們經常因訓練效果不好被兒女訓斥,因花銷太大被家人嫌棄。在醫院的十個月,我們聽得最多的一句話是「誰說養兒防老呢?」

  丁克的想法在那時產生。我和妻子是高中同學,相處多年,默契到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也有同樣的心思。

  說服父母的過程很順利,她父母沒有多問,我爸媽則直接來了句:「挺好的,反正生了我們也不想帶。」

  其實結婚前後妻子都懷過一次寶寶,當時她說怕疼,想以事業為重,我們就放棄了孩子。現在想想,還好沒有一時衝動地把一個生命帶到這個世界。

  妻子是醫療設備代理,我在政府部門上班,工作性質使我們經常出差。確定丁克后,沒有了後顧之憂,我們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只有事業進步才能帶來更多安全感。

  結婚7年,我們很少膩在一起,現在我們每個月初會對一次時間表,看看對方這個月都在哪些城市,如果恰好碰在一起,就見面喝個咖啡,然後各自回酒店忙工作。

  上個月我們總共打了13分鐘電話,有一次7分鐘的視頻。感情沒有因聯繫的減少變淡,偶爾休息回家,她守在書桌前畫畫,我在房間練薩克斯。晚間就牽手出去看電影、逛公園。

  我身邊有很多朋友都不打算要孩子,生活在一線城市,工作狀態決定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分給孩子。再計算一下自己和父母的相處時間,更不能指望老了以後,靠孩子陪伴來解決寂寞。

  --明哥

  我和丈夫的丁克誓言,毀於父母

  孩子出生那天,媽媽激動地坐不住,一直在我床邊轉來轉去,拉著我的手說:「你看你爸,都躲出去哭了。」我卻滿心疲憊,不想說話,扭過頭去看醫院窗戶上的樹影。

  孩子是他們最期待的禮物,卻不是我想要的。早在戀愛時,我和老公就約定好,要做個「鐵釘」,甚至還簽了協議,誰提出要孩子,離婚時不能分得房產。

  丁克的原因很簡單,我們都不喜歡小孩子。小時候,我家樓下有個幼兒園,每天都會有小孩子的哭鬧聲傳來,聽得我頭疼。後來爸媽又生了個兒子,他們沒時間帶,11歲的我每天放學后都要照看弟弟。那時我總氣鼓鼓地說「以後我才不要生孩子」,親戚還笑著打趣我,這麼小就想到生孩子的事了。

  認識老公后,他總說自己還是個孩子,最討厭小朋友纏著他,我們一拍即合,很快結了婚。婚後我們很少吵架,有時間便一起去各地遊玩。他喜歡爬山,我也慢慢愛上這項運動,我們加入戶外俱樂部,經常去野外自駕,日子過得很是愜意。

  可隨著年齡增長,雙方父母催生的號角越吹越響。剛開始我們以工作繁忙推脫,後來我從公司辭職,和朋友開了間五金店,我媽立刻抓住「把柄」,勸我趁著時間自由,趕緊要個孩子。

  

  丁克第四年,防線崩塌於一場爭吵。爸爸胃部手術開刀,婆婆又因心臟病住進同一家醫院。雙方老人長時間待在一起,瑣碎的恩怨逐漸爆發,他們開始指責對方兒女思想有問題,才一直不生孩子。

  眼看家裡吵得一團糟,我和老公疲憊不堪,同時默認了丁克失敗的事實。

  孩子的到來比預想中順利,我幾乎沒有孕吐反應,只是剖腹產時挨了一刀。坐月子時,我總對著鏡子摸那道疤痕,想不通這裡怎麼會產生一條生命。看著孩子也覺得陌生,他好像是另一個世界來的小怪獸,和我語言不通,總是哭鬧。

  老人們輪班照顧孩子,我偶爾搭把手,老公幹脆躲了起來。我理解他的心情,可每次推開卧室門,看他坐在書桌前拼模型,又忍不住發脾氣。最崩潰的是喂夜奶,老人幫不上忙,我們經常半夜爬起來,對坐在床上生悶氣。

  那段時間,好像把之前沒吵過的架都補回來了,最後我們達成共識,用孩子來解決家庭問題,只會帶來更多問題。

  有兩個孩子的閨蜜安慰我,和孩子接觸久了,自然就會培養出感情。可孩子一天天長大,我沒覺得感情有什麼變化。倒是因為他,我們不敢再出遠門,怕孩子生病,老人應付不來。

  現在孩子放在我父母家,每兩天去看他一次成了我和老公的日常任務。爸媽對養孩子興緻勃勃,我媽甚至加入了小區的媽媽微信群,每天端著手機研究哪家幼兒園更好。

  前幾天,老人決定趁著夏末帶孩子去濕地公園轉轉。出門前老公手忙腳亂地搬嬰兒車,我提著大包小裹和他對視一眼,一臉苦笑。

  --雨欣

  丁克了一輩子的夫妻,寂寞離世

  2016年春節,我提著幾盒營養品去給表嬸拜年。木門吱吱悠悠地打開,表嬸一看是我,連忙笑著招呼我進來。

  屋外被她掃出條窄窄的小道,門口的院子還堆滿了雪。我和她寒暄了一會,臨走前去倉庫找了輛小推車,幫她把院子里的雪清掃乾淨。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表嬸,同年秋天她腦出血倒在家裡,被鄰居發現時人已經涼了。

  表嬸一生無兒無女,在那個年代,她和表叔一直受著村裡人的閑言碎語。有人說他們身體有病,還有人說他們祖墳葬錯了位置。父親告訴我,表叔的爸爸是個老師,曾被學生舉報,表叔對小孩子有陰影,才堅決不生孩子。我想追問,父親揮揮手說:「小孩子不要管那麼多。」

  記憶里表叔表嬸感情很好,總是出雙入對,有說有笑。那時農村用水不方便,婦女們經常聚在井邊洗衣服,表叔每天早晚都去打兩桶水回家,讓表嬸能在家幹活,不用去受人擠兌。

  可表嬸似乎很喜歡小孩子,我們一群小孩跑到她家後院捉迷藏,把柴火堆碰倒了她也不惱,還會招呼我們去她家園子里摘西紅柿吃。每逢過年,他家總是很冷清,我去拜年時,她會在我口袋裡塞滿糖。

  長大后我理解了父親的話,對他們多了些同情,放假回家常去他們家探望。表叔對我話很少,總坐在一邊抽旱煙,表嬸會拉著我溫柔地問些學校里的事,每次都硬留我在他家吃飯。

  2005年,表叔因肺癌住院,我和父親去看他,他躺在病床上認真地打量我兩眼,說道:「小帥都長這麼高了,是個男子漢了,以後我家裡就多靠你們幫襯了。」我突然有些憤怒,認為都是他的自私,表嬸才沒能有個自己的孩子。

  表叔走後,父親幫他家承擔了不少農活。那次我去幫忙給他家院子鋪磚,忍不住問表嬸為什麼會嫁過來。表嬸突然有些害羞,講起那時表叔每次上山都會給她采一堆野花回來,悄悄放在她家後面的窗台上。

  我問她會不會後悔沒有孩子,她答非所問地說:「他結婚後也對我很好呀,你看他攢錢買的金戒指,他在的時候我都不好意思戴,他走了之後我才拿出來的。」表嬸一邊說一邊低頭摸著手上那枚金色的戒指。

  後來我去了城裡工作,很少再回老家。表嬸去世后,我和父親回去參加葬禮。沒人戴孝,幾個親戚簡單操持,將表嬸葬在了表叔身邊。

  

  回城路上,我問父親「你說表嬸後悔嗎?」。父親立馬說:「後悔啊,她一個人在那院子里守了十一年,能不後悔嗎。」

  車快開到城裡,父親突然冒出來一句:「後悔嗎?人這一輩子,誰能說得明白呢?」

  ---王帥

  - END -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00: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