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央視的大尺度紀錄片 我還以為是BBC拍的(視)

京港台:2019-8-25 04:31| 來源:一條 | 評論( 26 )  | 我來說幾句

這部央視的大尺度紀錄片 我還以為是BBC拍的(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央視紀錄片《手術兩百年》不動聲色地火了,

  播出至今,豆瓣評分9.4,

  超過70%的觀眾給出五星好評。

  「這部新片的質感堪稱國際水準」,

  「沒想到居然是中國人拍的」。

  攝製組歷時3年,走訪12個國家,

  70多家醫院、醫學院、博物館。

  採訪了50多位國際頂級專家,

  以及15位中國院士。

  

  

  片中,枯燥的醫學術語變成活色生香的史實,

  解剖、麻醉、消毒、止血、

  腦外科、心外科、器官移植……

  全面展示了從手術緣起到發展的歷程。

  100年前,人類的平均壽命只有30多歲,

  今天,我們平均壽命已經達到70多歲,

  很大的原因就是醫學的進步,

  外科是其中最重要的治療手段之一。

  

  《手術兩百年》總導演陳子雋

  我們採訪了總導演陳子雋。

  「生而為人蠻不容易的,

  可是生而為人又是一件驕傲的事情。

  我們其實是在向死亡和死神發起挑戰,

  面對疾病、傷痛,做一些逆天的事情。

  醫學實際上是人類善良情感的一種表達。」

  自述子雋

  

  

  我叫陳子雋,是一名紀錄片導演。過去的2到3年我在做《手術兩百年》,是中國第一部全景展現人類和疾病抗爭的醫學紀錄片。

  說是「手術兩百年」,其實也是「外科兩百年」。外科很早就有,人磕破了、磨傷了、腿斷了,都是外傷,對這些傷病的治療就是外科。

  外科的基本內容就是切割、縫合。根據歷史記載,5000年前就有開顱術,1500年前就有剖腹產的嘗試。

  外科本來是醫學裡面的一個小小的分支,現在人們印象中覺得外科大夫好像是醫院裡最厲害的,談吐很瀟灑,做事情很麻利,操起手術刀,動作很快。但實際上,這不過是很晚近的事情。

  

  早期手術插畫

  最早的外科醫生是被人忽視的。直到19世紀,外科醫生才慢慢有了地位,外科這門學科才慢慢變成科學,手術才變成醫學上一種主流的治療手段。

  我們的紀錄片,重點就在講述這兩百年以來,手術和外科發生的一系列變化:有哪些重大事件,哪些重要人物,他們經過怎樣艱苦的摸索、付出了哪些慘痛的代價,才推動了現代醫學手術的發展,使得我們今天的病人在需要手術的時候,都能夠做上手術,並且在術后恢復健康。

  

  這部紀錄片一共分八集。第一集我們從遠古開始追溯,最後講到了現代解剖學。因為解剖學是現代醫學的基礎。有了對人體的正確認識,才有了醫學的一切可能性。

  第二集我們講的是麻醉、消毒、止血。這三者說起來似乎很平常,但是人類花了幾千年,才真正解決這三個手術的基石。有了它們的保障,才可以做一台安全和有效的手術。

  

  第三集開始,我們講述了外科手術發展的幾個節點。首先是打開腹部,這是人類第一次攻入人體內部,是從腹部入手。

  然後是打開頭顱,也就是今天的腦外科。它可能是外科手術里最精密、最需要精細度的一個手術。用人腦研究人腦,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最後就是打開心臟。心臟是人類攻克的最後一個內部器官。它會蹦,又帶血,是人體所有血液運動的發源地,可是外科手術需要兩個基本條件:手術刀觸及的器官必須靜止,視野清晰無血,這樣做才能縫得仔細。所以這是一個悖論。

  通過回顧這兩百年,我們看到,人類如何克服一個又一個悖論,面對疾病和死亡的挑戰,改變自己的命運。

  

  人類的黑暗手術史

  人類醫學的發展,充滿了讓人難以想象的黑暗、禁忌和曲折。

  最早的時候,解剖人體是非法的。古羅馬時代的名醫蓋倫,最重要的貢獻之一就是解剖學。他是一個角鬥士醫生,比別人有更多的機會去看到人體的傷口和創面。

  但是他只能解剖動物來做研究。他解剖了兔子、狗、豬、山羊等很多哺乳動物,從中推斷人體的情況。有很多重要發現,但也有很多錯誤。

  

  蓋倫被譽為古羅馬最偉大的醫生

  

  早期的人體解剖圖

  他提出了著名的體液說,認為人有四種體液:黏液、黃膽汁、黑膽汁、血液。你一旦生病,就是因為體液失去了平衡。為了恢復平衡,就要放血,這也是放血的理論基礎。

  放血這個事情延續了很長很長時間。一直到18世紀末,像美國的華盛頓總統,最後都是死於放血的。

  

  對人類屍體的禁忌一直延續到14世紀。黑死病肆虐歐洲,醫生們束手無策,教廷迫於壓力,才解除了這一禁忌。

  然而,之後幾百年裡,用於解剖的屍體來源一直很成問題。直到19世紀,死刑犯仍然是屍體的唯一一個合法來源,很多人就干起了盜墓、偷挖屍體然後轉賣給醫學院的生意。

  愛丁堡是當時的解剖重鎮。當地的很多人特別擔心自己死後被挖墳掘墓,所以當地好多墓地是上了鎖的,就是為了防止盜墓。這些人還給自己的子孫寫信,說請一定要把我的屍體保存好。

  

  在這種極端缺乏屍體來源的情況下,就發生了愛丁堡最醜惡的殺人事件。1827年,一個叫威廉·伯克的人,和他的兄弟一起開了一個旅館,專門殺掉來住店的人,然後把他們的屍體賣給外科大夫做解剖。

  他們殺了15個人左右才被發現,威廉·伯克的兄弟跑掉了,威廉·伯克被絞死。他死後,遺骸被製成標本,放在愛丁堡的一個醫學院的圖書館裡面,旁邊就是醫學生們在寫作業。

  他的遺骨放在那裡,就是為了昭告所有的學生,醫學的第一原則是不可傷害,然後才是救助他人。

  

  威廉·伯克的遺骸現在還放在愛丁堡一個醫學院圖書館里

  早期的手術都是三無手術,

  死亡率最高300%

  最早的時候,外科大夫其實是一個兼職。

  那個時候,內科醫生有專業的學習,外科是沒有的。由於理髮師的工作要動刀子,有時就會見血,所以就把外科的事情也做一做,拔牙、截肢之類。

  

  醫療理髮師的工具

  直到現在,我們還能看到理髮店門前有那種旋轉的紅藍條色燈柱,圓柱代表受傷者的手臂,紅色代表動脈,藍色代表靜脈。燈在轉,說明正在手術。

  早期的這些手術,都被稱為「三無」手術:無麻醉、無消毒、無止血。做法也很粗糙,有時甚至就像木匠活一樣。

  

  對於病人來說,不到萬不得已可能真的不願意去做手術,因為做和不做,身體疼痛的程度幾乎是相當的。手術的死亡率還很高,50%以上,做個手術就跟賭博一樣。

  因為沒有消毒的概念,所以廚房、卧室,任何你想去的地方都可以做手術。有一些外科大夫就在劇院里做手術,還賣票給觀眾觀摩。有一些付不起手術費的窮人,會接受這樣的治療。

  

  手術可以在劇院進行,賣票給觀眾觀摩

  有史以來死亡率最高的一場手術,就發生在這樣的場合。主刀的醫生是一個叫李斯頓的英國人,他是當時的一個名醫,動刀子的速度非常快,號稱「李斯頓飛刀」。

  那個時候,人們還沒有發現麻醉的秘密,手術帶來的疼痛是最大的挑戰。為了減輕疼痛,醫生們就盡量加快速度,減少手術的時間。

  這個李斯頓,最快的記錄是只用了28秒就截了一條腿。但是,在一次手術中,他就是因為太快了,把自己助手的手指頭給弄傷了,自己病人的一部分生殖器給切掉了,這兩個人都因感染致死。

  然後因為場面很血腥,現場有觀眾心臟病爆發,死掉了。等於做了一台手術,死了三個人。

  

  為了一點點簡單的共識,

  人們付出了大量生命的代價

  16世紀開始,外科學之父帕雷解決了體外截肢大出血的難題,之後止血也在慢慢往前走。1846年10月16日我們有了麻醉。19世紀末,我們也終於解決了消毒的問題。

  1895年,德國物理學家倫琴發現了X射線,醫學影像學開始發展,推動了外科手術的巨大進步。等於之前你要打開身體才能看到病灶,現在,通過照X光,就可以先行診斷了。

  

  

  照X光甚至一度變為一種全民狂歡

  人們剛發現X射線的時候,沒有意識到這種射線的危害。鞋店引進X光機,用照X光的方式來試鞋,直接看腳穿進去有多大。愛美的女士專門去拍X光照片,認為這樣很時尚。照X光甚至變成了一種全民狂歡。

  後來慢慢才發現,X射線會破壞身體的細胞組織,最早一批接觸X射線最多的外科大夫,很多人手指潰爛、手臂斷掉,或者得了癌症死去。

  德國有一個X射線紀念碑,上面有350多個名字,全部都是當時最頂尖的研究X射線的醫生和專家、醫護人員。他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後人也因此確立了X射線的操作和使用規範。

  

  1936年立的X射線紀念碑,現位於德國漢堡聖喬治醫院

  消毒這件事情上,也有一個悲情人物,匈牙利的醫生塞麥爾維斯。他是一個生活得很好的中產,有著漂亮的妻子,很好的家世,是一名婦產科醫師。

  如果看歷史圖片就能發現,19世紀初期的醫生做手術,不穿手術服,穿漂亮的西裝,做手術前也是直接拿起工具就做。

  

  19世紀初期的醫生做手術,不穿手術服,穿燕尾服

  當時,產褥熱是產婦產後最容易生的一種病,死亡率也很高。年輕的塞麥爾維斯注意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維也納總醫院的產科被分為兩個病區,由醫生負責的一病區死亡率為16%,遠遠高於由助產師負責的二病區2%的死亡率。

  醫生和助產師不同之處在於,在給產婦接生之前,醫生們往往在隔壁解剖區域解剖屍體。塞麥爾維斯懷疑是不是通過某種方式,醫生把屍體上的什麼東西帶到了產婦身上,因此導致了產婦的死亡。

  

  匈牙利大夫塞麥爾維斯

  

  那個年代的人們還不懂得細菌、感染等原理,塞麥爾維斯也無法解釋他發現的現象。但是塞麥爾維斯出於醫生的直覺,立即要求自己所在病區的所有醫生在接生前必須用漂白粉反覆洗手。

  他所在的醫院在踐行術前洗手之後,產褥熱的發病率降到了1%。塞麥爾維斯四處寫信寫文章,希望歐洲其他醫院的醫生也能效仿,但是沒有人理會。

  到後來,他被權威人士反對,甚至被逐出醫院,關進精神病院,年僅47歲就得病死去。

  今天的醫院裡,洗手當然是所有外科大夫術前的必備程序之一。但是為了達成這個共識,人類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價,現在想來還是很感慨。

  

  洗手到現在已成為衛生常識

  中國醫生的水平全球領先

  這個片子我們拍了三年,去了12個國家,英國,美國,義大利,法國,德國,土耳其,印度等等。

  全片採訪有50多位全球各地的頂級的醫學專家,國內的院士我們拍攝採訪了15位。

  這些人物如果查一下他們的履歷,很多人可能都會尖叫,因為是各個領域最頂尖的大拿。

  有些人好奇我們怎麼請到這些嘉賓的,這也是我們比較自豪的一件事情。我們所有的製片和外聯,都是自己完成的,沒有外請國外的製片或者拍攝機構。

  

  走訪了12個國家

  

  國內的院士我們拍攝採訪了15位

  做《手術兩百年》這個題目時,一開始我們就在考慮,要不要打破現有的比較本土的框架,從一個比較國際化的視角去客觀地記錄和呈現。大家都說,醫學是全人類的,對於健康和生命的研究成果,其實是全人類共享的。

  我們幾乎是用誠意打動了國內最頂級的一批醫生,然後幾乎把所有的醫生都變成了我們的國際外聯。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這麼多年來,中國的醫生一直在做一線的國際互動,我們頂級的醫生的手術水平在國際上也是非常厲害的,有些甚至可以說是全球領先。

  

  可能因為中國人天生手巧。或者因為我們現在確實發力了,有非常好的團隊,我們的腦外科、心外科、器官移植,都是非常非常好的。

  而且中國人口數量多,手術量非常大,這樣也積累了大量的臨床經驗。國外的醫院,大夫每天的手術量大部分都是固定的,而中國醫生的工作量可能是他們難以想象的,從這個角度說,中國醫生真的是太辛苦了。

  

  中國式換臉

  我們每一集大概都有三到四個重要的歷史節點,每個節點都會配套3到4台手術案例,展現一些最頂級的外科治療手段。

  手術部分基本上都是在國內拍攝的,八集片子,拍下來大概幾十台手術。戴尅戎院士跟我們推薦說,「如果你們要在國內拍一台手術,能夠代表中國的手術,那換臉一定是一個。」

  這台手術是在上海第九人民醫院做的。換臉的女患者叫金琪,一歲的時候,因為一次嚴重的細菌感染,臉部被毀容了,整張臉凹凸不平,五官都沒有很好地發育。

  

  她年紀很小,大學讀的是設計,想做個攝影師。她拍別人的臉拍得很漂亮,可自己卻沒有一張可以看的臉。

  2005年,法國曾經有一例全世界最早的換臉手術。當時那位患者的臉部是來自一名捐獻者,移植了之後,一直需要服用藥物來抵禦身體的排異反應。2016年4月,這名換臉者去世了,年僅49歲。

  

  2005年,法國曾有一例全世界最早的換臉手術

  2017年,中國的醫學團隊給金琪做手術的時候,採用的是胸口這塊皮膚作為金琪未來臉面的基礎。

  通過在她自己的身體上注入水囊,擴充皮膚,「長」出一大片血供豐富、顏色與臉部接近、超薄而便於塑形的「臉皮」。還將金琪自身的軟骨,為她構建出缺損的鼻子和嘴唇,並在徹底成型后將它們完整移植到金琪的面部。

  這個手術要做七次,時間跨度也有好幾年。

  如今,上海九院「中國式換臉」團隊,已經用「自體組織全臉面預構技術」完成了49例換臉手術。

  

  助人是我們的本能

  好多人說,醫學是人類最原初的一種善良情感的表達。最早人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生病,於是相信疾病是天賜的,就修建神廟,生病的人,進去睡一覺,可能病就好了。

  後來發展出了巫醫。早期的開顱術,認為生病是因為腦子裡有魔鬼,要開一個天窗,幫助病人把邪惡的東西放出去。

  

  在中國山東發現一個5000年歷史的頭顱,這是早期的開顱術

  我們稱之為外科學之父的帕雷,其實是中世紀的一名軍醫。那個時候,戰場上做得最多的手術就是截肢,人們用燒紅的烙鐵燙在傷口上止血。很多人當時止住血了,可事後燙傷造成大面積的皮膚壞死和感染,最後還是導致死亡。

  帕雷是一個非常有同情心的人,他耳聞目睹士兵們的痛苦,心生悲憫,想盡辦法改進止血的方式。最後他發明了鴉嘴鉗,把血管從組織中拽出來牢牢夾住,不讓它噴血,用針線來縫合。帕雷的鉗夾止血法,一直到現在還在沿用。

  

  帕雷發明的鴉嘴鉗

  1543年,哥白尼發表了天體運行論,指出一千多年來的地心說是錯誤的,太陽是宇宙的中心。

  同年,維薩里出版了七卷本《人體構造》,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做了一個全景而詳實的人體描繪。維薩里試圖通過書本告訴我們,解剖是為了理性認識活著的人體。

  這等於人類同時邁向了探索宇宙和認識自己的一個重要時刻。實際上,你說人活在世界上是想幹嘛?他對外仰望星空,想知道自己的坐標,對內觀察身體,想知道我是誰。

  

  維薩里的解剖圖,把人體放在風景中,就像他們還活著一樣

  生而為人,現代人不自知的幸福

  今天,我們的平均壽命已經70多歲了,但是100年前,人類的平均壽命只有30多歲。這其中很大原因就是醫學的進步。

  以前的醫學,更多的時候就是一種安慰劑。很多時候,它手段很簡單,也沒有那麼舉足輕重。

  在醫學飛速發展的這兩百年裡,我們有了很多治療方法和手段,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所以病人對醫生的期望就越來越高了。

  很多觀眾看這個片子,會問:導演,片子里拍的這些做了手術的患者都活下來了嗎?顯然,被拍攝的對象都是找了最好的大夫,挑選了可能是最好的器械,和得到了醫療保障,那麼他們都活下來了嗎?並不是絕對的。

  

  片子拍攝了30多個病人

  醫學到最後,還是有一項不可控的部分。你解決了當下的問題,之後可能還有別的問題。

  第七集里,我們專門討論了癌症。很多人可能覺得癌症跟外科手術沒有太大關係,但我還是堅持放進去。

  一方面,梳理一下癌症的歷史就會發現,到目前為止,手術刀也是一個很有效的武器之一。

  另一方面,前面幾集的內容都在展示人類如何戰勝疾病,那麼在快到結尾的時候,我們想要做一下停留,因為人其實終究有一天是要面對生死的。

  

  癌症某種程度上界定了「生」和「死」的一個邊界。裡面有一位專家說,如果你活得足夠老,你遲早或早或晚都會得上一種癌症,因為癌症是伴隨你生命的細胞不停地分裂而產生的,你只要會分裂你就有可能出錯。

  我們蠻想讓觀眾感受到,其實手術刀不是萬能的。今天的我們,已經比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時刻都更享受這僅有一次的生命旅程。

  我們不需要自己是醫生,或者是什麼特殊身份,只要是一個正常的普通人,就已經比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人享受更好的醫療條件了。這是一件值得感恩的幸福事情。

  影音資料由《手術兩百年》劇組提供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1 19: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