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壯士:歷史真相遠比宣傳故事殘酷(圖)

京港台:2019-7-20 03:58| 來源:鳳凰網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八百壯士:歷史真相遠比宣傳故事殘酷(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寧願死不退讓,寧願死不投降。」慷慨悲壯歌曲《歌八百壯士》創作於1938年,紀念一年前發生在上海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保衛戰。

  八百壯士來自第88師,該師是戰前中國最精銳的4個德械師之一。特寫的德造M35型鋼盔,更強烈暗示這是最精銳勁旅的誓死一戰。然而,歷史真實面貌與眾所周知的故事截然不同,四行孤軍大部分士兵是補充來的鄉村警察,可能連步槍裝退子彈都不熟練,卻第一次經歷難以想象之殘酷的現代化戰爭。更駭人的真相是,鋼筋水泥的四行倉庫不是堅不可摧的鋼鐵要塞,反倒是容易攻破的脆弱據點,死守大樓違反了當時的軍事常識。

  死守四行倉庫,正是出於士兵素質太差的無奈之舉。蔣介石原本命令第88師全師死守閘北,為全線撤退的40萬大軍斷後,並向租界內的全球媒體展現中國抗戰到底的犧牲意志。師長孫元良據理力爭指出,第88師火線補充五次,全師都是新兵,「雖然一樣忠勇愛國,但訓練時間較短,缺乏各自為戰的技能」。若按照委員長的命令,新兵可能會陷入混亂,在全球媒體鏡頭前「被敵軍任意屠殺」,貽笑國際。

  縮小死守規模,反而能達到宣傳效果。孫元良選定外觀堅固的四行倉庫,配置一營兵力死守。這個「非典型陣地」,老兵看來不堪一擊,新兵卻會得到安全感,才能從容為國赴死,達到國際宣傳的目的。於是,全師死守閘北計劃縮小為一營死守四行倉庫。唯一目的就是整營官兵慷慨戰死,在全球媒體前展現中國抗戰到底的意志。對軍人而言,這是很憋屈的一個戰鬥,卻創造了對日抗戰永恆不朽的宣傳奇作。

  精銳德械師退化為三流部隊

  淞滬會戰第一日起,第88師就在閘北血戰,連續76天,傷亡官兵估計超過兩萬人,相當於全師覆沒兩次。然而,蔣介石不肯讓第88師下火線。德械中央軍主力師實在太少,找不到分量相當的部隊填防,他寧可由大後方的保安團與二流部隊抽調生力軍,整團整營搶運火線,成建制直接補進第88師。長達兩個半月的血戰中,第88師戰地補充多達5次。一撮茶葉連泡5次,茶味自然沖淡無存,第88師在上海撤退前夕已經嚴重退化。

  同為德械主力師的教導總隊,上士班長駱鵬生動記錄了第88師的退化。駱鵬回憶德械部隊,最重要的兵器是小圓鍬。要在日軍陸海空狂轟濫炸的淞滬戰場生存,必須勤挖掩體。一把小圓鍬,白天挖卧姿散兵坑,入夜爭分奪秒將坑挖深,由費時45分鐘挖至及腰的跪姿散兵坑,挖到費時1小時30分鐘的一人高立姿散兵坑,多挖一鍬土就能多保一條命。德械部隊打起仗來,人人拚命挖坑,個個一身泥水,如實拍成電影是非常沒有畫面感的。

  戰力退化的第88師,卻對小圓鍬嗤之以鼻。10月底,大軍撤退,駱鵬奉命固守一處木橋。他緊張率領班兵挖散兵坑,構成據點群,固守一晝夜,總算盼到第88師一個步兵連接防,但第88師的弟兄們嘲弄起駱鵬的散兵坑據點。一位排長豪邁說道:「小兄弟,你們打仗是趴在地下打,藏頭縮尾,有點怕死。我哥子們打仗,是站立著打。鬼子們來一個,殺一個。你看今夜,本連三波衝鋒,殺他個屍橫遍野。」

  「我看他確是英雄,身背大刀,手提長槍,抬頭挺胸,好像有些能耐。」駱鵬撤退時,第88師的好漢連已經發起衝鋒。他只看了兩波,就不忍再看下去了。「友軍的第一波,真是衝上了橋,越過了河。但是,敵人槍炮聲,他們的哀嚎聲,不幸的已譜上了交響曲。可敬的英雄們,算是為國捐軀,一個不回。不到十分鐘,第二波又接上去了,結果同樣。」

  領導弟兄們向日軍交叉火網挺身衝鋒的「哥子們」連排長,其實不是第88師原有的幹部。在兩個半月的激戰中,第88師軍士官損失殆盡。滬戰初期接兵時,只要士兵不留幹部,到了10月則連幹部一起接收。二流部隊的連排長,不懂得打仗得要「趴在地下打」,戰鬥水平不如一個德械師班長。

  締造「八百壯士」傳奇的第524團第1營,也由「趴在地下打」退化成「站立著打」。第524團火線整補兩次,10月再次傷亡殆盡,剛趕到閘北的湖北省保安第5團被整建制撥入第524團。此時,後方保安團的老兵也已抽完,只好集中各縣團警湊數。第1營在第3次整補時接到兩個步兵連,問起來歷,居然是通城縣保安大隊。

  縣保安隊一般以民團武裝組成,平時維持地方治安,緝匪御盜,如同鄉村警察。士兵扛老式步槍,一年打不上兩次靶,從未見過輕機槍等新式武器,根本不是合格的戰鬥兵。只是第524團傷亡太重,只能照冊全收。補進第1營的通城兵樊城回憶,他到火線時,第524團「每連一般只剩五六個人,最多也不過七八個人」。

  戴上血跡未乾的德式鋼盔,鄉村警察搖身一變,成為第1營的第1連與第3連,實在上不了戰場。沒接通城兵的第2連與機槍連,連里的「老兵」也是前兩梯撥來的保安團士兵。第1營營長楊瑞符回憶起八百壯士,第一印象就是搖頭感慨,「我的官兵完全是三次由保安團補充來的」。

  士兵素質差,只能靠幹部,第1營的各級幹部也已傷亡殆盡,只好留用鄂保5團的軍官與軍士。第1營的4位連長,只有第2連連長鄧英與機槍連連長雷雄是第88師老幹部。第1連連長上官志標與第3連連長石美豪,都是通城縣保安大隊的中隊長。排長排副與班長副班長,絕大多數來自保安隊。原本在糧行做工的湖北兵田有收,7月應募入伍當二等兵,10月已經升到上士。

  官兵素質太差,是八百壯士被迫死守四行倉庫的主因。

  鋼筋水泥大樓不是巷戰好陣地

  四行倉庫是鋼筋水泥大樓,表面堅固,但在現代化戰爭中不堪一擊。

  第一次世界大戰讓造炮工藝突飛猛進, 150毫米榴彈炮射擊鋼筋水泥工事,一發炮彈的破壞半徑可達0.2米。一個戰炮連進行1小時效力射,足以轟平四行倉庫。來自空中的炸彈,破壞力更驚人。500公斤炸彈直接命中鋼筋水泥建築,可以貫穿2米厚頂蓋。日軍在淞滬戰場的主要火力支援來自海軍。黃浦江面的軍艦以水上飛機修正彈著點,持續不斷猛烈炮擊閘北。擅長「急降下爆擊」的攻擊機,更能精準投彈,足以摧毀任何鋼筋水泥建築。

  固守四行倉庫的第524團第1營,對守大樓有切身之痛。就在1個月前,日軍上海特別陸戰隊第10大隊試圖由北四川路突破第88師閘北防線,第1營奉命守備商務印書館一線陣地,迎面拒止第10大隊。營長何滄浪掉以輕心,迷信鋼筋水泥大樓,將防禦重點部署在商務印書館旁的廣東中學。

  第10大隊攻擊不利,發動猛烈空襲,連炸四天。第一天是第2聯合航空隊與第2航空戰隊各3架艦攻機俯衝轟炸,第二天觀測成效,第三天發動第12航空隊全力猛炸,整個白天保持7架戰機連續凌空炸射,第四天再以8架艦攻機俯衝轟炸。廣東中學被夷為平地,閘北防線被日軍打凹一塊。

  孫元良師長將何滄浪營長撤職查辦,第524團團長韓憲元與第1營營副唐煥文各記大過一次,並要求唐營副率領殘部反攻。攻擊僅持續20分鐘,擔任主攻的第3連全軍覆沒,連長劉望亭與所有排長壯烈殉國,士兵傷亡將近百,唐營副重傷後送。與團副謝晉元共同領導四行倉庫保衛戰的第1營營長楊瑞符,正是在廣東中學戰鬥后升任營長。

  經歷淞滬血戰歷練后,第88師是城市攻防戰的高手。上海市區樓房如林,第88師絕不會以大樓為主要防禦據點。大樓地形突出,彈著觀測容易,是日軍攻擊機、艦炮與野戰重炮兵的最愛。打到近距離步兵決戰,高高部署在大樓上的任何步機槍據點都一覽無餘。一開火就會被日軍的37毫米平射步兵炮標定摧毀。城鎮作戰,要在貼近地面的一樓牆角打洞架機槍,而不是居高臨下。要以數個方向的潛伏式工事構成閉鎖火網,而不是登樓四面八方威風濫射。更要有重疊配備的縱深陣地,不能只守一個孤立據點,孤立的鋼筋水泥大樓是難以固守的。

  1937年的上海,大馬路多是柏油路面,小街道是碎石破缸片鋪成的「缸片街」,工事挖掘不易。第88師工兵營營長蔡仁傑別出心裁,發明「分解式鋼筋水泥掩體」,夜間運到市區組合,就是一片多線式的縱深據點群。日軍陸戰隊突破廣東中學后,在黑獅路(今中州路)遭遇蔡仁傑構建的「五重三段式碉堡」,陷入血戰。「該方面之中國軍,在主要道路上均構築半永久碉堡陣地。且在各家屋之間,以堅固砂袋構築陣地……日軍以山炮、迫擊炮、曲射(步兵)炮、步兵(平射)炮等炮擊陣地,又以步槍隊在家屋之牆壁開洞,為戰車及裝甲車開闢突破口。」

  小小一段中州路,日軍海陸空聯合猛攻八晝夜,才打破五線縱深據點群。第10大隊元氣大傷,原地休整16天才能再次作戰。城市巷戰理應如此打。

  因此,若由第88師老兵守四行倉庫,肯定不是將全營拉進倉庫里。而是這樣做:一個步兵營里的兩連上火線,一連控置為預備隊。四行倉庫的東面與南面是公共租界,日軍只能由西面與北面進攻。這兩個方向,應該鑿通民房,部署三段式碉堡,構成多層重疊據點群。步兵營防禦正面800米、縱深500米,再加500米警戒陣地,第1營的縱深據點群展開來,理論上應由蘇州河畔一路部署到上海火車站。

  四行倉庫本身,至多可以作為一個觀測所,寬度150米,恰好是一個德式步兵排的防禦正面。而這個步兵排絕不會擠進倉庫,選幾名步槍射手上樓隱秘狙擊,2個班分據倉庫兩端牆角,2挺輕機槍構成交叉火網,排長控制1個班預備隊,一個步兵排就能守住四行倉庫。

  謝晉元團副與楊瑞符營長,卻將整個營擠進四行倉庫。

  進四行倉庫只為方便管理新兵

  「這龐大的建築物,不只堅固易於防守,同時更易於掌握部隊。我們的新兵,實在太多呢!」

  孫元良指定四行倉庫為固守據點,是為了讓謝晉元「易於掌握部隊」。第1營的排班長與士兵,一半是鄉村警察,一半是新兵,任務卻是最絕望無助的孤軍死守。謝晉元第一次對全營訓話,振臂高呼:「四行倉庫是我們孤軍的墳墓」。話雖豪壯,但新兵在犧牲關頭總是難以壓抑求生慾望,豪言死守的保衛戰常以逃跑潰散收場。而四行倉庫就在租界旁,若全營潰散,將是國際笑話。只有把新兵全部集中到倉庫里,才能避免一觸即垮。

  

  謝晉元追悼會時,蔣介石親筆題字「浩氣長存」

  第1營營長楊瑞符是老幹部,直覺認為守四行倉庫太外行。進入陣地時,他按照正規打法,將部隊分散配置成縱深據點群。「第一連佔領右翼西藏路陣地,第三連佔領左翼(交通銀行那邊)陣地,命第二連在中央,擔任四行倉庫外圍之守備。機關槍連除以兩架布置在四行倉庫樓頂上擔任防空外,其餘分配給一、三兩連的重要位置,完成全營火網之編成。」

  換言之,四行倉庫里只有高射重機槍,並沒有戰鬥部隊。然而,八百壯士的第一仗,就澆了楊營長一頭冷水。

  楊營長在四行倉庫西北的滿洲路(今晉元路),部署了一個堅固據點,由資深班長蔣警率領兩個班固守。蔣警是德械老兵,戰鬥指揮非常精彩。保衛戰第一天,他以兩挺輕機槍構成交叉火網,輕鬆全殲日軍搜索分隊。日軍再以兩個分隊(班)威力搜索,蔣班長迅速變換陣地,構成新火網。兩挺輕機槍兩面側射,兩班日兵只有一人逃回去。

  謝團副下令蔣班長直升排長,兩班士兵全體晉陞一級。然而,後面的仗怎麼打下去,他心裡沒有底。在蔣警班長右翼的第1連與左翼的第3連,都是通城保安隊,不知道仗該怎麼打。就在蔣警初戰奏凱之時,謝團副不得不將兩個連撤回四行倉庫。

  兩翼友軍調空,蔣警孤立無援。日軍以戰車掩護1個步兵中隊,再攻滿洲路。蔣警力戰到底,最後上刺刀衝鋒,全體殉國。老兵章渭源是蔣排長的老鄉,他目擊謝團副束手無策,「既不能增援,又不能後撤,眼看著被敵人全部打死,心懷內疚」。

  依據楊瑞符營長回憶,他在日軍突破滿洲路據點后,就將三個步兵連全部撤回倉庫,日軍直接打到牆根下。他以第3連守大門口,連長石美豪負傷不退,守住大門,楊營長又派他最信賴的資深排長尹求成率部上屋頂,向牆根投擲迫擊炮彈與手榴彈,幸運地將日軍擊退。

  雖然僥倖得勝,楊營長知道鋼筋水泥不可靠,他全力加固牆壁。四行倉庫5層樓,1至3樓「沿牆砌有三公尺厚的麻包,一直接到屋頂。下面各主要門口,也砌有三公尺厚的麻包」。被日軍機槍火網控制的4樓清空,5樓則沒有窗戶,只能利用日軍平射炮打出來的幾個槍眼射擊。

  堆了3米厚麻包的牆壁,可供射擊的窗口不多。長達四天的激戰,主要由樓頂的重機槍擔任。「機槍在近百米內封鎖掃射,手榴彈在20米內成串爆炸。」也許是因為缺乏槍口,無法消滅潛入死角的日兵,所以樓頂出現最壯烈的戰況。第3連士兵焦友三回憶道,為了消滅牆腳來敵,頂樓的壯士們「一個個身捆炸藥包、手榴彈爭先跳下。像班長陳樹生、戰友張秋民(武昌人)、楊順廣(四川人)就是這樣獻身的」。

  麻袋工事之間留下的幾個射口,主要由輕重機槍利用。在第一天的大門保衛戰之後,一般士兵幾乎沒有開槍機會。許多參戰官兵留下回憶,但多是空泛套話,間接說明大多數士兵並未真正作戰。

  四行倉庫一如孫師長期望,讓新兵在絕望環境中冷靜下來,等待為國犧牲。然而,四行倉庫保衛戰拖了四天,因為日軍實在太糟糕了。

  誤打誤撞誕生完美宣傳戰

  主攻四行倉庫的日軍,是上海特別陸戰隊第10大隊。陸戰隊平時擔任基地警戒,缺乏戰鬥經驗,又以海軍軍官指揮,戰力遠不如陸軍。即使是老經驗的上海特別陸戰隊,戰鬥也低人一等。「上海特陸」守虹口日租界,居然直接固守陸戰隊司令部等鋼筋水泥大樓。若不是黃浦江的艦炮壓制了中國的德造150毫米榴彈炮,陸戰隊將死無葬身之地。而滬戰爆發后才緊急編組的第10大隊,戰力更是敬陪末座。

  第10大隊正是進攻黑獅路據點群的原班人馬,大隊長土師喜太郎是海軍兵學校畢業的海軍少佐,戰前只是佐世保基地的看門警衛。黑獅路與四行倉庫兩次戰鬥,顯示第10大隊戰技拙劣,四天四夜攻不下四行倉庫。

  相關研究公認四行倉庫難以攻取的主因,是東面與南面緊貼租界,200米外又有兩個巨型煤氣儲存槽。日軍不敢發動空襲,更不敢使用炮兵。陸戰隊支援第10大隊的炮兵包括4門150毫米榴彈炮、2門120毫米榴彈炮、8門75毫米山炮。它們一字排開,放列在滿洲路西側,距離四行倉庫不到200米,射擊時已接近仰角打平的「零分划」抵近射擊,幾乎不可能有偏差,但陸戰隊炮兵沒信心,四天之內一炮未射。

  按理,第10大隊仍然能輕易攻取四行倉庫。步兵大隊配有步兵炮,又有戰車支援,足以近距離擊破四行倉庫,只是大隊長沒自信。據楊營長回憶,他在第二天就發現「敵寇在四行倉庫的西北面,很隱蔽地運動著四五門平射炮,向我們放列」。第三天中午,「敵坦克車四五輛,沿蘇州河北路國慶路及四行倉庫以北地帶,各主要交通路口,往來梭巡,向我威脅」。戰技生疏的陸戰隊,遲遲不敢開炮。

  炮兵不開炮,攻堅一籌莫展,在全球媒體前開打的四行倉庫保衛戰持續4天。蘇州河南岸的觀眾親眼見證第10大隊傷亡狼藉,而楊惠敏送旗、陳樹生捨身炸日兵以及謝晉元一槍擊斃200米開外日兵等精彩畫面,更燃起全球媒體同情中國的輿論熱潮。孤軍誤打誤撞,打贏了宣傳戰,也就不必非得戰死在四行倉庫了。

  拖到第四天深夜11時,第10大隊才以步兵炮與迫擊炮猛烈射擊四行倉庫,「最激烈時,每秒鐘發炮一響。轟轟之聲,震破長夜的沉寂」。就在這個深夜,第1營接到撤退命令。

  八百壯士成為抗日戰爭的精神碉堡。送旗女童軍楊惠敏以參加世界青年和平大會為名,出洋宣傳,引發旋風,受到羅斯福與希特勒的召見。四行孤軍的英雄們則成為媒體焦點,無數的訪問與演講,產生巨大號召力。

  最快捷的宣傳法還是拍電影。1938年,香港片商火速拍成《八百壯士》,成為抗戰年代最經典宣傳片。1975年,國民黨黨營「中央電影公司」拍攝《八百壯士》,由林青霞主演,成為台灣最受歡迎的戰爭巨片。重播40年,感召力至今不衰。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0 02: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