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被吸血的9年:"偷拍朱之文,我賺了60萬!"

京港台:2019-7-5 08:47| 來源:電影工廠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大衣哥被吸血的9年:"偷拍朱之文,我賺了60萬!"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大家還記得朱之文嗎?

  2011年,一檔地方草根節目中,42歲的農民朱之文站在台上,準備唱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

  大家一看台上這人,其貌不揚,穿得也破破爛爛,都沒抱啥期待。

  可他一開嗓,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洪亮的聲音,真的是他發出來的?」

  評委不信。

  非說朱之文是專業歌舞團的,故意穿成這樣,還掐了伴奏,讓他清唱。

  朱之文只好清唱了一段,這才證明了自己。

  

  截圖來源:《我是大明星》

  就這樣,這副好嗓音一傳十十傳百,一夜之間,朱之文火了。

  全國人民都知道,在山東菏澤單縣,有一個很會唱歌的農民。

  因為登台時,總穿著一身綠色的軍大衣,大家還給朱之文起了個名字——「大衣哥」。

  朱之文說,自己穿軍大衣是因為收入少,50塊錢的軍大衣是他最好的衣服了。

  

  

  

  截圖來源:《我是大明星》

  當時的朱之文,確實挺窮的。

  平時種種莊稼,地里不忙的時候,就去濟南打工。爬到40層的高樓,給人家立竿,即使這樣,一年下來的收入,也不足5000塊。

  家裡還住著簡陋的土坯房,每逢下雨屋頂就漏水。

  

  可他的窮日子,也隨著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戛然而止了。

  一唱成名后,朱之文商演不斷,後來他還參加了《星光大道》和春晚,名氣更大了,身價也水漲船高。

  可這邊朱之文在全國出了名,那邊就有一群人「坐不住」了。

  誰呢?朱之文的同村村民。

  對於朱之文的走紅,很多村民表示驚訝,他們嘴裡不停叨嘮著,「誰能想到呢,誰能想到他有今天?誰也想不到。」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要知道,一夜成名之前,朱之文在村子里,很不受待見。

  他從小就喜歡唱歌,走到哪兒都唱兩嗓子。

  可村民嫌他煩,沒人願意聽,朱之文就自己對著雞唱。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大家看他這樣,和個神經病似的。

  在背後偷偷議論他,都說,「每天不務正義,就知道鬼哭狼嚎的」,還給他起了個綽號叫「三大嘴」。

  朱之文的朋友說,「在村子里,你一問三大嘴,大家都知道,你說朱之文,沒人知道。」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連名字都不配擁有。

  人善被人欺,沒本事被人欺,人性使然。

  可朱之文不受待見就算了,他兒子也跟著「遭殃」。

  有一次朱之文的兒子想和其他男孩一起玩兒,其他孩子不讓,還嘲笑他說,「你快和你爸回家唱歌去吧!」

  說起來,朱之文並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什麼時候喜歡唱歌,變成了一種原罪呢?

  朱家最窮的時候,一周的生活費只有一塊多錢,一家人用鹽浸干辣椒,當菜吃。

  屋漏偏逢連夜雨。

  那時候朱之文生了一場病,妻子看著不忍心,就把自己一頭秀髮剪了,賣了140塊錢,給丈夫看病。

  

  

  

  

  截圖來源:《有請主角兒》

  當時朱之文就想啊,有朝一日出頭了,一定不能虧待妻子。

  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出頭之日」來得這麼快。

  村裡人更沒想到,他們曾經看不起的「三大嘴」,村裡過得最不好的人,竟然一夜之間「飛上枝頭」。

  人活在世,還真是出其不意。

  

  朱之文火了,隨之改變的,還有村民對他的態度。

  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朱之文原本冷清的毛坯房,變得熱鬧起來,門檻都要被踏破了。

  許久不見面,甚至從來不走動的親戚,主動找上門來,大家一口一個「之文」,「朱大哥」叫得親切。

  無事不登三寶殿。

  朱之文說,最多的時候,家裡要來一百多號人,幹啥的都有,但大部分人,還是來借錢的。

  借錢的理由也五花八門,做生意賠了的,打工款沒結清的,想給孩子買個汽車圓夢的,娶媳婦沒錢的.......

  村裡有人想辦個農村大舞台,也去找朱之文贊助,開口就要300萬,把朱之文嚇個不輕。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在這些人眼裡,朱之文就是「搖錢樹」,反正有困難,找老朱就行,誰叫他有錢呢?

  我弱我有理嘛。

  一開始,朱之文看在同鄉的面子上,會幾千幾萬往外借,欠條也打了幾百張。

  畢竟,幫一把是情分。

  除了借錢給村民,朱之文還自掏腰包給村裡做了不少事。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他翻新了村裡的小學,買了變壓器和健身器材,解決了灌溉用水的問題,還給村子修了路。

  

  截圖來源:上海紀實《紀錄片編輯室》

  說起修路,裡面還有一個小插曲。

  當時朱之文剛出名,一個鄰居對他說,「人家出名了,都給村裡做貢獻,你也不給我們修修路啥的?

  就因為這一句話,朱之文拿出50萬。

  

  

  

  按理來說,做了這麼多,擔得起一聲「謝謝」吧。可讓朱之文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沒賺來幾句好話。

  就拿修路這件事來說吧。

  50多萬花進去了,朱之文的煩心事更多了。

  修路不能面面俱到,有的人家門口修不到,就開始抱怨,說朱之文不公平。

  有記者去村子里採訪村民,問「朱之文修路,你們感激他嗎?

  村民說,「感激什麼啊,就修了這一點,修得太少了,當初說那個大話。」

  

  

  

  

  截圖來源:上海紀實《紀錄片編輯室》

  村支書也說,「如果沒有家鄉人的幫助,朱之文走不到這一步,讓他捐一所小學,他一分錢沒捐。」

  還有人說,「修路算什麼?這才花了幾個錢,對朱之文來說九牛一毛,要想讓我說他個好,那就一人買一輛汽車,給一萬塊錢。」

  這口氣,恨不能將朱之文的錢瓜分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面對這些議論,朱之文除了無奈,什麼也做不了。

  畢竟,在村民眼裡,你有錢了,這些事都是理所應當,誰叫我窮呢?

  不過比起修路,更讓朱之文頭疼的,是大家借錢不還。

  他的親戚們,四五十萬的借,拿去蓋樓,買車,從來沒提還錢的事兒。

  他一個關係不錯的朋友,跟他借了5次錢,一共十幾萬,等那人又跟他借第六次時,朱之文不幹了。

  結果對方立馬變臉,倒打一耙,說朱之文不可理喻。

  

  

  

  

  

  

  

  

  

  

  截圖來源:上海紀實《紀錄片編輯室》

  朱之文又氣又心灰意冷。

  升米恩,斗米仇,做好人的成本也太大了吧!

  而上面這些,還只是冰山一角。

  有一次鄰居開口就向他借20萬。

  朱之文懵了,他說,「我哪有那麼多錢?」鄰居竟理直氣壯地說,「你上春晚。」

  

  拒絕借錢請求的當天晚上,朱之文在家裡看電視,只聽轟地一聲,一塊大石頭「從天而降」。

  他被人報復了。

  出名后這些年,朱之文家裡攢了幾百張欠條,金額百萬。

  

  這些人當初借錢的時候,都說的挺好,可很少有人主動提還錢的事。

  朱之文借出去的錢,如潑出去的水。

  

  截圖來源:《閆虹訪談》

  至於為什麼不還錢,或許從一個村民那裡可以找到答案——

  他(朱之文)的錢都花不了,誰還想著還他。

  

  截圖來源:上海紀實《紀錄片編輯室》

  典型的弱者婊心理。

  這些借錢不還的人或許忘了,朱之文本來就沒有義務借錢。幫一把,是出於情分,不幫,那也是本分。

  沒有誰的錢,是大風刮來的。

  人的慾望,就是一個無底洞,借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金山銀山,也有吃空的一天。

  

  

  

  這幾年,找朱之文借錢的村民少了,因為他們又找到了新的生財之道。

  直播朱之文。

  最近,朱之文就因為直播又火了。

  如果說朱之文本人,在網上直播,那也無可厚非。諷刺的是,將他的生活拿到網上直播的,都是村民。

  這幾年小視頻流行,有人突發奇想,直播朱之文會怎樣?

  結果最早直播朱之文的那批人,已經靠著直播收入,買上了汽車,還有人把賬號賣了,賺了60萬。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這種不費吹灰之力,來錢快的方式,多爽啊。

  其他人一看,都眼紅了。

  於是從18年下半年開始,越來越多村民加入到「直播朱之文」的大軍中。

  每天,朱之文家裡都會被村民圍得水泄不通。

  他們早早起來,蹲在朱家大門口,門開了,一窩蜂湧進去,就是為了搶一個好位置。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一夜之間,微博和各種短視頻軟體中,號稱是朱之文「經紀人」,「哥哥」,「嫂子」,「鄰居」的賬號,如雨後春筍。

  大家打著朱之文的幌子,玩兒著變現的交易。

  

  一個74歲的大爺,連智能手機都不會用,但聽說拍朱之文能賺錢,就花1000塊買了一個。

  結果三個月不到,他就把手機錢賺回來了,嘗到甜頭的他,繼續直播賺錢。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一個村民興緻勃勃顯擺著自己的直播成果,「拍朱之文干農活,我賺了1萬3千塊。」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在朱之文村子里,你經常會看到這樣一個場景——

  朱之文坐在院子里干農活,去地里澆農田,總有一群人拿著手機追著他跑,恨不能把他的吃喝拉撒都直播到網上。

  就連吃個飯,也要被圍觀,你說這誰能自在了?

  

  

  截圖來源:新京報《拍者》

  為了吸引點擊量,賺得更多,有些人無所不用其極。

  半夜翻牆而入,揚言要給大家直播朱之文一家是怎麼睡覺的也有。

  不寒而慄!

  做直播的村民是爽了,可朱之文的困擾大了。

  自己一點隱私空間都沒有了,不勝其擾的他只好把大門裝上欄桿,貼上「私人住宅,嚴禁闖入。」的字條。

  結果呢?有人就說他架子大。還有人進不去著急,一怒之下就把朱家大門的對聯給撕了。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朱之文說,出名9年了,沒有一天清凈的。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他也想改變現狀,卻無能為力,只能繼續被人當「猴」看.......

  

  

  

  在朱之文直播的視頻下,有這樣一段評論發人深省——

  「『大衣哥』沒飄,村民卻飄了。」

  是啊,出名后的朱之文,依舊守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吃粗茶淡飯,代步工具還是那輛小電驢。

  有演出的時候就出去演出,沒事的時候,就在家裡幹活。

  村裡有人說,朱之文就是土,出名了還是那麼土,不會享受生活。

  

  截圖來源:央視《中國人的活法》

  可朱之文說,「出名后俺也就是個農民,喜歡唱歌的農民,終究還是要靠莊稼的。」

  

  可某些村民呢?

  從朱之文成名之初,到修路,再到現在直播,9年的時間,他們一點點榨乾「大衣哥」的價值。

  就像寄生蟲一樣,靠吸食別人的血活下來,還把這些索取當作理所當然。

  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之前有人在朱之文家門上貼了一張創業白皮書,鼓勵大衣哥「一人富,帶動全村。」

  

  而如今,他們終於找到了來錢最快的方式,地里的活也就不幹了。

  他們還會理直氣壯地說著,「現在是人,都直播。」

  言外之意就是,不拍才是傻子。

  

  截圖來源:澎湃新聞《溫度計》

  或許有人會說了,朱之文不讓村民拍不就行了?

  可事實是,「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只要他出門,就有人拍他。朱之文也不願離開村子,這裡讓他有歸屬感。所以除了忍耐,別無他法。

  他更不想和村裡人去撕破臉。

  就是這樣一味地妥協和忍讓,也讓某些人愈發放肆,於是出現了上面這一幕幕。

  呵,老實人活該被欺負唄。

  所以說,千萬不要去試探人性,人性的醜陋,只會讓你失望,甚至絕望。

  《烏合之眾》里說:「構成一個群體的人,不管他是誰,不管他的生活方式有多大區別,不管他的職業是什麼,不管他是男是女,也不管他的智商是高還是低。

  只要它是一個群體,那麼他們就擁有一個共同的心理,集體心理。」

  我想,這句話套用在朱之文身上就是——

  世道變壞,是從「吸干」老實人的血開始的。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4: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