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是部長」 女孩為何慘被全國人民群嘲?

京港台:2019-6-22 00:51| 來源:Vista天下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男朋友是部長」 女孩為何慘被全國人民群嘲?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人們討厭的並不是學生會或者學生組織,而是其中一些人因為身居高位,所以有了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氣質。

  「卑微的我能和學生會長戀愛嗎」

  人均單身的網際網路上,真正的單身可能沒有看起來那麼多。一些人已經擁有了甜甜的戀愛,只是在猶豫要不要「官宣」。

  前幾天,知乎上的一個匿名提問突然火了:「我是學生會的幹事,男朋友是部長,這段戀情該不該公開?」

  

  不知道的還以為學生會幹部已經獲得了娛樂圈流量小生的地位,靠女友粉吃飯,公開戀情要被「殺頭」。

  將近三千條回答,高贊基本都在開嘲諷。

  有人語重心長地說反話——

  「這麼大的職位,已經不是為了愛情小打小鬧的時候了!」

  「你知道學生會長背負著多大的責任嗎?談戀愛要影響他以後當市長的!」

  

  

  有人把這個編排成言情小說——《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之霸道學生會長愛上我》。

  

  還有人把學校里常見的各種學生組織與社會上的工作單位一一對應,品評出三六九等,反諷「任何不參與校園政治生活的人都不值得交往」。

  

  挺多回答看起來惡意滿滿,讓人都忍不住替題主感到委屈。

  不過也不難看出,這又是一次輿論的反撲——其實大家早已脫離開問題本身,而轉向對學生會等學生組織進行調侃與嘲諷。

  千言萬語,這背後隱藏的情緒本質就是一句話:

  「混學生會的怎麼被捧高到這個位置上了?」

  學生會,輿論場上的眾矢之的

  如果你是一名大學生,大概很容易發現人們對於學生會的態度實際上是割裂的。

  在學校,就業指導中心和團委的老師告訴你,要多參加學生工作,這些經歷對於找工作是加分的;學弟學妹們也總是很崇拜那些在學生會混得風生水起的前輩,校園風雲人物非他們莫屬。

  一上網,卻發現大家好像對學生會頗有微詞,更有一些HR坦言,把學生會經歷寫進簡歷的求職者都不考慮。

  

  這背後有兩方面原因。

  其一,步入社會後過分強調學生會的「頭銜」確實是一種買櫝還珠的行為。

  參加學生組織,更重要的或許不是獲得過什麼榮譽,而是從中提升了什麼能力。

  拿設計崗位來說,僱主更看重你對各種繪圖工具掌握得如何、交活兒快不快、能不能畫出五彩斑斕的黑(誤),而對於你有沒有參加學生會,在學生會裡是宣傳部幹事還是分管宣傳部的副主席,可能不是特別在意。

  另一方面,一些學生會的負面新聞成為熱點事件,也讓人們在吃瓜之餘,對學生會的印象越來越差。

  比如,小幹事在群里直接@主席,被罵「主席也是你@的?你只叫他學長?」;

  

  再比如,倒霉蛋學生髮錯學生幹部名字,被罰抄寫五十遍;

  

  以及校園惡霸一般揚言,「沒有我點頭,以後X大所有健身活動沒你們的份」。

  

  這些事件中的年輕人有樣學樣耍官威的樣子,實在是讓人感覺好笑又無奈。

  從過往網友的經歷和吐槽中可以看出,學生會幹部很讓人詬病的,正是」自視甚高「。

  普通一點的癥狀是喜歡自居前輩並享受被恭恭敬敬捧著的感覺,雖然平時看起來十分平易近人、喜歡跟幹事打成一片,但當幹事真的開始沒大沒小時(其實只是直呼姓名)又覺得別人沒有紀律。

  

  重度癥狀則沉迷遊走在各高校主席團成員才能參加的高端論壇之中(主辦方報銷食宿路費),喜歡標榜自己的「人脈」「圈子」「關係」,並在言語間透露壓人一等的驕傲。

  歸根結底,人們討厭的並不是學生會或者學生組織,而是其中一些人因為身居高位,所以有了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氣質。

  而一批批填充進這個體系的新學生,往往被迫或者主動接受了這種氛圍,共同把這個「學生幹部=大學里的人上人」的潛規則延續了下去。

  優越感從何而來?

  客觀上說,投身學生會並做到一定位置,確實能夠獲得一些好處。

  在不少高校中,學生會成員在入黨推優、獎學金評定、保研加分等方面都佔據著主動權。

  當然,這種福利並不是均分給每一個人的,很多時候,只有置身組織最頂端的人才能參與瓜分。

  

  某高校研究生獎學金計分標準,不同職級的學生幹部分別能加3到12分不等

  人們對於學生幹部身份的需求之高,甚至疑似催生出了「明碼標價」學生會職位的行為。

  

  對於爆料中的內容,學校回應正在調查

  當一個學生工作崗位有著實際的利益,甚至可以用金錢交換,不難理解它為什麼會潛移默化地有了」人上人「的地位。

  但在圍觀一次次網路吵架的過程中,我們也不難發現一個事實:批評學生會的人,和醉心於學生會的人,互相之間完全不能理解。

  在批評學生會官僚化的話題下,常常能看到這樣的聲音——

  「你說的都是個別現象,我所在的學生會就不這樣。」

  「我可能進了個假的學生會吧,從沒享受過任何特權,一直辛辛苦苦為同學們服務。」

  這種委屈的心態也不難理解。

  一個大一同學,搬桌子、貼海報、申教室,累了一天下來,看到網上有人說「學校學生會為什麼有的這麼拽?」,心裡當然很不舒服。

  但是批評的聲音就全都是嫉妒和偏見嗎?也未必。

  就像作為本科學生、作為研究生學生和作為門下弟子對同一個導師的觀感會完全不同,作為學生會核心高層和搬磚工的普通人員,或許也會對學生會的本質有著不同的感觸和視野。

  普通成員接觸到的或許只是和諧友愛的「表世界」,只有在達到一定的層級之後得以一窺「里世界」的模樣。

  此處一位知乎網友的經歷,或許可以作為一個註腳。

  一開始,面對質疑的聲音,他以親身經歷真情實感地為學生會正名。

  而在經歷了換屆選舉后,他對於學生會的看法,發生了180°的轉變。

  

  看似團結友愛的大家庭,實際上竟是人為干預選舉的結果。

  

  在一個涉世未深的大學生眼裡,目睹自己一直熱愛和信任的學生會背後也有不堪的權力鬥爭,就已經足夠崩塌世界觀的了。

  殊不知這其實也是學生會讓網友覺得」小題大做「的一個點:

  無論身處學生官場中的人自以為有多麼刺激、多麼勾心鬥角,在真·社會人看來,不過是向日葵班和玫瑰班的小朋友瞎胡鬧而已。

  

  只是一場模仿秀

  人們批評學生會的官僚作風,本質還是出於善意:都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染上這些被人詬病的習氣,大家也不想看到。

  去年,各大高校的學生會、研究生會也聯名發布了《學生會、研究生會幹部自律公約》,試圖約束學生組織中存在的官僚化、庸俗化的現象。

  然而這真的只是學生的錯嗎?不如說校園裡面的種種怪象,其實只是權力社會的一個縮影。

  在當下的學生綜合素質評價體系下,學生綜合素質測試成績與在學生組織中的任職加分掛鉤,職級越高,加分愈多。

  面對諸多隱性福利的誘惑,人們總是會自發地向權力中心靠攏,學生也不例外。

  在這過程中,也不乏有人以「過來人」的口吻,不斷教化學生們要服從、要忍耐,靜靜等待「多年媳婦熬成婆」。

  

  這一套運行規則,其實並不陌生。

  身處在權力遊戲中的學生們嘗到權力結構的甜頭,自然而然地就會模仿他們所知道的官場文化。

  而他們畢竟並不熟悉真實社會運行的邏輯,所以模仿來的只能是官場里論資排輩、領導最大那一套。

  弊端便是模仿久了,輕則不由自主地依賴集體注意的思維,莫名以依附一個組織為榮;重則產生幻覺,以為自己真的也成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

  網友吐槽學生會秘書長

  時間比聯合國秘書長還金貴

  

  不過,我們在生活中總會遇到很多當下非常看重、過段時間回想起來又覺得很幼稚的事情,這也是正常的成長過程。

  反正再真實的夢境,也會迎來夢醒時分。進入社會後的年輕人也許用不了多久,就會發現曾經在學校里特別吃香的自命不凡,其實不過花拳繡腿。

  還不如讓這份只屬於大學的記憶單純一點:離開以後,除了回憶和朋友,什麼都帶不走。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1 07: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