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帶著使命訪問伊朗,會談的畫風卻非常清奇

京港台:2019-6-15 01:03| 來源:俠客島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安倍帶著使命訪問伊朗,會談的畫風卻非常清奇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昨天,對於正在伊朗進行訪問的安倍來說,是五味雜陳的一天。

  作為美伊關係的「調解人」,安倍晉三終於見到了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卻被哈梅內伊一口回絕:「我們完全不相信美國想進行真正的談判」;

  而在當天下午,停靠在波斯灣阿曼海域的兩艘油輪被不明魚雷擊中,損失嚴重,其中一艘屬於日本公司,另一艘屬於挪威。美國馬上指責是伊朗所為,還放出相關視頻證據,伊朗則不出意外地堅決否認。

  郵輪被炸這事兒,上個月也發生過,島叔也分析過。不過,對那次事件,至今也沒有確定的官方消息說明襲擊者到底是誰。

  要知道,安倍此行,已經是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后40年來,日本首相首次訪問伊朗,可以說是很具有歷史性了;不久前剛在本土接待完特朗普,對美伊之間日漸緊張的關係,安倍應該也是帶著使命的。

  帶著使命而來,卻遇上這樣的事……為何事態會演化至如此地步?

  

  會談

  抵達伊朗當天,安倍就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了聯合新聞發布會,會上氣氛融洽,雙方好言好語。

  憶往昔、表決心、談合作,安倍表示,「日本將盡最大努力來緩解地區緊張」,還宣布將向伊朗提供250萬美元洪災援助資金。對此,魯哈尼給予了積極回應。

  島叔的情報顯示,安倍此訪帶來了「一攬子協議」,還帶來了特朗普的口信,其最終目的,是促成本月底於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或今年9月聯合國大會期間,實現伊朗與美國的首腦會晤,實現特朗普期望的美伊「回到談判桌」。

  結果,13日安倍見到哈梅內伊——這位實際上對伊朗所有事務擁有最終決策權的「最高精神領袖」后,畫風突變。

  

  安倍晉三與哈梅內伊會談

  雙方的會談,是這樣的——

  安倍:「希望向伊朗轉達特朗普的口信」。

  哈梅內伊:「我們對你的誠意毫不懷疑,但是我認為,不值得與特朗普交換任何信息,我也不會給他任何答覆」。

  安倍:「華盛頓不尋求顛覆伊朗政權」。

  哈梅內伊:「伊朗與美國的問題跟改變政權無關,當然即使美國想也辦不到」。「特朗普聲稱他不尋求顛覆伊朗政權就是個謊言,因為他如果做得到他一定會做,但是他做不到」。

  安倍:「美國想與伊朗就核問題舉行談判」。

  哈梅內伊:「哪個聰明人會再跟一個破壞協議的國家談判」。

  安倍:「美國只是希望伊朗不要發展核武器」。

  哈梅內伊:「伊朗不會發展核武器,但是請注意,即便伊朗真發展核武器,美國也無可奈何,美國的禁令不是伊朗擁核的障礙」,「美國自身擁有龐大數量的核武器,沒資格對其他國家指手畫腳」。

  安倍:「美國準備好與伊朗談判」。

  哈梅內伊:「我們根本不相信,因為真誠的談判不會來自一個像特朗普這樣的個體」,「我們不願意重新經歷一次與美國談判的痛苦經驗」。

  如果大家覺得讀的累,島叔可以簡單概括一下:

  「親,特朗普讓我告訴你……」    「不聽。」    「特朗普說不推翻你。」    「讓他推個試試啊?」    「特朗普說想跟您坐下聊聊。」    「滾犢子。」

  會後,日本外交部發言人向媒體彙報會議時表示,兩國領導人進行了約50分鐘的會談,會談氣氛「熱烈」,「我們不是在進行穿梭外交或者說調解,我們在為地區穩定而努力」。

  期待

  在上個月日本政府宣布安倍將訪問伊朗時,國際社會很希望這位臨危受命的「調解人」能在伊朗完成一場漂亮的斡旋,期待安倍能夠讓美伊領導人在不久的將來「握手言和」。

  安倍可能會想起36年前的兩伊戰爭期間,時任日本外相的父親,牽著他的手來到德黑蘭。那次,安倍父親同樣是帶著「一攬子協議」來斡旋,要求伊朗和伊拉克不要把戰火燒到波斯灣。

  當年,他父親的任務也失敗了。

  對於安倍的到來,其實伊朗人民也寄予厚望。

  在德黑蘭的朋友告訴島叔,當地唯一的中餐館老闆說,最近幾天一直忙於給日本使館配餐。當伊朗員工得知這是給日本使館送盒飯,他們一改往日的懶散,干起活來倍兒有精神。

  還有中國朋友去銀行辦業務,有業務員質問:「你看日本人來幫我們了,你們中國人怎麼還不來?」

  想法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其實,伊朗政壇對於安倍來訪從開始就不抱希望,認為安倍帶不來奇迹。

  擁有政治智慧的安倍抵達伊朗后,絕口不提「調解」二字,一直在說「好聽的話」。在12號的新聞發布會上,安倍說伊朗人的熱情好客,伊朗的悠久歷史讓他難以忘懷blabla。

  他還大大讚揚了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一番,稱「我十分感謝伊斯蘭革命領袖發布對於禁止使用核武器的禁令」。一番話說完,伊朗總統魯哈尼頓時面露微笑。

  當然,這些都是客套話。根據日本媒體報道,在訪問的前一天,安倍還專門與特朗普舉行了電話會談,會談進行了約20分鐘。日本官員在被問到電話內容時,表示「由於涉及外交往來不便公開」。

  選擇

  其實,早在5月27日,正當特朗普在東京訪問時,就有消息傳出,安倍將訪問伊朗來緩解美伊之間的緊張局勢。

  為什麼特朗普選擇了安倍當這個中間人?

  島叔認為,特朗普確實著急了。今年下半年,特朗普就要開始自己的大選競選工作,為了更好地連任,在大選前如果能把伊朗「搞定」,實現突破性的「特魯會」,無疑將是特朗普的重大外交成果

  但是,特朗普讓「伊朗給他打電話」,伊朗人說「能不能告訴我們梅拉尼婭的電話號碼」;國務卿蓬佩奧表示「與伊朗會談不設任何前提」,伊朗外長則回應,「只有行動而不是言語,才能告訴我們美國總統的真實意圖。」

  如果伊朗一直硬抗著,葉門還不斷用無人機襲擾沙特,哈馬斯偶爾向以色列發射幾枚火箭彈,特朗普的「未完成清單」上將羅列著俄羅斯、委內瑞拉、朝鮮……和伊朗。

  想想就讓人頭禿,哦不,頭大。

  更何況,特朗普無人可用了。放眼當今世界大國,能出面說話,說話還有點分量的,也沒剩下多少。眼下,俄羅斯站在伊朗一邊;歐洲一直在努力維持伊核協議,但是迫於美國的壓力一直拿不出實際措施,而且還老是惹伊朗人生氣。

  坊間傳聞,2018年法國總統馬克龍成為第一個訪問伊朗的發達國家領導人,但是法國非要批評伊朗發展彈道導彈,導致兩國關係急轉直下,伊朗私下放話說「非要談這個就不用來了」。

  前幾日,德國外長馬斯來伊朗了,島叔聽說德國人哪壺不開提哪壺,搞得伊朗外長扎里夫就差拍桌子罵人了。

  歐洲幫不上忙,是盟友,又還有一定分量的盟友,好像也就剩日本了。

  當然,安倍也有主觀意願。不用提日本對伊朗的石油有極大需求,光是為了商業利益,安倍也願意走一趟。要知道,在受美國制裁的情況下,歐洲等國商品紛紛退出伊朗,伊朗市場上進口產品存在巨大缺口,安倍想跟伊朗探討,有無繞過美國制裁,讓日本商品進入伊朗市場的可能。

  更何況,下個月日本就要迎來國會參議院選舉了。安倍所在的執政聯盟,能否獲得參議院三分之二以上議席,將關係到安倍心心念的修憲進程。結果,這場國際斡旋敗了,政治加分沒得到。

  面對如此強硬的伊朗,安倍只能露出堅強而不失禮貌的微笑。日本對外依存度極高的石油,倒是在昨天油輪遇襲事件發生后,創下了4月以來的最大單日漲幅。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7 08: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