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 香港大遊行沒用?港府和北京根本不會理會

京港台:2019-6-13 20:41| 來源:VOA | 評論( 33 )  | 我來說幾句

專家: 香港大遊行沒用?港府和北京根本不會理會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華盛頓 — 

  過去幾天,香港爆發了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抗議引渡條例。香港市民上街遊行,並同警方發生推撞和衝突,後者發射了催淚瓦斯橡皮子彈,但立法會還是要通過這個引起極大爭議的逃犯條例。面對港人的大規模抗爭,有人認為,香港人這種示威遊行不會有作用,港府和北京根本不會理會,但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主席何俊仁認為,任何形式的抗爭,都會起到應有的作用。

  從6月9日的香港百萬人大遊行開始,香港市民舉行了持續不斷的抗議示威遊行,抗議香港行政和立法當局討論的《逃犯條例》,他們擔憂,一旦這個條例通過成為法律,更多的港人將面臨到大陸受審的危險。

  面對市民的上街,香港政府警方如臨大敵,並在局部地方同抗議民眾發生激烈肢體衝突,警方動用了高壓水龍頭、催淚彈、橡皮子彈和其他非致命武器對付示威群眾,全世界都在關注著在香港回歸中國之後發生的這一幕幕警民衝突。

  從八九民運以血腥鎮壓告終后,在中國,有茉莉花活動;在香港有佔中活動、雨傘運動;在台灣有太陽花活動,但這種運動一般最後都偃旗息鼓或以當事人被判有罪入獄而告終。海外關注中國局勢的人就一直有人持懷疑態度:這種上街示威抗爭到底有多大作用?

  大遊行有無作用?

  加拿大異議人士盛雪在其臉書上說:港人這種遊戲只是表明立場觀點和態度。「沒有沒觸及權力結構,沒傷及利益鏈條,沒阻滯經貿運行,沒妨礙政權運......」

  她提出,為什麼港人必須用罷課、罷工、罷市…阻止惡法並保住香港?「三罷則是真動作,很快會促動改變權力結構,切斷利益鏈條,迫使經貿停擺,政權難於運作......」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主席何俊仁律師認為,港人進行的罷工罷課罷市有作用,但大遊行當然也有用。何俊仁對美國之音說:「如果你連站出來發聲這點事都不做,那麼,肯定什麼都沒用,一定是最壞,或者是更壞。我們能做的就是發聲,爭取每一個機會來提出我們的訴求。這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年,在香港,我們還是有一點點自由,有民主的參與。」

  香港民主黨前主席、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說,這就是港人這麼多年來一直身體力行的目標和宗旨,否則,你什麼都沒有,什麼都得不到。那麼,香港將很快變成另外一個深圳。

  誰把年輕人推到前面?

  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在其臉書上談到這次香港大遊行時說:「有人說不要把青年人推到前面,做激烈的行為,究竟是誰推他們出來?是我們的政府,是某些害群之馬的警察,我們從來沒有推他們出來,尤其是我們有信仰的人絕不會這樣做。」

  陳日君援引某青年的話說:「做什麼都沒用!不如結束生命便算,讓他們向我開槍。」 陳日君說:「我們不鼓勵他們這樣做,一個都太多,我們不應輕易犧牲生命。 」

  香港政論作者李怡在蘋果日報(6月12日)的專欄里寫道,當天,衝突爆發後事態平息下來,有三百年輕人在政府總部大樓外「留下來」,他們沒有帶任何攻擊或防備用品,留下來只是不甘心就這樣無功而退回家,看看留下來還有什麼事情可做。其中一位15歲少年說:「反正這樣示威也沒有用,我不如死了算了,最好一槍打過來。」 李怡說,後來警察真的包圍了這些年輕人,有19名青年被捕。

  李怡說,特首林鄭月娥說反對派將「年輕人推向前面做出激烈行為」。他說,實際上把年輕人推向前面的不是別人,正是傲慢頑固的林鄭政府。

  李怡:遊行有用

  李怡是香港回歸之前非常活躍的政論雜誌《九十年代》主編,後來給蘋果日報寫專欄。他說,有人在社交媒體上說,組織遊行的民陣,雖然有百萬人上街,但沒有對政府構成壓力,沒有做好帶領群眾的工作,「白白錯過了百萬人集結的氣勢。 」

  「無論多麼沮喪,或有多少批評,都不可以因此就說遊行無用。」李怡說,壯觀的遊行場面,成為世界重大報章的頭條,各國政府陸續表達關注。「自1997年主權轉移以來,外媒已經很少像這次那樣關注香港了,」他說。

  胡平:遊行有用

  旅居美國的中國觀察家胡平說,遊行有用,而且有大用。他對美國之音說:「遊行當然有用。遊行即表達。這次大遊行,全世界都看到了港人的意志。這就是遊行的意義,遊行的作用。他說,遊行如果沒用,中共何必抹殺?何必編造港人支持修例的假民意?中共何必在大陸要禁止遊行?」

  他說:「這次大遊行,鼓勵了多少人,喚起了多少人,改變了多少人,贏得了多少人的同情和支持。 」他說,當代專制者儘管蔑視民意,又不得不重視民意,所以它既要抹殺真民意又要偽造假民意,可見民意是重要的,有用的。「田北俊的講話表明,遊行有用。」

  胡平說,有的建制派議員可能會投反對票,如同2003年反23條立法,或者他們會在下次選舉中丟失席位。在目前格局下,港人的民意難以促成立即的改變,但是能為改變積累力量。

  旅居歐洲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說,若逃犯條例得到通過,每個港人將面臨危險。在美國政界工作和觀察三十多年的韓連潮在推特上說:香港檢驗良知和人性。

  他說:「在香港反送中和自決問題上持何種立場,是檢驗良知、人性、真假民運及五毛共特的試金石,站在人民一邊還是替專政洗地一眼即可看穿;此惡法引渡經濟罪犯是假,破壞香港法治是真;中共打著法律旗號用經濟入罪迫害政治異己還少嗎?」

  6月12日,香港警方向示威者「動武 」「動粗」后,台灣總統蔡英文說:全世界信仰自由的人,今天都會選擇和香港人在一起。她說:香港政府不願採取理性溝通方式,悍然動用橡膠子彈,開槍射擊和平抗議群眾的做法,「我感到極度的震驚」。

  她說:同一天,中國政府宣稱「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功」,這是在是無比諷刺的說詞。

  夏明:作用不大

  紐約的大學教授夏明則認為,遊行的作用有限。他剛從香港參加完大遊行回到紐約,他對美國之音說:「對於撼動中共專制統治,1989年的遊行示威沒有用。而今天的香港大遊行也不可能超過89。中國還會出現1989年的遊行規模嗎?有可能,但不會是現階段。」

  夏明說,這種情況,只會出現在中國政治社會繼續出現崩潰跡象之時,也就是說,還要等當下的經濟危機繼續惡化。夏明說,即便中國出現了可與89相比的示威遊行,如果沒有下列兩項條件出現,這些遊行也是徒勞:第一,應對危機出現的共產黨領導層的分裂;第二,反對力量的聚集和有魅力的反對黨領袖出現。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要形成良性互動才能走出89悲劇。這又需要兩個條件:第一,從中共正宗分裂出進步一翼(社會民主黨方向)需要和反對力量形成呼應,以強化自身合法性。第二,反對黨能整合勢力,接受與改良的執政黨進入選戰,通過幾輪選舉競爭獲得政權。

  夏明說,現在反對黨的發展還需要歷史機遇。香港遊行和任何街頭運動都可能製造機會。而國際勢力與反對黨勢力的堅決支持又必不可少。夏明說,即便是所有的星座都排列組合在一起,還需要運氣。從目前來看「中國人可能還是抓不住歷史機遇,因為,我們看到的是針尖對麥芒,相互促進狂熱主義和激進主義。」

  郎咸平:民主無用

  網友推牆者在推特上說:碰巧看到郎咸平在清華的演講,他的三個觀點令人震驚!第一,資本主義發展的好,多虧馬克思主義的衝擊;第二,民主無用論,舉了陳水扁的例子;第三,香港回歸前無民主、無自由。對此,推牆者反問道:馬克思主義對蘇聯中國衝擊得更多吧?民主能選陳水扁,也能清除陳水扁,中共能清除毛澤東嗎?1989年香港還沒回歸吧,為何能有百萬大遊行?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14: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