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劉強東案引發中國強姦文化討論(圖)

京港台:2019-6-7 11:09|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紐時:劉強東案引發中國強姦文化討論(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晚上10點左右,中國電商巨富劉強東挽著一位年輕女子走進一棟公寓樓,身後跟隨著他的助理。女子帶劉強東進入了電梯,把助理留在了外面。隨後她帶他進了自己的公寓房間。

  進入房間的畫面被公寓大樓的監控攝像頭捕捉到,最後傳到了中國的網際網路上。這段經過大量編輯視頻題為「仙人跳實錘?」旨在展示該女子是在邀請他上樓發生性關係——因此她對他的強姦指控是不實的。

  對很多中國人而言,這段視頻奏效了。網路公眾輿論很快駁斥了女方的指控。在一個強姦話題的討論被壓制、「#我也是」(#MeToo)運動因文化習俗和政府審查遇阻的國家,這件事本可能就要蓋棺定論。

  但一些中國人發起了反擊。他們使用#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這樣的標籤發帖,對有關強姦文化和合意的一些普遍觀念提出質疑。

  那段視頻已經成為一場辯論的一部分,而在一些女性主義學者看來,這樣的辯論在中國尚屬首次。出於對獨立社會運動的不信任,政府已打擊了諸如「#我也是」運動這類性別話題的討論。去年官方禁止了「#我也是」標籤。被稱為「女權五傑」的性別權利活動人士在2015年曾遭抓捕。網上一些對指控劉強東的人表達支持的請願書已被刪除。

  但在中國的熱門社交媒體服務微博上,#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的標籤吸引了超過1700萬的頁面瀏覽量,涉及超過2.2萬條帖子和評論。其中至少有幾十條分享了她們自己的性侵遭遇。

  「完美這個詞,根本不該作為對個體要求的邏輯,」弦子(Zhou Xiaoxuan,應本人要求,本文中文版不使用其真名)寫道。在起訴某著名電視主持人、指控他於2014年她實習期間對她實施性侵后,弦子已成為中國「#我也是」運動的代言人。「偏偏是最為弱勢、最難證明自己悲劇的性侵受害者,被公眾提出了這個要求。」她的訴訟目前尚待裁決。

  對在線零售商京東創始人兼董事長劉強東的指控,在中國引發關注。去年該女子指控他在一場商務晚宴后對她實施強姦,劉強東隨後在明尼阿波利斯被捕。明尼蘇達檢察官拒絕控告劉強東。這名女子,也就是就讀明尼蘇達大學的21歲學生劉靜瑤,起訴了劉強東,提出逾5萬美元的賠償金要求。

  針對這起事件的爭論在中國的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仙人跳」視頻出現后,輿情倒向了劉強東一邊。

  

  劉強東在北京的代理律師通過她的認證帳戶在微博上分享了該視頻,稱她的客戶表示視頻是真實可信的。

  「監控視頻本身就是很好的說明,檢方對我們的客戶不予控告的決定同樣如此,」劉強東在美國的代理律師吉爾·布里斯布瓦(Jill Brisbois)在聲明中說。「我們相信他的清白,所有證據都能充分證明他的清白,我們也將在法庭上繼續竭力維護他的聲譽。」

  視頻沒有聲音,但通過字幕標出了觀點,以便人人都能看見。「女士請劉強東進入電梯」,一條字幕說。「在電梯內女士主動按下樓層」,另一條說。「女士再次做出邀請的手勢,」第三條字幕說。

  但視頻沒有顯示最關鍵的環節,即公寓房門關上之後,劉強東和劉靜瑤之間發生了什麼。

  「整個視頻展示了一個無法找到自己公寓房間的年輕女子,和一個示意對方抓住自己手臂以幫她穩定步態的億萬富翁,」劉靜瑤代理律師、指責視頻為劉強東代理律師發布的維爾·弗洛林(Wil Florin)說。「發布不完整視頻,並強迫靜瑤的許多社交媒體支持者噤聲,這樣並不能阻止我們將真相告知於明尼蘇達民事陪審團。」

  京東拒絕就視頻來源置評。

  在許多人看來,這與劉靜瑤以無辜、無助的受害者身份起訴的敘述相矛盾。在我的微信群里,無論男女都在說,這段視頻證實了他們的懷疑——劉靜瑤是在要求發生性關係,而且只是想要劉強東的錢。一些男人說,一個來自良好家庭的年輕女人,永遠不會在商業場合進行這樣的社交行為。一個女商人問劉靜瑤為什麼不拒絕喝酒。

  起初,我把這段視頻看作是中國「#我也是」運動的一次挫折,由於極度厭女的社會、網際網路審查和男權政府,該運動本身就面臨著不可逾越的障礙。在和熟人談起「不就是不」的觀點時,他們已經開始怨聲載道。

  

  少數幾個知名人士發表支持劉靜瑤的言論,卻遭到了惡毒的批評。科技媒體公司鈦媒體的首席執行官趙何娟在收到死亡威脅后,不得不關閉了微博上的評論。她批評已婚且有一個女兒的劉強東沒有達到人們對公眾人物的期望。

  然後我看到了一段七分鐘的視頻,標題是「我也是性侵犯的受害者」,其中四名女性和一名男性對著鏡頭講述了他們的故事。這段視頻由標籤「#HereForUs」的組織者製作,試圖向觀眾清晰地定義性侵犯,並解釋說,性侵犯可能發生在彼此認識的人之間,也可能有複雜的情境。

  視頻中的男人小時候被一個年長於他的男孩猥褻過。其中一個女人在卧病在床時被同學強姦。一個女人在工作中被一個有權勢的男人性侵,但她不敢說出來,因為她覺得沒有人會相信她。還有一個女人在約會時喝了太多酒後被強姦。

  「不光是別人會蕩婦羞辱你,」她在視頻中說。「你在這種事情發生之後,首先就會蕩婦羞辱你自己。」

  一個脖子上刺有紅色十字架的女人說,十歲那年,鄰居一個年紀較大的男孩性侵了她。當她跑回家時,她的父母責備她放學回家太晚了。

  「從這件事情發生開始,我的童年就結束了,」她在視頻中說。「我反抗,我要比所有我恨的事物過得好。」

  這段視頻在微博上被觀看了近70萬次。但這段視頻的創作者仍難以進一步發聲,這反映出女權主義者在中國面臨的障礙。

  視頻是由一個小組創作的,他們在中國創建了這個「#HereForUs」標籤,作為支持性騷擾和性侵受害者的一種方式。當我聯繫採訪他們時,他們很興奮。其中一人為了採訪推遲了去看望父母的安排。

  然後在我們見面的前一天,他們給我發信息說不想再接受採訪了。他們擔心出現在《紐約時報》上可能會激怒中國政府,並讓他們的話題標籤遭到審查。我從#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標籤的組織者那裡得到了類似的回應。還有一位女士懇求我不要把她的名字和中國政府聯繫起來,因為她擔心失去工作。

  她們的不情願是可以理解的。她們相信自己的標籤讓女人們走到一起,給了她們分享故事的勇氣。一些受害者說,只是把自己的經歷告訴別人,都是有治療作用的,因此,組織者們說,這些標籤太有價值了,不能失去。

  「外界對女性的傷害太多了,」27歲的律師、現居紐約的梁曉文(音)說。她在網上寫道,她在11歲時被一個熟人猥褻,從那以後一直生活在羞恥和內疚之中。「我希望用自己的故事擴張安全的空間。」

  中國女權倡導平台女權之聲(Feminist Voices)的創始主編呂頻表示,要想讓「#我也是」運動在中國發展壯大,必須採取分散的、幕後的方式。

  「這麼艱難的情況下,她們還創造出這麼厲害的事情,太棒了,」呂頻說。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1 20: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