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任正非先生真正的憂慮是什麼?悲從中來

京港台:2019-5-24 21:25| 來源:向松祚 | 評論( 85 )  | 我來說幾句

向松祚:任正非先生真正的憂慮是什麼?悲從中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書桌前端坐,再次拜讀任正非先生5月21日的長篇訪談。洋洋兩萬餘言,坦誠從容,全面深刻,大氣磅礴,感人至深。

  讀著讀著,我突然仰天長嘆,悲從中來。嗚呼!任正非先生看似坦蕩從容的話語,實在是飽含著深沉的悲壯和深深的憂慮。任正非先生所談者看似是華為,所憂者其實是中華。他關注的問題表面看起來是華為如何應對當下所遭遇的困境,實際上內心深處所憂所慮者,卻是國家的基礎教育、人才培養、科學創造、科技創新、對外開放、以及全球人才競爭。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請允許我詳細引述任正非先生的訪談,以證實上述所言不虛。

  1、對於任何國家和民族的復興和強盛,人才是最重要的。

  任正非如是說:「我講兩個故事,二戰時的德國和日本。德國因為不投降,最後被炸得片瓦未存,除了雅爾塔留下準備開會,其餘地方全被炸成平地。日本也受到了強烈轟炸,如果不投降,美軍也要全部炸平,最終日本採取了妥協的方法,保留天皇,日本投降,沒有被完全摧毀,但是大量的工業基礎被摧毀了。當時有一個著名的口號「什麼都沒有了,只要人還在,就可以重整雄風」,沒多少年德國就振興了,所有房子都修復得跟過去一樣。日本的經濟也快速恢復,得益於他們的人才、得益於他們的教育、得益於他們的基礎,這點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質、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2、我們和美國科技上的差距還很大,美國在科技上的深度和廣度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任正非如是說:「我們首先要肯定美國在科學技術上的深度、廣度,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我們還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特別是美國一些小公司的產品是超級尖端的。我們僅僅是聚焦在自己的行業上,做到了現在的領先,而不是對準美國的國家水平。就我們公司和個別的企業比,我們認為已經沒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們國家整體和美國比,差距還很大。」

  3、中國科技與美國的巨大差距與我們經濟的泡沫化和不能踏踏實實做學問直接相關。

  任正非如是說:「這與我們這些年的經濟上的泡沫化有很大關係,P2P、網際網路、金融、房地產、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們的學術思想也泡沫化了。一個基礎理論形成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如果大家都不認真去做理論,都去喊口號,幾十年以後我們不會更加強大。所以,我們還是要踏踏實實做學問。」

  4、搞晶元、搞電子工業,光砸錢不行,還要砸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等等

  任正非如是說:「我認為,這件事有兩面性,一方面我們會受到一些影響,另一方面,會刺激中國系統性地、踏踏實實地發展電子工業。國家發展工業,過去的方針是砸錢,但錢砸下去不起作用。我們國家修橋、修路、修房子……已經習慣了只要砸錢就行。但是晶元砸錢不行,得砸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

  5、任正非最深的憂患:我們還有幾個人認真讀書?

  任正非如是質問:「但是我們有幾個人在認真讀書?博士論文真知灼見有多少呢?」

  我稱之為「任正非之問」,此問與「徐匡迪之問」和著名的「錢學森之問」是同一個問題,所問者一也,所憂者國也。

  6、中國應該全面改革和改善各項政策,大膽吸引全球人才,搞跨國創新。

  任正非如是說:「這種狀況下,完全依靠中國自主創新,很難成功。為什麼不跨國創新呢?可以在很多國家中建立創新基地。哪個地方有能力,就到哪個地方去,我們可以在當地去建一個研究所。」

  當然,中國現在回來了很多人才,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國的個人所得稅比外國高很多,如果來到中國,要多繳這麼多稅,「雷鋒」精神是不可持續的,雷鋒是把一切都獻給國家、獻給黨。但是,畢竟這些頂級專家是從外國回到中國,不僅沒有優惠,稅收還高很多。最近聽說大灣區可以降到15%,實施措施是什麼?是不是要在大灣區有戶口,是否要在大灣區有工作?換一個地方就不行,這個政策有什麼用?科學家本身就是流動的,只在這裡上班八小時,還是科學家嗎?我們要創造一些讓外國科學家回國的路。

   7、中國應該調整政策,擁抱這個世界

  任正非如是說:第一次世界人才大轉移,是蘇聯的三百萬猶太人轉移到以色列,以色列成為了一個科技高地。

  現在,第二次人才大轉移又來了,美國現在排外,大量人才進入不了機密研究。美國著名媒體寫了一篇文章反問美國「中國如果發明了抗癌的藥物,也危害國家安全嗎?」美國癌中心辭退了三個華人科學家,中國人發明的癌症葯,難道也危害國家安全了嗎?他反問美國。

  很多科學家在美國喪失了工作信心,為什麼不擁抱他們進來呢?他們問「怎麼進來?孩子上學難,沒戶口買不了車,還要繳很高的稅收。

  應該調整我們的政策,擁抱這個世界。

  美國兩百年前是印第安人的不毛之地,就是政策對了,今天是世界霸主。我們國家有五千年文明,有這麼好的基礎,應該拿出政策來擁抱世界人才來中國創業。

  大家要想到,東歐國家都比較貧窮,但是美國大量的領袖、科學家、金融家……都是東歐人,我們為什麼不大規模吸引東歐人到中國來,或者在東歐建立各種研究基地?

  8、中國要踏踏實實在數學、物理、化學、神經學、腦科學……各方面努力去改變,我們可能在這個世界上能站起來。

  任正非如是說:以中國為中心建立理論基地要突破美國的重圍,眼前這個方式比較難,因為中國在基礎理論上不夠,這些年好一些了。

  我曾在全國科學大會上講了數學的重要性,聽說現在數學畢業生比較好分配了。我們有幾個人願意讀數學的?

  我不是學數學的,我曾經說,我退休以後想找一個好大學,學數學。校長問我,學數學幹什麼?我說,想研究熱力學第二定律。他問,研究用來做什麼?我說,想研究宇宙起源。他說,我很歡迎你!但是我到現在還不能退休,還去不了。我們那時是工科學生,學的是高等數學,最淺的數學。

  中國要踏踏實實在數學、物理、化學、神經學、腦科學……各方面努力去改變,我們可能在這個世界上能站起來。

  中國過去的哲學體系是玄學,即使有佛教,也是梵文,唐僧應該翻譯成漢語,但是沒有翻。西方推行的是形而上學和機械唯物論,產生了物理、化學、數學、幾何學……各種學科,所以工業發達,建立了工業社會,佔領了全世界。

  9、如果還是強調自主創新,就會浪費非常多寶貴的時間

  任正非如是說:人類在人工智慧的科學家中,有50%左右是華人,如果他們受到排擠,擁抱他們進入中國,他們就會在底層平台上創新,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基礎。

  我認為,如果能夠真真實實把優秀人才引進來,對我們改革是好的。如果還是強調自主創新,就會浪費非常多寶貴時間。

  10、千萬不要煽動民粹主義情緒。民粹主義是害國的。

  任正非如是說: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華為產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掛鉤。

  華為畢竟是商業公司,我們在廣告牌上從來沒有「為國爭光」這類話。只是最近的誓師大會有時候瞎喊幾句,但是我們會馬上出文件制止他們瞎喊口號,大家開慶功會、發獎章都沒有問題,茶餘飯後說兩句過頭話沒問題,但是千萬不能煽起民粹主義的風。

  我經常舉一些例子,其實就是想潑華為公司的冷水,不能使用民粹主義,這是害國的。

  11、國家未來的前途在開放

  任正非如是說:因為國家未來的前途在「開放」。這次中美會談完了以後,中央電視台講到「我們要開放、要改革」,我好高興。

  實際上,我們還是開放晚了、改革晚了WTO對人家是有承諾的,我們得到好處以後就要去兌現。如果早一些去兌現,做一些貢獻,就能團結更多的朋友。

  中國的錢太多,為什麼只存美國,不存一些到歐洲、俄羅斯、非洲……各個國家?如果說擔心他們不還,他們是以國家信用抵押的,今年不還,一百年後還,不行嗎?中國又不著急錢,這樣就分散了風險。

  對於農產品,為什麼非買一家?可以買買烏克蘭的農產品,烏克蘭就不會那麼困難。烏克蘭是俄羅斯重武器的「糧倉」,買食品糧食時,是不是也可以買重武器「糧食」呢?

  我們的重武器一定要自力更生嗎?沒必要,打贏就行。你們可以看看紹伊古的總司令報告,短短的報告,寫得非常好。

  12、華為高度重視支持科學家,運用美國著名的「拜杜法案」原則

  任正非:我們在全世界有26個研發能力中心,擁有在職的數學家700多人,物理學家800多人,化學家120多人。

  我們還有一個戰略研究院,拿著大量的錢,向全世界著名大學的著名教授「撒胡椒面」,對這些錢我們沒有投資回報的概念,而是使用美國「拜杜法案」原則,也就是說,受益的是大學。這樣,從我們「喇叭口」延伸出去的科學家就更多了。

  13、5G標準源自土耳其科學家的一篇數學論文

  大家今天講5G標準對人類社會有多麼厲害,怎麼會想到,5G標準是源於十多年前土耳其Arikan教授的一篇數學論文?

  Arikan教授發表這篇論文兩個月後,被我們發現了,我們就開始以這個論文為中心研究各種專利,一步步研究解體,共投入了數千人。

  十年時間,我們就把土耳其教授數學論文變成技術和標準。我們的5G基本專利數量佔世界27%左右,排第一位。

  土耳其教授不是華為在編員工,但是我們拿錢支持他的實驗室,他可以去招更多的博士生,我們給博士生提供幫助。我們在日本支持一位大學教授,他的四個博士生全到我們公司來上班,上班地點就在他的辦公室,而且他又可以再招四個博士生,等於有八個博士幫做他研究,所有論文等一切都歸屬他,不歸屬我們。如果我們要用他的東西,需要商業交易,這就是美國的「拜杜法案」原則,我們就是通過這樣的「喇叭口」,延伸出更多的科學家。

  上周我們召開了世界科學家大會,我沒有去現場,通過視頻轉播到我的會議室。來了一批科學青年給我做技術翻譯,都是博士,很厲害,他們給我解釋這些論文對未來人類社會有什麼意義。我們不斷有這種世界性的交流,我們自己吸收能量,他們也吸收了我們的需求,不斷滾動傳播。

  14、西方公司在人才爭奪上,比我們看得長遠。

  任正非如是說:西方公司在人才爭奪上,比我們看得長遠發現你是人才,就去他們公司實習,專門有人培養你,這不是我們大學畢業找工作的概念。

  我們擴大了與美國公司爭奪人才的機會窗,但我們的實力還不夠。對世界各國的優秀大學生,從大二開始,我們就給他們發offer。

  這些孩子超級聰明,舉一個例子,新西伯利亞大學連續六年拿到世界計算機競賽冠軍、亞軍,但是所有冠軍、亞軍都被Google用五、六倍的工資挖走了。

  從今年開始,我們要開出比Google更高的薪酬挖他們來,在俄羅斯的土地上創新,我們要和Google爭奪人才。

  我們支持科學家的創新,對科學家不要求追求成功,失敗也是成功,因為他們把人才培養出來了。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源源不斷地前進。

  15、基礎科學特別是數學具有極端重要性

  任正非:舉一個例子,P30手機的照相就是數學。

  現在的圖像不是照出來的,是數學算出來的。因為人的眼睛相當於有一億個鏡頭,相機就一個鏡頭,我們手機通過一個鏡頭進來的感光點,用數學的方式分解成幾千萬個視覺鏡頭,再重新還原出來。

  我們公司數學家的口號是「把手機做的比人類眼睛還好」,我還在公司講話批判過,我覺得沒有必要,但是他們頑固不化,沒有辦法。他們說「手機照月亮,可以照一千公里」,可能是真的,因為它是數學,把微弱的信號可能還原。

  我去法國尼斯研究所見他們,就說「尼斯的海是藍的,天是藍的,數學家的公式為什麼也是藍的?」原來圖像偏藍色基調,現在好像糾正過來了。手機之所以進步這麼快,得益於我們的戰略「備胎」,因為我們網路建立的戰略備胎沒有用,就划給了終端。

  終端一下如魚得水,每三個月換一代,主要是數學家的貢獻,當然還有物理學家做光的三色感測器。

  所以,如果電子工業還停留在買別人零部件來組裝,不可能的。當然,他們也有數學,只是數學是別的公司做的,在零部件中加錢賣給他們。在這個方面,我們應該是領導世界的,站在世界最前面的。

  16、中國將來和美國競賽,唯有提高教育

  任正非如是說:中國將來和美國競賽,唯有提高教育,沒有其他路。

  教育手段的商品是另外一個事情,我認為最主要還是要重視教師,因為教師得到被尊重了以後,大家都想做教師。

  深圳教師得到了尊重,深圳老師掙錢多,253個人競爭一個教師崗位。我們幫助清華附中建設清瀾山中學,校長說將來能做到中國第一的學校,因為收費高。清瀾山只招收兩千多個學生,對全社會開放,華為員工搶著送孩子進去,送不進去找我,我說我管不了你們。

  只有教師的政治地位提升,經濟待遇提升了,我認為才可能使得教育得到較大發展。我個人為什麼感受很深?我父母是鄉村教師,在貴州最偏僻的少數民族地區從事鄉村教育工作,父母這一輩子做教師的體會對孩子們的教育就是一句話「今生今世不準當老師」,如果老師都不讓自己的孩子當老師,國家是後繼無人的。我親身經歷了他們政治地位低、受人歧視、經濟待遇差的窘境,我們自己跟著他們,也親身體會了這個苦,所以沒有選擇去當老師。

  17、基礎教育是國家的責任

  任正非如是說: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質是國家的基本責任,任何一個企業都不可能擔負起一個民族素質提升的責任來。不能說提到了教育就要去做教育。

  基礎教育是國家的責任,企業要做好企業自身的事情。我們是主戰部隊,「坦克大軍」在前進時,拖著幾個孩子、拿著幾個識字本,就不可能沖得上「上甘嶺」。為人類建立這麼龐大的網路,就是我們最大的社會責任,全世界30億人口是我們聯接起來的。特別是非洲地區,因為不賺錢,西方國家不去,是我們去聯接起來的。如果華為不存在了,才是對世界的威脅。

  我們不會自己去做教育,因為我們的主戰部隊還要縮減,要把一些次要的組織砍掉,讓他們轉為民兵組織私有化,跟著我們前進。就像淮海戰役一樣,民工推著獨輪車送糧食,但是要給錢的。今年春節期間員工加班時,有五千多人提供服務,就是民兵組織,春節不僅買東西價格翻倍,還給服務人員一定獎勵,及時兌現。

  18、自主創新如果是一種精神,我支持;如果是一種行動,我就反對。

  任正非如是說:自主創新作為一種精神是值得鼓勵的,站在人類文明的基礎上創新才是正確的。

  所有科學家都是自主創新,為什麼?他們做一些莫名其妙的題目,誰也搞不懂。但是我們要看到,科技創新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進的,比如我們的海思並非從源頭開始自主創新,也給別人繳納了大量知識產權費用,有些是簽訂了交叉許可協議,有些協議是永久授權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別人的基礎上形成了我們自己的創新。

  我們同意鼓勵自主創新,但是要把定義講清楚。相同的東西,你自己做出來了也不能用,也要給人家原創交錢,這是法律,誰先申請歸誰。

  無線電最早是波波夫發明,但是俄羅斯為了保密,壓制了這個東西的公布;義大利的馬可尼先申請,所以無線電的發明權歸「馬可尼」。

  飛機的發明者不是萊特兄弟,他們只是完成了飛行。其實真正的發明者是茹柯夫斯基,他的流體力學公式推演了讓翅膀如何升起來,奠定了升力流體力學。我們的飛機噴氣發動機到今天不過關,但是噴氣發動機是誰發明的?中國人。

  鄧小平到英國引進斯貝發動機時,斯貝同意把發動機賣給我們。鄧小平問軍用的發動機賣不賣?英國人回答說賣。其實中國想買民用發動機,主要做民航機的備件,後來英國人軍用發動機也賣,也就是現在轟炸機6用的發動機。

  鄧小平站起來向英國科學家致敬,英國科學家嚇壞了,趕緊站起來回禮,說「感謝中國科學家的偉大發明」。鄧小平回來查是誰發明的,是吳仲華。

  這人在什麼地方?一查這個人在湖北養豬,趕緊調回北京去做熱物理研究所的所長。

  我們為什麼不借著吳仲華的研究,一步步深入,為什麼在噴氣發動機上不能進行理論突破呢?

  現在飛機發動機設計叫實驗科學,不叫理論科學,而飛機一定是理論科學。

  F22隱形飛機的隱形原理也是五十年代俄羅斯數學家發明的,俄羅斯數學家說鑽石切面是有隱身功能,俄羅斯研究半天覺得這個東西沒用,為什麼?因為做不到,沒有意義,所以批准論文公開發表。

  美國人讀了以後,如獲至寶,花二十年時間把F22隱形飛機做出來了,當然現在我們的米波雷達又把F22看見了。

  其實中國五十年代也有很多原創科學家,但是現在都是毛毛糙糙、泡沫化的學風,這種學風怎麼能奠定我們國家的基礎科研競爭力呢?所以,還是要改造學風。

  以上我梳理了任正非先生長篇訪談里十八句最重要的話,也就是十八個最重要的觀點。

  我衷心希望所有關心中國未來的有識之士,都能夠高度重視任正非先生的真知灼見。

  最後,我想引用美國著名科學家、著名科學工作管理者、二戰後美國科技創新體系的奠基人范納維爾布希(Vannevar Bush, 1890-1974)的一段話,以說明任正非先生的真知灼見何等重要!正可謂英雄所見略同。

  「一切新產品和新工藝都不是突如其來、自我發育和自我生長起來的。它們皆源自新的科學原理和科學概念。新科學原理和科學概念則必須來自最純粹科學領域持續不懈的艱難探索。如果一個國家最基礎的前沿科學知識依賴他人,其產業進步必然異常緩慢,其產業和世界貿易競爭力必然極其孱弱。」

      任正非和范納維爾的遠見卓識再一次昭示了人類創新歷史昭示了一個最基本的規律,那就是劃時代的科技和產業創新必定源自劃時代的思想創新。唯有創新的思想才能激發創新的技術、產品和服務。思想創新的重要性高於一切。正如偉大的法國科幻作家儒勒凡爾納(1828--1905)所說:凡是人能想到者,必有人能實現之。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25 12: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