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大毒梟逐夢好萊塢,然後…被人騙成小白兔

京港台:2019-5-21 05:47| 來源:ELLEMEN睿士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美洲大毒梟逐夢好萊塢,然後…被人騙成小白兔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大毒梟也有一追星夢

  每個人都曾夢想出名,那些藏在南美叢林里的大毒梟們也不例外。

  有這樣夢想的毒梟中,就有一位被稱作「矮子」的墨西哥大毒梟華金·古斯曼。他2014年被關進監獄后,又神奇地從監獄中逃脫,警方花了將近1年時間最終將他再次逮捕,全世界為之震驚。

  

  人們驚嘆於這個現實版「越獄」故事的同時並沒有想到,支持毒梟越獄的理由之一,是他想找一個靠譜的人來幫他拍一部傳記片。

  為實現這個願望,他求助於一位自己年輕時就喜歡上的女明星——墨西哥演員凱特·德爾卡斯蒂略。

  凱特是墨西哥家喻戶曉的電視劇演員,從小出道的她出演過各種情感和犯罪題材的影視劇,隨後漸漸成名。平時性格開朗的她,喜歡挑戰新事物,釀酒生意也做的非常成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拉丁美洲,各種肥皂劇讓她火遍了拉丁美洲,成為當時人們心中的「女神」。

  凱特火遍半個地球的時代里,毒梟華金·古斯曼也迅速坐上了拉丁美洲毒梟的「第一把交椅」。

  上世紀80年代,在美國的協助下,哥倫比亞的兩大販毒集團「麥德林」和「卡利卡特爾」向美國的毒品運輸通道被監控和壓制,運輸成本不斷升高。毒販們想出的解決辦法是將運輸業務「外包」給更熟悉運輸管道的墨西哥人。

  

  1993年古斯曼本人

  為了「搶單」爭奪利益,墨西哥的毒品黑幫集團爆發了內部危機。當時古斯曼趁亂在集團內部取得了優勢,開始接管各種販毒活動。他專門負責美墨邊境地區的毒品運輸走廊,通過若干運輸通道直接將墨西哥一側與美國加州和內陸的亞利桑那州緊密地連接到了一起。

  但再忙的毒梟抽空還是要放鬆一下,深藏在叢林和村莊里的他們最愛的娛樂項目就是追劇了。那時,整個墨西哥只有一個電視台,他們最愛看的就是凱特·德爾卡斯蒂略主演的電視劇。

  凱特甚至在一部電視劇中扮演過「女毒梟」,這讓現實中的大毒梟古斯曼本人著迷不已,很早就成了她的粉絲。他曾收集了凱特主演的所有電視劇成套DVD,閑暇時光里就反覆觀看消磨時光。

  毒梟和自己的偶像相遇

  貌似兩人僅僅是單純的粉絲偶像關係,日常生活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但事情發生了變化。

  2012年,針對當時日益惡劣的墨西哥社會環境,凱特在社交賬號上發了一則推文,批評墨西哥政府腐敗無能,暗指政府的治理不如毒梟,認為「作為毒梟古斯曼比墨西哥政府更可信」,鼓勵古斯曼放棄暴力,用自己賺的錢奉獻愛心,幫助窮人,改過自新成為「英雄中的英雄」。

  正是這則推文,一夜間引起了媒體對她的口誅筆伐,認為這番胡言亂語是在為罪不可赦的大毒梟脫罪洗地。然而,此時正在逃亡中的古斯曼則欣喜若狂,自己喜歡的偶像居然當眾@自己,還力挺自己,心中非常受用。

  此時,滿世界挖掘好劇本的好萊塢製片人們將目光聚焦到了古斯曼身上。導演奧利弗·斯通等人更是通過各種渠道想接觸古斯曼本人,但都不成功。

  常年經營毒品集團的古斯曼也根本不會信任一個陌生製片人或導演,他知道的名人寥寥無幾,凱特可能是他唯一熟悉的明星。將自己的經歷拍成電影的夢想依然存在,於是他最終決定聯繫凱特。

  

  拉丁美洲的電視劇通常都一個模式:多個女人爭奪一個男人,女性角色臉譜化嚴重,多是男性角色手中的「玩物」

  當時,凱特在墨西哥的演藝生涯也遇到了瓶頸。對生性獨立的凱特來說,拉丁美洲電視劇對女性的刻畫讓她無法忍受:不是備受欺辱的人妻,就是淪落風塵的妓女,這些角色讓她感覺厭倦和無聊,她決定搬到洛杉磯,在這裡闖出一片天地。

  但拉丁美洲世界的大明星來到好萊塢,之前苦心積累的名氣就會完全歸零。沒有人知道她,她只能從各種美劇里的配角開始做起。在古斯曼第二次被抓時,她的事業依然沒有太大起色。

  這時,她收到了一封來自古茲曼律師的電子郵件。

  信上說,古茲曼想和她商討拍攝電影的事。以此為契機,兩人開始以手機聊天軟體的方式通信。

  奧斯卡大明星藉機挖坑

  凱特希望以此事來結識好萊塢一線製片人,拓展自己的人脈,提高知名度。但風險同時存在,這可能是古斯曼劫持壓寨夫人的幌子而已,更不必說附帶的各種人身危險。即便古斯曼想拍電影,一旦中間出現差錯,就會有人命危險。

  在古斯曼被抓4個月後,凱特在古斯曼律師的秘密安排下,坐上了毒梟安排好的私人飛機。在登機前,凱特還特意拍了一張飛機照片發給朋友,告知自己的去向。她的朋友們都嚇了一跳,覺得她此行兇多吉少,勸他回心轉意,但為時已晚。

  一個年輕女生只身前往販毒集團藏匿的墨西哥某地,凱特一路上都處於精神緊繃狀態。因為古斯曼還在獄中,來接她的手下對她說,老闆交代要帶她吃全墨西哥最好的餐廳,凱特婉言拒絕說隨便吃路邊攤就好,不料他們突然懇求語氣說:「不不,照顧不好老闆會殺了我們的。」

  凱特以為對方開玩笑,但後來才知道這是真的。

  在和古斯曼的律師聊了許久后,凱特才知道,古斯曼想將這部自傳電影交給她來負責。

  「他想講自己的故事,不想拍一部由新聞報道拼湊起來的電影,所以老闆才選了你,他知道你是個誠實和正直的女人」,古斯曼的律師這樣對她說。

  

  古斯曼寫給凱特的信

  凱特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來回好幾趟商討拍電影的事宜。最後一次見面時,她收到了古斯曼寫給她的親筆信,大概的意思就是將拍電影的事情全權授予她本人處理,語氣非常客氣。這也讓凱特非常感動,意外被大佬這樣信任,感覺自己只能儘力做到最好。

  古斯曼還親自簽署了授權協議書,律師說:「能讓古斯曼先生親自簽協議,是很少見的,他可不是什麼都會簽。」

  

  可就在此時,消息傳出古斯曼從墨西哥城一座戒備森嚴的監獄里越獄。在同夥和監獄人員裡應外合下,一條15米深,長達1.5公里的隧道從他的單間通向監獄外。這一新聞簡直就是給墨西哥政府打臉,古斯曼在警方的眼皮底下逃往秘密地點。

  被好萊塢巨星擺了一道

  古斯曼逃出后不久,凱特以為拍電影的事情黃了,這樣她也不用再攤這趟渾水了。但律師告訴她這樣反而更好,她可以親自見本人商討,也能讓古斯曼本人更準確地把控電影的製作。

  這時曾獲得兩次奧斯卡最佳男主角、麥當娜的前夫西恩·潘也得知了凱特獲得古斯曼電影拍攝授權的事。他主動聯繫到凱特說自己很感興趣想加入進來,凱特也高興答應下來,因為這樣可以接觸到好萊塢一線人士,有了西恩·潘的助力,電影項目或許可以進展更順利。

  全世界的目光此時都集中在墨西哥警方如何再次抓捕古斯曼上。凱特決定和西恩·潘以及兩名製作人一起前往墨西哥的秘密地點和古斯曼見面。

  古斯曼本人並知道西恩·潘是誰,他覺得只要是凱特帶來的人都可以見。

  2015年10月2日,凱特和西恩·潘還有兩名製作人乘坐包機前往墨西哥。他們被接到酒店后,交出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並換乘古斯曼安排的一輛SUV,被運送到另一機場,登上另一架古斯曼的私人飛機。古斯曼的兒子則親自駕駛這架飛機護送他們。

  

  古斯曼的私人飛機平時也兼顧毒品運輸

  據西恩·潘描述,這架飛機上配備了防止地面雷達探測的裝置,以防止警方跟蹤和探測。他們一行四人並沒有像電影中一樣被蒙上眼罩,在到達目的地前,他們在山區里坐車顛簸了7個小時。

  當晚9點,一行人在一片陌生的山林開闊地中見到了古斯曼本人,他身穿花襯衫牛仔褲親自迎接。

  西恩·潘的參與似乎讓凱特心中感到踏實不少,但事情也逐漸超出了她所能控制的範圍。

  本來這次見面,西恩·潘是以電影製作人的身份,在凱特的介紹下和古斯曼商討電影製作。幾個人開始聊得很投機,古斯曼還透露了他越獄時的一段細節,他說那段長達1.5公里的監獄隧道是手下挖通的,為了應對施工中遇到的地下水問題,工程人員還被特意派往德國,接受了3個月「深造」。

  

  但就在此時,西恩·潘突然向古斯曼提出要進行一次專訪,這給凱特來了個措手不及。

  原來,西恩·潘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作為撰稿人為美國《滾石》雜誌撰寫特稿,但這些事情他一直都瞞著凱特。很多和毒販打過交道的人都清楚,在中途改變任何計劃,都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最壞的後果就是凱特等人被毒販殺死。對於一個殺死過幾萬人的販毒團伙頭目來說,這簡直易如反掌。

  在凱特的細心說服下,古斯曼答應了西恩·潘的專訪要求,但專訪本身也沒有談電影製作的事。西恩·潘進一步提出要在這裡多待幾天來做採訪,但古斯曼顯得很不耐煩,讓凱特轉述他的話:「告訴這個邋遢的人,我今天才認識他。」言下之意就是得等幾天,要西恩和凱特一起來才能進行專訪。

  此時的凱特已被逼到絕境。她只能答應幾天後再陪西恩·潘和古斯曼見一面,但後來古斯曼因安全問題,最終取消了這次專訪。

  西恩·潘後來回到美國接受《六十分鐘》節目專訪時,這樣解釋自己當時的意圖。「我只是想和他面對面坐下來,好好觀察他,然後將此作為這篇特稿的噱頭。

  在遭到拒絕後,西恩·潘提出要和古斯曼合影。據凱特回憶,當時現場死一般的寂靜和尷尬,古斯曼勉強和他握手拍了照。

  

  見面結束后,古斯曼單獨護送凱特回房間休息,所幸之後他就離開了。他臨走時對凱特說,這部電影如果上映,想把票房的一部分捐給那些毒品犯罪受害者的家庭,「因為之前你說過,要做一些好事。」

  

  和明星的見面宣告了毒梟的末日

  但古斯曼和他心目中的「偶像女神」凱特都沒有預料到,他們見面后的幾天內,見面地點所在的村莊被墨西哥軍隊突襲,古斯曼僥倖逃脫,跑路時從山崖滾下輕微擦傷,同時不少附近居民也遭到政府軍誤傷。

  回到美國后,凱特將電影拍攝計劃寄托在了西恩·潘身上,可西恩之後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為了證明採訪是真實的,西恩·潘還向逃亡中的古斯曼寄去了攝像設備,並要求他錄一段視頻,親口證明之前會面的真實性。古斯曼一一照做,凱特還親自幫忙去了一趟墨西哥秘密地點送出存有採訪問題的U盤。

  

  古斯曼的錄像截圖

  為了促成這件事,古斯曼動用人力設法從墨西哥送出自己錄製的17分鐘短片,為了能夠得到一次出名的機會,他完全沒有注意這十幾分鐘視頻中隱藏的危險

  這成了他一生中犯下的最大錯誤。在拉丁美洲歷史上,幾乎所有的毒販最終被殺的原因都是為了自己的虛榮心,警方通過分析他身後的背景,大致定位了他藏身的位置。

  凱特說,西恩·潘在回國后一直忙於《滾石》特稿的事,對她置之不理,讓她有一種被利用的感覺。更讓凱特難受和害怕的是,如果西恩·潘完全放棄製作這部電影,那麼作為中間人的凱特最終可能會遭到古斯曼和毒品集團的報復。

  後來,凱特還在西恩·潘發給她的最終稿中發現,不少內容是西恩·潘自己虛構和捏造的。包括政府軍在關卡給毒梟車輛放行,古斯曼曾給凱特送花示好等等,這也讓凱特非常氣憤。

  

  文章在《滾石》雜誌上發表后,西恩·潘再次成為話題人物。他口口聲聲說想通過文章引起公眾對毒品政策的討論,阻止毒品在北美的散播,但幾乎無人關注這個問題。媒體和社交網路都在好奇他是如何潛入毒梟巢穴的,而墨西哥政府則再一次震驚於好萊塢明星和毒梟輕易取得聯繫的事實。

  作為中間人的凱特還陷入墨西哥政府的調查,幾乎無法脫身。她和古斯曼的手機聊天記錄也被曝光在媒體上,網路上瘋傳她和毒梟有不可告人的浪漫關係,假新聞還稱她懷上了古斯曼的孩子,她的名聲也隨著毒梟的落網降到了最低點。

  西恩·潘在事後再也沒有聯繫過凱特。就在特稿發表不久后,墨西哥警方在古斯曼的老家錫那羅亞州一場槍戰中抓到了古斯曼本人。據媒體稱,西恩·潘可能私下裡將相關信息提供給了墨西哥警方。

  目前,古斯曼已經被引渡押解到美國紐約一所監獄中,雖然法院尚未宣布刑期,但預計現年61歲的古茲曼將會被判終生監禁且不得假釋。

  而凱特本人直到今年才有了新工作,此前她一直陷入墨西哥政府和毒品集團的威脅之中,警察曾多次造訪她的住處搜查。

  在今年4月的一次採訪中。她說自己很後悔:「我已經不準備幫古斯曼講他的人生故事了,從現在開始,我只想關注我自己。」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8 00: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