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貼:對不起,貝聿銘不是你朋友圈的樣子(組圖)

京港台:2019-5-18 12:38| 來源:InsDaily | 評論( 38 )  | 我來說幾句

熱貼:對不起,貝聿銘不是你朋友圈的樣子(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幾乎每個去過香港的人,都有一張背景是中銀大廈的打卡照。

  

  到蘇州遊玩,必看的景點,絕對少不了粉牆黛瓦的蘇州博物館。

  

  至於到巴黎盧浮宮,耀眼的玻璃金字塔邊,也總會有人駐足欣賞:

  「真是美到令人眩暈!」

  

  然而,設計了這些美妙建築的貝聿銘老先生,卻在5月16日,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被巴黎罵了兩年的華人建築師

  在許多懷念貝老的文章里,都只說他是人人敬仰的建築大師。

  然而,卻很少有人知道,才華橫溢如他,一路走來,亦經歷過許多艱難時光。

  他曾被巴黎人,罵了整整兩年多,甚至連走在街上,都會被法國女人吐口水。

  

  「怎麼可以由一個華人,來修復法國最著名的建築,貝聿銘會毀了巴黎!」

  三十多年前,當法國總統密特朗宣布,要讓貝聿銘擔當盧浮宮重建項目的建築師時,整個巴黎都抓狂了。

  「當時的法國人,簡直是目瞪口呆。」

  

  傲嬌的法國人,一開始根本不敢相信總統的決定。

  到後來,眼見著總統鐵了心站貝聿銘,他們開始沒日沒夜地搞抗議。

  民眾天天哀嚎:「我們的盧浮宮,幹嘛要找個中國人來重建啊啊啊啊。」

  

  法國的政客和建築師也很不爽,各種明裡暗裡搞攻擊。

  一直到貝聿銘把設計方案,交到法國歷史古迹最高委員會時,那些委員們依然毫不客氣地吐槽:

  「這金字塔什麼破玩意兒?看起來像顆寒磣的鑽石!」

  

  當時,貝聿銘翻譯被氣得全身發抖,根本沒法好好搞翻譯了。

  貝聿銘卻很淡定:「幸虧我不懂法語,剛好落得兩耳清靜。」

  但出門走在街上,少不了被人翻白眼。

  有一次,還被一個巴黎女人惡狠狠地朝他腳上,吐了口痰。

  貝聿銘也只是無所謂地笑笑,轉身走開了。

  

  最難熬的時候,他也沒有想過要投降:

  「批評是需要歷史的,需要時間,要過幾十年再看。今天做了,明天就說不好,這個評價我覺得沒有價值。」

  

  這樣不被人待見的屈辱時光,持續了兩年多。

  貝聿銘一直都是用笑容,來應對所有來自外界的壓力和指責。

  他的助手說:

  「我從不記得貝聿銘曾經沮喪過。他是位非常冷靜的人,每次看到他的時候,臉上總是保持著那種獨有的迷人微笑。」

  

  直到貝聿銘將1:1 的「金字塔」模型做出來,放在盧浮宮門前,邀請 6 萬巴黎人前往參觀並投票。

  看到這個高大上的模型,之前還瘋狂吐槽的人,竟神奇地轉變了態度,暗戳戳投了贊成票:

  「真香!」

  

  因為金碧輝煌的玻璃金字塔,不僅是美那麼簡單,它引入大量光線,讓博物館瞬間被點亮。

  「金字塔和巴黎的夜空一樣,是鮮活的。」

  

  金字塔落成那天,終於有人看到貝聿銘發自內心的自信笑容:

  「他的臉亮得像金字塔」。

  整個盧浮宮改建項目結束后,參觀盧浮宮的人翻倍增長。

  

  法國人都沒有想到,曾讓他們寢食難安的金字塔,居然會成為他們的驕傲。

  「令人嫌棄的金字塔變得可愛,就像盧浮宮裡飛來的一顆巨大寶石。」

  

  

  就連之前批評貝聿銘最凶最毒舌,宣稱「絕對不能接受」的《費加羅報》,也主動在報紙頭條打臉自己:

  「金字塔真的很美」。

  

  

  

  

  

  

  情商超高的富十五代

  

  讓巴黎人輸得心悅誠服的貝聿銘,絕不是只會忍氣吞聲的書獃子建築師。

  人家都說,富不過三代,但出生於一個顯赫世家的他,卻是傳說中的富十五代,不僅智商超高、眼界開闊,社交能力也是一流。

  

  貝聿銘於1917年4月26日出生於中國廣州,祖籍蘇州。

  早在乾隆年間,貝氏家族就成了蘇州四富之一。

  如今蘇州四大名園之一,世界文化遺產、AAAA級旅遊景區——獅子林,就是貝家的祖宅。

  

  因為父親是銀行家,貝聿銘從小都被帶著在省會城市到處跑。

  10歲時,貝聿銘去了上海讀書,但每年放暑假,還是會回到蘇州的獅子林。

  「兒時記憶中的蘇州,人們以誠相待,相互尊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日常生活之首,我覺得這才是生活的意義所在。」

  

  17歲時,貝聿銘去了美國留學。

  從賓夕法尼亞大學轉到麻省理工學院學建築工程,畢業后又去了哈佛大學建築研究所。

  在美國變成了學霸的他,依然經常讀《論語》、《孫子兵法》,習慣用小楷給家人寫家書。

  就連他看一眼就愛上的人,也是個氣質優雅的中國妹子。

  

  說起來,年輕時的貝聿銘,就是個「勇敢率直的大男孩」

  他在波士頓車站偶遇了盧愛玲,就對她一見鍾情,主動上前搭訕:

  「要不要搭順風車啊?」

  沒想到,卻被對方拒絕了:

  「謝謝,我已經買了火車票了。」

  不過,貝聿銘沒有輕言放棄,經常跑去看她,終於用誠意讓盧愛玲相信,他就是那個對的人。

  在盧愛玲研究生畢業后,他們就註冊結婚了。

  

  就這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他們在一起時,總是笑得很開心。

  

  愛情各種甜甜甜的貝聿銘,事業上卻只能靠加倍努力。

  從哈佛畢業時,卻逢國內戰亂,一心想回國的他,不得不留在美國找工作。

  在當時,美國建築界還沒有中國建築師,貝聿銘憑著自己的設計天賦、高情商和拚命,才慢慢有了一席之地。

  不像其他設計師,只會挑項目,貝聿銘從一開始就會挑客戶。

  「選擇一個好客戶比選擇一個好項目來得重要的多,因為客戶的支持,你才能將你的理想實現。」

  

  情商超高的他,為了拿下肯尼迪圖書館這個項目,不僅重新布置了自己的建築事務所,還特意擺放了傑奎琳·肯尼迪最喜歡的花。

  傑奎琳拜訪時,果然注意到了,對貝聿銘的細心非常讚賞。

  貝聿銘信心滿滿地對傑奎琳說:

  「我並不出名,現在沒有什麼很厲害的作品,但如果有機會,肯尼迪圖書館一定會是我的好作品。」

  

  所以即使當時有另外幾位大咖建築師候選,只是小有名氣的貝聿銘,還是用自己的設計理念「場地、環境應是建築先決條件」,打動了傑奎琳。

  「他很自信,是一位有風度、優雅、有效率、運籌帷幄的紳士。」

  

  建成肯尼迪圖書館一舉成名后,貝聿銘又接下了美國國家美術館東館的大單,妥妥地成了建築界大師。

  

  後來重建盧浮宮,貝聿銘那麼淡定,除了作品厲害,也是因為他早就搞定了法國最有話語權的甲方——密特朗總統。

  他們二人相聊甚歡,為了能讓貝聿銘順利接單,密特朗甚至頂住重重壓力,打破政府所有工程需公開競爭的規則,執意選定了華人建築師貝聿銘。

  「對你有信心,無條件支持。」

  這樣社交力max的建築師,也是讓人很服氣了。

  

  曾有甲方對貝聿銘抱怨:「貝爺你真的好貴啊!」

  他笑眯眯地回答說:「因為我們事務所叫PEI,就是讓你PAY PAY PAY呀。」

  活幹得好,說話又好聽。甲方能說什麼呢,只能乖乖付錢咯。

  

  

  「我永遠都是中國人

  

  一路打怪升級,貝聿銘拿獎拿到手軟,「贏得了藝術中任何結果的每一個獎項」——

  美國建築師協會金獎、日本帝賞獎、法國建築學金獎、英國皇家金質獎章、被稱為諾貝爾建築獎的普利茲克獎……

  

  德國歷史博物館

  

  美秀美術館

  但斬獲了無數國際大獎的他,卻始終強調自己的中國人身份。

  「我在中國度過了吸收能力最強的少年時代,因此有種中國性,深深地留在我的身上,無論如何也很難改變。我仍是一個十足的中國人。」

  

  在美國住了很多年,貝聿銘依然深深熱愛著中國傳統文化。

  他給三個兒子的名字,分別是定中、建中、禮中,而唯一的女兒,取名「蓮」。

  

  香山飯店

  他們一家人會很接地氣地在家裡種豌豆,傢具風格也很中式,熱衷鑽研中國美食,喜歡吃鳳爪、鴨頭……

  

  中國銀行總部大廈(月亮門)

  「我在美國住了七八十年,中國就在我血統裡面,不管到哪裡生活,我的根還是中國的根。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1983年,貝聿銘獲得普利茲克建築獎后,就果斷拿出10萬美元的獎學金:

  「為有抱負的中國建築師提供學習機會。」

  

  在國外設計了那麼多建築,貝聿銘總是能想辦法讓甲方高高興興地接受預算超支。

  但在設計香港中銀大廈時,他卻在家裡絞盡了腦汁,想著怎麼樣才能省錢辦大事。

  

  因為在當時,已經知道了香港97年回歸,在高樓林立的香港,這個建築必須能代表「中國人的雄心」。

  但當時國家並不富裕,只有1億8千萬美元的預算,而旁邊的滙豐銀行有10億美元……

  

  冥思苦想后,貝聿銘終於拿出了一個犀利的方案——用幾何結構勾勒,不僅氣派又現代,還省了一大半建材。

  中銀大廈建成后,他特別開心:「我必須說,我感到驕傲,這是我一生中的一件大事。」

  過了這麼多年,這座樓依然是香港的地標。

  

  除了為香港回歸設計的中銀大廈,同樣讓貝聿銘傾盡心力的,是為故鄉蘇州設計的蘇州博物館。

  

  他的小兒子貝禮中,也是建築師,當初很想設計這個博物館,卻被貝聿銘果斷拒絕:

  「這個設計要是我做不了,我的兒子更不能做。這可是塊『聖地』啊,他們還年輕,不了解蘇州的文化。」

  

  為了設計好家鄉博物館,85歲的貝聿銘,親自四處翻閱資料,無比認真慎重地做各種準備工作。

  

  「這比我之前在國外做的任何項目都難。

  因為東方藝術是非常隱秘的,觀看、展覽這種藝術的環境必須區別於所有西式的博物館。」

  

  從假山石頭,到牆壁磚瓦,貝老都一一過問,就連庭院里每一棵樹都是他親自選的。

  

  據說因為工人們把竹子種得太齊齊整整,為了打造錯落有致的自然美,都是在貝老的監督下重新種過。

  

  這個蘇州博物館,也成了貝老退休前的謝幕之作,他寵溺地稱之為「我的小女兒」。

  

  在開館儀式上,貝老激動得都有些哽咽了:

  「我73年前離開中國,但根在中國、在蘇州。

  這個博物館新館,就是我對家鄉的一點小小貢獻。

  有生之年還能有機會,為故鄉留下一個紀念,我倍感感恩榮幸。」

  

  如今,為我們留下美好紀念的貝老離開了。

  真的很想對他說一聲感謝。

  謝謝你留給世界的美。

  

  

  

  圖片來源:網路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04: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