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清認罪難服眾 崔永元為何不發聲?(圖)

京港台:2019-2-26 05:12| 來源:美國之音 | 評論( 15 )  | 我來說幾句

王林清認罪難服眾 崔永元為何不發聲?(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事件出現驚天大反轉,中共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稱,卷宗失蹤系舉報此案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所為,被認定「涉嫌犯罪」的王林清隨即「央視認罪」,而揭露此案的民間所謂「正義化身」崔永元則音訊全無,網上盛傳他已經受到控制。聯合調查結果為何引發「疑點重重」的質疑,為什麼王林清央視認罪難以服眾?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能否鹹魚翻身?下一個央視認罪的會不會是崔永元。

  胡平:案情逆轉才正常,民間扳倒高官斷不可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我們現在看到的本案結果荒謬絕倫。一是王林清電視認罪等於是說,他自己偷卷宗、自己報案、自己查監控、自己做視頻證清白、最後自己認罪是賊喊捉賊、監守自盜,似乎努力折騰一大圈就是為了把自己送進監獄;二是按照新版劇情,我們不能解釋王林清此前行動和最高法此前否定丟失卷宗的說法。後來崔永元繼續爆料,公布案件的一些副卷材料,於是最高法改口,表示情況屬實,要繼續調查。但是,新的調查報告基本肯定最高法的結論,這又如何解釋此前最高法的奇怪反應呢?我認為,整個劇情發生逆轉本身不讓人意外。反過來說,如果不逆轉倒是難以想象。王林清、崔永元利用網路爆料,矛頭直指最高法院長周強,明顯背後有非常強大的政治後台。如果黨內高層一派可以假借民間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國級官員,這種做法勢必引起高層官員的人人自危,是斷不可長的風氣。所以,各派聯手起來反對,迫使幕後支持王林清、崔永元的勢力不得不做出讓步,最後導演齣劇情大逆轉的戲碼。由於剎車太急,車上乘客被撞得鼻青臉腫不成體統。但是,顯然爆料的做法觸犯了官場不同派別的共同利益。可以肯定,前些天高層一定發生激烈權斗。反對派聯手阻擊造成今天我們看到的特效。

  

  胡平:聯合調查組無出處,程序正義看不到

  胡平說,至於中央政法委組織聯合調查,這裡的程序大有問題,首先是中國法制體系中根本不存在任何類似規定。其次,《環球時報》的胡錫進在微博中說,聯合調查組得出的結論應該是最權威的;記不得中國此前有為一個具體案件搞過如此陣容的聯合調查組。這等於是胡錫進在承認沒有過類似的先例。所以,這個做法既不是按照任何規定也不是遵循任何先例,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腳。至於本案的關鍵人物崔永元的處境,既然王林清認罪,崔永元多少會被算成共犯,因為他協助網路發布。中國的刑法規定,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最多可判刑七年。他現在下落不明,據說沒有被抓,更沒有電視認罪。他儘管沒有匿跡但是已經銷聲。此外,對於崔的評價,有網友談到,對崔永元本人如何評價是一回事,對他爆料此事如何評價是另一回事。我認為,爆料也包括兩方面,一是事情來龍去脈和前因後果是否客觀,這部分與我們的價值觀沒有關係;另一層就是我們基於自己的價值觀對他的做法的判斷。這些區別我們應該弄清楚。

  胡平:中共之「法」不如納粹,兔子當狗熊是常態

  胡平說,中國法律沒有公信力,當局也沒有,這是眾所周知的。黨大於法,也是都知道的。在中國,當黨與法意見一致時按照法律的意志辦;當它們意見不一致時按照黨的意志辦。其實,法制(Rule by Law)和法治(Rule of Law)是不一樣的。后一種的意思是法律要限制政府的權力,政府要守法;頭一種是統治者把法律當作手段和工具來統治人民,這也是中共使用的「法」的概念,和中國古代的法家以及後來納粹的統治類似。但是,中共的法制連古代的法家都不如,甚至也不如法西斯、納粹。至少納粹在執法時還比較嚴格。他們說要抓狗熊時只抓狗熊,如果錯抓了兔子查出不是狗熊仍然會釋放兔子。中共的做法是,明明說要抓狗熊,實際抓了兔子,最後還要兔子在電視上承認自己是有罪的狗熊。這就是過去毛澤東說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這才是中共法律的實質。

  章立凡:司法奇葩開到最高法,會成經典進歷史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說,我原本很不希望攪和這灘渾水。到現在,該案誰都不敢說已經終結,也不敢說案情是否將有新的逆轉,所以,現在評論很可能自己砸牌子。不過,我做了不少功課。該案案情非常狗血,讓網路、法律界、普通吃瓜群眾都目瞪口呆,將來一定會作為經典四大奇案之一寫進歷史。可見中國司法多麼奇葩,只是奇葩本次已經開到最高法院,空前但是未必絕後。這個案子的主要問題胡平先生已經點出了,就是涉及巨大利益和不止一派的官員,有陝西的也有空降的,以及他們之間可能存在的博弈。此外,我們還看到,凡是與陝西有關的,就是與最高領導人家鄉省份有關的事情,最高領導人經常關注。大家一直猜測小崔的後台是誰,以及周強院長屬於哪派和背後是誰。案情進展讓我們觀察到,圍繞標的物的巨大博弈牽動著官場各種派系。如果繼續發酵甚至爆炸的話,會炸翻整個官場。正是因為現在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才會有這樣沒有底線的狗血結果。

  章立凡:「憲法神聖不是神」,黨領導法百姓看清了

  章立凡說,法律專家賀衛方教授說,才知道最高法之上還有更高法。這份調查報告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人們法院、公安部等參加的聯合調查組做出;那麼,這個聯合調查組的法律地位是什麼,這是不清楚的;本來最高法的法律地位應該是清晰的,現在變模糊了。應該說,這也就是賀衛方教授提出的 「更高法」的說法。中國沒有一個機構可以評判最高法發生的事情,但是調查報告對於最高法幾個判決,比如聯合勘探礦產做了評論,認為判決儘管有一定瑕疵但是依然公正;對另一個案子也做了評判。很奇怪,為什麼聯合調查組可以對最高法已經生效的判決做出點評,可以判斷其正確與否,這是否算干預司法?它有權嗎?基本事實不可抹殺的是,最高法院周強院長和副院長奚曉明對案子的批示據說是泄漏國家機密。我們百姓一看這些機密就發現,院長和副院長都干預過審判過程。就是崔永元指責的未審先判。王林清的公開信里也描述了這個過程。這個過程已經坐實,就是周強院長和已經因為涉及貪腐被判刑的副院長奚曉明都做了批示。由此我們知道立中國司法審判過程的細節,而且這個細節非常經典,就是最高法院長都做了指示。這些以前百姓看不到。關於在中國黨大法大的問題,美國政治學權威福山教授和王岐山先生對話時,福山提出,中國是否能夠落實司法獨立。王岐山說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黨領導下進行,這就是中國特色;憲法是文件,但也是人寫的;憲法有神聖性,但不是神。本次最高法內部披露的審判細節和聯合調查組的調查報告結論都證明,司法一定要在黨領導下進行。而我們看到,黨領導的司法原來就是這樣的狀況。

  章立凡:小崔體制雙刃劍,輿論失控使不得

  章立凡說,關於崔永元現象,我覺得小崔挺可愛。我過去對這個案子的關注不夠,因為不想趟渾水。冒昧地說,民營企業家趙發琦應該背後有巨大的利益集團支撐,不可能僅憑一人之力在十幾年中檢舉好幾個省委書記,直到後來拉崔永元捅破網路。這些應該都是案件運作的一部分。事實上,案子牽扯驚天利益,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不同利益集團博弈可能性大。趙發琦說,他的最大背景是崔永元。應該說,小崔在網上掀動的輿論轉移了不少話題。上次主要是娛樂界,也為國庫增加了不少稅收。對於體制來說,小崔是雙刃劍,用好了利於維護體制,沒用好讓事情失控壞了規矩(明星攪動巨大輿論場掀翻官員),則是危機政權。他威脅說有一抽屜材料,很多人肯定睡不著覺,所以欲滅之而後快。本次小崔如果沒有失手,不被處理,說明他有背景。而且雙方博弈還會持續,我們還有第二季可看。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17: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