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屬葫蘆娃的?一根藤上七個瓜?(組圖)

京港台:2019-2-14 00:40| 來源:環球人物雜誌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翟天臨屬葫蘆娃的?一根藤上七個瓜?(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張輝老師在給我們上第一堂課時,就說表演要『情深意切』,這4個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當中。」

  拔出蘿蔔帶出泥,拔出翟天臨,帶出的卻是泥石流。

  梳理北京電影學院的學術關係網,一根藤上n個瓜,各個讓人吃得津津有味。

  

  

  翟天臨的老師們

  什麼樣的博導能導出翟天臨這樣的「博士」?翟天臨的博導叫陳浥,這位導師在2018年只負責了翟天臨這一個博士畢業生。

  不過翟天臨直到畢業了,還不太清楚導師的名字怎麼寫↓↓

  

  在翟天臨事件越鬧越大之際,其導師陳浥的水平也遭到質疑。在北電錶演學院官網上,陳浥的介紹稱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表演專業。

  然而北電2014年通過的《研究生導師遴選辦法及崗位職責條例》中要求,擔任博導需要同時滿足至少兩個條件:1、博士學位或相當於博士論文水平和分量的原創性專著;2、5年內8篇核心期刊學術論文或2部學術專著。

  

  △陳浥

  網友發現,陳浥最高學歷僅為本科,論文在知網查不到,學術著作也非自己撰寫而是與他人合寫的。在硬性指標均未達標的情況下,陳浥卻能當上博導,靠的恐怕就是「資歷」二字吧。而他真正的學術水平幾何,我等吃瓜群眾就無從知曉了。

  再來說說翟天臨所在表演學院的院長張輝。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張輝離婚後,娶了小自己24歲的女學生劉熙陽,給她拍電影、讓她當女主角,自己給自己頒獎,把藝術創作活生生完成了過家家。

  在自己小宇宙里玩得風生水起的張輝,又是何許人也?

  

  △張輝

  根據北電官網的介紹,張輝生於1969年,藝術學博士學歷。他是北電錶演系90屆畢業的,同學有王勁松(現北電錶演學院副院長)、黃磊、姜武。

  在行業內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張輝是個演、編、導三棲影視人才,也曾有過閃閃發光的作品。

  比如,2000年,他和杜信聯合導演的電視劇《皇嫂田桂花》,不僅是陪伴一代人的國劇,後來又連拍續集,成為大「IP」。

  

  再比如2010年他導演的連續劇《永不回頭》,也是豆瓣評分達到8.7分的好作品。

  

  這部劇講的是浪子回頭,重新開始人生之路的故事,主角找的都是李保田、姜武、閆妮等實力演員,算得上是製作精良的國產劇。

  對於這部劇,網友給出的評價也很高↓↓

  

  但不知為何,在之後的幾年中,張輝漸漸地在爛片的路上越走越遠……

  2014年,他的電影作品《衍香》就收穫了不少差評↓↓

  

  

  但這些都並不妨礙該片在業內取得好幾個大獎: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影片獎、第三十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最佳男配角提名、第五屆中國影視「學院獎」劇情片評委會特別獎、第二屆倫敦國際華語電影節組委會特別獎。

  接著,張輝又在2017年產出了一部影片,便是如今「著名」的《一紙婚約》。

  

  與女學生的一紙婚約

  或許真的是創作靈感枯竭到極致,張輝直接從自己的生活中取材,在《一紙婚約》中也講了一出師生戀的故事。

  

  劉熙陽演的女學生葉子為了買房,不惜與張輝演的大學教授王楓假結婚,兩人漸漸假戲真做。與此同時,王楓因為一場意外成了植物人,葉子竟表示:「生命雖短愛你永遠不!離!不!棄!」

  影片最後,王楓醒過來的原因才叫狗血——得知沒有被評上職稱,已成植物人許久的他突然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不知道是自黑還是把觀眾當傻子,他與老婆就這樣公然地把夫妻倆的生活搬上了大銀幕。為何要這樣做?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劉熙陽說:「張輝老師在給我們上第一堂課時,就說表演要『情深意切』,這4個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當中,我所有的作品在塑造人物形象時,都在努力求真。」

  

  為了討好老婆,《一紙婚約》的首映禮就是在劉熙陽的老家內蒙古舉行的。不止如此,除了讓老婆在電影里當女主角,張輝還找來楊紫、張一山、關曉彤做配角,全方位陪襯劉熙陽。

  要知道楊紫、張一山和劉熙陽是同班同學,人家二位上北電之前就已是小童星,在老師的要求下給不出名的同學,啊不,師娘做配,好像看到了導師要求免費幫忙也難以拒絕的熟悉場景……

  

  當然,戀愛結婚、藝術創作都是自由的,張輝找誰當老婆、拍什麼樣的電影,旁人也不容置喙。但張輝拍這部電影的目的,不是為了取悅觀眾,也不單純是為了取悅老婆。

  根據網友梳理,《一紙婚約》的出品方之一是「北京恩慧熙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法人不是別人,正是劉熙陽。不僅如此,劇組管錢的製作人益才還是張輝的外甥,也是當年張輝名下的免試碩士生。

  對於張輝的這種操作,網友評價得好:「我們沒在乎師生戀,沒有指摘別人的情感生活,但你為博美人一笑,拍這種垃圾片子,就是浪費國家資源。除非自掏腰包,然而自掏腰包本質上還不是國家發的薪?」

  可能在張輝眼裡,電影藝術不再是藝術,而是生意吧。

  

  北電危機

  曾有網友總結了北電畢業生這些年的成績,並與中戲畢業生作對比↓↓

  

  結果還是挺分明的。

  雖然藝術建樹不多,但除人為因素外,北電這些年因為各種話題從來沒下過熱搜,北電阿廖沙、北電侯亮平的爆料還歷歷在目。

  去年5月10日,微博用戶宋澤塵Leslie_AM發表博文,稱好友「阿廖沙」在北電就讀期間,遭遇班主任(朱炯)之父(朱正明)性侵。可事後「阿廖沙」卻遭到了來自老師和同學的排擠和歧視。

  此後,又有微博名為「北電侯亮平」的網友,實名舉報北電多位領導、老師,稱北電內部存在性侵、貪污、受賄等問題。

  儘管這些爆料在當時引發很大風波,但至今北電也還沒有令人信服的調查與回應,落得個不了了之的結局。

  如果說和老師結婚的劉熙陽尚且還有一紙婚約,那連畢業證也沒拿到的阿廖沙、侯亮平們,在北電求學四年,又得到了什麼呢?

  

  北電作為藝術類頂級院校,握著全中國最好的資源,本應成為神聖的學術殿堂,現實中卻這般烏煙瘴氣。翟天臨們打破的不僅僅是治學的規矩,更是千千萬萬莘莘學子對於學術之路的美好希望。頭懸樑錐刺股才換來的機遇,在一些特權人士這裡卻是信手拈來,如何不令人氣憤?

  被稱為「中國電影界的泰斗」「中國第一電影教頭」的北電周傳基教授曾說過這樣一段話:「在目前高等學府的影視學院中出現的教員騙子泛濫成災的情況下,想靠我一個來消滅這些蟑螂蟲是不可能的,它們的再生能力很強。這必須由你們學生自己奮起消滅之。如果你們自己都不關心自己,那就沒有人會關心你們了。」

  

  可惜的是,警鐘並未叫醒裝睡的人。2017年,周老先生溘然長逝,害蟲卻依然不絕。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3 09: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