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我有個人恩怨 不是神也沒那麼老謀深算

京港台:2019-1-24 18:52|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崔永元:我有個人恩怨 不是神也沒那麼老謀深算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國新聞周刊1月24日報道 55歲之後,崔永元更「折騰」了。

  去年年中,他曝光影視圈的陰陽合同,掀起軒然大波。此後他在中國傳媒大學食堂開了家「崔永元真面」,想借這個名字說自己「面」——北京話,老被人欺負。

  新年前後,他揭露陝西「千億礦權案」案卷宗丟失疑雲,隨即調查開始。1月18日,他在網上有了一個新的品牌——「崔永元真牛」。

  崔永元到底「面」還是牛?《中國新聞周刊》專訪崔永元,直截了當地問了一些大家最困惑的問題。

  「我是無意中闖入的影視圈風波」

  從反對《手機2》開拍到揭露陰陽合同,崔永元帶動的影視圈地震延至圈中各處。對此,他從不認為自己像網路上聲稱的「居功至偉」,只流露出對某幾個人的深深怨念。

  怨念逐漸擴大,也被反彈到他的身上。

  

  周刊君:2018年,你攪動起一起影視圈風波。

  崔永元:我是無意中闖入的,這些人里也有我的朋友。我從來沒想過要干這個,只是覺得那幾個人不對,跟你說了你還噁心我,所以我就要跟你練一練。

  網上都說崔永元勇揭陰陽合同,然後讓8000家影視公司倒閉,跟我有什麼關係?

  周刊君:你有敵人的概念嗎?

  崔永元:我很長時間都在想這個事,不知道怎麼回答。有人問我是不是個人恩怨,我說是,他們說不是,你是為這個民族,我說行,我是為了這個民族在奮鬥!又有人說不是,你就是個人恩怨。弄得我都不知道是為什麼。

  其實我覺得可能是有個人恩怨的。很多事兒我都是條件反射,沒有預謀,沒有想象這個事情發展成什麼樣,完全應激反應,侵犯我、噁心我,我就要反抗。

  但是在對立過程當中,覺得有人除了觸犯你的利益還觸犯了公共利益,那我覺得要為公共利益做點什麼。

  周刊君:你說很多人都是你的朋友,他們的反應如何?

  崔永元:去年年底,我換了手機號碼和微信,重新加好友,娛樂圈的人98%都不加了。

  我知道他們什麼意思,一是可能覺得我六親不認了。第二是他們會想,如果別人知道我現在還跟崔永元是朋友,是不是這個圈就排斥我了?

  還有我特別好的朋友,當時我們要做一個慈善拍賣,他們忽然就取消了,我都不知道什麼原因。等回到北京,一哥們說,他們一合計,說小崔是咱們的朋友,但他也是個敏感人物,我們離他遠點。

  我特別難受,難受了好長時間,20多年的朋友,我知道他想保全自己,我尊重他,也不能說他有錯,但是我想不通,我不能當著你說大話,說我理解他們,理解個屁,就是理解不了,理解不了。

  「誰要捧神,我就破口大罵」

  2018年12月26日晚,崔永元發微博指出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疑雲。一時間,人們似乎看到,那個已經在記憶中模糊的小崔再次從《實話實說》中走來。

  

  《實話實說》節目錄製中的「小崔」

  周刊君:關於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中央政法委已經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開展調查,你怎麼看待自己起到的作用?

  崔永元:特別滿意,覺得不敢相信。我不知道這一切,最後的發展是否真的有我的因素存在,如果真有那麼一部分因素是我在微博上告狀,國家成立了調查組,那真是歷史上沒有的事兒。所以你看這段時間我發微博,「我愛我的祖國」那種積極的特別多,都是發自內心的。

  這一步已經很好了,至於第二步,依法辦事是依據法律要求,不是以人民滿意為準。但是我希望,如果處理結果有分歧時還能討論一下,延續這個好的氣氛,而不是把另一方封殺了,邁出去的一半又收回來了,能有好的方向就往好的方向走。

  周刊君:在你所在的群體——前央視著名主持人、大學教授中,你顯然因為直言而不同。你想讓自己特殊嗎?

  崔永元:每個人都有過自己的私心,希望自己與眾不同,希望自己的聲音被最大化,一言九鼎,我說了就算,任何人都有過這個念頭。

  但是我設想的那種公平是你什麼樣,別人就什麼樣,每個人都能這樣。比如說網路上每個人都能發聲,每個人的聲音都能受到重視,每個人都對自己的發聲負責任……我覺得這是我想象的最最完美的這個世界。

  周刊君:現在有人把你捧為神。

  崔永元:這個非常好玩,有的可能是小孩,他真覺得你是神,有的就是毀你。

  所以,只要我發現他們有塑造神的意思,我馬上就破口大罵,然後讓他們覺得崔永元就是個糙老爺們,他不可能是個神。

  沒有人是神,可以好好做人已經很難。

  周刊君:網上說你是「紅二代」,說你的父親是你硬氣的「底氣」。

  崔永元:我父親確實是副師級幹部,當時可能還算回事兒,但這個級別的人真的太多了。打個比方,如果說這紅綠燈停了,副師級的先過,你今天晚上就過不去了。

  很多人是在拿這個攻擊我,非得說我是「紅二代」,這裡面並非善意的部分我當然反對,可我也不能說我爸官小啊,對吧?

  「罵人是我的自由,少跟我談形象」

  這些年,微博上的崔永元一次次陷入網路罵戰,無論是普通網友、專家學者或是政府部門他都不避諱。

  

  周刊君:除了捧你的,網上罵你的也多了。

  崔永元:我不會因為你罵我,就覺得我形象低。我最苦惱的已經解決了,就是我在央視後來那一小段時間,跟方舟子一練,底下天天罵我,我也不能還嘴。所以我從中央台離職第一天,就在網上破口大罵,特高興,終於可以痛快地罵。

  周刊君:以前接受採訪時候,你說自己就是個衚衕串子,直接跳進糞坑。

  崔永元:因為他們用你的文明來鉗制你,你是大學教授,你是央視主持人,所以只能我們罵你,你不能罵我們。

  在這件事上表現的是我的自由,你少跟我談形象,我不要這個形象,這是第一。第二,要體現社會責任,因為有些科學家他們不能罵也不會罵,當我出現的時候,這些人全安全了。

  不過,我覺得其實我更多的是在維持網上的秩序,咱倆打,別傷及無辜。

  周刊君:如果是維持秩序的角色,為什麼也親自下場?包括罵人、掛人。

  崔永元:示範嘛。我以前說願意做科學家前的一隻狗,就是這個意思。

  周刊君:馮侖說你是一個偉大的批評者。

  崔永元:他可能想救我,覺得我沒分寸,希望大家能夠給我留點面子。

  我是希望大家能適應。比如說我們的政府部門,是不應該有不能批評的部門的,但實際中有,我覺得這是很有問題的。

  我現在對哪個部門感覺比較好,你都猜不到。一個是農業部,部長、副部長都被我點了名,有時候用的話很難聽,但我什麼事兒都沒有;第二是網信辦,我說話刺耳,但是聲音基本上都出來了。最近我又批最高人民法院了,也發出去了。

  我覺得這就叫進步,你光看到我罵,怎麼沒看到這是一個進步呢?

  周刊君:也許因為你有強大的輿論影響力。

  崔永元:如果是因為這個,那我們剛才說的那些話就要打折扣,就沒有想的那麼好。

  我覺得網上應該是你玩你的遊戲,我辯我的道理,她化她的妝,互不干擾。你不喜歡也不能在底下罵,你啥都不懂,瞎摻和什麼,沒壞心就叫二愣子,有壞心就叫地痞流氓。

  就像《茶館》我看了幾十遍,一直覺得真是好。這兩年我又突然品出來,常四爺的一句話說的最好,「盼著誰都講道理,誰也別欺負誰。」就是這樣。

  「我沒有那麼老謀深算」

  到了飯點,崔永元吆喝大家隨便坐,他在茶几上彎著背,吃「崔永元真面」。他告訴我「真面」有兩個意思,一個是真材實料,一個是說他人「真面」——北京話,老被人欺負,也叫真肉。

  

  周刊君:為什麼想到開麵館?

  崔永元:這你算問著了,你把這個事弄明白了,就知道我是個什麼人。

  之前我們書記、校長在辦公室跟我談話,談到吃飯的時候還沒談完,我就跟我炊事班的說,你弄點吃的。我不能吃那個外面買的東西,一吃就拉肚子,不幹凈。

  他煮了點麵條,炸了一點醬來,我們那書記、校長說沒吃過這麼好的,我覺得可能是為了拉近情感。結果吃了三次他們都這麼說,我說那我在學校開一個,讓大家都吃。校長馬上就打電話,崔老師要開麵館,就批了。

  結果一開,網上馬上開始說我又在學校掙錢了,什麼噁心話都出來了。師傅問怎麼解決?我說這簡單,你們把該拿的工資拿走,剩下都捐給學校。

  你一定要理解,我沒有那麼老謀深算。我要老謀深算,我不會一件一件地干這些傻事,都快把自己弄死了。

  周刊君:在學校你和書記、校長直接溝通,在央視也是直接就找台長,什麼都說。你似乎從不在乎這些人情往來、上下級觀念?

  崔永元:我是不懂,我要懂我肯定在乎。所有人都說對我特殊,我倒沒感到,傻乎乎的,在這種事兒上特別鈍,但是我覺得都對我挺好的。

  有一次央視開編委會讓我旁聽,談我的節目。我第一次去那個會議室,有個人給我倒茶,我說謝謝師傅。結果開會時候這人怎麼坐我對面?我傻了,原來是副台長。

  所以我們領導都對我特別好,因為他們看我不是裝的,就是傻傻乎乎的。

  以前說我是因為不被重視離開央視,沒有這些事。如果說節目環境不理想,我想做的選題做不了,在哪都一樣。

  「社會變了,我也變了,我不想再演喜劇給大家看了」

  在風口浪尖翻滾時,崔永元出了一本新書《有話說》。封面圖中,他手握拳頭,表情嚴肅,和18年前的那本《不過如此》的形象截然不同。

  

  崔永元新書《有話說》/受訪者供圖

  周刊君:這次新書的封面照,和十幾年前相比嚴肅了太多。

  崔永元:因為生存環境改變了,我現在笑不出來了,為現狀發愁,既愁別人,也愁自己。

  周刊君:社會環境變了還是你變了?

  崔永元:社會變了,我也變了,沒準這個社會,很多問題還比以前好了呢,更上一層樓了,但是我不想再演喜劇給大家看了。

  周刊君:你在書里有了很大篇幅說每個人都有表達觀點的權利。

  崔永元:觀點可以是正確的,也可以是錯誤的——可以是你不知錯,也可以明知錯的。觀點有錯不等於壞人。我們必須接受「眾多的可以」,對於和自己不同的聲音,我們有時候不需要理解,只需要尊重。

  周刊君:既然可以表達觀點,你希望大家怎麼來評價這本書?

  崔永元:如果你說這本書對你有啟發,我愛聽;如果你說文字平淡,我接受;如果你說崔永元還有臉出書,那不行,這是人身攻擊。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03: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