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唯:父母只是指引者 最重要的人還是你的另一半

京港台:2018-12-31 23:28| 來源:智族GQ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湯唯:父母只是指引者 最重要的人還是你的另一半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今天導演畢贛和湯唯的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上映,這部在上映前就預售過億的電影,希望可以讓大家在電影院中跨年。湯唯在這部電影里扮演了一位「神秘」的女人。

  我們讓這部電影的女主角萬綺雯和她的扮演者湯唯坐在一起,進行了一場跨越時空的對話。

  我們也和湯唯聊了聊,聽她講了關於這部電影的故事和自己最近這幾年的故事。

  女人最該保養的地方

  口述:湯唯

  「這部電影允許人看不懂」

  這部電影真的可以算是非常艱難的一次拍攝,但同時,我又是興奮的。

  我大概04年大學畢業,06年開始拍電影,這部電影是17年拍的,這中間11年的時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導演或者這樣一部電影。我之前也拍過長鏡頭,11分鐘,這個電影60分鐘的長鏡頭,拍攝當天高高興興的去了,我、黃覺包括張艾嘉姐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大家都把心一橫,嗨,跟著導演走吧。

  我記得第一次見到畢贛導演,就驚訝於他非常的自信,胸有成竹,而且當下就在觀察他對面的演員,也就是我,是否能藉由我再深挖下角色,使角色更加的豐滿、立體,過目不忘。三言兩語就把我帶到他那個近乎童話世界的凱里,在路邊磕出滿地的瓜子殼,端著一大碗的烤串就著冰涼的啤酒,我就覺得很「潮」,很年輕,只不過電影里用了相較而言沉甸甸的方式去表達。

  

  第一次完整的看完電影的那一刻,我極難得的感受到了大學剛畢業,初進入電影行業充滿熱情的狀態,我們是在夜晚中度過的劇組,拍攝的時候全都是大夜戲,但沒有一個人喊苦喊累,所有人都在燃燒自己。回過頭來再聽著電影里那麼純粹的台詞,像極了小孩子「哼」的一聲打出了生猛的一拳,不拐彎抹角。這個電影只是對生活和對世界認知的一個渠道而已,我真心這麼認為。

  現在的電影行業太多人都是迎合觀眾或者迎合市場在做事情,真正能去講自己的電影語言的人很少,因為你要預想到別人的質疑與不理解,這無疑需要很大的勇氣。像《路邊野餐》里的小姑爹,在路邊深情的唱著他的《小茉莉》,那麼違和,但又那麼動人,它沒有完美地符合我們對電影的願望,但你不能否認它的獨特。

  好多人都在問我,為什麼會接一個新人導演的戲?可我就是被他打動了,那種強烈的表達欲,無所謂認可與否,只想把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展示出來,這恰恰是很多做藝術電影人的初衷,只不過畢贛導演把這些有初衷的人都聚在了一塊兒。

  

  「演自己最難」

  演員都有一個本能,就是研究潛台詞,其實所有的一切都是表演。一個背影,一雙腳,都有情緒,語言是多餘的。萬綺雯的台詞只有三頁紙,我都嫌多,她應該是一個一句台詞都沒有的角色,語言越多,通向電影的門和窗就開始多起來,那些東西就是強加給你的,並不是自己感受到的。

  我很希望能接到一個無台詞的角色,因為說的話可以是假的,但是一個眼神遞出去,根本沒辦法掩飾。你可以低下眼睛說一句違心的話,但是你的眼睛很可能已經出賣了你,所以最真實的是眼神,而非語言。最美的世界也是沒有語言的世界,談戀愛的兩個人不說話看著彼此的場景也最動人。

  但表演有那麼多種形式,其實也分不出高低。

  並且我相信每一個真正愛戲的演員,心中都會有一部話劇,我也是話劇出身,最早的角色是賴聲川老師的《如夢之夢》,話劇才真正過癮,大幕一拉就沒有導演什麼事兒了,那是演員的天下,所有的情緒和狀態都是一氣呵成的,自然流暢。我不太喜歡那種斷斷續續的拍攝,電影導演一喊卡,你就要停,哭到一半都要憋回去,導演說再來一條,只能和導演面面相覷,真的哭不出來了,就會讓人很無奈,又不是不會演,也不是演不好,但真的不容易。

  

  我還是希望給大家看到的東西都是來描繪我自己,就好像我雖然開了社交賬號,但我不願意把這個第一次發布給工作,所以第一張放了我家小朋友的照片,那張照片太可愛,剛好我也在裡面,就隨手拍下來。還有比如摔爛的手機,那些我想要記住的瞬間,沒有刻意的想要去給別人看,它就在那兒,一個記錄也好,一次心血來潮的分享也好,都是新鮮的,總要試一試。

  就像視頻里那個問題,「女人最應該保養的地方是哪裡?」我一開始給的答案是童心,我是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有點孩子氣,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都應該在某個角落裡偷偷的嘗試著未嘗試過的事情,未必要讓別人看到。

  「不要試圖抓住生活」

  和家人呆在一塊我會更舒服,更放鬆。前一陣子和我先生帶著小孩兒去海邊沙灘上玩沙子,我把她的雙腳都埋起來,她高興的咯咯樂。我一轉頭,夕陽就那麼灑下來,把整個沙灘照的金黃,顯得特別柔軟,特別美,還要什麼呢?

  那次我家小朋友把我們兩個按在沙灘上,說:「睡覺!」,我們就躺下了,然後就開始給我們揉肚子,左揉五圈,右揉五圈,然後繼續說:「睡覺!」不停的拍著我們的肚子,那一刻給我幸福壞了,我就覺得,哎呀真好玩,那麼一個小小的生命,才一丁點大就知道給我揉肚子,還知道拍我睡覺,手勁兒還挺大。

  

  之前我給自己規定30歲之前必須結婚生小孩,後來沒達成大哭了一場,從此以後我就沒有任何的計劃了。我發現緣分和人生的機遇,都是不可控的,那麼就一切隨緣吧,沒準有驚喜呢?

  期望我也沒有,只有願望,而且我的願望也都是和生活相關,眼前的一個就是想讓我拍戲摔的這個膝蓋能好起來,我還想繼續運動,去爬山、跑步,我沒滑過雪,想著有一天能去滑雪,或者還能再去騎馬,我超級愛騎馬,愛那種手裡握著根韁繩在馬背上馳騁的感覺,我就這些願望。沒有工作上的期望,我從小就是一個沒什麼事業心的人。

  我打小就跟我媽說,媽,我要玩,再不玩我就沒時間了。果然我一點時間都沒浪費掉,能玩的都玩了一個遍。比如小孩子要看漫畫書,父母肯定不會讓吧,但我沒管,照看。打球、跑步一個都沒落下。每次去醫院檢查,醫生都是那一句:關節用的過度了,那我也沒理過。

  「被眷顧的人」

  隨遇而安,我一直都是這個態度,不想跟這個世界太較勁。

  有時候看到網上別人給我一個新的形容詞,就大家說的標籤,我會有「真的嗎?」「原來是這樣啊」,我不會介意,這很好,自己的眼界始終是狹窄的,也會不客觀,通過別人看到自己會有新鮮感。

  

  做演員的過程更像是一段旅行,走南闖北,今天在這兒,明天說不定就在別的地方。我女兒也一直跟著我,從出生起她就沒有離開過我,俗話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她才兩歲兩個月大,但是跟著我進組、到處跑可能早就已經走了萬里路。我其實沒有想把她一直拴在身邊,只是她這個年紀需要母親,如果等到她長大一些可以作出選擇的時候,跟我說她想要爸爸,可能我就會把她放在我先生身邊。

  孩子么,我借我的肚子給她讓她來到這個世界,盡我所能用我身邊的資源給她最合適她的東西,陪伴她長大,早晚有一天她要走的,我也是走了的人。

  父母只是指引者,最重要的人還是你的另一半。

  不過我盡量不去想這個問題,現在的生活讓我太滿足,可以摟著我媽在街上溜達,去菜市場買菜,到麵館吃碗面,回家再幫我爸煲個湯,越是簡單的生活越窩心。

  從開始拍電影到現在13年了,身邊的人都十分羨慕我,這個羨慕提醒著我需要更加珍惜眼前,不只是我的家人還有我的團隊,我該是多幸運擁有了這些。用一句英文就是「I』m really blessed」,我是被眷顧的人。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4 00: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