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為何發動中山艦事件 猜疑誤判還是暗度陳倉

京港台:2018-11-4 02:17| 來源:史海鉤沉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蔣介石為何發動中山艦事件 猜疑誤判還是暗度陳倉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長江之濱,金口古鎮,金雞湖畔,一座極具現代感的博物館拔地而起,猶如一艘乘風破浪的戰艦,衝擊著人們的視線。一代名艦——中山艦就停駐在這裡,雄姿英發,昂首待航。

  中山艦原名永豐艦,在其服役風起雲湧的25年裡,中山艦歷經了一系列影響中國前途命運的重大歷史事件:護國運動、護法運動、孫中山廣州蒙難、中山艦事件、武漢會戰……書寫了不朽的英雄傳奇。

  中山艦因孫中山先生揚名,與偉人結下了不解之緣。孫中山一生為挽救國家危亡、實現民族復興歷盡坎坷,矢志不渝。中山艦一路追隨孫中山,在護國運動、護法運動中衝鋒在前、屢建奇功。然而,孫中山先生逝世后,卻爆發了舉世矚目的「中山艦事件」。今天,當我們再次觸摸中山艦時,歷史的那一幕彷彿歷歷在目。

  第二次東征后,蔣介石的嫡系部隊逐漸壯大起來,蔣介石認為,這時橫擋在他前進道路上的障礙就只有中國共產黨和被蘇俄顧問扶植、號稱國民黨左派政治領導人的汪精衛。於是他獨霸一方的政治野心日益膨脹,與汪精衛爭權奪利的心情更加迫切,反共的步伐進一步加快。孫中山先生在世時,蔣介石與汪精衛因工作關係彼此經常接觸,有著一定的交情,為了互相利用,結成換貼兄弟,蔣稱汪為「季兄」,汪稱蔣為「介弟」,似乎情同手足,親密無間。中山先生逝世后,汪精衛是國民政府主席兼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同時又兼軍事委員會主席,蔣雖在表面上予以輔佐,而在骨子裡則是別有用心。但是汪精衛善於籠絡元老派,在當時尚有一定的政治聲譽。汪精衛大權獨攬,特別是在人事任用方面,從不徵求蔣的意見。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過後,蔣介石的地位明顯上升。這時他是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軍事委員會委員,黃埔軍校校長和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軍長,兼有政治和軍事兩方面的重要職務。從軍事方面說,蔣介石比汪精衛強,擁有汪精衛所不具有的軍事地位和實力;從政治方面說,蔣介石比李濟深、程潛等人強,享有李、程所不具有的政治地位和影響。野心謀求權力,權力助長野心。這時蔣介石已經謀求到了相當大的權力,於是以這種既得權力為槓桿,謀求更大更多權力的野心,就急劇地增長了。

  蔣介石為什麼選擇中山艦作為突破口和直接的打擊目標呢?這是因為:一、中山艦是當時廣州國民政府管轄下的唯一的一隻裝備完善的軍艦,具有較強的實戰能力。蔣介石早就要把海軍局和中山艦的實權奪過來。1925年8月,蔣介石就積極策動歐陽格開始了加緊奪取海軍領導職位的陰謀活動。二、國民政府管轄下的海軍局,是個直屬機構。局長原為蘇聯顧問斯美諾夫,中山艦艦長是歐陽琳。後來斯美諾夫因公回國,歐陽琳也因故離職,海軍局出現了空缺,這時蔣介石認為時機已到,加緊了幫助歐陽格奪取海軍局局長職位的活動。他原以為就要成功了。但沒想到國民政府卻任命共產黨員李之龍(時為海軍政治部主任)代理海軍局局長兼中山艦艦長,這對於蔣介石和歐陽格來說,是難以忍受的。三、李之龍在任海軍政治部主任期間,就曾破獲蔣介石的親信爪牙、虎門要塞司令陳維英大販私鹽、牟取暴利的案件,上報國民政府。結果陳被撤職查辦。但蔣介石卻把陳庇護起來。李之龍兼任中山艦艦長后,厲行緝私,這就更引起了蔣介石一夥的仇視。因此,對於蔣介石一夥來說,掌握了中山艦指揮權的李之龍,是眼中釘,必欲拔除而後快。

  1926年3月17日黎明,蔣介石突然由黃埔乘汽艇來到廣州東堤八旗會館—衛戍總司令部。上午,黃埔軍校便傳出了駭人聽聞的謠言:「共產黨在製造叛亂,陰謀策動海軍局武裝政變」。校園內外,謠言四起,人心慌慌。3月18日,黃埔軍校交通股股長兼駐省辦事處主任歐陽鍾,往海軍局向代理局長、共產黨員李之龍傳達口頭命令:「著即通知海軍局迅速派兵艦兩艘,開赴黃埔,聽候差遣。」19日晨,李之龍即遵令派了中山、寶璧兩艦開抵黃埔港,而蔣介石卻聲稱無調艦令。旋因蘇俄參觀團要參觀兵艦,李之龍經請示蔣介石后,於第二日下午6時,將中山艦開回廣州。20日黎明時分,蔣介石稱:中山艦有變亂政局之舉,以廣州衛戍司令名義,宣布廣州戒嚴。命令陳肇英、王柏齡逮捕李之龍;劉峙執行扣押第二師黨代表的任務;第二師第五團佔領海軍局,並解除海軍局的武裝;陳策、歐陽格執行佔領中山艦並解除中山艦黨代表的任務;吳鐵城所部監視汪精衛、季山嘉及蘇聯代表團與全市著名共產黨員住宅和共產黨機關。收繳省港罷工委員會糾察隊和蘇俄顧問團衛隊槍械。因此事發生在3月20日,故史稱「三二零事變」。又因其由中山艦始,故又稱為「中山艦事件」。

  海軍局局長李之龍於3月19日後半夜被陳肇英等率兵逮捕。當時,李之龍新婚不久,在夢中被拖出來,上身只穿一件襯衣,下身只穿一條短褲,雙手反綁,雙眼嚴蒙,像架「肉票」那樣把他拖到經理處關押。

  戒嚴一直持續到3月20日上午,還沒有停止。8時許,「孫文主義學會」骨幹分子繆斌向蔣介石報告:所有第一軍黨代表中的共產黨已予一律扣押,蔣介石當時未作表示。9時左右,何香凝和周恩來相繼到來,何香凝、周恩來等候多時,蔣介石才悻悻始出而接談。他們嚴詞抗議和批駁了蔣介石反俄、反共、排擠共產黨的醜惡行徑,並提出了解決的意見。由於共產黨人開展了針鋒相對的鬥爭,當天下午,戒嚴解除,許多被扣押的共產黨員恢復了自由,情形開始好轉。

  22日,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召開臨時會議,因汪精衛有病,會議遂於汪公館內舉行,蔣介石、譚延闓、伍朝樞、宋子文、朱培德、陳公博、甘乃光、林祖涵等參加了會議。會議作出了三條決定,一令蘇俄顧問主任季山嘉回國,二令第二師黨代表撤回,三對不軌軍官查辦。   

  經此事件之後,汪精衛知道蔣介石是「項羽舞劍,意在沛公」,便經常稱病不視事,蔣介石聲譽大跌。蔣在這時還不敢公開反共,還想利用共產黨的力量來進行北伐;並且顧慮包圍蘇聯顧問團住宅一事,會引起蘇聯的反感而影響蘇聯在軍事上的援助。因此,他又不得不假惺惺地去見汪精衛承認錯誤,但把事件的責任全部推到李之龍和其他部屬的身上,表示要「嚴加處分。」接著,他就對「中山艦事件」的當事人作出了所謂的「處分」。實際上,只是李之龍無辜下獄,吃盡苦頭,而對於他自己的親信人員則無非是一出願打願挨的「苦肉計」而已。李之龍被逮捕后,連稱冤枉,經幾次會審,仍沒有充分罪證,於是審訊者提出先準保釋。蔣介石的批示是:「暫行看管,再偵查。」此案就此擱起。李之龍被移押虎門入監,直到7月份才釋放出來。

  王柏齡解除了第一軍第二師師長職務,陳肇英免去虎門要塞司令職務,歐陽格免去暫代的中山艦艦長,吳鐵城免去新編第十七師師長兼廣州公安局長,均送往虎門炮台「軟禁」。

  自此而後,汪精衛眼看蔣介石聲勢咄咄逼人,便不甘心做傀儡主席,就在同年4月棄職出國。蔣當即支持譚延闓任國民政府主席,國民黨中政會主席改為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由張靜江繼任;蔣即自任軍事委員會主席。事實上,譚延闓和張靜江都是傀儡,黨、政、軍大權從此為蔣介石所控制。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0: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