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深度觀察:朝鮮簽署終戰宣言的前提是全面去核

京港台:2018-9-23 23:16| 來源:多維

學者深度觀察:朝鮮簽署終戰宣言的前提是全面去核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當地時間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韓國總統文在寅訪問朝鮮,並在平壤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第三次朝韓首腦峰會,2018年9月19日,朝韓共同發表《9月平壤共同宣言》,雙方在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實現和解與合作,值得一提的是,韓國總統文在寅在結束訪問回到首爾舉行的發布會上表示,此次《平壤宣言》實際意味著兩國結束軍事戰爭狀態,期待年底能夠達成終戰宣言。對此次韓國總統訪問朝鮮,多維新聞採訪了延邊大學朝鮮半島研究院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金強一教授。

  

  2018年9月19日,朝韓領導人金正恩(右)與文在寅(左)共同發表《9月平壤共同宣言》(圖源:路透社)

  

多維:金教授您如此評價這次朝韓首腦第三次峰會所達成的相關共識?

  

金強一:《平壤宣言》應該說是超出了大家的期待,一方面不僅是在核問題上有一定的進展,而且從政治、軍事和經濟各方全面都有進展。也能看出金正恩在核問題上是妥協了的。朝鮮整個的政策轉向經濟建設的趨勢也是非常積極的。不過這次《平壤宣言》我有一個判斷,它只是一種凍核的框架,而不是棄核的框架。凍核和棄核計劃是有區別的,凍結核計劃即朝鮮宣布拆除寧邊核設施和導彈發射場,這隻說明朝鮮以後不會再發展核武器了,但是對於以前所發展的核武器該如何處置並沒有在此次《平壤宣言》中體現,所以這個問題只能留給美朝之間去談了。因此,未來美朝會談任務會很繁重。

  多維:在這次朝韓首腦峰會當中所達成的共識中,除了在核問題這上面有新的進展,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都有新的進展,您如何看待兩國在這方面達成的共識?

  

金強一:在這一次《平壤宣言》中,在軍事層面韓國總統文在寅說是已經達到了終戰協定的水平,但是我認為文在寅是不是過早談論這個問題,所謂達到終戰的水平,並非一個因素能決定的,如同核問題一樣,如果以後的談判中,美國和朝鮮談不攏的話,也有可能回到原點,這是需要冷靜注意的。在我看來,終戰的核心問題依然是核問題。也就是說無論是經濟合作還是軍事互信,朝鮮和韓國的合作不是如何合作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合作的問題。例如聯合國的制裁如果不解除,這些合作都只是空談,而解決制裁與否的核心,就是核問題解決與否。

  

多維:通過觀察,各方都認為徹底解決朝核問題,並非一朝一夕,如果無法快速解決朝核問題,您認為今年2018年年底能否如同韓國總統文在寅所期望的達成朝鮮半島終戰宣言?

  

金強一:終戰宣言說到底還是需要看美國的角度,也就是說美國能不能答應的問題。文在寅說今年年末要實現終戰宣,最關鍵的是韓國及各方必須說服美國,不過美國此時有很大的憂慮,如果終戰宣言都達成了,而以後核問題處於一種交織狀態解決不清楚的話,對朝鮮有利反而對美國不利,比如說終戰協定簽訂后,美國在半島的武力牌就大大地削弱了。另外還有美韓軍事演習的問題,美韓每年的軍事演習這都可以被認為違犯終止終戰協定的行為,這樣就會導致美韓同盟被削弱,它們之間互動也被限制,這些都是美國方面顧慮的。

  

韓國如何說服美國答應,關鍵的問題就是美國是否認為朝鮮的無核化的行動是實質性的,如果是,我看終戰協定是完全可能的,但是的年內會不會有這種重大的進展,還有待觀察。

  

多維:您覺得現在美國所謂的去核化實質性進展是什麼?為什麼國際社會對此次朝韓會談后的普遍態度是謹慎樂觀,但又存憂慮呢?

  

金強一:我觀察看來,美國認為的實質性不是朝鮮廢棄核設施,這並不重要,美國最關切的是朝鮮所有的核清單,並且需要在國際社會監督下接受核查與銷毀,這才是美國關切的朝鮮應該做的去核措施。但是朝鮮方面好像把拆除寧邊核導彈試驗基地,不再進行核試驗當成去核化的實質進展。這樣的理解是有偏差的。

  

而國際社會的憂慮,正式因為朝鮮目前依然處於可選擇的狀態,也就是說,以往的經歷讓國際社會認為,朝鮮也許還會反悔。這會讓社會感到不安。不過在我看來,金正恩和金正日有很大的不同點,金正恩思想比較開放,也比較務實。我是相信金正恩已經堅定了發展經濟的決心,而他越發展經濟和關注經濟建設的話,就越有可能棄核。

  

但無論事態如何發展,都不能否定當下朝鮮半島局勢轉變的積極意義。

  

多維:關於朝鮮半島核問題最終和解的問題,和中國也有關係,此次韓國和朝鮮在半島問題上最終和解是否意味著中國在朝鮮半島發揮作用的角色開始發生轉換。是否會意味著積極主導影響朝鮮的階段結束了,換句話說,中國即將面對的是如何影響一個朝韓和解后融合的半島問題?

  

金強一:答案是肯定的,從大的角度來講,可能會出現中國和朝鮮半島全面合作的一種新的歷史時期,簡單設想一下,無論什麼時候,只要彼此開放,朝鮮與中國東北可以形成巨大的經濟走廊,而且一旦開啟,形成經濟走廊的速度會非常快。

  

過去中國總是從地緣政治,政治體制各種關係的角度強調中國對朝鮮的主導,這個想法相對狹隘,而換一個角度,如果中國利用這次契機,去面對一個新的朝鮮半島時期,比如中國和朝鮮半島的關係可以作為一個機軸來主導整個東北亞的局勢?如果中國和朝鮮半島的能形成一種穩定的軸心,東北亞整個經濟合作也是可能的。我通常是以主導型大國的概念來描述它,中國至少應該成為一個區域的主導型大國。

  

記者:關於這一次朝鮮半島出現了新的轉機之後,朝韓練過在經濟合作上也有很大突破。韓國總統文在寅這次訪問朝鮮,團隊中包括SK、三星和現代等大量的國際企業的財團,這也是韓國尋究與朝鮮擴大經貿往來合作。您認為在在朝韓兩國關係緩和且加強經貿往來后,中國與朝鮮的經貿利益是否存在挑戰?同時中國、美國、韓國這三個國家該如何共同與朝鮮開展經貿合作?他們各自都發揮什麼樣的優勢?

  

金強一:這個問題我這樣理解,朝韓的擴大經貿合作對於中朝貿易合作來說算不上是不挑戰,原因是現在中國和朝鮮一年的貿易額也就60多億美元,就這個規模遠遠對於中國和很多國家的貿易額。中國與朝鮮有1300公里的邊界線,這還遠遠不夠,目前,中國和朝鮮有很多可以合作的空間。針對這次文在寅的朝鮮之行,能看出韓國和朝鮮的經濟合作意願,對於與中國來說,與其說是挑戰,倒不如說是合作機會。這樣各方都能在與朝鮮的合作中,發揮相應的優勢:

  

中國有東三省的優勢,東三省和朝鮮半島接壤,如果朝鮮半島局勢緩和且能各方達成合作,中國的東三省和整個朝鮮半島就可以形成經濟帶。中國可以在朝鮮的基礎設施建設上發揮作用,同時中國的資本也可以進入合作領域。

  

韓國和朝鮮語言相通,在科技製造業上也有相應的優勢,這是韓國可以加強在朝鮮與中朝合作的。

  

美國雖然從地緣經濟的角度,美朝經濟合作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朝鮮與美國關係修好,也許在金融方面或者服務行業方面,兩國可以進行廣泛合作。

  

觀察朝鮮的優勢,它在經濟發展上,幾乎是一張白紙,發展起點較低,但也就意味著有很大發展空間。另外朝鮮從地理的位置在東北亞可以輻射中國、日本、俄羅斯,因此區位價值高。

  

在這樣的情況下,更需要中國在東北亞這一區域成為主導型的大國。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13: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