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正走向史詩般的崩盤 危機將會如何展開?

京港台:2018-7-19 13:07| 來源: 最偉大的交易員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世界經濟正走向史詩般的崩盤 危機將會如何展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過度的債務正在導致世界經濟走向史詩般的崩盤。但好消息是,人們有時間為此做好準備。

  今天,人們將看到一些關於這個問題有多嚴重的新數字。這個問題太大了,讓人們很容易忽視關鍵點。筆者希望將它們系統化的羅列,將有助於你看到問題的嚴重性。下周,或者是之後,筆者將描述一些可能的策略來保護您的資產和家庭。

  現在「債務火車」要走向滅亡了。

  離開軌道

  談論全球債務,需要人們考慮幾乎難以理解的巨大數字——人們的思想或許還很難跟上。說真的,一萬億美元究竟是多少錢呢?但為了了解這種危險人們需要作出嘗試。

  在發表這個系列文章的早些時候,我分享了麥肯錫(McKinsey)2015年發布的全球債務總額圖表。截至2014年第二季度,全球債務總額的規模為199萬億美元。請注意,債務增長速度快於全球GDP。我所作的一切研究都表明它將以越來越高的速度增長。

  

  ▲全球未償債務

  上個月,根據2017年第二季度的數據,麥肯錫發布了一個非常有用的在線工具,用可視化的圖表展示了全球債務。它顯示全球債務總額達到了169萬億美元,這比麥肯錫在2014年所公布的要少。債務在減少嗎?不是。新的統計不包括金融債務,這一項在三年前就達到了45萬億美元。

  國際金融研究所(IIF)的一份獨立報告稱,截至2017年底,金融債務為59萬億美元。這些數字並不完全準確,但據此可以推測一個大致範圍——2017年中期全球總債務為225萬億美元左右(根據麥肯錫的數據),或者238萬億美元(根據IIF的數據)。(IIF上周的最新更新稱它現在是247萬億美元)。

  

  ▲全球債務變化動態

  這意味著在截至2017年的三年中,世界債務增長率達到13%左右。如果是這樣,它將比麥肯錫在上圖中標註的2007年-2014年期間的增長速度更慢——但仍然快於這三年中全球GDP的增速。麥肯錫認為,全球債務(除金融債務)已從2007年的97萬億美元增長到2017年中期的169萬億美元。

  重要的是,這些債務並不是來自普通家庭。在麥肯錫引用的新增債務中,政府佔43%,非金融公司債務佔41%。這就是我認為「債務列車」即將失控的原因。政府擁有比公司更多的債務,但它有更多的工具(如稅務機關)來管理它。

  另一方面,政府也有大量「無資金準備的負債」,這些負債並沒有體現在上面的數字中。所以,政府的負債情況也不是很有利。

  一句話:這裡會看到火車失事後的殘骸。哪條火車將離開哪條軌道尚不清楚,但有些事情終會發生。我們都會感受到它。

  災難襲來

  我在5月11「信貸列車即將失控」的公開信中也提到了這個觀點,其中引用了布科瓦(Peter Boockvar)的觀點:「我們不再有商業周期,我們有信用周期。」

  他的觀點微妙而又關鍵。金融危機后經濟的增長雖然溫和,但主要來源於央行對債務增長的鼓勵和容忍。結果是資產價格膨脹的同時,沒有看到之前的商業周期中出現的那種「復甦」。因此,等同於債務成本的利率就變得至關重要。

  隨著利率再次上升,優質資產價格正在失去其存在的理由,它將趨於穩定,並最終下跌。布科瓦表示,這不是傳統的商業周期,而是會引發經濟衰退的危險因素。這是關鍵。較低的資產價格雖然不會是下一次經濟衰退的結果,但會是下一次經濟衰退的導火索。

  

  配圖

  我在那封公開信中預測了公司將在明年如何為4萬億美元的債券再融資,幾乎所有債券都需要以更高的利率再融資。這將進一步打擊本已陷入困境且負債纍纍的公司,並導致一些公司幾乎無法繼續經營。放貸人,即高收益債券的持有者,必然會意識到意願買家的嚴重短缺,將會試圖立即清倉離場。

  危機將會如何展開?它們分為四個階段:

  1、災難的開始:某些東西,可能是高收益債券,將爆發流動性爭奪戰。這場爭奪戰將在已經不穩定的金融體系內擴散,並引發更廣泛的信貸危機。

  2、貸款枯竭:違約率上升將迫使銀行減少貸款,截斷之前穩定的企業營運資金。這將減少收入和經濟增長。較低的增長將進一步轉為負增長,從而進入經濟衰退。

  3、政治上的強烈反應:與上述情況同時發生的是,隨著僱主將逐漸縮減成本,他們將實行自動化作業。苦難的工人——也是選民——將迫使政府出台更高的社會保障支出,政府債務將因此飆升。來自民粹主義者的反對可能會導致稅收增加,從而延長經濟衰退的時間。

  4、大重置:隨著經濟衰退的展開,美聯儲和其他央行將放棄扭轉量化寬鬆計劃(QE)的打算。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資產在未來十年可能接近20萬億美元。但它不會起作用,因為全球債務實在是太多了。他們需要找到一些合理化或「重置」債務的方法。究竟如何難以預測,但它可能會對放貸方或政府承諾的養老金和醫療保健等持有者出台不利政策。

  接下來深入了解下由「夢想」驅動的高收益債券市場,例如今年令人難以置信的共享辦公空間供應商WeWork價值7.02億美元的債券融資。威廉姆斯(Grant Williams)對這種瘋狂作出了一針見血的分析:

  全球各央行進行這項「實驗」已長達十年之久,無論你在哪個地方都能看到這些愚蠢的例子,央行們通過政策將資本成本降低到幾乎為零,並迫使投資者承擔他們本不應該承擔的風險,為了找到某種回報。

  WeWork就是債務快速增長和存在大量負現金流的公司之一,但還有很多其他公司。Uber、AirBnB、SnapChat,當然還有特斯拉,這要歸功於它們有魅力的首席執行官所描述的崇高夢想——但事情發生了反轉,經濟開始出現衰退跡象,希望上帝保佑投資者能夠獲得他們的投資回報,而改變遊戲規則。

  我接著談到了渴望收益的投資者的瘋狂,實際上他們向借款人投入現金,同時要求很少的回報。這不僅僅是一個垃圾級別公司的問題,因為幾乎一半的投資級公司被評為BBB,並且在經濟低迷時很容易跌至垃圾級別。

  

  ▲投資級債券的BBB比例

  不斷增長的槓桿

  義大利的危機讓我重新將目光轉向歐洲。不幸的是,義大利不是歐洲唯一的問題。更加值得關注的是德國,它花了數年時間向歐洲其他地區提供慷慨的供應商融資,以吸引他們購買德國商品。其結果是:德國的巨額貿易順差以及購買德國商品的那些人面臨的巨額且無法償還的債務。

  歐元貨幣聯盟存在致命缺陷,因為它允許每個成員國制定自己的財政政策(沒有統一的財政政策),但它沒辦法無限期地持續下去。歐元區必須更加集中,否則就會分崩離析。歐洲央行和其他人發明的所有華而不實的設計都是臨時修復措施。這些設計到目前為止發揮過作用。但它們不會永遠有效。

  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德國和荷蘭(以及北歐其他國家集團)將被迫同意讓歐洲央行將所有主權債務相互融合,進入其資產負債表並向整個歐元區發行新的歐洲央行支持的債務。在那之後運行赤字必須受到嚴重限制,但這樣可以防止歐洲共同體解體,或者至少將這個結局延遲十年左右。

  當然,在幾年內,這些新的赤字限制將被忽略。我在之前的一封信中說過,德國將需要在30年內籌集相當於GDP的近80%的資金,以便能夠實現其承諾的醫療保健和養老金。顯而易見的事實是,他們無法做到這一點。德國最終將成為最大的問題之一。

  下面談一下帶點哲學意味的債務鍾(Debt Clock Ticking)。債務能夠讓你把未來帶到現在,購買你現在買不起的東西。但整個世界在度過了一個奢華的「熱帶狂歡」之後陷入了債務之中,現在狂歡已經結束,大家開始意識到必須支付賬單了。其實大家都沒有這個資本去享受。因此,在各地放貸人歷史悠久的傳統中,我們透支未來並假裝自己有這個資本。但現在我們連假裝的資本也沒有了,我們正走大重置。

  

  ▲全球非金融企業的杠杠高於金融危機期間

  回顧麥肯錫(McKinsey)和國際金融研究所(IIF)的一些數字:大蕭條后十年,非金融業務的平均槓桿率從3.4倍上升到4.1倍。現在的槓桿率比上次金融危機爆發時高出約20%。首席執行官和董事會們似乎沒有從上次經驗中學到什麼東西——或者也可能是學到的東西太多了。如果你相信美聯儲會在背後支持你,那麼杠杠率直插雲霄就是有道理的。

  養老金問題

  接下來是養老金債務,對與許多人息息相關。我研究了美國養老基金面臨的人口挑戰,主要是州和地方政府的養老金計劃,還有一些私人養老金計劃。美國正在萎縮的勞動年齡人口需要支持越來越多的退休人員,而這種結構根本是無法奏效的。

  

  ▲每一位養老金受益者所對應的工人人數

  僱主向工人提出的承諾是一種債務。他們是借款人,工人是放款人……而且與2008年不同的是,這次放款人員受到的傷害最大。美國立法交流委員會(ALEC)的一份新報告顯示,國家和地方養老金計劃的無資金準備的負債在去年增加了4330億美元,規模超過6萬億美元。這相當於美國政府及地方政府平均欠每個美國家庭近5萬美元。

  這也不僅僅是美國的問題,正如人們在歐洲看到的那樣,它也有「債務火車殘骸」。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的數據,僅英國就有4萬億美元的退休儲蓄缺口,到2050年將達到33萬億美元。而英國的GDP僅為2.6萬億美元,無法承受英國退歐後日益可能發生的災難。瑞士、西班牙和其他歐洲國家的前景同樣糟糕,這些國家的人口結構比美國還要糟糕。如上所述,德國列車正在「脫軌」。

  最後,來談一下最終債務問題:美國政府無資金準備的負債。在紙面上,美國的債務約為21.2萬億美元……但這並不包括13.2萬億美元的無資金準備負債、社會保障責任、以及37萬億美元的聯邦醫療保險無資金準備負債。順便說一句,這些不是我自己揣測的數據;它們來自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受託機構,而且可能被低估了。我的朋友,波士頓大學教授科特利科夫(Larry Kotlikoff)認為美國的債務更可能是210萬億美元。他有大量的研究書籍,並且與德克薩斯州的同時伯恩斯(Scott Burns)合著過一本書。

  不過這個數字仍然保守。聯邦政府還負責公務員和軍人養老金、退伍軍人福利、養老金擔保公司(PBGC)的一些違約私人養老金,以及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房利美公司(Fannie Mae)等公司的開放式擔保。

  即使沒有這一切,預算前景也很可怕。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認為到2048年聯邦債務將GDP的200%,而到2041年,所有聯邦稅收將僅足夠支持社會保障、各種醫療保健計劃和支付利息。當然這建立在美國政府在不採取其他措施的前提下,並且假設相對較高的增長,沒有經濟衰退和股市永遠上漲。

  在最後援引筆者的朋友布洛克(Woody Brock)博士的文章,他認為最有可能的結果將是聯邦、州和地方政府徵收財富稅。我真的希望他錯了,但我又覺得他說的可能會成真。如果美國要推行稅務改革我推薦的首選是是增值稅,即取消社會保障稅(從而為收入欠佳的工人和企業增加收入),但仍然為社會保障和醫療保健提供資金。其他政府支出所依賴的所得稅可以大幅減少,甚至可以將起征點定在5萬美元以上。現在推行的減稅可以促進經濟增長和平衡預算。

  實際上只有兩種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對某人徵收大量稅款,或者對一些種類債務進行清算。請記住,如果您獲得退休養老基金和/或醫療保健,您的福利正是「債務清算」的一部分。這兩種解決辦法都將是痛苦的。美國已經提高了支出,最終必須為此付出代價。時機已到,請勿遷怒於我這個信使。

  來總結一下。全球債務超過225萬億美元。到下個十年開始,它可能超過300萬億美元。全球政府無資金準備的負債在當前很可能達到了100萬億美元,並可能在下一個十年結束時輕鬆翻倍。償還債務利息,養老金和醫療保健支出將佔到許多國家GDP的20-25%(歐洲一些國家甚至更多)。

  這種情況可能會因所處的國家/地區而異。一些國家將會出現通脹,而另一些國家會出現通縮。為解決問題,各國將考慮實施一些不可思議的政策,這些政策在今天甚至光是提出來都是瘋狂的。但是,想一想日本在做什麼,還有歐洲央行。這些經合組織國家將增加自動化作業和並失去數以億計的就業崗位。然後想想新興經濟體會發生什麼。

  與此同時,想象一下所有應運而生的新公司的和它們帶來的財富。以及機會。正如道格·凱西(Doug Casey)曾經打趣的那樣,這種情況「無望,但並不嚴肅。」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6 09: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