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三朝帝師,王滬寧到底有何法寶?(圖)

京港台:2017-11-18 04:20| 來源:美國之音

能做三朝帝師,王滬寧到底有何法寶?(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被外界廣泛視為習近平首席智囊的王滬寧,以筆杆子身份在中共十九大躍升政治局常委,坐上中共最高權力第五把交椅,引起外界強烈關注。王滬寧曾經輔佐習近平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並分別為他們包裝推出「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在十九大上,將習近平地位提升到毛澤東高度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提法,據信也來自王滬寧。一個從未擔任過省部級職務的書生,何以能夠進入常委,攀上中共權力的最高峰?王滬寧的思想和主張,為何得到歷屆中共最高層的賞識?他主張的「威權主義」,對中國是禍還是福?

  參加討論的四位嘉賓是:王滬寧前學生和同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 「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先生;紐約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陳破空表示,謹小慎微、唯命是從,善於察言觀色、揣度上意,是王滬寧做人的準則。上海人有多種。王滬寧是某一類上海人的代表人物和典型。王滬寧雖出自江派,但並不執著於派系,唯一的標準,是對上司的順從。故而,三朝不倒。另外,王滬寧有一定的文才,也有一定的思辨,能為當權者出謀劃策,並會用把控得到位的語言,為當權者精心包裝。加之,他謹言慎行,行事低調,不輕狂,不張狂,只是出主意,並不拿主意,以免犯忌。故而深合上意,深得上司歡心。

  陳破空說,毛澤東曾稱讚陳伯達是黨內最好的理論家,江澤民曾稱讚王滬寧是黨內最好的理論家。但願王滬寧的結局不會像陳伯達那麼糟。鑒於王滬寧謹慎和奉迎的性格,將來,如果習近平有意政改,他不會反對,而會謹慎地支持;如果習近平無意政改,他會完全服從,並在文宣方面巧妙包裝,讓習近平和中共矇混過關。習近平重用王滬寧,但對他也留了一手,那就是,打破慣例,沒有讓王滬寧兼任黨校校長。這個重要職位,已經歸於習近平的心腹親信-中宣部長黃明坤。

  李偉東說,王滬寧所走的是帝王白衣卿相這路,這也是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最青睞的道路。這是中共現代帝王體制的體現,挑選皇帝欣賞的帝師。王不過是適應這種文化的知識分子,也是中共新集權的需要,而他具備這樣的個性和心態來予以迎合與順應。

  李偉東表示,王滬寧未來的具體職務如何還有待明年的人大召開揭曉。國際、國內輿論也愛熱議常委和政府的官方職務。這有待於觀察李克強是否擔任下任總理,總理往往是人大的二號人物,這是先例;如果換成汪洋擔任總理,栗戰書可能還是大內總管,兼管中辦軍機處;王滬寧則可能當政協主席。不過,王滬寧本質上仍然是帝師,仍然專精揣摩上意。我們看到,無論三個代表還是和諧社會都是王的傑作;王推崇的是威權主義,這符合紅二代的胃口,當然受到他們的喜愛,也正中習近平之下懷。

  進一步說,王滬寧之所以贏得紅二代,是因為其杜撰出來的思想體系,有助於被推崇個人權利的西方民主國家包圍的中共綁架國家一同突圍。這點早在五年前,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和彭麗媛一同推出的民族復興劇就可看出端倪。紅二代認為,對內共產黨被官僚集團包圍,要恢複本色;而對外西方在衰落,在逐漸喪失彼此的同盟,中國有機會,因此要推出一套新理論讓共產制度突圍,以便獲得成功。這是王與他們之間的紐帶,是中共要做的事情。不得不說,這是對世界的巨大威脅。過去三十年間,王滬寧與中國威權思想一同崛起,同時自由主義思想在官場慘遭失敗。這嚴重影響到應該向民主轉化的中國社會制度。

  橫河說, 類似王滬寧的御用文人除了陳伯達之外還有張春橋。陳伯達理順毛的革命理論,張則是負責繼續革命理論。陳張與王之間是不同的,因為毛理論即便沒有陳張二人也同樣存在,因為是毛自己的思想。而如果沒有王滬寧的存在,三個代表、和諧社會以及當紅的習近平某某思想這三個理論體系都不會存在,因為這些所謂的理論體系都是無中生有的杜撰,更不是這些領導人自己的獨創。它們僅僅是通過王的手筆把零星的理論片段通過配件組裝式的功夫打包而成,最後冠在最高領導人名下,這才是重點。

  橫河表示,王滬寧的政治影響力,是前幾任常委都不如的,而他的實際政治權力到底有多大。他的亮點在於習近平的理論需要,這是他的價值所在。中共作為政教合一的政權,需要指導思想。這方面毛是革命和繼續革命,成績是打敗國民黨和發動文革。其理論成功了不需要包裝。鄧的經濟開放講的是白貓黑貓,拋開了與之矛盾的共產主義理論獲得經濟上的成功。畢竟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是災難,公有制從來沒有被證明有過成功。現在的共產黨儘管並不想糾纏理論,但是由於政治與經濟的矛盾已經存在而且無法突破,所以需要一名巧婦來為無米之炊,需要王滬寧來包裝和忽悠,來把矛盾理論裝扮到自圓其說。這正是他的才能。

  橫河說,中國崛起不是問題,問題是它與普世價值為敵。美國在軍事政治地緣沒有衰退,而是其價值觀正被中共侵蝕;美國有史以來從未碰到來自反價值觀的如此滲透和控制。不過,我們看到,持中共侵蝕觀一派過去在美國被邊緣化,但是現在已經走向主流化。值得慶幸的是,美國走向世界的價值觀與其立國價值觀是一致的。美國的長遠目標是通過價值觀來實現,而不是通過某位領導人指定一個20年的目標來落實。

  夏明說,王滬寧不是典型的知識分子。他挑的是政治之路而不是走思想之橋。他揣摩聖意然後尋找理論線索,或者把西方各種反動理論縫合起來加強中共的威權;或者把西方好理論褂子反穿,上下反穿裡外反穿。比方說和諧論,王僅僅把它用在國家主權關係上,從不用之於國內政府與民眾的關係上,從而根本否認民主化的必要。可以很說他做得精妙而大膽,得以刪除邏輯合理性。

  夏明說,王服務的是集體寡頭,試圖讓黨永遠承襲直至千秋萬代。他從80年代開始承襲西方絕對君主理論,推崇國家權威主義,同時強烈敵視西方的自由派理想。他對日本曾經兩次打敗美國很是欽佩,認為是當時日本的專制主義、國家主義、犧牲主義的功勞。他不齒西方的個人和物質享樂主義。他說,還會有其他亞洲國家用同樣的秘方來挑戰美國,其實就是暗指中國。我們看到,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偉大的鬥爭、偉大的事業和偉大的夢想,就是可以跟法西斯媲美的國家主義口號。總之,他的特長就是把專制思想碾碎揉合產出。

  夏明表示,王滬寧式思想和認知的出現,讓中共相信,應該用孔夫子對抗西方,其方式不是求真而是用手段,讓西方思維輸掉形式。要指出的是,從100多年前首次認真接觸和看待西方開始,國人碰巧都陷入了時空的誤區。一個世紀前,西方資本主義發展遇到瓶頸,於是出現了馬克思主義對西方主體思想的批判,中國思想菁英於是引進了馬克思主義;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打開國門后,遇到的是西方進入各種「后時代」。這一「后時代」又在反思和批評遭遇挫折的西方主體意識形態和思想價值,於是,王滬寧們又再次把西方對自己的批判搬回了家。換句話說,中國知識分子對西方的學習,都沒有學習西方主體的制度和價值觀,而是照搬西方非主流的對自己制度和價值觀的批判。

  有港台媒體報道,王滬寧在復旦學者時期已經是中共高級特工。對此夏明說,這樣的可能性比較大。當時的中國僅有兩個國際政治系,一個是復旦,一個是北大。這兩個國際政治系創立不久后,中國國安部恢復。復旦致力於培養各部級人才,自然也會成為國安關注的主要對象。王滬寧的第一任岳父就是國安部單位的高級研究員。王的學術重心和仕途發展與當時的家庭背景分不開。而且,復旦國際政治系有很多前任國安人員擔任職務,他們會提升和保駕一些學者。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中國政壇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15: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