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袁崇煥是怎麼死在崇禎手裡的?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6 08:56 |閱讀模式
  天啟帝於當年八月二十二病死, 皇位由其弟朱由檢繼承, 翌年改年號為崇禎。

  崇禎帝於天啟七年十一月初一, 便置魏忠賢於鳳陽, 尋賜魏忠賢死, 並懲治閹黨, 起用東林黨。十一月十九, 起用袁崇煥為都察院右都御史、管兵部添注兵部右侍郎事。

  

  崇禎元年 (1628) 四月初三, 復命袁崇煥以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 督師薊、遼、登、萊、天津軍務。七月, 袁崇煥到京。崇禎帝在平台召見, 先示慰勞, 並諮詢遼東方略。袁崇煥答曰:「方略已具疏中, 臣受陛下特眷, 願假以便宜, 計五年, 全遼可復。」並指出遼東之事不易, 實現五年復遼目標, 需要各部給與配合:「戶部轉軍餉、工部給器械、吏部用人、兵部調兵選將, 須中外事事相應, 方克有濟。」崇禎帝當即指示戶、工、吏、兵四部全力支持。袁崇煥還以前車之鑒, 列舉熊廷弼、孫承宗都因朝中閹黨奸小陷害被殺誤事, 提出「任人專一, 信而勿疑」。崇禎帝優詔慰答, 並賜袁崇煥蟒玉、銀幣、尚方寶劍, 許他便宜從事。袁崇煥疏辭蟒玉, 謙不接受。當天, 崇禎帝賜袁崇煥酒饌、銀幣。命袁崇煥立即出京, 奔赴山海關。

  面對鐵帥袁崇煥和堅城寧遠, 皇太極屢戰不利, 關寧錦防線難破, 袁崇煥成為他進佔北京、入主中原的最大軍事障礙。為實現其軍事政治目的, 皇太極在范文程的密謀下, 決定於崇禎二年 (1629) 十月初二, 繞道蒙古, 破牆入塞, 進攻北京, 並施反間計, 陷害袁崇煥。袁崇煥聞報, 急率士馬星夜馳千餘里援救京師。十月十七日, 袁崇煥怕后金兵逼近京城, 僅率精騎9000, 兩晝夜由間道急馳京城, 拚死激戰10小時, 在與八旗兵肉搏中, 袁崇煥橫刀躍馬, 身先士卒, 左右馳突, 奮不顧身。后金騎兵揮刀猛砍, 刀及其身, 材官袁升高用刀擋開, 袁崇煥才免於死傷。經過遼軍將士浴血奮戰和京師軍民的大力支持, 終於取得廣渠門和左安門之戰的勝利。皇太極對廣渠門之敗概嘆道:「十五年來, 未嘗有此勁敵也!」

  然而, 閹黨餘孽布設的陷阱與后金的反間計正在表裡為奸, 步步逼近。皇太極終於借明朝崇禎帝與宦官之手將袁崇煥置於死地。

  

  先是, 后金軍在廣渠門被袁崇煥戰敗屯駐南海子時, 俘虜了明朝提督馬房太監楊春、王成德。皇太極命將二人帶到德勝門外, 特意指派副將高鴻中、鮑承先夜裡回營, 坐在兩太監卧房隔壁作耳語狀, 故意流露說:袁崇煥已與皇太極密約取京, 計日程功。兩太監假裝卧睡, 細耳竊聽。十一月二十九日, 高、鮑二人又受命故意放走兩太監。楊春回到紫禁城, 立即將竊聽到高鴻中、鮑承先的密談報告了崇禎皇帝。對此《清史稿·鮑承先傳》記道:「翌日, 上戒諸軍勿進攻, 召承先及副將高鴻中授以秘計, 使近陣獲明內監系所並坐, 故相耳語雲:『今日撤兵, 乃上計也。頃見上單騎向敵, 有二人自敵中來, 見上, 語良久乃去。意袁經略有密約, 此事可立就矣。』內監楊某佯卧竊聽。越日, 縱之歸, 以告明帝, 遂殺崇煥。」

  此事, 《清太宗文皇帝實錄》也有記載。崇禎帝既惑於閹黨的流言蜚語, 又誤中后金反間奸計。據《崇禎長編》載:十二月初一, 帝以「議餉」為名, 召督師袁崇煥, 總兵滿桂、黑雲龍、祖大壽入見。因城門不開, 明薊遼督師袁崇煥被用筐裝載, 以繩系吊到城上, 至宮城平台覲見崇禎帝。「上問殺毛文龍、致敵兵犯闕及射滿桂三事, 崇煥不能對。上命桂解衣驗示, 著錦衣衛拿擲殿下。校尉十人, 褫其朝服, 丑木押西長安門外錦衣衛大堂, 發南鎮撫司監候。」

  袁崇煥下獄, 是閹黨進行反功倒算, 排擠東林黨, 首先打開的一個缺口。在閹黨與東林黨的再次對壘中, 「日與善類為仇」的溫體仁與吏部尚書王永光、御史高捷聯合宦官欲借崇煥獄, 株連天下清流。溫體仁權欲薰心, 亟謀入相, 所忌惟大學士韓火廣與錢龍錫二人。為此, 溫體仁「先後五次上疏, 請崇禎帝殺督師袁崇煥」。爾後, 溫體仁便藉袁崇煥事擠去韓火廣和錢龍錫而居其位。但是, 閹黨餘孽如果沒有崇禎帝的撐腰支持, 他們是成不了氣候的。

  崇禎帝的昏暴鑄成了袁崇煥的冤案。在平台下令逮捕袁崇煥時, 東閣大學士兼禮部尚書成基命「獨叩頭, 請慎重者再」。袁崇煥下獄后, 將士一片驚慌, 徹夜號啼。原大學士孫承宗、大學士成基命、吏部尚書王來光、總兵祖大壽、兵科給事中錢家修、兵部職方司郎中余大成、布衣程本直等通過不同形式為其鳴冤, 勸諫崇禎帝別在兵臨城下時自毀長城。70歲的老臣成基命跪在會極門外, 自辰至酉12小時向崇禎皇帝諫言不納。崇禎三年 (1630) 八月初五, 明廷以所謂「通虜謀叛」、「擅主和議」、「專戮大帥」、「失誤封疆」之罪, 將袁崇煥處以極刑。臨刑前, 袁作《絕命詩》一首:「一生事業總成空, 半世功名在夢中。死後不愁無勇將, 忠魂依舊守遼東。」

  

  崇煥無罪, 天下冤之。自此, 小人進而君子退, 中官用事, 黨爭更烈, 朝政日非, 邊政日壞。崇禎帝不信士流忠言, 而信內臣閹黨, 遂成自毀長城之千古冤案。《明史》評論道:「自崇煥死, 邊事益無人, 明亡征決矣!」

  朝鮮人局外旁觀看得更清:「其失在於不知人, 而非士流之罪也。」據有人統計:崇禎帝在位17年換了50位大學士, 14任兵部尚書。除袁崇煥外, 熊廷弼被傳首九邊, 其他殺死或逼得自殺的督師或總督還有10人, 殺死巡撫11人、逼死1人。14個兵部尚書中, 王洽下獄死, 張鳳翼、梁廷棟服毒死, 楊嗣昌自縊死, 陳新甲被斬首, 傅宗龍、張國維革職下獄, 王在晉、熊明遇革職查辦。總理薊、遼、保定軍務劉策、總兵張士顯並棄市。

  崇禎皇帝自認為「朕非亡國之君, 然皆諸臣誤朕」。其實, 是君疑臣, 而不是臣誤君, 崇禎帝犯了「病急亂投醫, 用人多猜疑」的大忌。袁崇煥在軍事上勝過皇太極, 而皇太極在政治手段上遠高出崇禎帝。

  歷史經驗反覆證明:得人則興, 失人則亡;主昏則臣奸, 君明則臣直, 古今中外, 概莫能外。然道理雖明, 難在掌握尺度。關鍵是當權決策者需明察, 綜合素質要高, 並能在實際施行過程中很好地把握運用。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19:0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