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白百何出軌一年後,陳羽凡首談婚姻:我仍相信愛情,只...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7-3 09:41 |閱讀模式
  文|柳飄飄

  距離陳羽凡與白百何宣布離婚,已經過去一年多了。

  在這突變后的一年裡,白百何只專註於作品變得越來越低調,而陳羽凡在宣布「無限期退出娛樂圈」后把家庭放在了首位;

  這對昔日的「模範夫妻」如今也越來越形同陌路。

  最近,剛剛宣布復出不久的陳羽凡在《魯豫有約一日行》中,被魯豫問道如今的他對愛情和婚姻有什麼看法;

  這位歷經滄桑的男人在猶豫片刻后,用一句自己寫過的歌詞迴避了問題:

  愛情若是糞土,婚姻就是墳墓。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陳羽凡變了很多。

  還記得當初白百何爆出負面新聞時,網上對陳羽凡儘是「戴綠帽」的嘲諷,就連他帶兒子去學習時的教室背景牆,都能引來眾人的遐想;

  

  後來,陳羽凡將責任一併承擔了下來,可是輿論並沒有放過他。

  他在微博發視頻聲明宣布離婚並退圈,人們嘲笑他「慫了」;

  後來他「為了愛我的人」而復出回歸,人們又開始指責他「虛偽」。

  

  也許是看遍了世間的人情冷暖,在魯豫問海泉是否會為沒時間專註於音樂而可惜時,羽凡那句「可惜了你才珍惜」似是意味深長;

  他不再是那副桀驁不馴的搖滾青年的模樣,眉目間寫滿了滄桑令人心疼;

  而他的故事裡,又何嘗沒有我們每個人被感情所困的縮影呢?

  

  「我相信愛情,

  但我不再需要婚姻」

  節目中,魯豫問羽凡是否還相信愛情,他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我絕對相信愛情」:

  

  可是當魯豫問,是否還相信婚姻時,他並沒有直接回應,而是說婚姻是一種生活方式;

  經歷了大風大浪后的他,開始變得非常警惕,在他心裡,愛情與婚姻是兩碼事,他仍然相信愛情,卻不再對婚姻抱有期望。

  

  魯豫說,每個人都需要愛情,但並不一定每個人都需要婚姻,或者適合婚姻。

  可羽凡的一句話,像是在回應對離婚秘而不宣的質疑;

  他說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家庭,無論這種家庭組建方式是怎樣的。

  

  還記得當初與白百何確定戀愛關係的時候,羽凡的決定遭到了身邊親友的一致反對。

  那時的他正處於被前女友「騙」光財產的低谷,因為感情上受過傷害,羽凡的媽媽十分不待見白百何;

  而羽凡骨子裡又是一個十分戀家的男人,他曾發誓絕不找娛樂圈的女朋友。

  

  後來他愛上了白百何,也心甘情願被她管。

  他以為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未來」,卻沒想到最後還是被這個「未來」傷害了。

  我們總嘆息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卻忽略了它們本就是一夥的;

  婚姻拿愛情做誘餌,把兩個傻頭傻腦的人騙進墳墓,給他們換上華麗的衣服,卻將他們的希望、幻想和深情統統扒光。

  相愛時的心甘情願,終會變成不愛時的字字剜心。

  

  「愛情中沒有任何一個人,

  只願意曾經擁有」

  當初的離婚視頻發布后,有人說陳羽凡太愛白百何了,於是心甘情願為她抗下一切;

  也有人說,他們早就不愛了,隱瞞離婚一事不過是為了雙方共同的利益。

  可是,畢竟相愛一場,誰又能毫不留戀地將往事抹去呢?

  還記得某一期的《快樂大本營》中,何炅講了一個每個人都值得被愛的故事,羽凡頗為觸動地說了一番話:

  沒有真正一段愛情,某一個參與者和當事人,只願意曾經擁有。

  

  也許是因為相愛容易但相守太難,宣布離婚後的羽凡並沒有將兩人的愛恨輕易放下。

  面對記者們的圍堵,還未走出離婚傷痛的羽凡沒有再克制自己的情緒,他將球杆揮向了車門,也把自己的委屈喊了出來:

  

  

  不是不愛了,只是沒有力氣繼續愛了;

  不是不想告別過去,可輿論並不想善罷甘休。

  於是當羽凡發布一首新歌,人們便率先腦補了一場複合大戲:

  「原諒那些不小心為愛犯的錯,繼續無怨無悔的高歌。」

  「多少次對自己說我能承受,一次次的問,一次次的掙扎,讓自己解脫,讓自己灑脫,憑自己執著,讓自己獲得」。

  

  看客們的一廂情願,又何嘗不是為這樣一段感情的消逝而感到唏噓惋惜呢?

  白百何與羽凡的故事,讓我想起了朋友圈裡的一對模範情侶。

  男生和女生從初中相戀至今,他們一路磕磕絆絆,躲過了老師家長們的圍追堵截,熬過了大學時的異地難關,卻在訂婚前分手了;

  作為朋友圈子裡最被看好的一對,他們理所當然的承載著大家的期許,近十年的感情不是那麼容易說斷就斷的。

  

  是啊,愛情開始的時候,我們誰不是抱著「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的心態去愛的;

  而那些後來說出的「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不過是我們在失去后自欺欺人的鬼話罷了。

  我們總是在破碎的感情面前變得懦弱,說分手很容易,承擔感情失敗的責任卻很難。

  

  「我們每天都在面對,

  經歷過了就好了」

  後來的採訪中,魯豫似是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試探性地問羽凡是否已經從傷痛中走出;

  不同於之前的不假思索,羽凡這次沉默了很久。

  然後很是艱難地說,他沒有讓自己掉進去。

  

  在魯豫面前,他第一次承認了自己的委屈。

  「有時候,生活遠比戲劇更誇張,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在面對,但經歷過來了,從容就好了。」

  他說一切都是美好的,沒有什麼不可以改變的,生活還有很多精彩,或許說也許還有很多更不一樣的悲慘情節在等待;

  但是有那個勇氣去面對,有那個態度去追求,這就是活著的意義。

  

  魯豫在採訪結束之後,曾這樣評價羽凡:

  我覺得羽凡是走出來了,只不過過去的經歷,對於他的改變,我認為是巨大的。這個改變到今天,還是有著巨大的影響的,我能夠看到這個人整個是收起來的、是緊張的。

  的確,經歷過離婚大戲后,那個曾經在台前灑脫不羈的陳羽凡,也逐漸變得成熟穩重;

  他成長了很多,人生也開始重新向好的方向發展。

  

  只是,這樣的成長,這樣的功成名就,還是最初的他想要的人生嗎?

  他不過是憋著一口氣,要與他定格的世界較量,這是自信,也是彪悍;

  正如在感情中受過傷的我們一樣,走出傷痛意味著開始新生活,卻不意味著我們沒有曾經被摧毀過,不意味著我們沒有改變過。

  也許我們的人生還是布滿烏雲,內心還有未痊癒的傷,但我們仍在奮力抵抗著;

  人生不就是這樣,挺住才意味著一切;

  到最後,能成全我們的,只有自己啊。

  原創: 她姐本人 她刊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4 05:5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