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赴美留學生,會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炮灰」嗎?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4-4 14:52 |閱讀模式
  

  中美貿易戰陰雲密布,寒風之下,留學產業也有些瑟瑟之意。有美媒爆料稱,美國政府正準備拿中國學生赴美留學做文章,考慮限制一些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專業的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申請。還有美國部分政客妄稱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充當「間諜」,試圖以留學生為抓手對中國進行科技封鎖。這不免引起計劃赴美留學的中國學生和家長的恐慌。赴美留學會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嗎?

  鷹派思維

  據美國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統計,2016/2017學年,就讀於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的中國學生人數為350755人,在所有留美生源國中連續第8年位居榜首,佔在美國際學生總數的32.5%。從專業選擇看,STEM仍是國際學生最喜歡的領域,中國學生中STEM的比例為41.8%,其中工程類為18.7%,數學與計算機科學的為15.5%,選商科的比例為23.1%,藝術類的為6%,而人文學科只有1%。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在歡慶畢業

  在美國,持F1學生簽證的學生畢業后可申請一年的實習期(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專業實習),可以為任何公司服務,但要求必須跟自己所學專業有關。普通專業OPT的時限是12個月。但是2016年,美國為鼓勵學生主修科技類專業,STEM專業的畢業生可以申請額外24個月的OPT延期。但美國法律界一些知情人士日前透露,作為對STEM學科的外國赴美留學生設限的方案之一,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廢除允許這些學科的國際學生畢業后持學生簽證留美工作3年。

  前不久,在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年度公開聽證會上,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提問:「在學術界,中國留學生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哪些風險,尤其是那些在理工科研習的中國學生?」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回答稱:「他們在利用美國開放的研發環境,美國學術界本身對間諜認知的天真導致了這個問題。」雷還宣稱,中國在美國各地都安插了非傳統形式的情報搜集人員,尤其是在學術界,包括教授、科研人員、學生等。但他並沒有對此給出確鑿依據。

  這些鷹派思維已影響到美國政府決策。特朗普政府去年年底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文件稱,會考慮限制來自指定國家的STEM學生,以確保知識產權不會轉移給美國的競爭對手。在該文件的保護知識產權部分中,專門提到了中國等競爭對手構成的知識產權盜竊威脅。

  

  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也對留學生不利。此前很長一段時間內,外國學生通過學生簽證進入美國,畢業后找到工作轉換為工作簽證(H1B),持工作簽證期間可以辦理綠卡或永久居民,在美國長期發展。但現在這類工作簽證政策越來越收緊。

  反對聲音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2016年,國際學生通過支付學費、食宿費、生活費,對美國經濟的貢獻超過390億美元,比前一年總計350億美元有大幅增長。而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為美國經濟貢獻了125.5億美元,較2015年的114.3億美元增加近10%,除了經濟上的貢獻外,一些國際學生、尤其是STEM領域的學生,在學校中承擔了助教或研究助理的工作,為教學部門提供了很大幫助。他們的存在,也是美國大學多元化教學環境的體現。

  

  美國紐約大學Tandon工程學院的計算機課上,80%的學生不是美國人

  作為特朗普留學政策最直接的受害者,許多美國大學的財政已經深受留學生人數下降的衝擊,因為國際學生的學費已經成為這些大學經費的重要組成部分。來自美國弗吉尼亞州的眾議員康諾利舉例說,在他所在的學區,4978名國際學生及其家庭向當地經濟貢獻了1.37億美元,創造了1725個就業崗位。他批評本屆政府採取的行動對學術界造成恐慌和不安,已嚴重傷害美國。康諾利稱,要肯定國際學生和學者的貢獻,在目前這樣的困難時期,更應努力促使美國成為一個讓國際學生和學者感到受歡迎的國家。

  美國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公共政策副執行主任吉爾韋爾奇也對美國現在的政策走向表示擔憂。他認為,現在對國際學生和學者進行全面審查和監督的機制已經成型,同時旨在防止技術外泄到其他國家的出口管制措施也已經開始實施,考慮到全球性人才爭奪,所以美國需要避免威懾到未來的學生。

  美國以高科技為代表的商界精英,比如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等一直呼籲美國政府增加工作簽證名額,希望從根本上提升美國對留學生的吸引力,以在世界人才爭奪戰中佔得先機。

  在美國不斷出現收緊留學政策的討論時,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甚至中國本身都在推出或實行更加優越的留學政策,在世界範圍內吸引人才,比如,英國在2015-2016學年創下了50萬外國學生的創紀錄數字;澳大利亞始於2016年的國際教育戰略也取得成效,截至2017年10月,該國報告約有35萬國際高等教育學生,比上一年增加15%;2013年,德國政府宣布計劃到2020年將國際學生人數增加到35萬人,該目標在2016-2017就提前實現;加拿大希望在2022年之前吸引45萬名國際學生,該國甚至為國際學生提供了更容易獲得國籍的優惠政策。

  美國學術界擔心,如果那些在專業領域將成為明星的人現在認定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德國、中國是更合適的目的地,那麼10年或15年後會對美國競爭力造成嚴重影響。

  專家評點

  在美國從事留學諮詢業務的多名業內人士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對於希望留學美國的學生不用太擔心,一方面美國的現行政策並非一直不變,而且美國國內對留學生的態度也並非像特朗普政策表現出來的那麼不友善,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現劇烈變化,有留學美國計劃的學生可以照常進行;另一方面,由於美國留學申請比其他國家的要求都高出很多,所以即便決定轉向其他國家,也相對容易,幾個英語國家都屬於比較理想的留學目的地。

  國內幾家知名留學機構也表示,赴美留學申請並未受到美國政策傳聞的影響。新東方前途出國總經理助理兼美國部總監司明霞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世界最好的教育在美國,美國也一直吸引著最優質的留學生,大多數中國學生留學選擇美國的現狀短期也不會改變。雖然有些政客鼓吹「中國留學威脅論」,但就今年的錄取來看,美國大學對中國學生的錄取並沒有作出特別限制,美國大學錄取國際學生的比例也沒有下降。將來限制增加的可能是學生畢業后找工作時的HIB簽證。

  司明霞認為,不管美國政策怎麼變,有意赴美留學的學生都還是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包括英語能力和學術能力的提高,另外就是簽證的準備,包括各種簽證材料的整理、對簽證問答的針對性準備,這些事情都要比以往更認真、更重視。另外,學生也要有良好的心理準備,我們留學是出去提高能力、開闊視野的,可能大多數人還是要回來報效祖國。

  新航道國際教育集團副總裁兼留學服務中心總經理冉維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美國對中國留學生的戒備並非今天才有。一直以來,申請美國大學的一些「敏感」專業,如航空航天等專業的中國留學生可能在獲取赴美簽證時受限。但這種限制的比例總體來說是比較低的。未來變化趨勢如何,有待觀察。

  冉維稱,不對教育設限才是有益於人類文明的理性決策。不同的執政團隊,可能有不同的理念和行事方式,有些偏鷹派、有的偏鴿派,這種政治上的輪動並不讓人吃驚。但不管如何,從歷史發展角度看,鼓勵教育和人文交流是理性的選擇。人類社會正變得更開放、更包容、更富有同理心的歷史大趨勢不會逆轉。

  另外,冉維還分析稱,限制中國留學生赴美,只會對美國縮減對華貿易赤字的努力起到反作用。中國赴美留學生的費用是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的重要構成部分。如果美國想尋求縮減對華貿易逆差,那麼他們應該鼓勵中國學生赴美留學,而非限制。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表示,初步判斷,特朗普政府對留學不會做出大範圍的限制,美國大學也不會輕易受政府影響,最多就是學生簽證等身份政策有所收緊。但時代在改變,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赴美留學生留在美國工作的機會可能比較多,現在這種機會明顯在減少,很多留學生最後都是回到國內工作,去美國留學只是單純去接受教育。中國學生和家長早就應該做好理性準備,樹立清晰的留學目標,抱著去美國學習的想法做出赴美留學的決定,而不是出於移民或經商等其他動機。

  來源  上觀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8 00:4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