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中國第一位女留學生,美國人對她無比崇拜,我們卻一無所知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3-11 10:06 |閱讀模式
  

  偉人總是有一些苦難的過往。

  祝天下女性節日快樂!

  

  

  最美的期待周筆暢 - 最美的期待

  

  請點擊此處輸入圖片描述

  看此文適合聽這首歌

  01

  那是19世紀60年代的江南,

  鴉片戰爭炮響把寧波變成通商口岸,

  吸引無數來自西方的傳教士 商人。

  開放的同時,

  中國人的苦難絲毫沒有變少。

  1866年,

  一場瘟疫隨著碼頭不斷涌動的人流蔓延開來。

  金定元是寧波耶穌教長老會的牧師,

  作為為數不多的中國牧師,

  他在一個又一個的村莊奔波,

  竭盡全力地為感染瘟疫的工人送去福音。

  很不幸,上帝沒有庇佑這片土地,

  金定元自己也染上了病,

  連他的妻子亦不能倖免,

  雙雙去世,

  只留下一雙年幼的兒女——

  年僅兩歲的金雅梅(亦作金雅妹 金韻梅)和她的哥哥。

  金家兄妹舉目無親,

  幸好,父親在耶穌會的摯友、

  美國傳教士麥嘉締夫婦收養了他們。

  

  麥嘉締夫婦

  這對夫妻一直沒有孩子,

  在中國傳教的數年,

  收養了十幾個像這樣的孤兒。

  金雅梅在這群孩子里年齡最小,

  卻最聰穎,

  因此很得麥嘉締夫人的歡心,

  1869年,

  麥嘉締夫婦回美國度假,

  將金雅梅帶去了美國,

  並教授她英語。

  儘管在美國,

  她一直以「麥先生、麥師母」來稱呼養父母,

  但毫無疑問,

  她心裡是將二人真正當做親人來尊敬的。

  8歲那年,

  麥嘉締被中國政府派往中國駐日使館,

  一家人都遷往日本東京。

  在日本生活時,

  家裡始終賓朋滿座,

  各國的公使、教授,

  各種各樣的聚會、筵席、沙龍···

  金雅梅穿梭在人群中,

  聽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語言,

  極大地增長了見識。

  雖然身在異鄉,

  但養父母始終有意識地培養孩子的故土情節,

  告訴她「沒有必要為使用刀和叉而放棄她的筷子」,

  於是,在一群金髮碧眼的孩子中間,

  總會出現一個梳著羊角辮、

  穿著中國刺繡的女孩子跑來跑去。

  

  02

  在東京,

  金雅梅學著養父辦起了微縮版「亞洲文化協會」,

  每周末都和同齡好友聚在一起寫文章、讀詩詞,

  她曾經多次和朋友說,

  自己以後要去歐洲讀書,

  當一個老師。

  不過,因為養父母是美國人的關係,

  她沒去成歐洲,

  而是來到美國繼續讀書。

  她也沒做成老師,

  而是選擇了醫科。

  年幼時,養父母在中國開診所救人的畫面深深烙印在她腦海里,

  更何況,她的親生父親也是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

  經過深思熟慮,

  她決定追隨他們的步伐,

  未來學成后可以回國,

  救助同胞。

  1882年左右,

  金雅梅成功考入紐約醫院附屬女子醫科大學,

  成為了中國有史可查的第一個女留學生!

  這一年的美國,

  剛剛頒布了《排華法案》。

  

  不難想象,

  頂著黃皮膚黑頭髮的金雅梅

  在求學道路上遭遇過什麼樣的歧視和排擠,

  她甚至差點被驅逐出境,

  全靠養父母花了一大筆錢才拿到「綠卡」。

  正因為知道自己求學不易,

  金雅梅十分刻苦努力,

  在校4年,她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將戲弄她的白人同學遠遠甩在後頭,

  狠狠打了種族主義者的臉。

  當金雅梅以全校第一的成績畢業時,

  中國駐美大使、日本駐美大使

  都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

  多家美國報紙還專門進行了報道。

  當時,中國人對西洋醫學幾乎一無所知,

  金雅梅卻在畢業后成為了紐約小有名氣的醫生。

  1887年,紐約《醫學雜誌》刊出了

  她的學術報告《顯微鏡照相機能的研究》,

  這是中國人發表的第一篇SCI醫學論文,

  金雅梅在學術界一炮而紅。

  

  03

  從小在美國家庭中長大,

  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酷似美國人」,

  對祖國的印象更是模糊。

  功成名就后,她本可以在紐約享受優渥的人生,

  卻並沒有忘記自己學醫的初衷。

  自己的父母雙親都是治病救人的醫生,

  卻因中國的醫療技術落後被奪走生命,

  金雅梅日日夜夜都想回去,

  繼承父母的遺志,

  解除同胞的病痛!

  1888年底,

  金雅梅和養父母一起,

  毅然回到祖國。

  那是兵荒馬亂的中國,

  軍閥混戰、餓殍遍野,

  民眾有疾患卻沒有藥材,

  政府有善堂卻沒有醫生。

  在廈門行醫時,

  金雅梅深感國內醫療條件的落後,

  決定開辦女醫學堂。

  但不幸的是,

  來到中國的第二年,

  金雅梅就和麥嘉締夫婦一起染上了瘧疾,

  不得不來到日本神戶休養。

  在神戶養病期間,

  她成功開起了婦幼診所,

  和人民談之色變的霍亂、傷寒等疾患打交道。

  同時,她還到處受邀演講,

  教授本地接生婆現代醫學技術。

  在日本待了五六年,

  她受到當地極高的讚譽,

  日本媒體稱她為「她所在時代的傳奇」。

  

  04

  1904年,

  金雅梅以中國女演說家的形象登上《紐約時報》,

  報道這樣說:

  「一位叫金雅梅的中國女人前來紐約參加和平代表大會,

  她的講座吸引並征服了美國人,

  場場爆滿。」

  這位有著黃皮膚、黑頭髮,

  身材嬌小的中年婦女,

  看起來毫不起眼,

  卻始終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雖然從小生活的環境非常國際化,

  但她總是穿著傳統東方服飾,

  以致於當她一身長袍走上演講台時,

  人們以為她是來唱戲曲的。

  沒想到一開口,

  說的卻是最嚴謹理性的醫學。

  聽她的演講要收費,很貴,

  一張門票兩美元,

  美國人依然趨之若鶩。

  她有著科學家那樣的嚴謹,

  也有著上流社會的優雅,

  甚至和每個名媛一樣愛美,

  不同的裙子搭配不同的鮮花。

  (有傳言說,美國人甚至為金雅梅通過一項法案,

  允許人們在街上自由穿東方服飾。)

  

  1905年,經過多番努力,

  金雅梅再次回國,

  在成都、上海等地行醫。

  此時的中國正在推進改革,

  金雅梅盛名在外,

  當她決定開辦中國女子醫學院時,

  竟得到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親筆推薦信。

  1907年,政府聽聞金雅梅的事迹,

  撥款白銀兩萬兩,

  請她創辦北洋女醫學堂,

  並擔任總教習。

  

  北洋女醫學堂的護士

  這是中國第一所公立護士學校,

  金雅梅將全身心都投入了進去,

  不但毫無保留地將西方先進醫療知識傳授給學生,

  還提倡婦女解放、親自參與社會服務。

  第二年,她又創辦天津醫科學校,

  培養了大量婦嬰科醫生,

  讓津門婦女率先告別了接生婆時代。

  

  05

  比起事業上的風生水起,

  金雅梅的生活卻始終是一團糟。

  30歲左右時,她曾有過一段婚姻,

  丈夫是西班牙音樂家Silva,

  並且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作為一個從小失去雙親的孤兒,

  金雅梅十分渴望婚姻,

  更渴望完滿的家庭。

  可偏偏她又不是一個整日鎖在深閨的家庭婦女,

  而是渴望出去見識更廣闊的世界。

  在那個時代,

  無論金雅梅的名聲多麼響亮、事業多麼成功,

  在丈夫眼中,

  她始終都是被看不起的那一個。

  可丈夫卻慣於遊手好閒,

  柴米油鹽一切都不肯關心。

  「他滿口奉承話,

  卻讓人忍受飢餓,

  全家靠我在美國各個城市講課維持生計。」

  金雅梅這樣評價丈夫。

  37歲時,金雅梅被查出右乳纖維肉瘤,

  不得不切除乳房。

  即使在今天,

  切除乳房依然對女性是巨大的打擊,

  更何況在那個時候的中國。

  金雅梅挺過了病魔,

  卻沒有挺過丈夫日復一日的冷淡,

  她離婚了,並且失去了孩子的監護權。

  「惟有老親穉子尚留居美國,

  骨肉分離,每縈夢想。」

  幼年失去雙親、中年離異孑然一身,

  還有比這更慘的事情嗎?

  命運總是在這個時候給你猝不及防的一擊:還有。

  1918年,世界大戰爆發,

  金雅梅的兒子英勇無畏地踏上了戰場,

  卻死於無情的炮火之下,

  連屍骨都沒有找到。

  當報喪的電報被遞到她手中時,

  她放聲大哭。

  從此,她又成為孤單單的一個人了。

  06

  「她總坐在客廳的壁爐前,

  裹在自己的皮大衣里,

  北平的夜往往非常的冷,

  她在那裡講述自己的故事。」

  友人這樣回憶金雅梅的晚年。

  但是這位孤單的老人,

  卻並沒有被接二連三的噩耗所打倒。

  她失去了孩子,

  就把醫院裡所有的孩子都當成自己親生的,

  她帶著醫院的職工去孤兒院里做義工,

  到處募集善款。

  善款的來源之一,

  是燕京大學的一所紡織廠,

  金雅梅兼任這裡的管理工作,

  從鄉村收集剪紙,

  對照著作出精美的綉品。

  那雙年輕時操持顯微鏡的手,

  如今卻拿起了繡花針。

  

  1933年,金雅梅接待過一位

  來自捷克的青年學者普實克,

  他後來在回憶錄《中國——我的姐妹》中寫到:

  「她喜歡在身邊聚集一些青年人,

  而且我可以邀請我所想邀請的人

  來品嘗她那久負盛名的晚餐,

  尤其是她的菊花湯。

  這種湯她是當著客人的面用小木炭爐子煮的。」

  晚年的金雅梅,

  雖然孤獨,

  卻一如既往地優雅而從容。

  她獨居在北京,

  身邊卻從來不缺少朋友,

  相比林徽因「太太的客廳」,

  金雅梅的客廳里總是聚集著天南地北、

  有理想卻沒有錢的年輕人。

  1934年,金雅梅因肺炎去世,

  臨終前將積蓄全部捐給了教育機構。

  

  林巧稚的老師、英國醫生Maxwell

  曾這樣讚譽金雅梅:

  「她是一位經歷了如此之多的痛苦和不幸的女性。

  這個世界對她過去似太無情。

  更為重要的是,

  她竟因而為這個國家的孩子和工人的利益做了這麼多工作,

  直到生命的盡頭。」

  金雅梅的一生,

  都在為祖國的醫學事業、

  為中國婦女解放做貢獻。

  是她,將西方先進醫學帶入中國,

  拯救了無數被疾病肆虐的貧苦百姓;

  是她,用親身經歷宣告了女子的力量,

  給全中國的婦女做出了表率;

  向世界證明了中國人從來不比人差!

  世界以痛吻我,

  而我報之以歌!

  無論如何,請大家不要忘記,

  中國歷史上曾走過這樣一位女性,

  她遭受過人世間最大的痛苦悲哀,

  卻依然愛著這個世界,

  用波瀾壯闊的生命書寫了平凡女性的不凡!

  來源   老陝有一套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08:3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