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古巴,再不去就看不到的風景!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7-3-15 14:16 |閱讀模式
  浮光掠影中,我試圖記錄下處於變革中的古巴,幾百年間,這片土地上混合了太多的血統,也釋放了太多的文明。半個世紀里保持著一種神秘又特立獨行的狀態,而現在這扇大門正在向外面的世界敞開,迷惘中帶著希望

  

  在這個系列開始的時候,我說過,古巴有很多個標籤,當你第一次走進這個國家時,會不自覺地追尋這些標籤。然而,當我真的踏上這片土地,才發現其實有些東西在古巴人的日常生活中早已淡漠了,比如革命。

  

  

  

  

  最常出現在各個場合的革命形象代表卻不是卡斯特羅,而是一個三十多歲,叼著雪茄,帶著貝雷帽,眼神酷酷的男子。曾幾何時,充滿羅曼蒂克英雄氣質的切.格瓦納成為各國青年的時尚革命偶像,超越了社會的層階與邊界。如今,他的骨灰靜靜躺在古巴中部一個叫做聖克拉拉(SantaClara)的小城,這裡原本是沿海城鎮的居民為了逃避加勒比海盜的襲擊於1689年建造的,也是西班牙殖民者在古巴創立的第八個城鎮。然而後來被稱為「切.格瓦拉市」,原來1998年切.格瓦拉和他的戰友被玻利維亞政府軍俘虜殺害后,遺骸就安葬在這裡。

  

  格瓦拉紀念碑是外國遊客前來瞻仰最多的地方,還有一個小博物館介紹格瓦納的生平。博物館里的圖片實物讓我們對於切有了更多了解,我覺得稱他為職業革命家更貼切,或許最打動人心的永遠都是那些充滿憂傷和苦難的東西,但像他那麼純粹、潔凈、頭上罩著道德光環的悲傷英雄,可謂絕無僅有。切.格瓦納不朽,是因為他對世界的不義充滿了悲傷,並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這個悲傷的命運。

  

  

  然而,古巴,不僅有革命英雄,還有與革命毫不相關的享樂體驗。此行中沒有任何歷史烙印,讓人感到輕鬆愉快的地方非巴拉德羅(Varadero)莫屬。古巴人常說,「不到巴拉德羅就不知道古巴的秀美」。這是古巴的地標性風景名勝區,也是開發最早最成熟的海濱度假地,巴拉德羅果然是上帝的寵兒。早在十九世紀末,那位靠火藥發家的美國化學大亨杜邦以極其低廉的價格買下了這裡的大片土地,開發成集休閑、娛樂、運動、觀光等於一體的度假村,相繼建起高檔酒店、遊樂場、高爾夫球場等設施,上個世紀初,這裡迷人的風光和宜人的氣候吸引了無數美國遊客紛至沓來。

  可惜好景不長,古巴革命勝利后,所有酒店和旅遊設施全部收為國家所有,自此結束了美國人後花園的歷史,不過這些旅遊資產卻完整保留了下來繼續為古巴政府服務,並成為古巴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如今八公里長的海灘附近集中了十餘家豪華酒店和別墅度假村,外國遊客主要來自北美加拿大,對於這些天寒地凍的北方國家的人們,加勒比海島的陽光有著無比的誘惑,加上機票便宜,當地消費也不高,吸引了不少年輕人。

  

  

  歲月變遷,政權更迭,但巴拉德羅一如既往慷慨地把陽光和藍天奉獻給每個人。碧藍清澈的海水,平緩細白的沙灘,令人舒坦的微風拂去熱帶驕陽灼熱,當然,還有海鮮大餐等著我們。

  

  

  

  預訂了一艘遊艇出海,開出去不久,船員便跳入海中抓龍蝦,一會兒功夫就抓了八九隻上來,現場製作。這裡的水域水質清澈,絕對綠色無污染,出產的龍蝦個頭中等,肉質肥美緊緻,鮮甜爽口。一人一隻,刺身和水煮,這頓龍蝦大餐實在太過癮了。

  

  

  

  

  

  

  

  古巴之旅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比如宗教。在街上,我注意到經常會有全身白色衣裙的古巴人,以黑人居多。原來以為這是海島人喜歡的裝束,後來得知,這竟然是當地一種非洲原始宗教信徒的裝扮。  

  

  

  沒想到社會主義天堂與宗教天堂可以同時存在,古巴共產黨是一個罕見的允許黨員跨黨信教的黨組織,當然也是領導人權衡各方面利益之後的結果。加上作為西班牙人的後裔,宗教在古巴有著長久的歷史,天主教勢力最強,15世紀天主教隨西班牙殖民者傳入古巴,40%的古巴人受過天主教的洗禮。其次為來自美國的基督新教,非洲宗教則是伴隨著黑人奴隸來到古巴的非洲原始宗教,后與天主教融合而成的新宗教,具有非洲、西班牙和古巴文化混合體的特點。此外,還有一批信奉神話、巫術性質、以非正統神靈為特徵的自發性教派。據說,古巴領導人更鼓勵民眾信奉非洲宗教,因為沒有羅馬教廷那樣有勢力的後台撐腰。

  

  

  熱帶海島的夜晚通常非常熱鬧,然而,在古巴我幾乎沒有體驗過什麼夜生活,只有一次,那就是哈瓦那老城港口的點炮儀式,地點在莫羅城堡(Morro)。Morro西班牙語中「海岸邊的懸崖」之意,建於1587—1597年,當年是哈瓦那防禦海盜襲擊的要塞,巍峨雄偉的古堡如同雄獅盤踞在開闊的港灣,城牆上的銅炮傲視遼闊的大海,守望了幾百年。如今保留下高大寬厚的城牆,寬約20米的護城河雖已殘缺但依然可見當年的雄姿,而城堡上清晰可見的累累彈痕,則見證了哈瓦那屢遭歐洲列強侵略的歷史。這是美洲最古老、規模最大,且保存最完好的古代防禦建築之一。  

  

  硝煙早已散盡,城堡雖然喪失了原有的功能,但沿襲了三百多年的關城禮炮儀式還在。每到夜幕降臨,身著華麗制服的衛兵列隊步入城堡的高地,在進行一番簡短而莊重的儀式后,燃響古老的禮炮並關閉厚重的城門。遊客們津津有味地觀看著,重溫六百年前的場景,歷史其實並未真正走遠,政治體制也無法改變一個民族的內在。

  

  

  古巴,不同於我曾經到過的任何一個國家,從哈瓦那到特立尼達,再到海邊的巴拉德羅,頹廢與明媚,歡樂與貧窮,複雜交織在一起,也讓古巴的人文攝影獨具魅力。然而要把那種衰破中的激情、零亂中的生氣、繽紛中的天真,把握得體又恰當並不容易。這組古巴人肖像,無論男女老少男女老少,都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淡定和有條不紊,古巴人對於命運的安排,樂觀毫無哀怨,生活還要繼續,但大門已經打開。

  

  

  

  

  

  

  

  又一段人在旅途,2016年11月,我來過,見證了「后卡斯特羅時代」的開啟。(全文完)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00:1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