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紀念胡耀邦 抹去趙紫陽 誰在搞歷史虛無主義?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5-12-28 00:55 |閱讀模式
轉載:美國之音中文網
作者:慕小易

  

  香港居民悼念中國已故領導人趙紫陽和胡耀邦(2006年1月15日)

  中共高調紀念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誕辰百年,相比之下同樣因「認識問題」被「雪藏」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待遇就顯得冷清許多。

  

  中共中央13屆政治局常委亮相,左起: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1987年11月2日)

  據報道,中央電視台11月20日開始播放的紀錄片《胡耀邦》中,兩處抹去了趙紫陽的畫面及名字。有觀點認為這表示中共希望把胡耀邦與趙紫陽以及八九民運割離開來,向海外的民主人士傳遞信號,不要對解禁趙紫陽抱有「幻想」。然而,也有觀察人士分析說,高調紀念胡耀邦是第一步,解禁趙紫陽是早晚的事。

  趙紫陽曾擔任四川省委書記、國務院總理和中共中央總書記。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他由於同情學生,反對使用武力鎮壓,被中共軟禁近15年,於2005年1月在北京的家中去世。

  長平:為什麼要幼稚造假?

  旅居德國的媒體人長平周二在(德國之聲)說,這位在央視節目中被抹去的當時政治局常委,他的名字叫趙紫陽。長平說,趙紫陽不僅曾和胡耀邦同為政治局委員,還接替胡擔任中共總書記,而且在以胡去世作為導火線的"八九"民主運動中,因同情學生和市民被鄧小平罷黜,隨後遭到終身監禁。同樣作為八十年代體制內改革派代表,在講述胡耀邦的記錄片中,趙紫陽是不可迴避的人物。而這部片子不僅奇迹般迴避了,而且還公然動手裁剪報紙,假造文獻。

  長平說,只要這一個鏡頭就夠了。該片中這樣的鏡頭卻不只一個。在1986年胡耀邦發表講話的一個畫面,當時在背後落坐的應是時任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但畫面同樣被篡改,趙紫陽不見了,留下一個空位。
  

  中國畫家董希文的油畫《開國大典》(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他說:「人們對這樣的手法並不陌生。曾經作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作為北京市長的彭真、作為中共高層領導的」四人幫「,在被打到之後,都從歷史照片中消失。油畫《開國大典》也曾被多次修改。」

  他說:「世界歷史上,曾經作為斯大林親信的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若夫,作為北朝鮮政府"二號人物"的張成澤,也都享受過這種待遇。這種被稱為"抹除記憶"的刑罰,可以追述到古代埃及和羅馬的專制權術。」

  他說,中共這種做法,「無恥且又愚蠢」,但同時也仍然「十分有效」:「它準確地傳遞了這樣的信息:一,胡耀邦 是「我們的人」,要在「我們的歷史文獻」中給他塑造一個正面的形象;二,趙紫陽是一個罪人,我們正在對他實行「抹除記憶」的刑罰。

  值得關注的是,趙紫陽去世后,習近平的母親齊心以個人和「率子女」的名義向趙家送上花籃,公開弔唁趙紫陽。據海外媒體報道,在當局八九年鎮壓學生后第二年的一次中共人大常委會議上,習近平的父親、時任中共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習仲勛曾點名批評主張對學生使用武力的鄧小平和楊尚昆。據中國官媒人民網報道,去年5月,習近平還曾到訪北大人文學苑,與著名哲學家湯一介「促膝談心」。湯一介六四期間曾與其他學者聯署要求釋放政治犯。

  

  趙紫陽書房前的小院擠滿上百位前來悼念的市民(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中國國務院辦公廳前幹部俞梅蓀認為,解禁敏感人物是一個過程。雖然趙紫陽的畫面被從紀錄片中刪除,但這是暫時的。

  他說,「前幾年胡耀邦的名字、畫面也是敏感的,不能出來的。現在終於胡耀邦能出來了,大家大張旗鼓、隆重的紀念了,當然是個好事。第一步走開了,當然必然就有第二步。」

  前北大教授焦國標也對中共最終解禁趙紫陽態度樂觀。他說,「現在對胡耀邦解禁,然後過一些時候,整個的氣候環境比較穩妥的時候,可能會解禁趙紫陽。我認為這個是我相信會發展的一個步驟。而且這也是事物本身應該都是這麼走的,也就是說所有的敏感的現象、問題和人物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都會脫敏。」

  然而人大教授周孝正認為,趙紫陽和胡耀邦有很大不同。胡耀邦去世時的身份是政治局委員,而趙紫陽已經被貶黜為一名普通的黨員。再加上趙紫陽被指「支持動亂、分裂黨」,因此為他翻案要難得多。但是周孝正也表示,高規格紀念胡耀邦的作用還是積極的。

  習近平紀念胡耀邦,核心實質是什麼?

  雖然中共對胡耀邦誕辰百年的紀念活動規格超過往年,觀察人士注意到習近平在紀念座談會上的講話中隻字不提胡在1987年下台的原因,只是讚揚胡的作風和品格。曾任趙紫陽秘書的鮑彤11月18日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談到,「耀邦確實應該紀念,不僅紀念他生前做了什麼?而且耀邦是怎麼被人打下去的?」鮑彤認為,紀念胡耀邦最重要的應該是總結他在中共體制中屢遭打壓的歷史教訓。時事評論員東步亮也表示,迴避胡耀邦下台原因顯得中共「既無開拓,也不敢擔當」。

  華盛頓史汀生中心高級顧問蘇葆立(Robert L. Suettinger)11月22日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談到,如果中共在紀念活動上正式承認胡耀邦是被不公正的免除職位,會帶來一系列難以回答的問題,包括「學生抗議者在他1989年4月去世后要求為他翻案的行為是否正當的判定」。這也就會進而牽涉到六四事件中是否應對學生使用武力的判定。

  網路上有觀點說中共不解禁六四和趙紫陽出了中共黨內的權力博弈之外,也是考慮到社會穩定。

  對此,周孝正表示,中共過去幾十年來的「愚民政策」是非常成功的,他教過的學生中極少有人了解六四那段歷史。而且,當下的中國社會「拜金主義」盛行,真正有政治理想的青年已經不多了。

  他說,「現在你問問這些大學生,我們跟我們的學生關係都很好,我們至少在私下都能說實話。我曾經問過他們,要是有遊行你們還去不去了?他們馬上回答,給不給錢?我說如果給錢你們去不去?人家說給錢也不去……過了26年,現在學生跟那時候學生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然而即便如此,周孝正說中共對群眾的力量依然畏懼,這也是不敢解禁六四和趙紫陽的一個原因。

  他說,「現在敢搞文化大革命嗎?絕對不敢搞。為什麼?搞文化大革命它得發動群眾,現在怎麼能發動群眾呢?現在要把所有的不安定因素都扼殺在萌芽狀態。原來的政策叫一露頭就擋,現在的政策是不露頭也得擋。都到這份上了,已經到了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了。」

  焦國標和俞梅蓀也都認為,解禁趙紫陽或六四並不會使得中國社會起任何波瀾。

  焦國標說:「我相信解禁了趙紫陽,什麼事兒也都沒有。比如說廢除了二胎的禁忌、廢除了和馬英九見面的禁忌一樣的,完全是風平浪靜,任何事不會出現。」

  俞梅蓀也表示:「把過去的積案把它平反了,只能使社會更加穩定。你現在通過維穩、輿論和武力的壓制,這個反而使社會不穩定。你順應民意會使社會穩定。」

  但是焦國標不同意周孝正對於當代中國青年的評價,他認為任何一代都有精英和有理想的青年存在。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4: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