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魔咒再現:連個「招呼」都不打,這個南美強國就崩盤了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8-15 17:17 |閱讀模式
  原創 阿爾法軍事

  阿根廷是南美地區的強國,可經濟在一夜之間就崩盤了,連個「招呼」都不打。

  8月14日,據新華社消息稱,因現任總統連任初選失利,市場擔憂政府「改朝換代」,導致國家主權債務違約風險上升,阿根廷股債匯「三殺」的場面繼續惡化。

  目前,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匯率狂瀉超過30%,最低跌至62比索兌1美元,刷新歷史紀錄;阿根廷主要股指暴跌38%,創史上最大單日跌幅;在美股上市的阿根廷企業也集體暴跌,其中最大的收跌幅度近60%。

  如果將比索換成美元計算,相當於平均每個阿根廷股民一夜間就虧了50%,這個以足球而聞名世界的國家,竟再次以這樣的崩盤方式震動全球。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阿根廷經濟「十年一次危機」魔咒捲土重來。

  

  (一)

  阿根廷此次發生雪崩,最直接的導火線是該國總統初選結果出乎市場預料。

  8月11日,阿根廷舉行總統初選。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與由前總統克里斯蒂娜推舉的費爾南德斯對決,這是今年阿根廷總統大選最有力的兩名競爭者。

  初選結果公布前,幾乎所有的媒體和民調都認為,現任總統馬克里可以獲勝。但最終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費爾南德斯以47%的得票率贏得了初選的絕對勝利,馬克里只獲得32%的得票率。

  按照這種一邊倒的架勢,馬克里肯定要涼了。根據阿根廷選舉的法律,在10月27日的第一輪投票中,屆時如果一位候選人的得票率在45%以上或者在40%以上且比第二名高出10%,即當選下屆總統。

  阿根廷發生的這一幕,和2016年的美國選舉如出一轍,當時幾乎所有媒體和民意調查都認為新一任美國總統是希拉里,而不是紐約地王。但是類似的劇本發生在阿根廷時,味道卻大不一樣了,雖然足球王國的民主模式完全是照搬照抄自美國。

  馬克里基本上算是一位比較信奉西方經濟自由化這一套的總統,自2015年就任總統一職以來,便承諾以自由市場政策復興經濟,提高透明度和開放市場,並改善與美國的關係。2018年阿根廷經濟遭遇金融危機,迫使馬克里政府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貸款。

  作為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交換的條件,阿根廷承諾減少財政支出、平衡赤字。為完成在今年底前基本消除政府預算赤字的承諾,馬克里政府通過增加稅收開源,削減支出節流。

  反觀競爭者費爾南德斯,這位老哥則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民粹主義者,和特朗普的執政風格比較相似,反對現政府的經濟緊縮政策,拿出了舉債也要向退休人員提供免費藥品、為普通工人提高工資等一些列高福利執政綱領。

  和馬克里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理念相比,阿根廷民眾顯然更喜歡後者。

  稍微有點經濟理論基礎的人都知道,費爾南德斯大水漫灌的方式是治標不治本,當年的希臘就是最好的例子。費爾南德斯舉債給國民加派福利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債台高築的阿根廷哪裡還能承受得了,搞不好就把整個阿根廷弄到破產,繼而發生國家信用違約,乾脆不還錢了。於是,市場投資者就用腳投票了。

  阿根廷此時最絕望的應該不是這位60多歲的總統,而是已經哭暈在廁所的股民。儘管阿根廷央行啟動應急方案,在市場上拋售美元回收阿根廷比索,但是這點好不容易才積累的外匯儲備,就如同石沉大海,泡都沒起一個。

  

  (二)

  阿根廷去年就已經歷一輪貨幣貶值危機,此次遭遇股債匯三殺的情形與去年暴跌場景極為相似。

  2010年以來,阿根廷首位女總統克里斯蒂娜實施了高福利政策,經濟很快再次出現赤字,一直持續到2015年馬克里繼任。面對前任挖下的這個天坑,雖然馬克里採取了一系列的經濟改革措施,但已經無力回天。現在的阿根廷,國內失業率超過10%, CPI同比漲幅高達55.8%。

  2018年4月,在美聯儲加息預期增強引發美元走強,資本加速撤離新興市場,阿根廷比索自2018年5月起出現斷崖式下跌,年內貶值幅度超過50%。為了稀釋強勢美元影響,抑制比索跌勢,阿根廷央行被迫開始「絕望式加息」,曾創下一周內連續加息三次的世界紀錄,基準利率一度從 27.25%大幅升高至 40%,阿根廷就已經出現了「股債匯」三殺局面。

  為彌補赤字,舉借外債成為必然的政策選擇。阿根廷隨後還緊急拋售手頭原本不多的美元,減少財政赤字,並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幫助,達成總額500億美元的融資協議。

  值得一提的是,這已是1958年來,阿根廷第22次向IMF求援。不過,就目前來看,500億不過是杯水車薪,阿根廷國內經濟至今都沒能夠走出危機,高失業率、高通脹、高負債等幾座大山死死地壓在阿根廷身上。

  阿根廷原本就沒有支撐高福利的家底,也是全球通脹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比辛巴威強不了多少。費爾南德斯卻還要打腫臉充胖子,這不是明擺著虱子多了不怕癢么?面對這樣一位欠債的大爺,阿根廷國內外投資者心裡能不打鼓么?

  更讓廣大投資者恐慌的是,費爾南德斯的競選搭檔、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在執政期間,就曾實行干預主義政策,實施外匯管制,並且已經有過主權債務違約的不良記錄。費爾南德斯一旦獲勝,意味著民粹主義政策再次捲土重來。

  8月12日,有著巴西「特朗普」之稱博爾索納羅總統就曾警告過,如果阿根廷現總統馬克里連任失敗,反對黨重掌政權,阿根廷將變成「另一個委內瑞拉」,而巴西不希望看到阿根廷人大量前往巴西南部避難。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阿根廷的這場「雪崩」對原本深陷拉美陷阱鄰居而言,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三)

  其實在20世紀早期,阿根廷是世界上第七富有的國家,人均收入位居拉丁美洲之首,GDP占整個拉美一半以上,但後來硬是被這樣的「冰火兩重天」政策,活活從發達國家拖回了發展中國家。阿根廷因此也成為了目前世界唯一一朵從發達國家重返發展中國家的奇葩。

  阿根廷貨幣「習慣性」崩潰的根本原因還是在國內,如果將時間線拉長,阿根廷比索貶值之路可以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

  從1989年的經濟危機,到2001年的金融危機;從2008年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再到2018年的比索大貶值,阿根廷被認為幾乎每十年就要經歷一次危機,這一獨有的現象被經濟界稱為「十年一次危機」魔咒。1989年,阿根廷經濟形勢惡化,通脹率高達5000%,經濟危機引發社會動蕩。

  為有效控制政府赤字、穩定匯率,1991年,阿根廷以法案的形式將比索和美元的匯率固定為1:1,但是 28年後,美元兌阿根廷比索的匯率已經變為1:53。對此,經歷過兩次國家經濟危機的阿根廷居民表示「經濟危機是阿根廷的慢性病,十年就得來一回」,大多數阿根廷人都有儲蓄美元的習慣,就是害怕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蒼蠅不叮沒縫的蛋。阿根廷比索的大幅貶值,根本原因在於國內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如外債過高、外匯儲備不足、通貨膨脹、經濟結構單一、政局不穩等,對全球經濟的走向表現出高度的敏感性,「十年一輪迴」的貨幣危機剛好與美元的強弱勢周期同頻共振。

  最終,阿根廷的經濟如何,完全看美國剪羊毛的剪刀何時落下,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完全沒有。此次大選結果,只是阿根廷貨幣危機爆發的導火索而已。

  阿根廷的政局震蕩並不是孤例,算得上是南美國家的通病。在拉美地區,左翼民粹主義往往以高福利收買選票上台,常常忽視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等到改革派上台後,面對這樣一個爛攤子,又常和IMF等外部組織舉債,採取財政收縮,這又會再次激發民眾不滿,政權左轉,導致國家經濟始終在「中等收入陷阱」里徘徊。

  雖然阿根廷擁有豐富的農業等自然資源,可大量的生活用品、工業生產用品需要進口,貿易逆差嚴重。目前,阿根廷外債總額達2758.27961億美元。而相對於巨額的外債,阿根廷的外匯儲備明顯不足,只有可憐的575.56億美元,借來的資本大部分都以福利的形式發下去了,根本沒有像西方發達國家一樣對國家進行工業化改造。

  沒有公主命,卻偏偏得了公主病,拉美的魔咒能解得開嗎?(作者:不平則鳴)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08:0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