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被選中的「花童」 回不來的女孩

[複製鏈接]

20

主題

28

帖子

472

積分

貝殼網友三級

Rank: 3Rank: 3

積分
472
xhyn 發表於 2019-7-14 09: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奇迹並沒有發生。

  失聯近一個星期後,浙江女孩章子欣的遺體從海里打撈上岸。

  據象山縣委員會官方微博消息,7月13日中午12時30分許,在象山石浦海域海面上發現一具屍體。目前,屍體已被打撈上岸,衣著、體貌特徵疑似失聯女童。

  據象山警方在線7月13日消息,經刑偵技術鑒定,當天下午在象山縣石浦海域發現的女孩遺體,確認系杭州市淳安縣失聯女孩章子欣。

  子欣最後的蹤跡是7月7日19:17。她與拐走她的兩名租客一同進入象山松蘭山景區。但三個小時后,監控畫面顯示,只有兩名租客走了出來。

  更詭異的是,拐走她的兩名租客,這一男一女為何在離開松蘭山景區后,直奔東錢湖,雙雙自殺。

  這三個小時里發生了什麼?這個活潑開朗的十歲女孩如何殞命?兩名租客的動機是什麼?

  事件詭秘至極,謎團重重。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面圖(據淳安縣公安局微信公眾號)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面圖(據淳安縣公安局微信公眾號)



  被選中的「花童」

  
  事情要回到六月初。浙江省淳安縣千島湖鎮清溪村,這是章子欣生活的地方,她的爸爸在天津工作,媽媽則遠在廣東。

  父母感情不和,媽媽多年沒回過家,子欣兩歲后就沒見過媽媽了——她跟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

  子欣今年十歲,體態微胖,人很活潑,得過很多獎狀。爺爺奶奶賣水果貼補家用,攤位在一家連鎖酒店對面。

  六月中旬以來,一對廣東口音的男女成了他們最頻繁的顧客,每次都積極地跟老人聊天。

  據酒店公開的信息,這兩人是6月10日入住,白天晚上都在房間,偶爾外出,或者在大堂坐坐。他們一直住到了6月28日。

  29日,這一男一女成了子欣家的租客。據媒體報道,兩人原本準備7月6日乘飛機離開當地,見到章子欣后,便退掉了機票,還以每月500元的價格租下了子欣家二樓的房間。付完房租后,他們還問章子欣是否在家。

  租客對子欣頗為關照,買了各種玩具和禮物送給她。據「1818黃金眼」的採訪,子欣還管女租客叫「大媽媽」。子欣奶奶說,一旦有人對子欣好,子欣就會粘著對方,「是個很活潑可愛的孩子」。

  7月2日晚,男女租客向老人提出,7月4日要去上海參加婚禮,想帶章子欣去當花童,據報道,他們還提出給5000塊錢作紅包,但子欣爺爺沒收。

  在爺爺提出要陪同前往上海后,租客以各種理由拒絕並誘騙老人,最後,他們拍下自己的身份證,在7月4號早上帶走了子欣。

  種種跡象表明,子欣是「被選中」的。

  孩子被帶出去后,至少與家人通了兩三次電話,還有過好幾次視頻,孩子看起來蠻開心的,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在爺爺此前的印象里,兩個租客樣子很老實,說話也老實……但後面的事情,誰都沒有想到。


  飄忽不定的行蹤

  
  7月6日,男租客發了一條朋友圈,「上海到這四個小時真快」,定位在溫州,配圖為車廂照片。

  但很明顯,這是個障眼法。記者梳理三人行程發現,他們並沒有去過上海。

  7月4日下午5點,租客發的視頻顯示,他們的目的地其實是漳州。

  根據視頻中的酒店招牌,可以追查到地址是在漳州東山縣,一家名為藍色印象酒店附近。男租客還說找不到房子,隨後子欣也興奮地告訴奶奶:「奶奶我找到別墅了,不跟你說了。」

  次日的出遊視頻也證實了該行程。從視頻遠處的景區招牌可以看到,7月5日上午,三人來到了漳州的馬鑾灣景區。第二天,也就是7月6日,他們前往寧波,並在23時入住寧波站附近的酒店。

  這期間,遠在天津的子欣爸爸章軍一直焦急如焚。他通過兩位老人加上了男租客的微信,男租客為了讓他放心,時常發照片和視頻過來。

  看起來,子欣與兩名租客相處得比較融洽,從子欣的狀態也可以看出,孩子處於興奮狀態。男租客還在朋友圈發了章子欣在網約車上睡覺的視頻,配文說「認了個女兒」,視頻里的子欣睡得十分香甜(隔天,這段視頻卻被刪除了)。

  但當章軍催促儘快帶孩子回來時,卻遭到了租客的搪塞。租客多次說「買不到車票」,無法回來。

  7月7日下午3點,三人搭乘網約車前往奉化。據都市快報報道,租客想找海,司機稱,象山有海,於是行程臨時變更。三人來了象山。

  期間,章軍還跟租客進行了位置共享。這天下午,他也從天津坐汽車趕回了淳安,並對男租客表示:「今晚我一定要見到我女兒」,否則報警。

  租客承諾,9點送達。但到了傍晚,男租客的電話卻關機了。同時,他的朋友圈顯示:充電器壞了,手機沒電,十點回到千島湖。

  然而,他們並沒有回千島湖的打算。十點鐘是他們走出松蘭山景區的時間,此時,子欣已經不在他們的身邊。沒人知道,松蘭山景區的三個小時里,他們對子欣做了什麼。

  晚23時01分許,兩位租客坐上了計程車,直奔東錢湖景區而去。司機事後在接受媒體採訪中說,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里,這一對男女一言不語。

  第二天早上被人發現時,他們的屍體用衣服綁在一起。經核查,兩人於7月8日0時許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


  抖音上的旅行

  
  男租客梁某華,身份證信息顯示,他出生於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大墩坡村。女租客謝某芳,戶籍信息上顯示,她是廣東省化州平定鎮平山鄉人塘岸村人。

  兩名租客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多家媒體趕往兩人的家鄉展開調查,但收穫寥寥。

  據紅星新聞報道,梁某華小學文化,已婚,但妻子非謝某芳,生有一兒一女,由爺爺奶奶帶大。2004年,在兒子出生前,梁某華便外出打工了,與妻子也沒辦離婚手續,直到其改嫁。

  南方都市報引述一位村民的說法,梁某華與妻子吵過一次架,「妻子燒了結婚證」,梁某華精神狀態很正常。這一點,也得到了梁某華哥哥的證實,梁某華沒有精神障礙。

  當地村民介紹,梁某華已離開家鄉二十多年,連父親去世,也不曾回來,跟家鄉幾乎處於絕緣的狀態。

  謝某芳曾到處借錢買房做生意,但幾十萬元並沒有還,全村人都不待見她。同樣,謝某芳也外出多年,跟家裡斷絕了來往。

  多年裡,兩人在廣州、深圳、東莞等地打過工。這期間發生過什麼還是一片空白。

  零星的社交媒體資料展示了他們最後的蹤跡。

  梁某華在4月15日註冊了抖音,之後每天發一條視頻,記錄了他們最後的生命軌跡。

  4月15日,他們出現在雲南大理,次日出現在昆明的滇池度假區。隨後去往了重慶。在一條洪崖洞的視頻中,他寫到:「玩多兩三個月回家,今年無出來了。」

  兩個月里,兩人旅行的足跡遍布了全國,從徐州到黃山,隨後是北京、青島、西安、天津、秦皇島、山海關、麗江、西雙版納……6月4日,他們回到了杭州,視頻也處在停更狀態。6月18日,一則饒有意味的視頻出現了,地點是西湖公園。視頻下方,他寫到,「真的有以後還會見面嗎」。

  值得注意的是,他選用的歌曲片段如此唱到:「是不是這輩子不放手,下輩子我們還能遇到,下輩子……」

  子欣出現在他發布的最後一條視頻里,7月7日,地點黃賢海上長城森林公園。一個向左橫移的鏡頭裡,穿著漢服的章子欣入鏡,隨後又快速掃了回來。


  謎團重重

  
  失聯后的一個星期,寧波當地警方對子欣展開了全方位的搜救。網路上,所有人都在等待子欣的好消息。但遺憾的是,奇迹並沒有發生。

  7月13日下午,據象山縣委員會官方微博消息,本日中午12時30分許,在象山石浦海域海面上發現一具屍體。目前,屍體已被打撈上岸,衣著、體貌特徵疑似失聯女童。

  遺體發現的地方,距離子欣最後露面和留下市民卡之處,足有30公里遠。沒人知道子欣生命最後的關頭經歷了什麼。

  而整個事件看起來詭秘至極,沒有任何作案動機可以追尋。如果自殺為實,那麼短短兩三個小時做出如此決定自然是不合情理的,因此輿論一致認為,這是謀划已久的自殺。

  但這又跟一個十歲的女童有何關係?一時間,邪教和冥婚的揣測甚囂塵上。從梁某華的QQ資料展示頁可以看到,他曾在空間發布了宗教相關圖片,其中不少是潮汕本土神祗,且廣為粵東、閩南民間信奉的「三山國王」,還有常見的「送子觀音」。

  不過這樣的民間信仰跟此次事件有無關聯,還無法考證。另外,兩人曾送子欣一個「拼接玩具」作禮物,被網友和一些自媒體認為是燒給死人的紙房子,也成為邪教說的證據之一。不過記者發現,玩具本身並無詭異之處,購物軟體上隨處可見。

  7月4日這天,梁某華曾發來一串莫名的數字:28、29、51、64、68。當時,章軍並未從中看到相關性和異常之處,也沒有詢問這則奇怪信息有何深意。而這組數字也給網友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解讀空間。

  目前,專案組已經在廣東、浙江等地展開調查,據警方透露,本案的初步情況,即將於7月14日對外公布。

  目前基本確定兩名租客跟網上流傳的宗教組織沒有關係。至此,「邪教說」可以休矣。但真相到底是什麼?我們拭目以待。據《南風窗》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00:0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