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709案謝陽遭酷刑迫害」真相曝光

[複製鏈接]

467

主題

478

帖子

6616

積分

四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6616
遊子彗星 發表於 2017-3-2 19: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70302093620_7774.jpg
2016年10月起,一系列有關「律師謝陽在監視居住期間遭酷刑」的文章被西方媒體炒作,並在網路流傳。《環球時報》記者近日從湖南省人民檢察院獲悉,所謂「謝陽遭遇酷刑」一事並非真實,相關文章系此前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犯罪而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江天勇所策劃。在接受採訪時,江天勇向記者表示,當時捏造此事就是為了「迎合西方媒體的口味」來抹黑中國政府和司法機關。

編造文章通過境外媒體「連載」炒作


湖南某律師事務所律師謝陽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擾亂法庭秩序罪,於2015年7月11日被長沙市公安局依法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並在2016年1月9日被依法執行逮捕。江天勇在受訪時透露,謝陽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強制措施后,他覺得有了新的炒作點,要不惜一切代價給公安機關施壓,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一些涉案律師的家屬,通過他們找到謝陽的妻子陳某,並鼓動陳某捏造事實在網上發表文章,引發關注。2016年9月間,基於律師和家屬都未見到謝陽這一情況,江對陳某稱「現在公安機關不準會見,謝陽肯定是遭遇了酷刑,公安機關寧願承受『不準會見』的壓力,才不敢讓家屬會見,還不知道被整得怎麼樣了。」

《環球時報》記者查閱《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發現:「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案件,在偵查期間辯護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應當經偵查機關許可」。

「其實作為一個法律工作者我自己知道,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偵查階段是可以不準會見的,但我沒說出來。」江天勇透露。

江天勇原系北京某律師事務所律師,但在2009年因違規被北京市司法局依法吊銷律師執業資格。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因冒用他人身份證件乘坐高鐵,被鐵路公安機關依法行政拘留。公安機關對其進行安全檢查時,發現其隨身攜帶有7台手機、11張手機卡和7張銀行卡等物品。后經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江天勇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違法犯罪,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江天勇告訴記者,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周世鋒等人涉嫌嚴重違法犯罪被公安機關抓獲后,自感處境不妙,便立即停掉了手中工作,開始四處串聯,煽動涉案律師家屬到處舉牌滋事,並組織境外媒體採訪。

「這些被判刑律師的家屬是我整個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平時的炒作需要家屬參與,為了拉攏謝陽妻子,讓她聽我指揮,我必須抓住她的心理。」江天勇這樣談及為何憑空捏造並向謝陽家屬灌輸「遭遇酷刑」的想法,在他看來,這些律師家屬只是棋子。

20170302093647_4066.jpg
江天勇接受媒體採訪

江天勇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等他感覺「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就要陳某將其編造的「謝陽遭遇酷刑」的情況以文章形式寫出來,再由自己加以潤色,並通過一些有境外媒體、外國駐華使領館人士的微信群向外界發布。「為了編造謝陽遭遇酷刑,寫出來讓人信服,我給她出主意該怎樣寫:比如個別辦案人員因熬夜會抽煙解困,可以編造辦案人員『煙熏謝陽』;再比如謝陽之前因代理經濟糾紛案件被當事方毆打,右腿骨折,我就說可以想象審訊人員對他傷腿進行折磨。」

在對一副圖片的處理上,江天勇建議陳某「把謝陽的圖像佔一半,另外文字佔一半。『謝陽跑到窗戶那兒喊』的部分,把長句分成短句,因為長句子讀起來不符合那種緊急的情形。」

從2016年10月11日到11月15日,江天勇策劃的文章被分割成4篇發布,在被問到為何這樣做時,江天勇表示「我非常清楚對事件的炒作,要有一個持續發力的過程,一次性發出去了,還有好多人沒看到風波就過去了,只有連載才能達到炒作目的。」

記者了解到,2016年1月5日,即謝陽被正式逮捕前4天,謝陽的妻子陳某曾給辦案單位寫來一封感謝信:「感謝你們這半年來對謝陽的照顧,你們給謝陽買葯治腿,還將書籍、衣物轉交給他,使他不至於太空寂。」同時,信中還提到「非常感謝你們對謝陽的人性化管理,謝陽給我寫的信里傳達了他在裡邊的安全與舒適。」
謝陽在偵查期間並未與外界接觸,本案進入訴訟階段后,謝陽與代理律師進行了會見。記者了解到,在謝陽羈押期間,司法機關曾擬安排謝陽妻子與其會見,但江天勇唯恐兩人見面將使謝陽的思想發生轉變,打亂其計劃,便極力勸說陳不要去,陳完全聽從了江天勇的擺布。截至目前,謝陽與陳某從未進行過會見。

針對江天勇等人編造的「酷刑」一說,記者也採訪了犯罪嫌疑人謝陽,他告訴記者,2017年1月,律師曾在會見中將境外媒體的相關報道情況告訴了他。記者注意到,律師會見謝陽后,再次在網路上拋出一份所謂的「律師會見謝陽筆錄曝光」一和二,這些「筆錄」和此前境外媒體炒作的、由江天勇炮製的謝陽遭遇酷刑的內容如出一轍。

《環球時報》記者還就「酷刑」一事向謝陽的獄友求證,獄友葉某表示,與謝陽同時被羈押期間,並未聽他說過「遭酷刑」,「相反,他總向我們炫耀,當時每天都有專人給他炒三四個菜,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檢察官:曾做實驗驗證「酷刑」為謊言


江天勇編造的「酷刑」有四種:「被疲勞審訊」、「被煙熏」「以前受傷的腿被折磨」、「被毆打得半夜叫救護車」。近日,湖南省人民檢察院針對「謝陽遭酷刑」的問題形成了調查報告,報告認定,謝陽及其律師反映的「在偵查和審查起訴期間,辦案機關侵犯其訴訟權利和其他合法權利」不屬實。

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刑事執行檢察局獨立調查組成員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該調查報告是獨立、真實、客觀的,「我們跟辦案民警、陪護人員、檢察幹警等十多人進行了談話和調查,並對輿情中反映的細節進行了實驗,我們只對事實負責。」

以網上流傳謝陽遭「吊吊椅酷刑」為例,謝陽稱「他們大約弄了四五個塑料椅套在一起,比較高,我坐在上邊腳夠不著地,雙腳就這樣吊著。」對此,《環球時報》獲悉,調查組專門請了省檢察院技術處的工作人員進行現場實驗,「將四五個塑料凳子疊起來,安排一個比謝陽還矮5cm的工作人員來坐,發現他的雙腳都能踩在地上,這說明謝陽在說謊。」

而所謂「遭毆打」的實際情況是,2015年10月23日晚8時許,謝陽自稱不適並情緒激動,值班民警通知駐地醫生后,經檢查體征並無異常。為妥善起見,民警還是撥打了120,急救人員再次檢查亦未發現其身體異常。《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到,24日凌晨3時許,值班民警再次來到謝陽房間查看情況,謝陽當時狀態良好,並對自己之前的過激行為表示歉意。

湖南省人民檢察院一名人民監督員也對調查報告進行了審查,他告訴《環球時報》,「通過與調查筆錄相印證,我認為調查報告的描述和結論是客觀的。」

策劃人承認勾結境外炒作「酷刑」謠言抹黑中國

獄友伍某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謝陽本人很狂妄,「他曾說他們有一大群人,接每一項『業務』就有人給兩萬塊資金,甚至還說有奧巴馬希拉里支持。他告訴我們,他去哪個法院,法院就要關門。」

記者了解到,謝陽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曾在長沙市雨花區法院代理一起拆遷訴訟時,曾組織他人哄鬧法庭,持續三個多小時,導致庭審無法進行,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

獄友提到的「接受資金」的細節也並非空穴來風,「謝陽遭酷刑」的文章發出后,西方媒體進行大肆炒作,一些所謂「國際人權組織」也發表聲明進行呼應。策劃者江天勇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稱,為了取得謝陽妻子的信任,他曾表示自己身上有很多「資源」,微信群里有很多境外媒體、外國駐華使領館的人權官員以及職業訪民,可以利用這些「資源」炒作來給中國政府施壓。

江天勇稱,除了《謝陽被酷刑一、二、三、四》,謝陽妻子陳某發的文章還有諸如《謝陽妻子陳某致中國律師的聲明》、《我們的美麗,是你意想不到的》、《709大抓捕一周年家屬聯合聲明》等,他表示,這些文章由陳某寫初稿,再由自己修改潤色后,先通過微信群和電報發給境外媒體記者炒作,然後再在國內進行傳播。「我還將杜撰的文章發給了境外『民運』人士,她稱可以將這情況交給歐洲人權委員會,因為西方對中國『人權』、『酷刑』很感興趣,這些都他們被視為珍寶,他們喜歡利用這方面的負面新聞對中國進行施壓,醜化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類似的信息說什麼他們都信,更何況是中國人寫的呢?」

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江天勇承認,這些文章包含了很多捏造、歪曲事實和抹黑、中國政府和司法機關形象的內容,通過炒作,「達到了給公安機關施壓,攻擊、抹黑了中國政府的目的,我願意認罪悔過。」
在採訪中,江天勇表達了對謝陽的愧疚,「如果不是我阻攔了謝陽妻子去勸說謝陽的機會,也許他不會成為現在這樣。」

「在此我也想對外面還在跟我走相同路的朋友,律師同行,趕緊改弦更張,不要走到我這個程度,現在停止放下,為時未晚,一定要從我身上吸取教訓。」同時,江天勇還提到他的妻子,「希望她不要被外國人利用,安心等待我回歸。」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30 08:1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