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列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總書記和他的桃木劍A

[複製鏈接]

3

主題

3

帖子

6292

積分

三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6292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瀑川 發表於 2016-9-6 01:4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總書記和他的桃木劍

除了圖窮匕首見,「亮劍」這個字眼以前不曾聽說過。李幼斌先生的一部電視劇使「亮劍」成名,自此人們把亮劍當作振興民族精神的英勇行為來讚頌。在這部歷史劇中,李將軍連續亮劍兩次,一是對日本侵略者,二是對國民黨反動派。至於國民黨反動在哪裡,有誰說得清。

上網粗劣查了一下亮劍的意思,有人建議:「亮劍就是把劍亮出來的意思,李將軍說『兩個劍客相遇,明知不敵對方也要把劍亮出一戰』,代表了革命軍人大無畏的氣魄。」也就是說,處於弱方拔刀指向強敵的情況才叫亮劍。我認為這種理解比較片面。在對立僵持的兩方,任何一方揚眉劍出鞘,都該算是亮劍。豈不聞先下手為強,當然奧運會不興這一套。

荏苒,習總書記上台業已三載有餘。自他領銜中南海之後,一改前朝韜光養晦擱置爭議的舊常態,做出了一系列重大調整,包括一帶一路、亞投銀行、導彈檢閱、南海填島、巡戈釣魚,聯俄抗美,在亞非拉歐四處投資贊助,尋找戰略夥伴。我們不妨把習總整體的藍圖規劃稱之為亮劍。至於亮劍的對方是誰?不需仔細推敲,也會發現那就是美帝國主義。按總書記的邏輯還可以引申,亮劍是中華崛起的重要標誌,亮劍是偉大中國夢的一部分,亮劍是激發愛國青年民族復興的一項創舉。

中國朝野為什麼對亮劍如此熱衷?尤其是那些鷹派軍人,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似乎非如此則不能證明中國的強盛,不能發泄民族的怒火。我擔心,要是真打起來,最先溜號的也是他們。

一 歷史原因—— 一雪前恥

中國幾千年來以農為主,小農經濟把百姓束縛於土地之上,離開土地和耕作,百姓就會餓死。居住和生產的固定組合使得漢民族注重各自獨立的家庭觀念,他們不願遷徙,即所謂故土難離。即使毛主席用農村戶口把他們拴緊,他們也用不著抗議。這種經濟模式和定居方式也迫使國人面對侵略時處於守勢。自秦開始修築的長城以及明朝的海禁就是戰略防守的標誌。這種經濟模式和居住方式也使他們養成逆來順受溫良恭儉的性格。

從軍事上看,由於缺少馬匹,故而只能以步兵為主。軍隊的主要職責就是幫助統治者維持秩序,防止百姓的抗爭和暴動。用個不大尊敬的比喻,歷代的中國軍隊不過是皇家的看門狗。對赤手空拳的草民吼叫幾聲或者撕咬幾個鬧事的後腿,便可迫使他們服服帖帖,從而穩定政局。但是這樣的軍隊對外部彪悍的入侵者往往軟弱無力,最後不得不割讓領土,步步為營,投降妥協。

統一中國的第一個王朝秦本不在中原本土,有人懷疑秦人很可能帶有戎狄的血統,嬴又是通古斯部落的姓氏。冀望考古學家們早日取出一根始皇大帝的頭髮,做個親子鑒定,立案審查他的DNA,是否算炎黃子孫。秦國本來貧窮落後,靠苛政酷刑向富有轉型,終於用野蠻征殺吞併了中原六國。在某種意義上,秦國是中原地區的首個入侵者。

到了漢朝,匈奴侵擾不斷,雖然漢武帝和漢平帝時,漢軍北伐取得過某種軍事上的優勢。但就整體而言,漢人一直沒有處理好跟游牧民族的關係,只能靠送出蘇武、王昭君、蔡文姬這樣的烈男才女聯姻感化。

自南北朝開始,北方少數民族已經把勢力延伸到黃河流域,以至於隋唐兩朝,皇室血液已非漢胄。漢人對江山的控制再次落入少數民族之手。後來又有安祿山謀反,李克用擁兵沙坨,少數民族逐漸做大。

到了北宋,先是遼國,後有女真。最後金國大軍壓境,北宋遷都江南,失去大片國土不說,還捎帶腳搭上兩代皇帝。此皆漢人之奇恥大辱。1234年蒙人滅金,繼而亡宋,整個中國交付蒙古鐵騎管理。還好,由於蒙人文明愚蠻嗜血成性,元朝只延續了90年就壽終正寢。歷史表明,以農為主的民族對付不了游牧的騎兵團,源遠流長的文化經不住野蠻的搶掠。

在歐洲著手文藝復興的時候,中國的皇位轉到朱明之手。可惜明朝的皇帝除了吃喝玩樂煉丹修道,沒有幾個發憤圖強的聖主明君。到了崇禎帝朱由檢,儘管他想勵精圖治挽住狂瀾,無奈大勢已去。他在完成「誤傷百姓一人」的自我批評后,自縊身亡。

在歐洲工業革命起步的時候,女真人的八旗子弟被帶路黨吳三桂先生引進山海關,揚州十日,嘉定三屠,中國人承受了268年的奴役。令人不解的是,至今還有不少文人墨客連篇累牘地用大辮子戲歌頌皇阿瑪的昌明盛世,麻痹人民。中宣部對此也不加干預。

這個歷史時期,歐洲在突飛猛進,中國卻繼續閉關鎖國。不斷拉大的強弱反差終於招致了西方帝國主義及日本對東亞睡獅頻頻亮劍。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甲午海戰,以及八國聯軍讓清政府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幸好康乾盛世留下不少銀子,讓那些敗家的後代除了自己揮霍,還夠賠償洋人。

把面子丟給蒙古和女真尚且情有可原,畢竟他們是56個少數民族之二,按照黨的民族政策,這不叫侵略,這叫民族大團結。但是自1840年以來,對洋人割地賠款、港口出讓及治外法權則是無可爭議的奇恥大辱。刀槍不入的義和團被慈禧先利用后出賣乃是民粹主義者們永世的悲憤。我們希望這段歷史不會重演。

兩千多年的中國,雖然地大物博,人口眾多,但飽受異族外寇的欺凌,可謂苦大仇深。正如習總比喻,像一根被壓縮的彈簧,積怨已久,儲能已高,今天到了該把這些正能量一股腦釋放出來的時候了。這就是一把利劍,總書記義正嚴詞揮舞的利劍。這把利劍指向中華民族的敵人,讓憤青們擦拳魔掌,讓老百姓開胸順氣,也感受一回勝利者的自豪。似乎歷史潮流把亮劍的光榮任務賦予了今朝,賦予了當仁不讓的習總書記。

從感情上說,一個飽受欺辱的民族在崛起之後亮劍復仇可以理解。但從法理上講卻有些荒唐。設想50年前,張三的爺爺被李四的爺爺殺死,張父懦弱,不敢吱聲。但是張三長大后發家成了大款,他有權力去殺害農民工李四嗎?當然沒有。越王勾踐和基督山伯爵的故事固然感人,但不值得效尤。如果每個國家、每個個人都整日沉浸於仇恨的怒火之中,尋找機會,把矛頭刺向仇敵,這世界或這個國家豈不亂成一團,不得安寧。你殺過來,他殺過去,冤冤相報,何時是了。

一個國家,一個個人凡事應當向前看,不要總糾纏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的恩仇不放。德國和日本都曾經是美國的敵人,可是戰後他們成了合作夥伴。只有向前看,社會才會進步,國家才會富強。

二 政治原因 壓倒西風  

中美本來是友好之邦。美國雖然加入過八國聯軍,但把庚子賠款歸還中國,建了個清華大學。清華曾經是留美預備班,現在在黨的領導下又成了留學的踏板。她曾經為中國培養出許多大師級的科學家和教育家。40年代,如果沒有美國的參與和援助,日本侵略者可能還會佔領中國多年。即使在解放戰爭時期,美國也一直充當國共兩黨的調解人,至少為停戰和談製造過機會。中美地理位置相距甚遠,原本沒有深仇大恨。那麼中美關係是何時惡化的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斯大林藉機組成了一個能跟西方自由世界分庭抗禮的社會主義陣營。迷戀共產的開國皇帝毛澤東採取了極化的外交路線,加入以蘇聯為首的一邊,推行一邊倒的政策,毛澤東還提出東風壓倒西風的響亮口號。社會主義陣營主張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要完成鼻祖馬克思的遺囑,作資本主義的掘墓人。資本主義國家看到有人要把他們活埋,當然不高興。但是世界大戰剛剛結束,大家都忙著重建家園,誰也不願意真刀真槍再起干戈,你死他活屍骨成山。於是兩邊只能暗中鬥氣,擴軍備戰,導致了多年的相互攻訐和冷戰。

令人不解的是,偉大領袖毛澤東在新朝伊始創傷累累的時候,對美帝國主義突然亮劍,即按李將軍定義的弱者對強者的亮劍。然而這次亮劍有點理虧,美國要協助南韓,制止北韓南侵,沒有攻打中國的意圖。靠著人多熱氣高幹勁大,他派出志願軍支援金日成一手挑起的地域性戰爭。抗美援朝損耗了一半的國民收入,失去了幾十萬中華兒女。最後打了個平手,扶植了一個後來傳遞三代的金家王朝。時至今日,依然是中國包養的一塊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每當談到抗美援朝,那些義和團的後人都會精神亢奮,把毛澤東當成民族英雄。實際上,這乃是對那段歷史的誤解。抗美援朝並沒給中國帶來什麼好處,其經濟負擔超出了國民的負荷,還留下一大筆欠給蘇俄的國債,使得此後的中國經濟一直低迷。當然經濟落後和歷次的政治運動也有關係。

抗美援朝讓中美結了個大梁子,自此針鋒相對,相互為敵。到了文革中的5-20集會,中國把美國說成全世界人民最兇惡的敵人。有歌為證:「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中美之仇真的有那麼大嗎?毛澤東的極端外交使中國失去了多國合作共同發展的機會。以至於到他離世的時候,中國人還得限制糧食定量,不漲工資。中國男子的身高被他鎖在1米6+,女人的個頭則局限到1米5+。敬愛的毛主席,您對不起饑寒交迫的人民。

中美關係的惡化完全起源於意識形態的分歧,一個要專制,一個要民主;一個要讓紅旗插遍五洲,一個要讓普適涵蓋四海。

其實對老百姓來說,重要的不是意識形態,不是什麼主義,而是有說話的權利,發展的機會,生活的美好。設想全國人民集體對著黨旗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可是宣誓之後,你沒飯轍,沒褲子穿,沒房子住,沒有遷徙的自由,沒有生育的權利,這樣的主義對你難道還有什麼價值?這樣的主義也值得你去獻身?你憑什麼要為萬年之後的空中樓閣去只爭朝夕?

從政治上講,毛澤東一直期望著對美帝亮劍,解放連同美國在內的2/3受苦人。可是他領導的國家在經濟上捉襟見肘,確實沒有進犯他人的實力。連小小的台灣都拿不下來,何談北美大陸。故而只好把反美停留在嘴皮子上,希望有朝一日大鵬隨風起,扶搖直上滅強敵。不過,我們還是要對著紀念堂發問:「主席先生,中美之間真有您說的那樣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出乎主席意料的是,他的一邊倒政策只延續了10年,中蘇兩黨便開始交惡,中國的外交陷入「沒邊倒」的危機。儘管人民日報大肆宣稱「我們的朋友遍天下」,但夠得上朋友的只有朝越古阿,還有那個靠毛澤東掃倉庫支援的哥們巴鐵。面對嚴峻的形勢,時任外長的陳毅元帥不得不提出一個屁股兩個拳頭的理論,同時對付美蘇兩大敵人。此時中蘇之爭的仇恨已經超出了中美。珍寶島之役雖然是小打小鬧,但蘇俄陳兵百萬的確是寢食難安的威脅。面對兩大宿敵無劍可亮,主席只能飲恨在心,提出「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韜晦路線。不稱霸的另一個意思就是不亮劍。

外國人的目光常常比中國人久遠,此時美國總統尼克松向東方睡獅伸出了橄欖枝,毛澤東也把乒乓球當成連通鐵幕兩邊的中間玻色子。尼氏的破冰之旅使毛澤東從困境中解脫,自此中美又小心翼翼的開始了解凍期。對中美兩國人民來說,這當然是進步。兩個伸出胳膊誰也碰不到誰的大國幹嗎要相互敵視?只有和平友好才能對雙方互利。從鄧副主席開始,中美間的夥伴關係一步步鞏固,無疑這是時代的進步,對世界和平有正面的意義,值得後人珍惜。

因此從政治角度觀察,習總亮劍老美乃是歷史的退步,不是退到70年代,也不是退到60年代,而是如同飛瀑流湍,直落到50年代。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偉大時代,當中美間的貿易往來不斷加大的時候,當政治局領導爭先恐後把子孫送往也魯哈佛的時候,習總重新祭出意識形態的法寶,把美國再次定義為假想的敵人,疏遠對抗,很明顯是倒行逆施。無異於在高速行駛的汽車突然掛上倒檔。這不光會毀壞汽車,還會釀成重大的交通事故。

三 現實原因 捨我其誰

自1948到2012年,紅色中國留下了兩座里程碑。一個是毛澤東創建了人民共和國,另一個就是80年代鄧小平開啟的第二次洋務運動,大崛起。

毛澤東過於注重意識形態,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條當成指導中國的理論。他以階級鬥爭為綱,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於是運動不斷,整人連綿,錯過了二戰之後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的大好時機。最後,他竟然頭腦膨脹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反帝必反修,採取了文化滅絕和歷史虛無主義。他的虛無飄渺的治國理念使中國的經濟停滯,政治黑暗,也使得科學教育中斷。1976年之後,他的繼承者不得不撥亂反正,走出文革的迷津。應當說第一個里程碑是個失敗的碑,恥辱的碑。

可是毛澤東和他的思想奠定了國家和制度的基石,不管後邊的繼承人是誰,不管他心裡對毛有多麼反感,為了保住槍杆子打出的紅色江山,毛和他的旗幟不能倒。這種約束也給第二座碑留下抹不掉的殘缺。

鄧副主席沒做過正式的第一把手,但憑藉老一輩革命家的崇高威望,他可以凌駕於政治局之上,欽點總書記。作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在中國歷史上獨一無二的他居然連廢三個皇帝,同時隔代指定了下一位總書記。其威望和魄力可以說空前絕後。憑他無可代替的歷史地位,完全可以打開體制改革的大鎖。可惜由於他的保守和近視,使中國錯過了上進的機會。

第二座里程碑有三個標誌,一是發展經濟,不管黑貓白貓,能創造財富就是好貓;二是韜光養晦,在國際上不與人為敵,求同存異,吸引外資,擴大市場;三是四個堅持,在政治上繼承毛澤東的衣缽。四個堅持的核心就是堅持黨的領導,維護一黨專制。第三個特點限制了經濟發展的空間,也導致了貪官遍野的混亂場面。造成政治路線與經濟政策的失衡,一腿粗,一腿細。為了四個堅持,他悍然拍板了64屠殺,不惜用學生的鮮血殺一儆百,保住他為之奮鬥過的紅色政權。自此他為貪污腐化開了綠燈,以至在江胡兩任,貪官四起,數額驚人。當然也正如鄧副主席所說,不管貓白貓黑,藉助世界一體化的形勢,他確把中國經濟搞上去了。GDP高居老二,僅次於美帝。

第三座里程碑何時以何種方式開始,尚且不能定論。但是2013年習主席接任之後,從他的施政綱領不得不讓人意識到,他要把自己樹立為第三座里程碑。這座碑的明顯標誌就是亮劍。為了一改前朝韜光養晦的路線,他奮力推行新的政策,聯俄疏美,南海填島,釣魚島巡戈,軍事檢閱以及頻繁的軍演演習。對內則嚴控輿論,央視姓黨,鼓吹新常態,四個自信和五個不講,按照一帶一路,到處收購戰略夥伴。從他在三年裡做出的這麼多令人振奮的舉動,足見其雄心勃勃,要做偉大的強者。

不同於前任,習主席上台伊始就給人留下了耳目一新的感覺。他親自到慶豐和革命群眾一起吃包子,他到南方現身於民眾之前,他像美國競選那樣把常委們的豐功偉績在黨報上刊登,他發誓反貪,並且連續剷除了幾位老虎。這些舉措讓人們感到一個新的常態就要到來,一種正能量正在釋放,一場中國夢就要兌現。

他用行動表明,江胡只是臨時過渡,他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主人。因為他身上流著紅色貴族的血液,因為他的爸爸和叔伯打下了這座江山。於是他躊躇滿志,義不容辭。幾十年財富的積累也給他提供了恣意消費的物質條件,讓他頭腦發熱迷了心竅,誤判時機已到。該出手時就出手,他要亮劍,他要對西方說不,他要證明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可以完勝西方的自由民主。

他重新挑起釣魚島爭端,把海船派到釣島附近向日方噴水,同時外交部也連番嚴重抗議,急速地惡化了中日關係。像小孩子過家家,互不理睬。當然,由於釣魚島無論對礦業開發還是房地產泡沫都沒有什麼實際價值,他很克制地沒有衝進12海里。雖然劍亮得不那麼痛快,習總的民族氣節已經讓憋屈了幾千年的草民刮目相看,親切地呼叫DD和MM。

同時他悍然改變擱置爭議的軟處理,開始了南海填島的工程,跟小國菲律賓、越南較勁。其實他要是真想亮出一把英雄劍,讓國人揚眉吐氣,首先應當要回海參威及遠東的大片國土。顯然他也知道自己能吃幾碗乾飯,於是只能把劍亮給幾個小國,再嚇唬一下新加波,然後間接刺激他們背後的美國。

總書記的亮劍可以成功嗎?坦率地說,他性子過急,不自量力,劍亮早了。畢竟國力、軍力跟北大西洋集團相比都相差甚遠。由於庫銀都藏進貪官的保險箱,好不容易才廢物利用了一艘瓦良格母艦。想當年,蘇聯花了幾代人的努力跟美國競爭,最後蘇維埃政權成了歷史的垃圾,不得不換成三色旗。錢不能代表實力,有錢能使鬼推磨在中國說得過去,但推廣到世界格局則沒那麼容易。

習總目前亮出的既非龍泉,亦非巨闕,而是一把桃木劍,或者唇槍舌劍。既不能趨妖,又不可辟邪。其威力不在於鋒芒而在於魔咒,這種魔咒可以激發憤青以及那些盲目愛國者的反美情緒,轉移百姓對政府的失望,用炒作出的國際霸主彌他們內心的空虛。

亮劍只是一個舉動,亮劍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故而亮劍不能是持久的國策。正像運動員不能以百米的速度跑馬拉松,也正如舉重的金牌獲得者在舉起之後必須把杠鈴拋在地上。如果把亮劍當成長期的戰略,勢必掏空國庫,民怨四起,友邦背離。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9 01:0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