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24年前那件事:反思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作者:長白山  於 2013-6-6 22: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23評論

64已經過去24年了。24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在這24年中,世界與中國經歷了多少可歌可泣、令人唏噓不已的重大事件,發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變化!不用去說24年間美國遭遇了什麼,發起和參與了多少場戰爭,也不用去看東歐、西歐乃至蘇聯,暫時也別去議論中國本身,就看看我們所在的這個網站吧,在這24年間,它經歷了由無到有、由情回中國到貝殼、由在2006年還禁止發布有關64的帖子到如今首頁上一片幾乎雷同的推薦,從動彈成千上萬的點擊到現在難得上千的演變。對所有這些變化,你能說都微不足道嗎? 能完全漠視其對我們更為深刻地認識那件事可能的啟示嗎?

從縱的角度,與64發生的當時僅有的10年改革進程相比,這24年給了我們一個更長的時間尺度,24年的成果、教訓、演變和動蕩,同時向我們展示了一條30多年的發展軌跡,讓我們有可能去重新審視64的前因後果;而從橫的角度,與當時的電視、收音機相比,我們之中大多數人的出國經歷、近10多年來發展起來的網路系統以及逐漸開闊的言路自由向我們提供了一個更為廣闊的空間舞台,使得我們能夠不再拘泥於國界,不再局限於某些媒體。

現實中有那麼一些人,只要一說起24年前的那事,似乎他們的視野還只是停留在那個廣場上,他們的時間似乎就停止在那個時刻。雖然時間、空間給予我們重新審視的可能性並不一定意味著改變,但我們的眼界可以更寬廣,思索應該更深入,分析理當更細緻,態度自然更冷靜。如果事隔24年仍然只是停留在刻骨仇恨、呼天搶地的層面上,那麼很可能因為是:

1、與當年的不幸者有親友關係;
2、受到了強烈刺激,造成了某些心理、生理障礙;
3、因為各種原因,需要如此作態作秀。

對不幸者的親友,理解他們的痛楚,同情他們的不幸,哀悼他們的遭遇。我相信,不幸者基本是無辜的,即使目前可能還不一定適宜,但歷史應該,也會有朝一日對他們有所交代,同時還想告訴他們,逝者已逝,活著的人還是需要儘可能好地繼續生活下去,儘可能地翻過這一頁吧;

對被不幸造成障礙的人,需要同情與憐憫,建議他們盡量迴避各自的刺激源,長期反覆的刺激不利於擺脫陰影,不利於恢復健康;

對那些有作態需要的,盡量給予理解吧,充其量給個冷眼,他演他的,看不看則是你的事,如果好心些可以提示一下,作態24年,掌聲越來越稀,觀眾越來越少,市場越來越狹。一個很大的原因,可能就是作態者的「固步自封」。

至於其他的,如果有興趣,不仿彼此探討一番,即使只是書生清談,即便基本上也只是壁上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3 個評論)

回復 wcat 2013-6-6 22:47
怎麼能反思呢?反思就是沒良心,就是5毛!
回復 自由之靈 2013-6-6 22:54
我支持反思。我認為一個特別值得反思的地方是,為什麼時隔二十四年,變化這麼大,卻在大陸公眾連一個反思的機會都沒有?
回復 在美一方 2013-6-6 23:03
有道理!
回復 相食 2013-6-6 23:17
是啊,變化太大了!

24年前如果就有這麼好用的智能手機和這麼發達的網際網路就好了,當時在場的每個人都可以現場直播事件了,人們就不用10年20年地還為真相爭吵了。。。
回復 總裁判 2013-6-6 23:39
「由在2006年還禁止發布有關64的帖子到如今首頁上一片幾乎雷同的推薦,從動彈成千上萬的點擊到現在難得上千的演變」。
這個統計數字你是怎麼知道的?用它來證明談六四談得網站蕭條了?
回復 長白山 2013-6-7 00:01
自由之靈: 我支持反思。我認為一個特別值得反思的地方是,為什麼時隔二十四年,變化這麼大,卻在大陸公眾連一個反思的機會都沒有? ...
是,這的確是值得探討一下的問題,初步想法是在隨後的日誌適當地方提及此點。
回復 長白山 2013-6-7 00:06
相食: 是啊,變化太大了!

24年前如果就有這麼好用的智能手機和這麼發達的網際網路就好了,當時就可以現場直播事件了,人們就不用10年20年地還為真相爭吵了。。。 ...
倒並不完全這樣。事發前後,國外的電視上大量轉播了天安門實況,甚至有那個著名的坦克畫面,電台上也不停地在播放有關新聞,當然了,沒有對最關鍵時刻的報道。

想想也正常,美軍在伊拉克攻打那個忘了叫什麼的城市時,不也對媒體全部清場了嗎?據說打得很慘,據說使用了非常規武器。
回復 長白山 2013-6-7 00:12
總裁判: 「由在2006年還禁止發布有關64的帖子到如今首頁上一片幾乎雷同的推薦,從動彈成千上萬的點擊到現在難得上千的演變」。
這個統計數字你是怎麼知道的?用它來證明 ...
1、每個帖子都標有點擊數,留心一下就能知道。以前我參與過論壇的管理,那時的軍事版,一個晚上下來,往往有上萬的點擊。

當然,我說的點擊數只是我的感覺,或者說只是我的「真相」,完全可能有錯,但重要的是,可以肯定的是,即便網站也是在不斷的變化之中。僅此而已。

2、我只是在中性地提及「變化」,並不涉及其原因,也並不對此作任何判斷,你的論斷我會聽著,但不發表意見。
回復 總裁判 2013-6-7 00:27
「對所有這些變化,你能說都微不足道嗎? 能完全漠視其對我們更為深刻地認識那件事可能的啟示嗎?」
導向性的說法,是不是?如果是,怎麼能叫中性?如果不是,你不發表意見也是可以的,都是引自你的意見。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6-7 00:49
24年,政府方鎮壓的實據,文字的,圖片的,音響的,。。。面世的越來越多;可政府方陰謀論的黑手,勢力(境內,境外)說,卻鮮見罕睹,只是喊聲越來越高,手段科技化不輸世界潮流,當然更含有其它其它早期劣質的方式。只是覺得它在世界上丟人忒甚,汗啊。尤其是在人們議論這個事情的時候,它偏偏喜歡去滑稽荒唐不合時宜地亂比較,讓人看不到一點反思的邏輯,可能。其實,公眾的視野早被其鴕鳥行為激轉到政府也不願意大家注意的方向(副效應)
回復 在美一方 2013-6-7 00:55
總裁判:
導向性的說法,是不是?

太深刻了!一針見血地暗示出作者的動機,討論可以中止了!或者可以繼續人肉追究一下作者的背景來揭示他為什麼為虎作倀!
回復 月光明 2013-6-7 00:56
這些年本人已經不大關心政治了,深知自身太渺小,政治太深大,把柴米油鹽醬醋茶管好就算不錯了。看到LZ這個貼,善意的讓村友探討,我不知深淺踩進來,說說我的想法。
沒進村前,對六四想的不多。進村后,看了些相關文章,勾起了欲哭無淚無能無助的那一天,才知道那一時、那一刻、那一天,其實並沒過去,只是深深的埋藏著。後來寫了幾個字,但想想也沒貼,可能還是有點麻木吧。
為什麼這一頁總是翻不過去?我想,不是人民不想翻,是政府不願翻,不知有何難處,就是不去翻?其實,翻,並不那麼可怕;不翻,才危機四伏。
澳洲當年把土著兒童強行從家裡帶走,送他們受教育,給土著們造成骨肉分離的傷害。土著們同政府鬧,讓政府道歉。霍華德認為,讓你們受教育是好事,怎麼會道歉。土著們不依不饒,總是過不了這個坎。陸克文上台,自己寫了篇稿子,開個大會,正正規規向土著們道歉,了解了土著們糾結多年的怨恨。天沒塌、地沒陷。
中國政府要了解六四的糾結,一定要下發紅頭文件,就像當年給右派平反,正正規規,落實政策。這一頁,政府不去翻,留下的只會是每年必遇的鬱悶。
隨便說說,愚婦之見,探討而已。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6-7 01:00
這個副效應就是,原來49年廣告天下的多黨派,多民族,多文化的人民(民主)共和國是假滴;原來人民子弟兵不是人民滴(真正人民滴是要撤職查辦,軍事法庭伺候滴);原來社會集團的政黨是在國家之上滴;。。。  時間越久,反思,痛思的結果越明確。如果真如有人說滴,反思被鎮壓失敗的原因,還真就落入「陰謀論」的套套兒里去了。
回復 相食 2013-6-7 01:08
長白山: 倒並不完全這樣。事發前後,國外的電視上大量轉播了天安門實況,甚至有那個著名的坦克畫面,電台上也不停地在播放有關新聞,當然了,沒有對最關鍵時刻的報道。

...
我說的現場直播不是你說的媒體,而是現在手機網際網路的自媒體——不管是軍人還是學生市民,每一個在場的當事人都可以如實記錄下當時發生了什麼,當事人是沒法被清場的,不管是美軍還是「人民子弟兵」。
回復 長白山 2013-6-7 01:22
總裁判: 「對所有這些變化,你能說都微不足道嗎? 能完全漠視其對我們更為深刻地認識那件事可能的啟示嗎?」
導向性的說法,是不是?如果是,怎麼能叫中性?如果不是,你 ...
1、當一個人發表他的看法時,通常都希望他人能夠從中吸取有用的東西,能夠部分或全部地贊同和接受自己的看法,從這個意義上說,你說的「導向性」也是正確,而且在網上活躍的網民幾乎個個」導向「,你也難免。

2、我的「導向」在於,既然歷史賦予了我們更大的時間尺度和更寬的空間尺度,可以依次重新審視一下歷史事件。

3、我的「中性」在於,我現在並沒有對「變化」作出「好壞優劣」的結論,各人可以有各人的判斷,如果有人因此而認真地重新審視了事件,無論得到什麼樣的結論,我的「導向」應該算是成功的。
回復 xinsheng 2013-6-7 06:32
謾罵比反思來得容易得多,因為反思需要冷靜和智慧的理性。每個人閱歷不一樣的角度不一樣悟性不一樣,慢慢來吧。
回復 arznith 2013-6-7 08:56
客觀公正的說,64就是毛澤東的大女兒聯合華國鋒,汪東興等,甚至「中」英勾結,聯合起來搞的針對改革的一場政變和軍變。是蓄謀已久的和長期準備的,是有預案的。

學生和當時的主要黨政軍領導,全是受害者。
回復 寬闊 2013-6-7 10:19
1、與當年的不幸者有親友關係;-- 假警察的分析
2、受到了強烈刺激,造成了某些心理、生理障礙;-- 假心理學分析
3、因為各種原因,需要如此作態作秀。-- 長舌婦嚼舌頭
回復 寂禪 2013-6-7 11:50
得,海外"主流媒體"從來就沒有要求"反思"這一說。要求只有一個"謝罪"。這要"反思"都是"沒良心的"5毛乾的事。
回復 長白山 2013-6-7 12:56
寂禪: 得,海外"主流媒體"從來就沒有要求"反思"這一說。要求只有一個"謝罪"。這要"反思"都是"沒良心的"5毛乾的事。    ...
多 維網最近有篇社論,呼籲中共重新評價64。那篇社論遠比這個網站首頁的那些推薦值得一讀,裡面有不少尚屬中肯的說法,不知道是不是「反思」的結果。

關鍵的一點,那社論承認30多年的改革是成功的。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0 02: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