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無膽英雄

作者:laiting275  於 2019-3-29 10: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一個人最大的幸福,不是你是否是達官顯貴,也不是你是否擁有厚實的物質財富。而是,你有著一個健康的身體,有著一個豁達、大度,並願意為之奔跑的樂觀人生態度。
  ——題記
  (一)果斷除疾
  歷年來,我對單位體檢從沒有當回事兒,總是不以為然地認為走完程序就算完事了,至於有什麼不同於常規的結果,也只是抱著以今後再說思想,得過且過。
  2019年3月初,單位員工體檢活動又開始了,心想,也不過如此罷了。
  3月4日,我拿著體檢表,按著體檢項目逐項檢查著。在超聲科檢查室里,小張醫生反覆地用超聲儀器手柄擦拭著部位,目光一邊不停地掃視著熒光屏的圖像變化。最後,她對我說,膽囊內有多發息肉,最大的直徑1com,並伴有泥沙顆粒狀和塊狀膽囊結石2顆,建議我諮詢下有關醫生或專家。
  我拿著檢查結果,漫不經心的找到外科劉主任。他說:膽囊息肉達到0。6以上,作為醫生都建議手術的,何況你本身還是多發性的,再加上膽囊內有結石,這手術建議宜早不宜遲,否則易發病變,到時可就真的得不償失了。通俗的說,膽囊就是分泌膽汁的一個庫區,即使沒有了,也不會影響到正常生活的,所以沒必要擔心術後會給今後健康帶來什麼影響,建議我還是及早做了。
  我心想,這不疼不癢的,有這樣的嚴重嗎,不會是危言聳聽呢吧?於是,我再次扣開副院長辦公室和唐山三甲醫院坐診專家診室,通過他們詳盡的解答,最終的結果和劉主任的建議是大致相同的。
  不管咋說,膽囊必定是人體上的一個器官,它在身體里存在肯定有它存在的道理,雖然專家說的明白,但終究做出切除的決定,心裡還是一時難以接受的。
  在接下連續幾晚,我躺在床上對這手術是做還是不做,反覆思討著…… 最後,通過再次檢查確診和資深專家的建議,心一橫:決不能養虎為患,揮刀除疾刻不容緩。
  於是,經過與外科醫生接洽,向領導交接了下手頭工作后,於3月13日辦理了住院手續。
  (二)生死較量
  3月15日早上8時5分,值班護士為我輸上了術前的消炎點滴。隨後,管床醫生走進來,有條理的向我和妻子清晰交代了病情及術后可能發生的問題。他說,這是很成熟的手術,沒必要過於緊張和擔心,放鬆心情,一切都會順利的。在我們簽署患者家屬同意書後,囑咐我換好患者服,等待進行手術。
  9時30分許,手術室護士推著手術床來到病室前,對我說:哥,接你來了,上床吧。看到這陣勢,讓人突然想起法警押解犯人趕赴刑場場面,你不想走都是無法抗拒的。即使去結束生命,我也要像台灣著名體育主播傅達仁2018年6月7號在瑞士執行安樂死那樣,溫馨而幸福離開這個世界……
  原先,我進手術室都是為他們服務,沒想到今天我卻做回他們的上帝。雖然心裡發虛,但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蠻堅強的樣子,對護士說:我身體很好的,不想被你們推進手術室,讓我自己走進去,躺在手術台吧。經得護士同意后,我走進了手術室,親自上了手術台。
  手麻科的麻醉師和護士長這幫「壞傢伙」,讓我褪去上衣后,給我輸上液體。麻醉科主任走過來,拿著個類似吸氧的口罩在我鼻孔前晃動了兩下,對我說:哥哥,來,吸點氧。於是,他們便和我說笑,沒幾句,什麼過往恩愛情仇……都在我不知不覺中飄到九霄雲外,成為人生中一段沒有記憶的空白。
  走著進去,躺著出來。中午 11:40分,我恍恍惚惚中,被護士們再次推回了病房。雖然沒有感覺到疼痛感,但大腦意識中,自己是活著的。
  接下來,整個時間就是不停的輸液,一直到凌晨一點左右才結束。雖然沒有感覺到傷口的疼痛,但全身不能動也著實的不舒服。
  (三)鏖戰中求屁
  放屁,屁塞,屁事兒……這些話在常人看來,是件有失大雅的事兒。如果拿此開玩笑,彼此有時會因此而鬧得面紅耳赤,甚至不歡而散,大打出手。然而,對於術後患者來說,放屁就是排氣,只有排氣了才可以進食,才能加快身體康復,所以求屁的出現,就如同夏天久旱企雨般的虔誠。
  3月16日,是術后的第二天。中午,看到與我同日晚些時候從手術室出來的旁邊床疝氣術者,能吃點稀飯了,頓覺饞欲驟起,飢餓難忍。
  護士進病室更換點滴瓶,忍不住問到自己何時才能進食。護士的對我說:哥,你和他不一樣的,不要著急,需要慢慢來的。晚上再次看到那位病友吃飯,哪怕是僅僅幾口,都感覺是吃的那麼香甜,讓我饞液欲滴。
  晚上,值班醫生來查房,我又禁不住問起。值班醫生說:哥哥,你急不得的,再沒有排氣之前,千萬是不能進食的,哪怕是水也不能喝的,否則引起腹脹是非常難受的。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多活動,求儘快能放屁排氣,沒有其他好辦法。
  為了能儘快能吃飯飯,我嘗試著開始在病區走廊內來回走動,一次,兩次……晚9:20分許,我感覺腹中一股股氣流鼓動,腹脹的疼痛難受,不時的故意做出排氣的用力舉動。晚9:40分左右,終於排泄出了第一個脆生的響屁。當時,我那個興奮勁兒,無法言表。我立即向值班醫生報告了此情況,並問到:我是不是可以吃飯了,特別是少吃點疙瘩湯?值班醫生說:你還是不能太著急,現在可以少喝點溫水,明早再嘗試著少吃點小米稀飯。
  我沒有喝水,強忍著到了第二天天亮,告訴陪床的老婆,吃完早飯回來,給我打份小米粥,我想吃飯了。她買回來后,我便迫不及待的吃起來,直至全部吃完,才肯罷休。
  人要饞了,顧不上臉上的面子了。第三天臨近中午,我給同學打電話說,我忒想吃疙瘩湯了,讓她給我做點吃。她告訴說,當時他礦泉水廠,等她回來就給專門做,並送到我的病房,讓我耐心地等會兒。下午13點剛過,同學自己都沒顧得上吃午飯,就端著給我做好的一大碗香噴噴的麥穗疙瘩湯上來。我舀著飯,吃的那個美喲,好像這是今生最奢侈,最豐盛的一頓盛宴。臨走時,她對我說:想吃啥飯,打電話……
  我沒有對她說感謝的話,因為我知道兒時的同學感情是純真的,不需要客氣,到什麼時候也是,此刻更勿需多言,否則就是多餘。
  (四)開啟康樂新征程
  3月19日,術后歷時已四天。鑒於自己能進些食物,身體又無其他不良反應,輸完液體后,徵得醫生允許。便回家居住了。
  回到家,中午到家吃了8個水餃,心裡有一種超級的滿足感。小睡之後,便自行走出去,到千璽廣場溜達了一圈才回家。漫步於包裹的陽光下,雖然,行不能如燕,走不能如虎,快不能如風,但心裡仍有一種暖暖的愜意之美。
  今天早上去醫院,繼續打點滴。班上的同事開玩笑的對我說:看你這腰板挺直,走路樂呵呵的樣子,說你是病人,誰信呀。就你這狀態,分明是來這兒休閑度假的。這老帥哥,精氣神十足,根本看不出是剛做手術第四天的人……雖然是玩笑,但聽起來,我還滿是受用的,心裡美美噠。
  隨著傷口日漸好轉,飯量逐漸增加,精神愈加飽滿,康復也正愈加提速起來。醫生說,如果沒特殊情況,七天拆線后,就可以出院了。
  經過這一磨難,讓我更加懂得珍愛生命,珍愛健康,珍愛關心我的每一位至親至近的家人,珍愛牽念我的每一位朋友。在此,我由衷地對你們說:有你們的關愛和陪伴,我感到快樂極致,幸福極致!謝謝你們!
  (五)投入重新的戰鬥
  3月22日,術后第七天,重新走上了工作崗位。
  早上,我搭乘同事的車子早早地來到了醫院,找到管床醫生為手術傷口拆了線,並辦理了出院手續。隨後,回到辦公室,簡要地看了看休假期間的案頭文件,了解了一下最近重點工作。
  同事們看到我重新開始工作,紛紛關心問候著我身體康復情況,這麼短時間就工作身體是否能支撐得住等等,有的還調侃地說:哥,你這一病,倒把你變得更有精神,更有氣質了,真成了濃縮的精品了。看來,今後誰要想改變下自己,得向你學習,先住次院了……我笑著對他們說:你們這些「鬼」丫頭、「壞」小子們,就拿我這糟老頭開涮吧……
  下午,按照昨天領導安排,我隨他一起到縣婦幼保健院會議室參加全系統黨建工作會議。不知是會議時間長,還是坐的時間久,傷口還是有點疼,最終還是在快散會前請假離場回了家。
  我的《無膽英雄·筆記》,至此也就結束了,由衷地感謝我至親至近的家人和朋友們的一直的陪伴、關注與牽念,再次向你們說聲:謝謝!謝謝你們!
  回想一路走來,品嘗過生活的艱辛與曲折,也感受到人生的幸福與快樂。悠悠歲月,我們依然還在演繹著它的更替;生命長河,我們依然還在詮釋著它的精彩;歲月交替,不變的仍然是對生活那份的執著。
  步入了中年,對生活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都有了深刻的認知。我們無法成為人人稱道的人,但讓心存一份善良,一份仁厚,力爭做一個最真實的自己,這樣就好。
  感恩,知足,微笑,簡單,保持這種輕鬆愉悅的心情,行走在理性之中,生活在感性之里。用最美的心情,過好自己的日子,讓生命的長路上多一些寬容與理解,讓生命中的情感永遠美麗、不朽!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3 10:39

返回頂部